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4,有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214,有仇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麼公然的搞個「正義幫」的招牌,看得出來余帥等官方的人肯定也有份的。

門口有兩個小弟在守著,看到我們過來,馬上就點點頭,打開了門。

裡面已經裝上了燈,所以很亮;走進去也能感到一股涼風吹來,看來還裝上了空調。

在這個大空間裡面並沒有隔出小房間,依然保持著原樣。而且更加難能可貴的是,那個小裝甲車竟然還在。只是在空地上擺了一個大圓桌而已,看來這裡偶爾還會舉行類似於「圓桌會議」之類的。

我首先注意的並不是裡面的人,而是先選擇性的忽略掉那些人,而注意後面的那四個房間,依然還在,不過我並沒有看到門上的字。

兵器架上依然也有兵器,而且旁邊站著的幾個小弟手裡還抓著兵器,看起來有點像古代的士兵。

我這時才看向坐在圓桌上的那幾個人。

一個是正義兄,一個是刀疤,還有另外兩個獨眼龍。桌上擺著茶,而且還有多出來的杯子。

正義兄他們轉頭看著我們。刀疤對我點點頭。

刀疤看起來跟以前一樣,臉上的刀疤看起來有些驚人,他的大刀隨手放在他的座位旁邊。

兩個獨眼龍和正義兄也注意到了我,不過他們並沒有對我點頭致意,而是選擇了沉默。

我一時站在那裡。

一坨屎倒是自來熟,上前坐了下來。刀疤這時說道:「坐。」

我這才過去坐了下來。感覺這裡面的人對我比較有善意的也就只有刀疤了,正義兄和獨眼龍看起來對我比較有敵意。

他們這種敵意從何而來呢?

我想不太明白。

我坐下之後,正想喝一口茶,不過剛好注意到一個獨眼龍臉上似乎緊張地抽動了一下,而且他的手輕輕顫動了一下,一低頭才注意到原來桌下他的手正緊緊握著一把刀子。

靠,他想對我動手?!

刀疤橫眼看了他一眼,獨眼龍馬上一動不動。

現在這氣氛有點詭異。空氣因為這詭異的氣氛變得更加冰冷了一些。

連旁邊的那些小弟都感覺到了這一點,手裡的兵器都不自主地緊緊握緊,一把大關刀因為握得比較緊,跟地面輕輕地撞擊著,響起了密集的擊響樂。

「搞這麼緊張幹什麼?我們又不吃人。」一坨屎忽然笑了一聲。他倒是心情好,看起來他對於這些人好像並不怎麼在乎。

「哼1一個獨眼龍哼了一聲,怒目瞪了他一眼。

一坨屎又笑著說:「我跟你們可不是敵對關係,我中立。」

獨眼龍不再說話,而是緊緊地盯著我。

這時正義兄終於發話了,他看了周圍的小弟一眼,清了一下嗓子,說:「你們去外面守著,別人任何人進來。」

小弟們互相看看,然後往外面走去,最後關起了門。於是這個大空間裡面就只剩下了我們幾人。

我實在有點好奇,他們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呢?而且敵意還這麼大。

實在不能理解埃我殺過他們嗎?並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嘛。

正義兄看來相當有作為東道主的自覺性,說道:「既然來了,那麼就說說你們的來意吧?」

來意?他不是清楚嗎?

一坨屎說:「我是陪他來的。」

我只好表示:「我是為朋友來的,他說你們在抓他,但又不說明原因,這讓他很為難,所以來講和的。」

這時兩個獨眼龍忽然鬆了一口氣,一個不禁問:「你不知道為什麼?」

「我怎麼知道。我應該知道嗎?」

兩個獨眼龍互相看看,一個說:「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們就好好說說這個問題。我們不是要抓他,而是要保護他。」

我一怔。

保護?

一坨屎卻笑了,說:「別扯這些沒用的,論保護的話,在學校里不是更安全?誰敢去那裡惹事呢?要不是我跟他們之前有點交情,想要進去的話都不能夠。」

獨眼龍好像有點生氣,但又說不出什麼話來。

正義兄看向刀疤。

所以我也看向了刀疤,據說他才是頭頭,他應該有什麼表示吧?

刀疤盯著我,說:「與其說保護,不如說拉攏。明人不說暗話,既然是你來了,那就不必藏著了,至於說拉攏他的原因,那就不必說明了吧?」

刀疤還是比較乾脆的。只不過他們為什麼不明著來呢?非要用這種手段。

一坨屎說道:「總的來說,現在還是太艱難了一點。喂,你們內部的問題什麼時候解決?」

「正在努力解決。」

一個獨眼龍站起,往外就走。

我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他去幹什麼。

一坨屎忽然問道:「幹什麼?要強留嗎?」

另一個獨眼龍忽然站了起來,大聲說:「強留又怎麼樣?」

先站起的那個獨眼龍也轉身怒目瞪著我們。

他們的手裡都握著兵器,現在這個時候竟然想發難了。

一坨屎嘆了一口氣,說道:「張良,我跟你說過吧?沒事別亂跑,真的很不安全的,你看,現在他們就想去叫人了。」

我倒真的有點不能理解了,「叫人?幹什麼?」

「當然是留下你埃」

「留下我?」我更加不能理解。留下我幹什麼呢?他們對我的敵意那麼大,現在竟然要殺我嗎?

