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8,空道八的煩惱
小說:| 作者:| 類別:

208,空道八的煩惱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看書男頭也沒有抬,淡淡地說:「志偉,這事情你都說不了止十遍了,不過再說一百遍也沒有什麼用,畢竟羅澤那個,本身就不合群,再說了,他可是高材生。」

張志偉不服道:「我看是高材屁!反正說了也沒有人相信我,反正很可怕。」

我趕緊就著這個話題問他:「問題是,他拿著的是刀?還是劍?」

「刀,看樣子像是一把小鬼子那樣的東洋武士刀。」

腳洗衣說:「那就是練刀法了。可是他為什麼要拿著武士刀呢?難道他是小日本不成?」

看書男說:「這你就不懂了,小日本的刀還不是從我國傳過去的?唐刀聽過吧?我看應該算是唐刀才對。」

看來就不會錯了。以前蒙蒙就是拿著那樣一把刀的。

我不想他們把話題扯遠,所以趕緊問:「他練完之後怎麼了?」

「鬼才知道!說出來嚇死你!靠,他好像注意到了我在看他,所以他一個刀把過來,打在了我的頭上,然後我就暈了,第二天軍訓還遲到了!頭上一個大包1

洗腳男說:「頭上一個大包這點我們是可以證明的。因為大家都看到了。因為一大早我們去找他的時候,他正自在地上,這身子骨還真結實,摔下來竟然只撞出了一個包而已,實在讓人驚嘆1

看書男說:「所以很有可能只是你晚上做了一個夢,然後掉下了床,掉出了一個大包,在夢裡面就以為是被人用刀敲了一下。」

張志偉揮揮手,「好吧,你們不信就算了,反正我是信了。」

「切——」

腳洗衣把桶裡面那條腿抬了出來,一腳的泡沫,像一條狗撒完了尿一樣抬腿抖了抖,抖掉了大部分,然後穿進了拖鞋裡面,提著桶進了衛生間,裡面響起了嘩啦的水響。

這個場景還真的比較好笑,再加上張志偉說羅澤竟然有刀,我心情大好,所以不禁輕笑了一聲。

張志偉說道:「你還笑,還是不是兄弟?要是表哥在就好了,他一定會相信我的。想不到連你和阿八都不信我。」

「哦,對了,阿八呢?他在哪裡?」

「他在另一個寢室裡面,最近他好像有點怪怪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次受傷。」

「他的傷重不重?」

「不算太過嚴重,好得比較快,不過我來到這裡之後,遇到他,就發現他心事好像很重。」

「問題是他到底怎麼受的傷?」

「我怎麼知道呢?任我怎麼問他他都不說。」

「那他到底住在哪裡呢?我去問問他。」

張志偉翻了一個白眼,「有什麼好聊的?難道他不會跟我說就會跟你說了嗎?他現在完全變了,看起來根本就不會再把我們當兄弟了。」

說實話,我從來也沒有把張志偉當成兄弟的。他這人膽子那麼小,而且平常也比較討厭,也沒有什麼義氣可講。但反過來說,我又真的把誰當成了自己的兄弟了呢?

所以能多一個朋友就多一個朋友,這對於我這個現在這麼無聊的人來說,最好也沒有。

「我去問說不準就問出來了,你不擔心他嗎?」

「當然擔心,真怕他會出什麼事呢。你說他不錯吧?問題是誰把他打了?又不是綁架表哥的那伙人,那麼是誰呢?他怎麼都不肯說出來。要是他肯說出來的話,我們報警也好辦嘛。」

我倒是擔心打傷他的並不是想象中的那些獨眼龍或者收割者,而是忽然又莫名其妙的冒出來的哪個傢伙,那可就真的見鬼了。

「那還廢什麼話?我們現在去找他。」

張志偉臉上的神色表示他不是很想去,但是為了空道八好,還是有些不情願地站了起來,帶我來到了一個寢室的門前。看來空道八就住在這裡了。

我有點好奇:「為什麼你們不住在一起呢?」

「別問我,他主動提出來的,說實話我不知道他心面怎麼想的。難道是我的問題不成?」

門關著,裡面很安靜,他伸手敲了敲門。裡面響起了一個聲音:「誰呀?」

「我,張志偉。」

「哦,又來找老孔?他沒有回來,剛才說去買點東西。」

「那我們進去等他。」

「不要啦,現在都在睡覺,你打他手機不就行了?」

張志偉聳聳肩,「看來就只能打電話了,那麼我打一個給他問問他到底在哪裡,只不過我現在沒有帶手機。」

我倒是放在褲袋裡面了,所以我拿了出來。只是不知道裡面到底有沒有存空道八的號碼呢?

