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6,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206,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雖然風雷的目光注視著我,但他砍的並不是我。看來他在這砍人與偷襲這兩方面有了很大的長進,果然是成為絕世好助手的材料。

很多人都料不到這一招,但是張璇竟然閃了開來,刀子幾乎就擦著她的身體砍落。

「喂,你幹嗎啊?」她好像有些不滿。

風雷大叫道:「不是砍人嗎?1

他雖然在說話,但是手上一點也不慢,竟然又劈出了一刀。

我非常期待這個女人在這一刀之下變成人棍的模樣,那一定非常精彩。風雷這傢伙心理方面都變化了很多。

「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張璇一邊腳步輕移一邊還說了一聲。她的動作看起來並不快,卻在間不容髮之間閃開了刀子。

她果然是一個狠角色。

我有點后怕。

這個時候張璇竟然轉動著身子,像是在跳著圓舞曲一樣轉到了我的身邊,一把摟住了我的手臂,說:「我們還是去逛街吧,這些臭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全都口是心非的。」

被這可怕的女人摟住手臂可是一件要老命的事情,她的行動看起來並不快,但我依然躲不開。雖然她身上比較香,不過現在我寧願摟著我手臂的是一坨屎。

這個女人太可怕了。

應該就是一個收割者無疑吧?不過也對,我既然已經如他們所願地來到了這裡,他們自然不可能會放過我的,暫時還沒有明目張地找上門來,只能說他們比較沉得住氣。

畢竟他們也分化出了好幾個陣營。有守護者一方,有餘帥他們一方,還有本體和收割者那一方。他們應該都有各自的打算。我是鐵了心的要幹掉本體,但現在本體又是怎麼樣一種打算呢?看不出來。

莫非是因為在a市因為那是我的地盤,所以以前左手美女才不敢對我下手?萬一要是現在這可怕的女人對我捅過來一刀,我是不是就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想一想還是覺得有這個可能性的。

羅澤怔了怔,呼出一口氣,抬頭看著風雷。

這個時候那些看熱鬧的人都有些興奮,也有人在那裡大叫著,當然也有一兩個女人的尖叫聲:「砍人啦1

風雷瞪了過去,「砍什麼人?沒看出來這只是一把假刀嗎?」

假的?

當然是假的,因為這個時候風雷手中的那把斬馬刀軟了下來,看起來倒像是紙做的,他隨手扔掉了手中的刀,哭喪著臉說:「果然沒有好東西……」說完之後非常女性化的跺一跺腳轉身就跑了。

我趕緊叫他:「喂,你去哪?」

風雷並不鳥我,跑得飛快,馬上就不見了影子。

張璇幾乎把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吊在了我的手臂上,所以我的身體有些偏,她就努力地把頭湊到了我的耳邊,對著我的耳朵吹了一口氣,然後說:「看來你對刀子很感興趣啊,要不然我再拿一把給你?」

「我看我們還是去逛街吧。」我不禁苦笑了起來。

這斬馬刀竟然是假的?

我想走過去撿起那把刀來看看,羅澤這個時候已經先一步拖著腳步過去,撿起了刀,然後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打火機,打著了火,往刀上點去。

那果然只是一把紙刀而已。只是在剛開始出現的時候看起來那麼逼真,而且事情發生得那麼快,所以並沒有人注意到。

真是一個瘋丫頭,這麼愛玩。

「不如跟我說說你跟那個什麼小心的事情?」張璇問道。

「不如你給我說說你跟羅澤的事情?」

「有什麼好說的?他就是一根木頭而已。呆瓜,你是不是木頭呢?」

「我是呆瓜。」

然後我注意到羅澤的臉色又變得有些陰沉起來,他正在注視著我們。

「你看他,吃醋了呢。」張璇嘴巴裡面永遠也吐不出什麼好話。

「問題是我們到底去哪裡逛街?」我不得不轉移話題。

「隨便啊,你說呢?」

去哪裡逛呢?問題是剛剛還想著要刺激羅澤的,好讓他爆發,但是剛好風雷跑過來打了一個岔,那小子也真不是人,打完岔之後馬上就屁都不放一個就跑掉了,真不知道他心面在想著什麼。

什麼事情都這麼沒頭沒腦的。想一想其實很多人以前也都這樣,本來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會做出一番大事來,結果中途馬上就神秘消失了。

比如說上一輪的一坨屎,在收割日的時候他鬧了那麼大的動靜,忽然之間就不見了,結果現在又跑了出來,而且還親自跑到我家裡面要勸我到省城裡面來,結果現在見了面,他好像又變得神秘了起來,話也不多。

再比如說上一輪的劉玉玲,起初看起來也應該戲份比較足才對,結果呢?莫名其妙的掛了!還有上一輪的女漢子,同樣莫名其妙的掛了;再加上上一輪收割日的李紫,自從蒙蒙說她去了一個所謂的「安全的地方」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

好像全都缺失了一些什麼東西一樣,做事情也沒頭沒尾的。

說實話,現在想想這些發生的事情,感覺很讓人沮喪。因為事情完全沒有安照常理來發展;如同以前蒙蒙說的軌跡一樣,根本就把握不住的,這些事情的發展,並不是一條直線,也不是有規律的拋物線或者其他的射線之類的,反而像是隨機化的量子化的事情。

——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哪怕等下我真的和張璇去逛街,也不知道是順利還是不順利,說不準半路上又有莫名其妙的人跑出來;或者根本就沒有什麼人跑出來。

再或者她忽然說:不去啦!玩你的呢!

