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6,打架刀疤還從來沒怕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216,打架刀疤還從來沒怕過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言不合,那就大打出手吧!

很明顯,兩方都不是省油的燈。鍾老鬼手一揮,他帶的那十個獨眼龍就撲了過來。現在真的搶人了。

一坨屎一把拉住我,不住往後退去。

刀疤大喝一聲,看起來他的大刀早已饑渴難耐了,一刀就掄了出去。

看起來那些獨眼龍並不太敢正面與刀痛衝撞,更重要的是好像大家也有著默契不會害人性命,所以都一齊閃開。

一坨屎拉著我往後直退,退到了一個小房間的門前,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這個小房間原本就是貼著我名字的那個。

我們並沒有退進房間裡面去,而是背靠著房門。

這時正義兄和另外兩個獨眼龍終於也開始了行動。

正義兄端起了手槍,開了一槍。只不過他這一槍好像並沒有打中任保人,而是被一個獨眼龍抬手揮刀擋了子彈,子彈與刀子相撞擊出了幾點火星,和發出當的一聲響。

「操!都不是人1正義兄大罵了一聲,然後就開始後退。

刀疤的兩個手下撲了上去。而此時,響起了兩聲槍響,原來是鍾老鬼那邊的帶槍的傢伙終於開槍了。

子彈並不是擊向刀疤的,而是擊中了一個獨眼龍的左腿,他大叫一聲:「操你……」並沒有叫完,因為他已經身體一歪,有點站立不穩,同時鐘老鬼那邊一個獨眼龍已經把刀子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那個被刀架脖子的獨眼龍呸了一口,扔掉了手中的兵器。

轉眼之間,刀疤的一個手下就這麼喪失了戰鬥力。看來鍾老鬼果然有備而來,帶來的都是好手。

當然是好手,因為我忽然注意到他們中好像少了一個人。那是我的錯覺嗎?應該不是的,因為地面好像有一套沒有人要的衣服。

靠!又他媽的一個隱形人?

鍾老鬼果然不是人,竟然還帶著隱形人來偷襲。

我正要提醒刀疤,但已經遲了。

刀疤的另一個手下,已經慘叫一聲飛了出去,落在五步開外,看起來還是那個隱形人放水,並不想取他的性命,要不然估計那個獨眼龍不死也會殘掉的。

獨眼龍一落地馬上就要翻身起來,但此時兩把刀子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轉眼之間,刀疤的兩個手下全都被抓。現在擋在我們前面的就只有刀疤了。

他的戰鬥力當然不必去懷疑。問題是現在他一個人要對付十一個能力各異的獨眼龍,他能應付得來嗎?哪怕就算是加上一坨屎,能對付得過來嗎?

答案顯而易見,刀疤當然不可能應付得來。

所以刀疤現在停下了手,一步一步往我們退來。

鍾老鬼那邊卻安排著人看住兩個被抓的獨眼龍,轉頭看了我們一眼,說道:「我們只要張良而已,其他的我們暫時不會考慮。高天,你我同一脈,何必鬧出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來。」

刀疤哼了一聲,說道:「若是先對付了公雞,我們就再也沒有時機會對付本體了,我們依然困在這個世界裡面,依然要面對著無盡的收割,那就是你要的結果嗎?」

「至少我們有機會,不是嗎?只要這個世界不毀滅,我們總有機會對付本體的,不是嗎?如果我們先殺了本體,公雞讓這個世界毀滅了,那我們不更沒有機會了?我說過,我們只要張良,別的免談1

刀疤並不再說話,而是橫起了手中的大刀。

鍾老鬼皺了皺眉頭,看來刀疤的執著還是讓他相當頭痛的。

現在那個隱形人並沒有現出身形,所以他說不準正在我們周圍。我正在思考著是不是抹點血什麼的好查看那個隱形人的形跡,這個時候一坨屎終於出手了。

他並不像很多人那樣出手之前還要吼一聲或者叫一聲,而是直接就一個掃堂腿就掃了過去。

他這一腿真的掃到了一個人,一個半透明的人形現出了身形,同時痛叫了一聲。看起來他想要逃,不過身體失去了平衡,而且他是隱形人,本身在實力上就不是很出色,最出色的方面就是隱形而已。

一坨屎的身手在這個時候完全顯示了出來,一個掃堂腿之後,左手往前一探,就抓住了隱形人的手,狠狠往自己的方向一拉,隱形人就被他拉到了身前,然後右手狠狠掐住了隱形人的脖子。

轉眼之間,隱形人已經完全被他制住了。

「你若殺他,那就不死不休1鍾老鬼大聲說。

一坨屎笑著說:「我又何必殺他呢?」

刀疤沉聲說:「任何戰鬥力都是不能損失的,把他制住先扔一邊。」

這才是他們最大的心結。雖然現在分成了好幾個陣營,但總體來說,異能者的利益都是一樣的,而且也不能爆發出真正的內戰,要不然他們完全就會隱入被動之中,也根本沒有辦法跟本體或者公雞叫板。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其實就是,他們還沒有解決到底是先聯合公雞幹掉本體或者聯合本體先幹掉公雞而已。

這還真是一個大問題。

還有更深層次的一層,那就是,公雞和本體的想法呢?看來他們何嘗不想聯合起所有的異能者幹掉對方?所以這根本就不是所謂的見不得人的「陰謀」,而是一個公開化的選擇而已。

正如異能者在選擇本體與公雞之間,公雞和本體何嘗不在等待著他們的選擇。只要這種選擇一旦完成,那麼最終的大戰就會開啟吧?公雞和本體當然樂意見到異能者選擇他們,因為這樣就能把對方幹掉,再然後收拾異能者,那不小菜一碟?

