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1,正義兄也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11,正義兄也變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你竟然結婚了埃」我回過神來感嘆了一聲。

「緣份埃世界真奇妙。」他張羅著給我打奶茶。

他老婆抬頭看了我一眼,問道:「學生?」

「礙…是啊,剛好是我班上的。以前的朋友。」

「哦。不是不三不四的朋友吧?」

這說什麼話呢?我怎麼不三不四了?看來她對於二皮臉以前的為人還是比較清楚的。

二皮臉說道:「不是。他可是一個好人。」

他把奶茶端過來,拿在手裡很冰。我坐在座位上面,一時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

二皮臉首先說:「張志偉一直以來就堅持著要給你佔一個床位,我聽他說是你,所以就一直留著,不過後來羅澤好像有點忍受不了他們,要求單獨住,所以就弄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我說呢,看來我之所以還能報道,看來二皮臉出了很大的力才對。

「你那小女朋友呢?」他忽然問。

「她回家去了,台灣。」

「真是那邊人啊?我就說她說話的聲音怪怪的。」

既然好不容易又遇到了一個熟人,我自然不能放過,看來我還能跟他打聽一些事情,所以就問他:「最近這裡有沒有什麼怪事發生?」

「怪事?當然有。」

「哪些怪事呢?」看來果然有戲。

「最怪的就是我當了你們的輔導員,哈哈。」說著又一臉得意。

他老婆過來拍了他一下,「還要不要臉?別到處亂說好不好?」

二皮臉握住她的手說:「沒事,其實張良是我以前的朋友,而且人也靠得住,老鄉來著呢,又不是別人。裙帶關係,反正說出來也不丟臉。」

我真無語了。還裙帶關係。

我看了看那女人,長得還算是一個美女的模樣。看來果然跟這個女人有關係。

二皮臉也不賣關子了,說道:「其實是這樣子的,我老丈人就是這裡的校長,因為我也沒什麼事,要我去講課自然是講不來的,所以就噹噹輔導員,管管學生還是可以的嘛,反正也沒什麼大事。」

靠!原來是這樣。他竟然勾搭上了校長的女兒。果然是裙帶關係。

看來那校長也不是什麼好貨色,連二皮臉這樣的傢伙都敢用,肯定自私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現在看來,二皮臉之所以能當上這個輔導員,並不是因為有異能者或者收割者出力。看來又沒有什麼戲了。

我喝著奶茶,二皮臉看著我,問:「來到這裡之後還習慣嗎?對了,我打電話回去,竟然一直打不通。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聳聳肩,「不知道呢,你想回家?」

「也不是。就是在這裡總是感覺有點水土不服的。」

「我也是呢。而且感覺還有點不安全,剛才不是死了一個人。」

二皮臉老婆問道:「真的死了一個?」

二皮臉說:「是的,看樣子可能是中暑猝死的吧,這當然在跟他自己的身體狀況有關係。天知道是不是本身就有什麼絕症呢?」

她說:「這人說沒就沒了。聽起來好可怕的樣子。我現在每天在這裡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有的時候都在想,這些人是不是在什麼時候忽然說沒就沒了呢?」

我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感到不可思議。現在二皮臉看起來找到了他的幸福,那麼他還是原來的他嗎?他還會像以前那麼狠嗎?

我不禁茫然了。他已經變了。而我呢?我是不是也變了?

一個原本那麼狠的角色,竟然在這裡當起了輔導員,而且還娶了一個老婆,過著舒心的小日子。我想只要他過上個一兩年,完全就會把原本的那些觸角全都磨掉吧?然後,一個原本作用巨大的二皮臉就變成了一個沒有絲毫用處的普通人了。

我忽然怔住了。這是不是也是本體故意的安排呢?

我輕輕搖了一下頭。

二皮臉問:「看你好像心事很重的樣子,我是你老師,有什麼跟我說嘛。哈哈。」

靠!這話聽得我想跳起來罵他。不過我不能那麼做。看來我果然可以問他一些什麼的。所以我就問他:「你知道羅澤的事情吧?」

「當然知道一點。」他皺了皺眉頭,「他這個人好像很不合群,怪怪的。」

「那你知道他的腿是怎麼回事嗎?」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也問過他,他說以前發生了一點意外。」

「他真的考了七百分?」

「這個倒是真的。不過他選擇了這個破學校。當然,跟我們提供給他的條件也有一些關係。好像最重要的是他的家裡面有點事情發生吧,所以他不想離家太遠。」

羅澤的家裡果然有什麼事情發生?

