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0,二皮臉的華麗變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210,二皮臉的華麗變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整棟樓都驚動了。而且剛好死人的那間寢室就在我們這一層樓,隔我們寢室也只有二十米左右。很多人都奔走出來,遠的就好奇地張望著,不遠的就跑到那寢室門前去看。

死人有什麼好看的呢?估計那些人沒怎麼見過死人的場面吧。我算是見多了,而且各種不同的死法都見識過了,所以我並不會去在意。

我站在走廊裡面,聽著那些人在交談著:

「熱死的?」

「誰知道!聽說很恐怖,沒氣了,現在臉都在變黑。」

「那還怎麼住啊?靠,會不會鬧鬼?」

「別嚇人好不好?再說了,先別說我們,他們自己寢室裡面都不怕呢,我們還怕什麼。」

「重點是怎麼死的,不會是中了什麼生化病毒吧?」

「估計只是熱死的。」

連上下層的寢室裡面的人都冒了頭,但是羅澤並沒有冒頭。我回到寢室門前,從貓眼裡面看過去,看見的異常小的場景裡面羅澤好像依然坐在他的椅子上面在用著電腦。

我敲了敲門。

過了一會兒,他輕輕開了門。我推門進去,他正在走回他的座位上面。

「你倒是夠離群的。」

「又不是動物,需要那麼合群嗎?」

「也對。問題是現在好像出了什麼大事,死人了。」

「死個把人而已。這麼熱的天本身就很正常的。」

他果然跟那些普通人完全不同。現在這份冷靜的模樣才是蒙蒙應該有的風格。

所以我就問他:「你見過很多死人?」

「沒有。」

「那你怎麼一點也不好奇呢?」

「對活人都不好奇,好奇死人做什麼?」

聽起來倒有也有點道理。活人我們都還理會不過來呢,哪有心情去關心什麼死人呢?我想過去看他到底在弄什麼,但是腳步剛一抬起他就蓋上了電腦。

「你在做什麼?」

「又關你什麼事呢?」

「電腦借我用一下可以吧?」

「不可以。」

「……小氣。」

這軟硬不吃的主,我也沒有辦法,我總不能厚著臉皮去搶他的電腦。我只能打開了房門,讓外面的風能把我們的房間貫穿過去,同時也能讓外面的吵鬧聲傳進來。

走廊裡面都是腳步聲,忽然一伙人急切的腳步聲傳來,幾個穿著白衣服的人幽靈一樣從我們門前飄了過去。這場景倒真的有點像見鬼,我跑出去查看,這才注意到原來是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拿著擔架過去,所以我也就加入了那些好奇的人群裡面,注意著那些醫生的行動。

他們衝進了那個寢室裡面,不一會兒抬著擔架出來,此時擔架上明顯有了一個死人,還蓋上了白布,而且醫生們的腳步也沒有剛才那麼快了。

剛才那麼快,看來主要是想要快點過去看看還有沒有救;而此時這麼慢就顯示出已經沒救了:抬著一個死人而已,需要那麼快嗎?

醫生抬著死人從我的面前過去,我看不到那白布下面的死人模樣,也沒有聞到什麼臭氣之類的。他們過去之後,身後的那些學生又開始議論起來。

而這時,又有人過來了,現在過來的看起來是老師模樣的,總共有兩個,其中一個挨著寢室過去說著什麼話,大概就是別慌之類的吧;而另一個往我們這邊走來。

他走路虎虎生風,看起來很猛。穿著個t恤,是個男人,身材看起來比較瘦削,而且還戴著一個比較時尚的墨鏡。

他來到我身邊時,怔了一下,然後到我寢室門上敲了敲。羅澤正在裡面呢,他說:「輔導員?」

這個戴著墨鏡的時尚男人竟然是輔導員?還真的有點想象不到埃

這傢伙我以前見過嗎?反正看不出來。現在看起來他並沒有注意到我。

墨鏡男點點頭,說:「沒嚇著吧?」

羅澤搖了搖頭。

「那行,多注意點,不要熱著了,還有,晚上開班會,具體的教室等下會讓張志偉通知下來。」

「哦。」

墨鏡男走出寢室,看了我一眼,我也看著他。

「晚上開班會。」他對我說了一聲。

「哦。」他竟然認識我?

說完之後他還拍了拍我的肩膀,咧著嘴笑了一下。我真的非常好奇了,我好像真的見過這個傢伙,但是他戴著這麼一個大墨鏡,而且還是輔導員,我真的一時想不起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難道他是一個獨眼龍不成?

靠,不會吧?一個獨眼龍做了我們輔導員?想一想就感到可怕。

「你倒是來得夠晚的。」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面掏出了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

這時張志偉走了過來,「輔導員你竟然來了。」

「他媽的別提了,現在校長都知道死人了,所以我們要過來看看,還有晚上開班會,你去通知一下。」

「哪個教室?」

「下午再告訴你吧,現在我還沒有去申請。我先跟張良說會兒話。」

張志偉瞪大了眼睛,「哦。那我去了。」

輔導員點了一下頭,然後他摘下了墨鏡。

於是在這一瞬間我終於認出了他。

他竟然是二皮臉。

他不是一個流氓嗎?怎麼來到省城之後搖身一變成了為輔導員?

