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2,太輕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12,太輕易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自然比較相信二皮臉,因為在上一輪的時候他就是一個非常值得信賴的人。

其實能不能幫他解決麻煩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可以去看看現在變化的正義兄。對於正義兄的品格方面,自然不用多說,他是一個正義感極強的人,而且在上一輪的時候,還始終把法律法規放在第一位。所以我還是不太願意相信正義兄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個黑幫頭目。

所以我和二皮臉一起來到了東門。

現在這大熱天的,很少有人會外出,只有學生去上課或者去匯演的,哪裡有學生沒事出來曬太陽瞎逛的呢?連門衛都在門衛室裡面吹著風扇有氣無力的樣子。

在門口不遠的樹下果然蹲著兩個小混混模樣的傢伙,他們正在那裡無聊地抽著煙。

不過忽然他們就抬頭注意到了我們,然後站了起來。

二皮臉站在門衛室的旁邊,不過去。

那兩個小混混把手裡抽到一半的煙扔到了地上,也沒有踩上一腳,而是挑釁似的往前走了一步。

這就是正義兄的小弟?

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

以二皮臉的身手,要干翻這兩個小角色,應該不成問題吧?

所以我看向二皮臉,「你打不過他們?」

「打這兩個小角色當然沒有問題,問題是除了這兩個小角色之外,還有其他人,他們人很多。」

看來這才是重大的問題。

以正義兄的水平,竟然也能聚到這麼多人?看來以前一直低估了他。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上前去跟他們談談,就說你要跟他們老大談談,大家都是老鄉,你去應該比較好說話。」

「萬一他們抓了我怎麼辦?」

「哪裡會?他們要抓的一直都是我而已。再說了,小警察一直都是一個正人君子的,應該沒事吧?」

那兩個小混混好像也在低聲商量著什麼。這時他們好像商量定了,一齊往我們走來。

二皮臉當然不會像他說的那麼害怕,他站在我的身邊,這時好像重新撿起了以前他當老大時候的威風了。我倒有點像他的小弟,有點想後退。

我忽然驚覺起來,我又沒有危險,我怕個毛線啊?所以我挺了挺胸,看著那兩個小混混。再說了,旁邊就是門衛保安,他們應該不會坐視我這個學生被小混混打吧?他們至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作用的吧?

「現在怎麼說?」還沒有走到近前,一個小混混就發話了。

「還能怎麼說?這是我的一個兄弟,要跟你們頭頭面談一下,跟你們頭頭也是同鄉,主要就是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能放就放過嘛。」二皮臉說道。

小混混說:「你們的那些事情我也不清楚,反正老大就是要你。」

「我肯定不能去的,有什麼事跟我這位兄弟說就行了,他是我很要好的兄弟,放心,絕對可靠的。」

一個小混混說:「這事兒也挺麻煩,每天都守在這裡,也夠無聊的,老兄,說實話,我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求求你行行好,跟我們走一趟吧?」

二皮臉說:「我肯定不能去,那小子一直看不慣我,而且以前還一直要抓我,這次我兄弟代我過去一趟,有什麼事情跟我兄弟說開了就行,這樣你們也交了差了。」

小混混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上上下下打量著我,點點頭,「行,那這位小兄弟,跟我們走一趟吧,每天來這裡曬太陽也不是想象中那麼好受的,你看看,要買瓶水都要跑半公里。」

看來這差事果然夠苦的。

我對於這兩個小混混也心生同情了。轉頭看了二皮臉一眼,他對我點點頭,拍了拍我的肩,說:「這次就靠你了,弄得我最近都不敢出校門,這次無論如何也要說服他,就算不說服,至少也要告訴我原因吧?」

「好吧,我試試。」

二皮臉抬頭對那兩個小混混說道:「我這位小兄弟以前也見過你們頭頭的,所以放心,大家都是兄弟。那我先回去了,等你的好消息,到時候到我店裡就行了。」

這小子果然說走就走,頭也不回。

我忽然有點吃驚,因為就這麼一會兒時間,我好像就被二皮臉這傢伙給賣了!

據他說是正義兄,但我根本就沒有見到真人,誰知道到底是不是正義兄呢?我倒有點後悔了。因為我怎麼這麼輕易地就相信了二皮臉的話呢?而且就這麼簡單地被他賣了出去。

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想來如果真的碰到異能者的話,大概也不會難為我吧?畢竟我也算是重點人物了。如果我死了的話,這個世界也不會存在了吧?

而且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我要去見的人正是正義兄,那麼事情可能會比想象中的簡單。

「兄弟,走吧?」小混混看了我一眼。

另一個小混混過去騎了他們放在路邊的摩托車,停在了我的旁邊。

這兩個小子不會半路就把我一刀捅了吧?轉頭看看,四周好像也沒有幾個人。但是照我估計暗地裡應該有異能者和收割者在監視著我吧?