他老婆又拍了他一下,「什麼破學校?你敢說這裡是破學校?」

「好學校好學校。羅澤這個人,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不過總的來說也還行了,至少他沒有給我帶來什麼麻煩。重點是現在他就在這裡,所以有些事情也可以緩緩再說的。倒是你,剛來這裡,肯定還不太熟悉,而且現在跟羅澤住在一起。聽張志偉說,羅澤會夢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可能我晚上注意一下吧。」我聳了聳肩。

跟二皮臉也打聽不出什麼來,所以我還是有些失望的。跟他聊了一些家常。最後他問:「等下還有匯演,你去不去?」

「我不去了,我想我還是到處走一走看一看。」

「那行,還有晚上班會,記得過來。到時我會讓張志偉去通知你們的。」

「好的。」

他要去管理那些學生,而我呢?我發現我還是不知道到底要做什麼。現在我到底是回寢室去呢,還是去外面轉轉?說不准我還能找到大老二或者左手美女之類的。

他快速地喝完手中的奶茶,哈了一口氣,看來是因為太冰又喝得太急,所以他的嘴巴和恆受不了同時又感到很爽吧。

我沒有這樣的激情,手裡拿著奶拿站了起來,現在也到了跟他道別的時候了,因為他看起來有事情要去干。而我卻不知道要去做什麼。也許回寢室裡面去看著羅澤,或者乾脆睡覺等著收割日的到來?

他忽然說:「等一下,差點忘了一件大事了。」

我一怔,然後心面就興奮了起來。果然有大事。

「你還記得那個小警察嗎?他媽的,那小子一直看不慣我。」

正義兄?難道也在這裡嗎?想想他肯定會來的。要是大家不集中起來,收割日怎麼進行下去呢?

只是看起來二皮臉跟正義兄有點矛盾。

他老婆輕呸了一聲,「在學生面前還說粗話,再不改,小心有人投訴你。」

二皮臉笑了笑,說:「沒事,張良是自家兄弟。」

「還兄弟呢,你以為你還在混哪?」

「好吧,不說了,我改,改成一個文明人。」

我實在很好奇他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而且比正義兄的事情更加好奇,所以就問他:「這個……你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二皮臉一怔,「你是說我跟她?說起來你都不會相信呢,我想做個好人,你知道吧?」

好吧,還從來沒有這麼直白的壞人呢。於是我點點頭,「是的,上次你離開的時候你說過你要做個好人。」

二皮臉接著說:「不過我平時又沒什麼事干,整天無所是事的,有一天晚上就出來瞎逛,然後就遇到了她,就這麼簡單。」

他老婆說道:「還簡單呢,其實也不是很簡單,我也是倒了霉,遇到了一個色狼。」

「色狼?」我不禁一怔。

「可不是,不僅要劫財還要劫色。」

難道是劫財色?不會吧,以前聽表哥說劫財色現在應該是一個「大人物」,一個「大人物」怎麼可能跑出去劫財劫色呢?

所以我輕甩了一下頭。

二皮臉說道:「我剛好遇上嘛,就把那傢伙給趕跑了,然後就送她回家,然後……反正劇情很狗血,現在想一想都感到不可思議。」

他老婆輕拍了他一下,「還狗血呢!是在說人話嗎?」

二皮臉說:「我的事先不說,那個小警察最煩人,老是來煩我。」

我好奇地問:「他要抓你嗎?」

「抓我的話,我還不怕他,畢竟我現在也沒有案底。」他把頭湊過來,小聲地在我耳邊說,「我老丈人可不是蓋的,現在都把我洗白了。」

看來這二皮臉果然找到了一個大靠山。

我對於他老丈人的好奇心又起來了。不知道這個校長是什麼貨色呢?

於是我問他:「校長是誰呀?」

「你想見識一下?下午你去看匯演應該就能見到的。」

不知道那傢伙是不是一個異能者呢?或者依然是上一輪的那個校長?

二皮臉接著說:「那個小警察真是噁心到了極點,而且腦子也不正常了,好好的警察這麼有前途的職業都不去幹了,現在好了,他那小子現在干起了黑幫1

我真的吃驚了,正義兄竟然不幹警察了?而且改行混黑幫?這還是正義兄嗎?

我不敢相信,「不會吧?我記得他是一個好警察的。」

「好?好個屁!我告訴你,現在最大的頭目就是他,糾結了一幫小弟,不過好像壞事也沒怎麼干,問題就是,黑幫那麼有前途的職業他也不好好乾,專門跟我過不去!估計我是前世跟他有仇還是怎麼的,那小子現在就認定了我,一直派人盯著我,現在倒好,弄得我現在都不敢出校門1

我這下徹底怔住了。

正義兄竟然變成了這樣一個人?

二皮臉說:「大家都是老鄉,你也見過他,要不你去跟他說說?放我一馬吧,我實在受不了他。再說了,我現在也沒幹什麼壞事。」

他看起來有些沮喪。

「問題是,他會聽我的嗎?」

「大家都是老鄉,我不是說他是個壞人,反正不知道他發了什麼瘋,就是跟我過不去。我可以帶你到校門那裡看,每個校門口都有他派的小弟在那裡亂晃。」

「你不怕我有去無回?」

「自家兄弟,說什麼話?他也不是亂來的人,放心,他要是抓住我了,估計我是真的有去無回;至於你的話,應該沒什麼事,而且應該可以跟他說上幾句話的,反正死馬當活馬醫,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