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7,橫插一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217,橫插一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有些緊張。

正義兄雖然表面上是中立派的頭頭,但他實際上只是各陣營扶持起來的小角色而已,所以他看起來也有些緊張。他在這場爭鬥中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估計最大的用處就是讓我看起來沒有那麼廢而已。

獨眼龍們撲了上來。

一坨屎並沒有兵器。看起來他也根本就不需要兵器,他的身法非常快,一拳就擊退了一個獨眼龍,腳步一滑,又閃過了從側面而來的一刀;他的腳步非常靈活,像是一種舞步一樣,通常一個滑步,就來到了一個看似不可能的方位;所以哪怕現在有五個獨眼龍沖向他,一時也困他不祝

刀疤就沒有他這麼靈動了,但依然不可阻擋,他一個人擋住了三個獨眼龍,一把厚背大刀幾乎無人能正面扛過一擊,獨眼龍們都閃著他的大刀。

那把大刀,只要一掄,就是一陣破風的響聲,聽起來很刺耳。

但困著他的那三個獨眼龍很是靈活,其中就包括了三隻手。

那麼還剩下兩個,一個是鍾老鬼,還有另外一個。

我並沒有發現最後的那個獨眼龍。難道是我一開始記錯了,或者說根本就沒有那個人?

鍾老鬼站在遠處看著。

看起來他並不打算親自出手。以我的估計他應該也沒有太過厲害吧。

正義兄我和當然不會放鬆。事實上我們現在隨時準備著開槍。問題是哪怕開槍,我們也不能對他們一槍爆頭,而是要打肉多的地方,光這點就處在了劣勢裡面,現在看來還是刀子好用一些,或者哪怕手裡有一根棍子也比手槍來得好一點。

忽然,一坨屎往我們沖了過來。他現在離我們只有五步的距離。他好像發現了什麼。

但這時候五個獨眼龍已經把他團團圍住,兩方都在互相牽制著,雖然那五個獨眼龍一時半會還拿不下他,但他要拿下那五個獨眼龍也辦不到。所以當他衝來時,又要同時閃開獨眼龍們的攻勢,一時之間看起來險像環生。

他是發現了什麼呢?

難道又是一個隱形人不成?

我吸了一口氣,看起來讓他們去打就行了,我躲進房間裡面去,不是更好嗎?

所以我推開了身後的門,退進了裡面。正義兄一怔,也明白了我的想法,馬上跟了進來。

這個小房間裡面相對是更暗的,一時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要關上門呢,還是開著門比較好,但這個時候正義兄已經把門給關了上去。

這樣就只能聽到外面的打鬥聲,而我們暫時也應該安全了。

我大大鬆了一口氣,而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一個翻身的動作,床上竟然有什麼東西?

正義兄也吃了一驚,他緊緊靠在我的身旁,我們一起往床上看過去,不過因為比較暗,看不真切,我只注意到床上好像真的躺著一個人。

「誰?」正義兄吃了一驚,用手槍指著那人。

我想開燈,這樣也能看清楚。

不過我一時也找不到開關在哪裡。

這時床上那人好像坐了翻身坐了起來,「都什麼事啊,那麼吵?」

竟然是一個女人,而且聽聲音還比較熟的樣子。

燈亮了起來,竟然是那女人開的燈,然後我就差點要跳起來了,竟然是張璇。

她怎麼在這裡?而且看樣子她早就在這裡躺著的。問題是她怎麼在這裡呢?

我轉頭看向正義兄,他完全怔住了,看來他也不知道張璇在這裡做什麼。

「她怎麼在這裡?」我轉頭問他。

正義兄怔怔地說:「我……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張璇伸了一個懶腰,甩了一下頭,頭髮隨著她的動作舞動起來,看起來像是一個鬼一樣。

「什麼時候……我想想,大概是下午吧,想睡個覺都不行,一直在吵吵吵的。」她好像還有些不滿。

靠,我還不滿呢!這沒事跑出來嚇人玩,這算是什麼事嘛!她到底想怎麼樣?無聲無息地就混進來了?難道是跟蹤我過來的?

看起來完全有這個可能性的。她要跟蹤我?

我輕咬著下唇,也許這個女人才是最危險的那一個吧?

「喂,親愛的,你這麼緊張幹什麼?」她終於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

正義兄幾乎連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你認得她?」他轉頭質問我。

我當然認得她。

張璇說道:「他是我男朋友。」

正義兄罵了一句粗話。

我還想罵人呢。這算是什麼事?看得出來,這張璇絕對是不纏死我就不罷休了。

問題是,既然她這麼詭異,她能對付得了外面的那些獨眼龍嗎?

張璇走了過來,摟住我的左手,說道:「拿著槍幹什麼?難道你們要去殺人不成?」

正義兄說道:「當然。」

她的眼睛馬上就放出了光,「我喜歡!果然是我看中的男人呢,要殺誰?外面的那幾個傢伙嗎?不過用槍殺人,是不是有點太過份了一點?」

正義兄問:「那應該用什麼殺人?」

「當然是用刀啊!一刀下去,鮮血橫飛,那場面,不是更好看嗎?用槍殺人,那是懦夫的行為。可千萬別去外面說我認得你們。」

正義兄低頭看看手中的槍,說:「可是我們沒有刀。」

「我有啊!外面聽起來好像在打架,難道就是在殺人嗎?我們出去吧,這裡也太悶了一點。」

我是真的有點受不了這娘們了。她是有刀,她能從身體裡面拿出那紙做的斬馬刀來。不過那又有什麼用呢?有個屁用啊!

