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5,斬馬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205,斬馬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眼前這個就算是風雷吧。

他朝我瞪大著眼睛。

現在不止羅澤很好奇小心是誰,連張璇都插一腳進來:「小心是誰呀?聽起來你們的關係很複雜,難道也是狗血的三角形關係嗎?三角形關係我最喜歡了,特別是等邊三角形,三個人愛得死去活來的。」

羅澤的心情好像轉好了很多,就問道:「什麼是等邊三角形關係?」

「這還不簡單?就是三個人兩兩之間都有好感都很曖昧嘛,非常非常的亂的,不過很好玩。」

「難道還有直角三角形的關係?」

「應該有吧,反正量化的話,總會出現的。」

靠,什麼見鬼的三角形關係,聽得我一頭吳都不算個事,重點是現在風雷好像還不想放過我。

「狗屁,小心不會無緣無故去台灣的。她又不是台灣人。」

「誰說她不是台灣的?口音那麼明顯,還不是台灣來的?別想太多,其實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懷疑她被你謀財害命了1他忽然一把提起了我。

靠,這是什麼話?我會是謀財害命的那種人嗎?哪怕我有那個心也沒有那個膽埃再說了,我要謀財害命的話,也不會對夏小心下手吧?

張璇說道:「原來你還會做謀財害命的事埃話說,兩位大哥,小心到底是誰啊?」

風雷狠狠瞪著她,「你又是誰?」

「我是……他的新女友。」

於是風雷又惡狠狠地瞪著我,「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果然被你害死了1

張璇拍著手說:「哦,我明白了,原來小心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埃他以前經常給我打電話說有個女的一直纏著他呢,所以不能跟我在一起,他說要把那女的怎麼處理掉,然後……」

靠,這娘們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意思就是想看我被風雷這男不男女不女的傢伙給弄死不成嗎?

真希望現在傅紅雪能幫我說上幾句好話。問題是那小子站在一邊看熱鬧,一邊還點頭表示同意,說:「嗯,我也可以作證,其實他是一個精神方面有點問題的,可能還比較喜歡男人,因為他一見到我就抱了我,而且還……唉,別說了,反正很噁心。」

「噁心的男人。」風雷說道,不過他放開了我,接著哭了起來,「為什麼我現在是一個男人……」

「啊?你變男人了?怎麼回事?」我不禁好奇起來。

這太奇妙了,想不到這傢伙竟然真的可以男變女女變男?這說明他的異能就有這方面的功效。

「你看我現在是什麼人?都被你害死了,要不是你帶走小心,我也不會變成這樣。我要殺了你。」

雖然他說要殺了我,但是並沒有什麼表示,看來只是要嚇嚇我而已。

張璇那女人可不是什麼光嚇人的惡魔,她問道:「你有沒有刀?」

「沒有1風雷朝她吼了一句。

「凶什麼凶嘛,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沒有刀的話,我應該可以借一把刀給你嘛。」

我趕緊後退幾步,瞪大著眼睛看著張璇,又看看風雷,然後再看著張璇,「你竟然還帶著刀?1

「當然,現在這個社會,壞人太多了,我又長得這麼漂亮,怎麼可能不帶著一兩把刀防身呢?要不然遇到了色狼,我不慘了?」

慘了?現在我看是如果她遇到色狼的話,慘的應該是色狼吧!這女人太不是人了!

看來她並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一個狠角色!要不然怎麼行事風格像現在這個模樣呢?她到底是何方神聖呢?難道是一個收割者?話說以前見過的收割者總的加起來也沒有多少,而本體的零碎又那麼多,全身要真的全部分化成為收割者的話,少說也能分出個七八千來。見過的真正的美女收割者也就是左手美女,現在早出一個張璇出來也完全合情合理。

連風雷都吃驚了,上下打量著她,問:「你真有刀?」

「當然。可以借給你,不過你要殺給我看。」

「好1

現在連羅澤都有點好奇起來,眯著眼睛打量著張璇。我當然也很好奇,看這張璇身上肉並不多,而且個子比較矮,實在想不出來她到底把刀藏在哪裡呢?

莫非她像很多收割者那樣,憑空就拿出一把刀來?當然,最有可能的就是她的身上其實真的藏著一把比較短小的刀。

比如說一般的套路到這裡應該就是:她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把鉛筆刀——說實話這是很喜聞樂見的一種場景。

當然我不會認為她是這麼無聊的一個女人。而且她身上好像並沒有什麼口袋。

她現在穿的是一條比較長的連衣裙,走起路來,如果有風的話,看起來倒真的有點像是一個精靈一般,我並沒有看到她身上有口袋,而且身上也沒有挎包——所以她拉我去逛街?因為她肯定他媽的沒帶錢!

現在一般的女生,要麼挎個小包吧?要不然就是一個手機錢包二合一的小包包套在手腕上,但是在她身上並沒有。甚至剛才在打飯的時候我都沒有注意到她到底有沒有帶校園卡。

如果真的沒有帶校園卡的話,她到底怎麼打到的飯呢?難道她真的帶了?而現在看起來唯一能放東西的也就是她的胸罩了。

她不會真的那麼多做吧?