我幾乎跳了起來。

他卻笑了起來,「不錯吧?想不到我也有今天呢,感覺就像做夢一樣,世界還是太瘋狂了一點。」

「可是……你……」

「我自己都想不到呢。不過就這麼發生了。現在我可是你的老師,不是以前的小流氓了。」

這個世界真的太奇妙了。二皮臉這明顯沒有什麼文化的角色竟然能當大學的輔導員?而且他還是一個流氓出身呢!這怎麼可能呢?

有的時候我會想象著跟二皮臉再次見面時是在什麼情況下,也許是彈火橫飛的收割日,又或者他手裡還拿著一挺機關槍;我萬萬沒想到,竟然是在現在這種情景之中。他小子不是一直在找羅澤嗎?當然,他來到省城裡面我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畢竟省城裡面才是這個世界的中心,所有的大事都在這裡面發生,像他這麼重量級別的人物當然會到這裡來的。只是他怎麼成為輔導員的?

他抽著煙看著我,我也注意到羅澤這個時候也注意著我們,好像他也很好奇我們怎麼會認識的。

「去喝一杯?」

對於輔導員發出的邀請我實在沒有理由拒絕,所以我說:「好……好埃我穿一下衣服。」

我走回寢室裡面,趕緊穿起衣服,叫了一聲羅澤:「蒙蒙你去不去?」

羅澤一怔,然後搖了搖頭,「不去,還有,別叫我蒙蒙1

好吧,都隨你。剛走出寢室,羅澤再次把門關了起來。

二皮臉說道:「羅澤看起來很不合群。」

「可不是嘛……」

「不過看起來跟你較合得起來。話說還得感謝你呢,要不然我現在還在混小流氓呢。」

他當先往樓下走去,我趕緊跟上。這事情太過詭異了,我實在想象不出來他這麼一個人怎麼會混到現在的這個職位。這要是說出去也根本就沒有人相信的。

所以我特別好奇他是怎麼做到的。

不過不管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都只能證明,現在的形勢越來越混亂。這種混亂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為我完全看不透這些事情。現在看來,果然發生任何事都可能的。

再往深層次裡面想一想,會不會有一些人想要保護我,另外一些人要幹掉我呢?我絕對有可能的。只是現在那些人都還沒有行動。暫時看來,一坨屎、劉玉玲這兩個傢伙已經出現在了我的身邊,看起來對我應該沒有什麼惡意,是不是表明他們其實是在保護我;而二皮臉也被安排在了這裡,是不是表示,其實他們也要保護二皮臉?

畢竟在上一輪收割的時候,二皮臉的能力實在太過逆天了。

「想一想,以前我還跟你說過,你們讀書人好呢,我就是讀書少,但是世事難料啊,我竟然當了你們的老師,嘿嘿,有的時候做夢都會笑醒。」他不無得意地說。

估計在這裡知道他老底的人除了我之外可能還沒有其他人,所以他才會這麼得意地跟我說這樣的話。

我的臉都要黑了。這個小流氓竟然是輔導員,這下好看了。不過這也有好處,那就是收割日到的時候,他可能會帶領一大幫子學生努力求生吧?

「我只感到了可怕。」我吐槽了他一句。

「有什麼可怕的?我都不怕,你們怕什麼?」他一邊說著一邊摟過了我的肩膀,「不過你不在這裡的時候我還是很孤單的,沒幾個人跟我說話的。」

「你不是在找羅澤嗎?」

「是啊,你也看到了,我已經找到了他,找到了就找到了,沒有絲毫出奇,也不知道我的腦子怎麼了。」

我們一邊下樓,很多人都好奇地看著我們,因為這傢伙一邊摟著我的肩膀一邊瀟洒地抽煙。

在宿舍樓上敢抽煙的人可不多。而且明顯他身上就帶著一股匪氣。

我實在忍不住了,就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就當上了輔導員的?」

「其實也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複雜。今不剛好擴招嗎?所以就需要很多老師教授啊什麼的,剛好我看到在招輔導員,我身上又沒有什麼錢了,所以就應了一個聘。」

「然後就成了?這麼簡單?」

「大概地說就是這麼簡單,當然,這裡面還有一點點別的東西,反正做夢一樣,哈哈。」

他顯得更加得意。

下了樓之後,他就把我往一個奶茶店裡面帶。

「奶茶?」我不禁好奇。我還以為他要帶我去喝酒呢。

「哦,我老婆的店,現在不能亂喝酒,要得到她的允許才能喝,所以不如喝奶茶吧。」

靠!果然輕性了!

這小子竟然還交了一個女朋友!

奶茶店裡面果然有一個女人靠在那裡打著盹。

還沒走進去,二皮臉就說道:「老婆,我帶了一個朋友過來,來兩杯冰鎮的吧……哦,對了,張良,你要哪種口味的?是芋香還是其他的?」

「隨便吧。」

二皮臉的老婆是什麼人?我很好奇,所以我看著那個女人。那女人慢慢地抬起了頭,一邊揮揮手,「你自己弄去,這天氣熱的。」

我怔住了。我怔住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認識她;而是因為我完全不認識她。主要是剛才我還以為主要是因為他老婆的原因,他才有今天;我甚至在想:這女人不會就是左小美吧?

但事情大出我的意料。我並沒有見過這個女人,她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美女而已,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