而這個時候,她已經一把搶過了我手中的手槍,我竟然一時還反應不過來。她抓著槍在手,然後拉開了門。

這個時候一張臉正出現在門口,那是一個獨眼龍,正是那個我剛才並沒有去困住一坨屎和刀疤的那個傢伙。

他顯然料不到此時門竟然會開。所以怔了一下。

他怔住的這個極短的時間裡面,張璇手中的槍就指在了他的頭上。

張璇問:「這真的是一個殺人遊戲不成?」

正義兄說道:「是。」

然後槍就響了。

獨眼龍萬萬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會真的開槍。不要說他,哪怕就是我自己也沒有料到這女人竟然真的這麼狠,什麼廢話都沒有,直接就一槍過去。

眼前這個獨眼龍或許本身是一個高手,或許他的能力非常詭異。但是再詭異的能力在這個時候都已經派不上用場了。

因為子彈直接從他的臉上鑽進去,綻開了一朵鮮紅的花,再從他的後腦穿透飛了出來。

他的眼睛瞪大著,帶著不敢相信的表情,依然站在那裡,像是一根木頭一樣。

張璇笑著說道:「看到了吧?用槍殺人,根本一點都不美。既然沒有絲毫沒有美感,為什麼還要用槍殺人呢?」一邊說著一邊扔掉了手中的手槍,然後推了面前的那個死獨眼龍一下,獨眼龍往後面倒下去,發出了一聲悶響。

這響動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一坨屎和刀疤都停了手,和那些獨眼龍一齊轉頭看向我們這邊。

我怔怔地看著地上的那個死獨眼龍,還不敢相信這女人真的下得去手。

說殺就殺。

那是多麼乾脆!

不過從這裡也可以看得出來,她並不屬於異能者的任何一方,她到底是哪一方的呢?難道是本體的?問題是她又出現在學校那裡面;難道她是公雞那一方的不成?

只不過她下手也太狠了一點吧?

哪怕就是公雞一方的,現在也沒有理由要跟異能者開戰吧?

現在她倒好,真的幹掉了一個獨眼龍,這不正是宣告戰爭的到來嗎?

那些獨眼龍大吼了起來,看樣子都想衝上來把眼前這可怕的女人給滅了!

鍾老鬼問道:「你是誰?」

看來他們還不知道張璇是誰。

這點也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我是張良的女朋友嘛。」一邊說著,她一邊往外走了出去,站在了門口。

我想跟鍾老鬼他們解釋,我跟這個女人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

但是一時說不出話來。

正義兄扯了我一把,我們一齊走到了門口,但是又想跟她保持一點距離,所以往旁邊的刀疤走過去,但是她又一把摟住了我的左手,說道:「要不,我們拿刀子殺出去行不行?看著這些獨眼人我就感到不舒服呢。」

我也感覺不舒服,但最重要的是這娘們帶來的血腥!

羅澤說得不錯,這女人就是一個惡魔!

「我不認識她1我趕緊大叫了起來。

「還說傻話呢!現在除了我,還有誰會幫你呢?你看看這些人,哪個不想把你抓住的,然後利用你呢?」

我一怔。

是的,鍾老鬼就是來抓我的,刀疤看起來表面上是要保護我,但他又不能跟鍾老鬼撕破臉皮,所以他們的利益從深層次來講,並沒有多大衝突,可以這麼說,大家都是利益共同體而已。

而我呢?

我是他們的一個目標。他們要抓住我,然後控制住我,或許要利用我來對抗本體或者公雞,又或者有其他的目的。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沒有什麼好心的。

至於一坨屎,我實在不知道他有什麼目的,或許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他只是想衝出去,他並不喜歡在這裡,也不喜歡他的身份。

我有些不敢亂動。因為害怕這個女人也會一刀切了我。

正義兄的槍不自覺地指向了她。

張璇依然神色不改,說道:「不是殺人遊戲嗎?不殺人,怎麼行嗎?親愛的,你說,我們是殺出去呢,還是讓他們殺了呢?」

靠!這算什麼話?難道要我來做決定不成?

然後把戰火引到我的身上?那我以後還怎麼活?

一坨屎皺了皺眉頭,說:「大家撤1

鍾老鬼哼了一聲,「撤?殺了我們一個人,就這樣撤?高天,你怎麼說?難道她是你的人?」

刀疤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你們的事,我不管1

鍾老鬼大聲說:「先幹掉這個女人1

幹掉張璇?我還是很期待的。

張璇笑著說:「看來我們就只能殺出去了。你在這裡等等,我先幹掉他們,再陪你回學校,怎麼樣?」

一邊說著一邊放開了我,然後她兩手伸進了衣服裡面,抽出了兩把斬馬刀。

看到這兩把斬馬刀,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鍾老鬼大聲說:「司徒1

張璇不是司徒。

但她跟司徒肯定有關係。

只是,她現在手裡的兩把斬馬刀是真的呢,還是紙做的?

我看著那斬馬刀,它們正在閃動著金屬的光澤。

真的是那兩把斬馬刀不成?難道現在真的有獨眼龍要變成人棍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