刀疤站了起來,抬起手阻止了那兩個獨眼龍,說道:「不急,慢慢來。」

獨眼龍說道:「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放過?先留下再說!張良,別想跑1

我跳了起來,「你們要殺我?1

獨眼龍笑道:「不急!都還沒打敗本體,怎麼就能殺你?但是我們可以先把你抓起來,等打敗了本體之後,再把你殺了也不遲1

這下我更加吃驚了。他們真的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而且竟然真的要殺我!

我想不出原因。他們為什麼要殺我呢?從某種角度來講,我應該才是最有可能打倒本體的人吧?可是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在這一刻,他們看起來完全是不能理解的。

「為什麼?」

獨眼龍冷笑著說:「為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你就是最初的本體,只不過一直潛伏在我們當中而已。為什麼?還需要我們來說明嗎?一遍又一遍的收割,不正是你起的頭嗎?為了你的這個夢幻,我們被收割了多少遍呢?只要我們覺醒了以前的記憶,就要面臨著無情的收割。這種鬼日子誰他媽想過!你不死,還有什麼天理呢?」

我怔住了。

看來他們的記憶果然覺醒了。或者根本就沒有覺醒,而是別人告訴他們的。不管怎麼說,這些事情跟我以前的猜測是相同的。

所以我說不出話來。既然發生過那麼多事情,他們對我有敵意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另一個獨眼龍說:「既然都只是死人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呢?大家一起消失,也不虧。再說了,殺死了現在的本體和你,我們還能衝出去,看看真正的世界,不是賺到了?」

所謂的「激進」意思就是這樣?不僅要幹掉現在的本體,還要幹掉我。果然有夠激進!

而公雞他們又主張什麼呢?還有鍾老鬼他們主張的又是什麼?公雞他們肯定不可能是怕死想保持現狀的,所以只有可能是鍾老鬼他們想努力維持現狀,那麼他們就可以永生不死。所以難道公雞他們是要保護我?讓我重新掌控住局面?

想一想也有點不靠譜。

畢竟現在公雞他們完全就沒有任何錶示,甚至都還沒有來找我。我也沒有見到他們中的任何一個。

「都安靜點吧。」刀疤壓了壓手,說,「這次張良主動過來,也只是一個意外,也不能所有的事情都去怪他。」

獨眼龍激動地說:「不怪他又怪誰?是誰害死了我們?又是誰一直在編織著這場夢?又是誰一直在禁錮著我們?如果我死了,我會坦然接受死亡的事實,而不是在這裡進行自我欺騙;如果我要死,我也要去看看那個真實的世界,而不是在這裡永無安寧,永遠得不到平靜!如果我死了,我會投入樹靈的懷抱,進入真正的輪迴,或許還能綻放出一朵白色的花。」

正義兄皺著眉頭,說:「現在就是不知道樹靈到底怎麼樣了,是在沉睡呢,還是已經醒了呢?外面的世界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獨眼龍說道:「問題是,現在巨大的轉機已經來到。司徒無功離去、劉天心也已經逃離,可我們卻還在這裡1

刀疤反問他:「你怎麼知道劉天心逃離了?」

「要不然他去哪裡了?」

「他已經死了。」

獨眼龍怔住了。我也怔住了。劉天心真的死了嗎?

他在哪裡死的?我有點不能理解。

一坨屎嘆了一口氣,說:「劉天心真的死了,為了喚醒張良的潛意識,他和蛇王一起構建了一個幻境,他已經消耗完了他自己的力量,所以沒了。蛇王也不再存在。」

守護狗死了,劉天心也死了。他們都死得那麼無聲無息的。

現在連兩個獨眼龍都嘆了一口氣。

一個說:「這都是些什麼屁事呢?那現在是,抓,還是不抓?」

刀疤說道:「先這樣吧,張良,你先回去,別亂跑,事情總有轉機,一切以先幹掉本體再說1

看來刀疤還是比較清醒的。

但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的。比如說一個傢伙就說:「當然是先抓起來,這件事情還需要討論嗎?」

門被推開,一個頭帶著一大夥人站在那裡,看起來很霸氣。

鍾老鬼注視著我們,看來他這次志在必得了吧?

他竟然也要抓我?不是說不同的勢力嗎?怎麼想法都一樣的呢?

刀疤冷冷地說:「鍾老鬼,他現在是我們的客人。」

鍾老鬼帶著他的小弟們一步一步走來,他淡淡的反問:「哦,是嗎?」好像根本就看不起刀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