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5,鍾老鬼的意圖
小說:| 作者:| 類別:

215,鍾老鬼的意圖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鍾老鬼竟然橫插了一腳進來。現在看起來當然是來者不善了。

在他身後帶著一眾獨眼龍,有十個左右。而現在我們這邊呢?刀疤和另外兩個獨眼龍再加上一坨屎,算是四個戰鬥力而已。至於正義兄和我,在他們面前都不夠看的。

我並不擔心,我只好奇他們到底要把我怎麼樣呢?

刀疤的兩個獨眼龍是想抓住我;而鍾老鬼呢?顯然也有這樣的打算吧?

正義兄掏出了手槍,臉色變得陰沉了下來,說道:「你們難道要打破現在的平衡嗎?」

鍾老鬼笑著說:「我們只不過是來請客的。」

他們這樣的請客方式可不是誰都能經受得起的。明顯他們是來搶客的。

他們呈一個半圓把我們圍了起來,鍾老鬼倒是淡定得不行,他還主動走上前來,為他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哈了一口氣,臉上的皺紋像蚯蚓一下扭動了幾下,說道:「這茶味道不錯,讓我想起了以前我自己種的茶。」

一坨屎笑著說:「看來以前你還是一位茶農。」

「不是呢,我可是一個守門人。」

說著他抬起他的獨眼看了刀疤一眼,說道:「想當年,你兩歲或者三歲的時候,我還抱過你呢,還真的有點懷念以前的那幫老傢伙,可惜,到這裡的只有你們這些小傢伙而已,那條臭蛇我倒是有點交情,不過都是打出來的。」

這傢伙竟然還認得守護狗?看來這傢伙在生前就是一個厲害的角色才是。

而且我注意到一坨屎和刀疤都在倒吸著氣。刀疤怔怔地說:「守門人?」

「是啊,守門人。」

「大家都是同一脈,又何必爭來爭去的呢?」

「可惜他做錯了。」鍾老鬼轉頭看了我一眼。

「所以我們要改正這種錯誤,重回正確的上去。」刀疤大聲地說。

「不,不如將錯就錯?我已經老了,不想再折騰了。」鍾老鬼退後了一步。

他這一步後退,他手下的那些人就進逼一步。獨眼龍們手裡都亮出了兵器。有的手裡握著的是槍,有的手裡握著的是刀。用槍的當然是因為他們並沒有更好的武器的原因,如果他們有刀疤或者劉天心手中的神器一樣的武器的話,當然不可能用槍這種低級的玩意兒。

一坨屎輕笑了一聲,「想不到竟然有這樣的轉變,一個守門人竟然也變得這麼怕死。」

「死,誰不怕呢?既然能一直生存下去,那麼何不生存下去呢?哪怕這只是一個幻境,又有什麼要緊的呢?誰又敢保證,外面的世界不是一個巨大的幻境?小夥子,你不懂,他倒是懂,不如你問問他,世界又是什麼樣的呢?」

說著他看向了刀疤。

大家都一齊看向刀疤。

難道說,不止這裡是幻境,其實外面的世界也只不過是一個更大一點的幻境而已?

我怔住了。我以前以前走出了這個幻境,見識到了外面的世界,然後現在鍾老鬼竟然告訴我外面也是幻境。那麼到底什麼才是真實的呢?難道生前的我也只不過是活在一個幻境裡面嗎?

也許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真實吧?或者說,真正的真實,其實僅僅只是我們的精神而已,特質方面其實都只是一場夢幻?

刀疤緊了緊手中的大刀,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幻境,我也不會去想那到底是不是幻境,我只知道,我生在那裡,我長在那裡,我守護的也是那裡。」

鍾老鬼笑著說:「聽起來不錯。我們現在又何嘗不是生在這裡呢?這裡已經快要變成一個**的世界了,所以我們又何嘗不會守護這裡呢?所以,我們何必走出去呢?」

看來一坨屎完全也不明白,他問道:「外面的世界又是怎麼樣的呢?」

鍾老鬼笑著說道:「其實這個問題我以前根本就沒有想過,但是在這一次,我開始認真的思考。這個世界是怎麼來的?」

一坨屎怔怔地說:「樹妖?」

「是的,樹妖。而且只是樹妖的一小部分,是張良以樹妖的一個小小的部分為基礎,在體內構建起來的。我們有很多傳說,傳說中,盤古身化大地,眼睛變成了太陽月亮。但你敢保證那僅僅只是傳說嗎?外面的世界,何嘗不是基於樹妖呢?所以我們一直都在保護著樹妖;樹妖會覺醒,覺醒之後,世界末日就到來,大部分生靈都將死去,這又何嘗不是收割呢?所以,本質上,外面的世界跟這裡又有什麼不同呢?高天,我想你也思考過這個問題。」

刀疤身邊的兩個獨眼龍身體禁不住顫抖了起來,「原來我們一直都只是在做夢嗎?原來我們一直都錯了?根本就沒有什麼真實可言嗎?我們現在是在本體的體內,經歷一個又一個輪迴;而外面的世界,其實只是在盤古的體內,經歷一個又一個的輪迴?」