怕個毛埃走就走。反正也沒什麼事,去見見正義兄也好。如果有可能的話,我甚至可以接連一個一個去拜訪那些我所認識的人。

說不準出去之後,還能遇到料想不到的人呢。也可以順便搭他們的車看看路上能不能見到幾個獨眼龍什麼的。

我跨坐上去,身後坐著另一個小混混。現在我想逃都已經逃不了了。

摩托發出轟響聲,還好氣門是完好的,要不然那響聲就大發了。這小混混有點出人意料,因為他們並不是炸街黨,開起來四平八穩的,並不算快。這顯然跟他們的身份有點不相稱。

「兄弟哪裡人?」我身後的小混混問。

「a市的。」

「看來你果然有可能跟我們老大認識呢。」

「嗯,以前他在我們那裡當警察。」

「是呢,他也說過以前他幹警察的事情。」

「那我就好奇了,他為什麼不接著幹下去呢?他有沒有說過這個問題?」

「我們都問過他,他好像是說幹警察太無聊了,所以現在做起了生意。」

「生意?」我吃了一驚。不是說什麼黑幫的頭目嗎?怎麼現在又是什麼「生意」?沒有本錢的生意嗎?

「當然,幫人查案子,幫人找人,幫人做事,就這種生意。跟著老大幹,我們也比較知足的。」

我去!二皮臉騙了我?難道竟不是正義兄在找他,而是有人委託正義兄去找他?那我去找正義兄有什麼用呢?

「那個……那你們每天守在這裡,是為了……」

「自然是為了請他去我們老大那裡,據說是有人出高價,也有人說純粹是我們老大自己要這樣做,不過誰知道呢?」

靠,還高價!以二皮臉的身份來講,值個高價也絲毫不出意料的。那到底又是什麼人要找二皮臉呢?為什麼他不自己殺過來?

看來這學校果然不像現在看起來這麼平靜。如果真的是有人出價的話,那個人不敢自己殺過來,肯定是因為學校裡面有「高人」存在,或者說這破學校本身就是這場漩渦的中心,所以一般人都不敢踏足其中。

比如說我已經見到的就有有著和劉天心一樣能力的劉玉玲,還有高深莫測的一坨屎。而現在只是我剛剛來到學校的第一天而已,所見到的人數都數得過來。甚至於二皮臉所說的那個有著巨大勢力的校長,可能都是一個強力的傢伙。

至於學校裡面暗地裡的那些人,到底又有多少強手呢?我現在倒有點後悔了,我應該留在學校裡面,先把學校裡面的情況摸清再說。看看到底有些什麼人鎮守在這裡。

但是現在後悔也晚了。

不過也好,反正是要出去的,如果順路的話,我可能還能去以前蒙蒙那個小基地那裡看看,不知道它到底現在在不在。

記得以前蒙蒙是按他的手錶打開的門,哪怕在的話,我現在也開不了門吧?

「一個奇怪的傢伙。」我身後的小混混忽然說。

「什麼?」我聽不明白。

「我是說那個獨眼,左邊,一直注視著我們。靠,看什麼看1

獨眼龍?

果然,當我轉頭看過去的時候,左邊的路上果然有一個獨眼龍正在因為摩托車的速度而遠離我們。看不真切那傢伙到底長什麼模樣,但他手裡提著一個木箱子。

我暗暗吃了一驚。現在終於見到獨眼龍了。

我不禁問我身後那傢伙:「最近很多這種獨眼嗎?」

「多,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些這樣的獨眼,也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幫派還是什麼鬼的,難道是什麼獨眼幫不成?就像是電視裡面的那種丐幫一樣。」說完之後他自己都笑了起來。

「又來了。」架駛員不滿地說了一聲。

什麼又來了?

這時我轉回頭終於注意到了,我們的前面的路上正有一輛坦克在慢慢行駛。

靠!坦克都出來了?哪個王八蛋這麼囂張?是余帥嗎?

我有點無語了。

情況已經越來越複雜了。

我看著那坦克,它行駛得很慢,我們很快就超過了它,然後我就轉頭看著那遠離的炮口。

我不禁問他們:「這哪裡冒出來的?要打戰嗎?」

「誰知道呢!反正據說是搞什麼演習,但誰又能保證是不是打戰呢?我們這幾天總共見到了五輛,好傢夥,要是什麼時候偷到一輛就好玩了。」

駕駛員說道:「你倒是膽大包天,還想去偷?」

「說著玩的,不行嗎?誰敢去偷?再說了,特種部隊都沒事出現在街頭上,看樣子城裡果然要亂了。」

「是不是有什麼外國間諜出現在這裡了呢?要不然怎麼出洞了特種部隊的人?」

特種部隊的?看來就是余帥他們一夥了。他們現在應該把這裡當成了大本營了。

我還真的很希望能遇到余帥,至少還可以跟他打聽打聽情況。

我正想問他們關於特種部隊的事,但是這個時候我被一個招牌吸引住了,那只是一個小店面的招牌而已,上面寫的是:老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