異能者們當然也深知這一點。問題是又不能不做出選擇,因為如果任其發展下去的話,本體將會死亡!而這個世界也將會死亡!如果想輕鬆一點,等公雞更強大一點又會怎麼樣呢?到時候又有誰能對付得了公雞呢?

公雞、本體、異能者,三者之間本身就是全部的敵對關係,但異能者又不得不選擇一個盟友,才能對付另一方。而在這三者之間,又有一個x因素,那就是我。現在異能者就在我這個問題上下手。

看來我才是關鍵埃

抓到了我又怎麼樣呢?難道就能對付得了本體或者公雞了嗎?

既然我這麼重要,為什麼本體和公雞竟然沒有出手呢?這就是詭異的地方。異能者幾乎都要爭破頭了,到現在還沒有看到本體或者公雞的人出手。

難道本體就那麼蠢嗎?

看起來並不是的。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到底是什麼原因我現在想不出來,我也不想去思考它。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怎麼度過這一次。

一坨屎對著隱形人說:「你已經死了,站到一邊,不許再動手。」

隱形人一怔,轉頭看向鍾老鬼。

鍾老鬼一揮手,說:「放掉他們。」

他身旁的獨眼龍也吃了一驚,不過還是照做了,放下了抓住的那兩個獨眼龍。

兩個獨眼龍神情有點沮喪。

刀疤說道:「你們兩個站一邊,不準再出手,我們就當成一場賭鬥又如何1

兩個獨眼龍站到了一旁。

這下隱形人終於明白了過來,點點頭。

一坨屎放掉了他,他馬上跳了起來,衝到了衣服那裡,穿好了之後看了鍾老鬼一眼,然後走到了那兩個神情沮喪的獨眼龍身旁,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從口袋裡摸出了煙,彈出兩支,問:「抽不抽?」

兩個獨眼龍一怔。

我也無語了。

他們三個在那裡愉快地抽著煙看著好戲,而我們這些人還要打架!

靠,這還有沒有天理!

鍾老鬼都看不下去了,揮了揮手,「抽煙滾外面去!看著點,別讓任何人進來1

那三個噁心逼竟然還嘴巴動了動,有點不情願地站了起來,走了出去,其中那個中了槍的傢伙已經簡單的處理了一個傷口,走路跟羅澤一樣是一步一拖著走。

門被他們關了起來,於是這裡面又變成了緊張的氣氛。

一坨屎壓了幾下指節,發出了幾個特有的爆音,笑著問:「是一個一個來呢,還是你們一起上?」

獨眼龍們互相看看,鍾老鬼卻相當鎮定,說道:「我們人多,當然一起上。」接著他對手下說道:「特別注意這不是收割者的收割者,他的實力深不可測。」

這個自然不必他多說,一坨屎的真實戰力估計沒有幾個人清楚的,以前他一直都是偶爾出出手。照我估計,他的戰鬥力應該達到了劉天心的水準,估計對付左手美女都應該不成什麼大問題的。

最重要的是一坨屎還很噁心,他的大招那是防不勝防的。

至於刀疤,他是一個鐵柱那樣的坦克類型,皮厚肉厚,而且恢復能力無人能敵。現在看起來,雖然我們這邊只有這兩個強力打手再加上可有可無的我跟正義兄,但總體來說,我們並不是占著絕對的劣勢的。

重點就是,他們會不會只是牽制住那兩個強力打手,而對我們下手呢?

看來刀疤跟一坨屎也想到了這一層,所以他們一左一右站在我們的前方。

戰鬥在這一刻看起來就要打響了。

鍾老鬼皺了皺眉頭,其他幾個獨眼龍更是互相看看。

鍾老鬼說道:「不要留力,搶人要緊。」

說完之後,他退後了一步。

一個拿著雙刀的傢伙忽然胸口伸出了第三隻手,倒握著一把匕首。

這個傢伙應該就是上一輪被二皮臉莫名其妙弄死的那個三隻手吧?現在終於見識到他本人了。

他們果然是搶人為第一要務。正義兄又掏出了一把手槍,扔給了我。

我手裡拿著手槍。

看來等下我還不能瞄他們的要害,要是真的打死了,估計真正的戰爭就會開始。

所以我還要瞄他們肉多的地方打。

打中了意思就是:你死了不成?

狄簧,他的身體好像漲大了一些,身上的衣服都因為爆起的肌肉而撐出了一條條的裂縫。

「打架,我還從來沒怕過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