刀疤大聲說道:「放屁!這裡只是一個模擬的世界而已民,根本就是一個幻境;但是外界,那就是真實的世界!我們不是在盤古的體內,那也不是幻境,那就是真實1

鍾老鬼淡淡地問:「是嗎?可是你又真正見過那個遠古大惡魔嗎?在你出生之前,外面的那個世界又經歷過了幾次收割呢?誰又知道呢?所謂的歷史的真相,是不是魔王亂編出來的呢?再說了,魔王和鬼王迎戰外來之人,你又親眼見過了嗎?既然有外來之人,他們從何而來?他們是不是從外面的那個世界更加外面的世界來的呢?還是所謂的外星人?」

刀疤重重喘著氣。

鍾老鬼說道:「其實那就是創世之人同一個地方來的人,我們當然知道他們是想要樹妖。我們也經歷過外來之人,他們進入我們這裡面,又何嘗不是為了樹妖而來?這樣的本質,不都是一樣的嗎?」

刀疤一步一步後退著。

看來他的內心正在經受著重重的打擊。萬萬想不到,這麼堅強的一個人竟然在鍾老鬼的三言兩語之下就有點經受不住了。

一坨屎怔怔地發著呆,看來他也有點受不了。

所謂的刀疤那一方現在看起來就要被瓦解掉了。

雖然現在大家手裡都拿著兵器,但現在根本就沒有動,只是言語上的衝擊力就已經把刀疤他們擊潰了。

不要說對於外面的那個世界無感,我對於這個世界都沒有多少感覺。因為我沒有過去,也沒有什麼朋友。現在連蒙蒙都不記得我,而且不認我。我還有什麼朋友?

所以不管在哪裡,我好像都沒有什麼好留戀的。只是我忽然就想起了守護狗那句話,他說小姐還在等著我。

他的小姐到底是誰呢?

我不知道。或許就是那個我曾經在回憶裡面見過的那個女人吧?看起來真的很可愛的樣子,而且在潛意識裡面我真的應該認識她。

鍾老鬼笑著說道:「既然鬼王都已經死了,外面的那個世界或許很快就要完蛋了。那麼,我們就只有儘力保護我們自己的世界就行了。」

就要完蛋了嗎?

但是忽然,刀疤笑了起來,「如果那裡都完蛋了,我們這裡還能存在嗎?你所謂的長生不死,也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因為既然你都已經知道這只是在一個人的身體裡面,只要把那具身體毀滅了,這裡,還將會存在嗎?」

鍾老鬼怔了一下,他萬萬想不到刀疤的反擊來得如此有力。

刀疤說道:「也許,我們衝出去的時候,會面臨很多危險,也許會馬上就被惡鬼吞掉,也許我們的歸宿會好很多,直接就被樹妖吞了,然後開始我們下一個輪迴,但至少我們有機會,不是嗎?至少我們還能選擇衝出去,如果真的那裡被毀滅了,我們也能見識一下最後的末日,不是嗎?」

鍾老鬼大吼了起來:「不管怎麼樣,這個人我們必須帶走!我要幹掉那隻可惡的公雞1

幹掉公雞?

我再次怔住了。原來他並不是要幹掉我,而是要幹掉公雞。但是他們怎麼現在還不動手呢?

刀疤沉聲說道:「我也要幹掉公雞。」

「但我們的目的不是一樣的!我要先幹掉公雞1

「先幹掉本體1刀疤再次沉聲地說。

於是兩人瞪著眼珠子,看起來誰都不相讓。

這是什麼破問題?一個要先幹掉公雞,一個要先幹掉本體。

一坨屎小聲地說:「是這樣的,公雞存在,本體當然會虛弱很多,現在最大的爭議其實就是到底先集中力量幹掉哪一個。如果先幹掉公雞的話,本體的力量得到恢復,那麼以後對付起本體來根本就沒有任何優勢。」

「為什麼?」

「為什麼?我不是說過嗎?本體正在走向死亡。而這個死亡正是公雞帶來的,你還不知道公雞的本來面目是什麼嗎?」

是的,公雞就是本體的玻如果幹掉了公雞,就算是醫好了本體,那麼這個世界就會繼續存在,但是再想要幹掉本體就困難了;而如果先幹掉本體,那麼肯定要有人接上吧?所以他們才要我到這裡來,就是讓我重新掌控住身體。問題就是,如果幹掉了本體,公雞再爆發一下的話,那世界還不是一樣沒有了?

一坨屎接著說道:「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沒有跟他們任何一方相鬥的能力,而只能聯合一方對付另一方。如果我們要對付公雞的話,不加上本體和收割者的能力,根本就打不過,因為他們太強大了;而如果我們要對付本體的話,同樣要藉助公雞的力量,要不然我們也根本打不過。雖然現在公雞與本體還在打掐當中,但留給我們的時間卻不多了。」

最弱勢的一方始終都是異能者這一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