這都不是沒有可能的。

看來又想遠了,我應該想想怎麼刺激羅澤的。既然看樣子他還是對她不死心,但是又對我現在產生了一點敵意,那麼,我是不是可以拿出不要臉的面目來呢?

「不如……我們去開房吧?」

張璇的臉色變了變,「你說什麼?」

我說得並不大聲,因為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但是好像她和羅澤都聽到了,他們都一齊看著我。

看來有戲啊!

因為羅澤的臉變了顏色,變得更加蒼白了一點。

所以我提高了音量,用方圓十米之內都聽得清清楚楚的聲音說:「我說我們去開房吧-…看什麼看,你們這群單身狗1我還不忘打擊那些在周圍目瞪口呆的學生們。

在這個時候我好像成為了大眾的焦點。我很少有這樣的機會的。我本來應該是一個存在感很低的人才對,但是現在我感受到了聚光燈好像就在我的頭頂,我成為了這個舞台的中心。

所以我的心跳得很快,或許是因為血液加速流動的原因,所以手臂竟然還有些痛呢。但是猛然,我明白了過來,這種痛楚並不是因為血液的加速引起的,因為這種痛在持續著而且還越來越入心。所以我注意到,張璇一邊摟著我的手臂,一邊還偷偷地狠狠地擰著我,在擰我的同時她還輕咬著下嘴唇。

這女人太狠了!

雖然痛,但是我不能表現出來,因為現在羅澤還在身體顫抖地瞪著我,他現在這個模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隨時都要爆發出來的火山一樣,蒼白的臉上慢慢湧現出一股詭異的潮紅色,兩手緊緊握在一起,指節都變成了白色的。因為身體在顫抖,所以他的腿好像有點支撐不住,踉蹌了一下——看來主要是因為那條廢腿非常不中用,所以他的身體趕緊作出了反應,身體一正,把重量都移到了正常的那條腿上面,這樣看起來他的站姿比較怪異。

既然我這句話這麼有殺傷力,所以我現在應該用充滿期待而且深情的眼神去看張璇。於是乎我的臉不能因為痛楚而有哪怕一絲絲扭曲,不能表示出任何不滿或者痛苦,哪怕現在她擰我的力道在加大,被她擰的那部分肉現在都已經發麻了,估計應該烏黑了吧?

我盡我的全力在裝著。在感到痛苦的時候,一般情況下最先表現出來的就是眼睛還有面部表情。比如說眉頭緊緊皺起,臉上的肌肉一跳一跳之類的。為了反抗這種生理上全自動的反應,我努力睜大著眼睛,眼皮一直眨呀眨的,盡量起我的麵皮,雖然這樣看起來有點不自然,但我要盡全力去做好。只要忍一忍就好,大不了就當她是在幫我刮痧,有什麼了不起的!刮痧還很爽呢,有益身體健康!

在經過短暫的沉默之後,她笑著說:「好呀。」

她的語氣裡面好像充滿著柔情蜜意,但是手裡卻猛然加勁,擰著我的皮肉飛快地一旋,這股瞬間而至的劇痛讓我的理智根本就跟不上神經的自然反應,使得我大叫了一聲,跳了起來,手臂也掙開了她,嘴裡呼呼吸著氣,非常自然地就要去摸住痛處,但是手抬到了中途我就反應了過來,理智再次佔了上風,我要忍不住!所以任憑被擰的那一部分肉的神經和血管還在一跳一跳的像是一個小心臟一樣,我一定要忍祝

「你跳什麼,我又不會吃你,你怕了嗎?」她好像真的很開心。

「哪裡?我是激動!絕對的激動!那麼,我們走吧。」

「那你過來呀,我要摟著你的手。」

是要摟著我還是要擰我?這樣不行,再這樣下去我估計會死在她的手裡吧?

但是她已經過來了,而且正在往我的手摟過來。

還好我機靈,趕緊抬起了手,一把摟過了她的腰,手掌就落在她的腰際,這種手感果然不錯,要是狠狠捏下去的話,是不是會更爽呢?

她並沒有其他的表示,既然摟不到我的手,也用手摟我的腰。

我低頭看著她,現在這種情況真的很微妙。如果我現在報復她的話,狠狠捏下去,她肯定也會以牙還牙。不過我是一個男人,手上的力量更大,所以哪怕我捏她她捏我,也是她更吃虧吧?這樣也可以把剛才的損失補回來。

她也抬頭看著我。我這才注意到她的眼睛真的很好看,而且這張臉好像真的就只是一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孩子一樣那麼可愛。

「我也去。」羅澤陰沉地說。

這個時候他的手放鬆了,臉色重新恢復到了蒼白,看起來他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樣。

爆發呢?不會吧?難道真的要我跟她干出什麼事來他才會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