查找一下,竟然真的找到了,所以我撥通那個號碼。

「什麼事?」他顯得有些冷淡。

「你在哪?」

「我在超市裡面。」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回哪裡?」

「宿舍。」

「等下就回吧。」

「最近你好像變化挺大的,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就這樣,我這邊還要買東西。」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這小子,以前不會這樣的啊,看來果然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怎麼問他他都不說。真是麻煩埃

他細想一想,空道八隻是麻煩事中的一件而已,除此之外羅澤的事情麻煩更大,但是也不能急在一時,晚上我倒要好好地觀察他一下,是不是真的在練所謂的「賤法」,最好還能拍下來,只是黑燈瞎火的,也拍不到埃

除了這兩個人之外,還有那些獨眼龍們到底在做什麼,左手美女之類的那些收割者又在做著什麼呢?這些人都應該去看看才對埃最重要的還有大老二,那個開店的傢伙,還真的有點想念了呢。因為我想象不出他當老闆的模樣。

一坨屎那傢伙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於是我轉頭問張志偉:「史易陀呢?」

「不知道啊,吃完飯之後他就離開了。他不是你的朋友嗎?你不知道他住哪裡?」

靠,我怎麼知道他住在哪裡?我連他手機號碼都沒有。再說了那傢伙有手機嗎?來無影去無蹤的,他們那些傢伙根本就不需要手機吧?

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我根本就沒有做好來到省城的準備,也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應對將要發生的事情。一時只感到頭大。

不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先解決了空道八和羅澤的事情,這樣對於我來說,至少做好了兩件事情,對於馬上要發生的事情也算是有了一點底;要是我什麼都想做,而都只做了一點點的話,可能對於整件事情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益處。

所以我扶在護欄上面,看著下面的天井。下面的地磚上面掉著幾條沒人要的紅色內褲。

「你們這幾個人現在看起來都怪怪的,有的時候我甚至在想,到底是我不正常呢,還是你們不正常。」張志偉站在我的身邊一時發生出了感慨。

「誰知道呢,或許是整個世界都不正常吧。」

「有可能,就像以前一樣,一些根本就不科學的事情都發生了,趙半仙、還有巨大的怪物,還有一些怪人,想一想就感到后怕。可能真的是這個世界不正常了吧。你說,這裡有沒有那種可怕的獨眼龍呢?要是我們遇到了怎麼辦?他們真的有什麼超能力之類的不成?」

「誰知道呢。」

「我看打傷阿八的肯定就是那些人,只是不知道是誰給他出的醫藥費,難道是打傷他的人?或者是救他的人?問題有兩個啊,一個是打傷他的人是誰,另一個就是救他的人又是誰呢?難道真的是同一個人或者同一伙人不成?」

「不會吧?」

「我看有可能,反正詭異的事情發生得太多了,我都有點懷疑我的智商了。發生過的那些事情告訴我,任何事情都不能以常理來理解的。哦對了,怎麼夏小心走了,怎麼看不到你傷心?」

「傷心過了嘛。」

「我看你根本就沒有真心愛上她,要不然你會現在這樣?如果真的深愛她的話,幾年內你都不會開心起來的。雖然你現在並沒有表現出開心的模樣,但至少你並不是因為夏小心的事情煩心。」

我不禁想起了a市,不知道那裡是不是真的不存在了還是現在還存在著呢,所以就問他:「你跟表哥打過電話沒有?」

「沒有啊,誰知道他在哪裡瘋。」

「有沒有給家裡打過電話?」

「有什麼好打的?反正他們都不在家。」

那麼我是不是可以聯繫什麼人呢?現在想想好像跟誰都沒有聯繫一樣。這種感覺真的很煩心呢。

空道八一向來都不是磨蹭的人,但是現在等起來好像過的時間真的很久。

忽然張志偉指著樓下大門那邊說:「喲,美女埃」

「美女?有什麼好看的?」

不過我還是看了過去。從這個角度看不到頭,被樓道口擋住了,不過可以看到下半身。那是白色的裙子,看起來飄飄出塵的模樣。

「是吧?說了是美女。」

「喂,根本就看不到臉,你怎麼知道就是美女?」

「看那走路的姿勢……可惜看起來好像被一個四肢發達的人給拱了……」張志偉嘆息一聲。

果然,那女的看樣子竟然要上樓,她還拉著身後一人。這個時候我終於看到她的臉了,竟然是劉玉玲。

我不由得怔住了。

她拉著的那個人在這一秒我沒有看出來是誰,只不過看那下盤應該是一個四肢發達的傢伙,然而在兩秒鐘之後,他終於全身都走進了我的視野裡面,竟然是空道八!

空道八一手提著塑料袋,一手被劉玉玲拉著就這樣上樓來了。

張志偉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這怎麼回事?阿八他……靠!不會吧?難道他重色輕友不成?所以只要美女不要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