所以我小心翼翼地瞄向她的胸部。

嗯,看起來果然比較有吸引力,這種尺寸很多色狼都會喜歡的。

不過那麼柔軟的地方她硬是塞進去一張那麼硬的卡,想一想還是很吃驚的一個舉動。

莫非她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她並沒有什麼刀子,身上更加不可能藏有殺傷力巨大的刀子。

不過她顯得很認真,「好吧,那我就借你一把陪長,問題是,等下你是刺呢,還是砍呢?」

風雷問:「到底是什麼刀?」

「長刀,看來比較適合砍呢。」

長刀?不會真的拿出一把大鐮刀出來吧?那還真的喜聞樂見了,然後我就大喊一聲,撲過去,奪刀一刀把她捅了?或者馬上逃跑,有多遠跑多遠?

「廢話還真多,看來我只能帶他去跳樓了。」風雷一邊說著一邊往我看來。

靠,這小子這麼想不開?竟然真的這麼希望我死掉不成?太不是人了!好歹我也是把他當成兄弟一樣看待的。

羅澤悄悄後退了一步,我一直都用眼角的餘光注意著他,所以他的這個小動作並沒有逃過我的眼睛。

所以我也跟著他退了一步。

羅澤小聲說:「她是個惡魔。」

「到底是什麼惡魔?」

「偷你心的惡魔。」

「不會吧?你真的對她那麼死心塌地不成?你跟她之間到底有什麼故事?以前是你追的她還是她追的你?」

「當然是她追的我。」

「然後呢?」

「我甩了她。」

「為什麼?」

「因為她是個惡魔。」

「那現在呢?」

「我忘不了她。」

「又為什麼?」

「因為她偷了我的心。」

這什麼鬼話?我完全不明白。看來羅澤的問題比較大。怎麼解決他的這些問題呢才能讓他重回正軌呢?

風雷估計是看到我跟羅澤交談得那麼開心,竟然沒有往我衝過來,而是繼續站在張璇的面前,但是目光轉向我看了一眼。

我心裡頭有點擔心。

大老二帶著兩個蛋蛋據說在開店,只是不知道他們開的是沙縣小吃呢?還是什麼糖果店呢?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

我有點奇怪我怎麼忽然想到了他們。看來他們在我腦海中的印象還是很深的。還有就是守護狗的那十一個徒弟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如果能遇到他們的話,或許他們在搗亂的同時應該也能幫上一點忙吧?

張璇繼續吹著牛皮:「好吧,那我要拿出來了哦。」一邊說著她右手竟然真的伸進了衣領裡面。

靠,不會吧?她身上真的藏著刀子不成?

我拉了羅澤一把,「不會真的有刀子吧?」

「不知道。」

「你不是對她很了解嗎?」

「鬼才了解她1

風雷現在看起來竟然有些興奮,「那就快點,我好快點殺了那個負心人,然後再自殺1

張璇果然抽出了一把刀。

看到那把刀的那一瞬間我就驚呼了一聲。因為那把刀實在太可怕了。我永遠都無法忘記當初司徒無功用兩把這樣的斬馬刀把人砍成人棍的場景。

現在這斬馬刀怎麼竟然在她的身上?而且刀這麼長,她怎麼藏在身上的?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要是這點都做不到的話,也不會是羅澤嘴裡的什麼「惡魔」了。

收割者都還能憑空拿出大鐮刀來呢。

更加可怕的是,我想起以前蒙蒙也說過,說有一個傢伙在收割日的時候把很多人變成了人棍,代號就是「惡魔」。司徒無功竟然不是孤身一人,而是還帶著現在的這個張璇不成?

或者當初有斬馬刀的其實有兩個,一個是司徒無功,另一個就是眼前的這個張璇;再或者說,其實眼前這個張璇其實是司徒無功放出的一個分身或者投影什麼的?

我的身體都有點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這傢伙必須死!而且應該要死得不能再死!

只要跟司徒無功有關係的人,都應該要死掉才行。

只是現在斬馬刀在她的手中,應該只有她殺我們的份,我們還能動她不成?

我幾乎可以想象,肯定有人在她的刀下變成了人棍,那是多麼讓我激動的一件事情——別人變人棍是比較好看的。

風雷的臉色變了,看起來他有些為難:「我靠!你竟然真的有刀!那我怎麼辦?」

張璇笑著說:「你怎麼辦?你說的,你要殺人啊!殺吧,我借給你殺一個人哦。」

她一邊說著一邊把刀往風雷遞過去。

風雷看樣子有些進退不得了,但是忽然像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咬一咬牙,伸手接過了刀,然後大叫一聲:「張良,受死吧1

我想跑。這小子竟然真的要殺我不成?

附近很多人都好奇地看著我們,因為我們正在出食堂的不遠處。

刀子拿了出來之後,很多人還驚呼出口。

大家都很吃驚。

我不算很吃驚,我只感到害怕。因為風雷大喊一聲之後刀子就揮起、砍落。

斬馬刀出,看來有人要變人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