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8,近乎無敵的惡魔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218,近乎無敵的惡魔女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惡魔女人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看來還得去問羅澤才行,因為他們早就認識的。

現在的問題是,這女人竟然還有司徒無功的兵器。那可是能讓人變成人棍的邪惡兵器。

哪怕眼前這女人在身手方面可能達不到司徒無功那種程度,但是只要有這兩把斬馬刀在手,任誰也不敢輕視她吧?

所以一坨屎大聲說撤。因為他已經看出了這女人的可怕。

但鍾老鬼顯然不想就這麼撤掉,他還想跟這個女人過過招。現在他還有那麼多手下,他還是有點高估他自己的能力了。

張璇淡淡地說:「沒有一個好人呢。」

然後她就沖了過去。

兩個獨眼龍咬咬牙,也往她衝過去。

這兩個獨眼龍都拿著刀,他們的刀撕裂空氣,往張璇砍過去。張璇的身手第一次顯現在我們面前。

她看起來比左小美更加可怕。兩把斬馬刀完全完全發揮出了快的真諦,完全不講理一樣的往兩把刀迎了上去。

沒有響聲,好像是幻化出了兩條閃電,然後兩個獨眼龍手中的刀子就斷了。兩個獨眼龍大吃一驚。

那邊拿著槍的獨眼龍大叫一聲,槍聲響起。

張璇的身體如同旋風一樣一轉,響起了當的一聲響,子彈被她擋下,同時一刀已經砍下了一個獨眼龍的一條手臂。

那條手臂消失,斷口變成了白色。

果然是人棍斬馬刀埃

斷手的獨眼龍慘叫一聲,往地上一滾,馬上消失,看起來並不是隱形了,因為他的衣服並沒有落在地上。那麼他去哪裡了?

是往上跳了嗎?上面並沒有,只有空空的天花板。

另一個獨眼龍急閃,往後面一連退出了五六步。

張璇並不追擊,而是站在了當地,手中的斬馬刀忽然往地面插去,直接插下去大半,我好像聽到地下傳來了一聲慘叫聲,然後就沒有了。

看來那個獨眼龍已經死了。

這張璇也太可怕了一點。以前哪怕就是司徒,也不會這麼做的,他一直都是想拉攏這些獨眼龍的。但是現在,她這樣做了,而且殺起人來眼都不眨一下。

我輕咬著牙。正義兄在我身旁,連手槍都有點握不住了。

一坨屎叫道:「撤1

說完之後他看了我一眼,然後果斷地往大門衝過去。

一坨屎看起來很怕她。

事實上也不得不怕。因為現在張璇表現得太過強勢了。

一坨屎就這麼直接逃掉,不僅出乎我的意料,鍾老鬼和刀疤也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鍾老鬼的眼睛都紅了起來,看樣子他到現在還不相信張璇能把他們全都幹掉。

而我呢?我現在是撤,還是留在這裡?問題是,我能逃出她的掌心嗎?

我忽然想到,如果她要動我的話,早就應該動了,而不用等到現在。她到底要拿我怎麼樣呢?

現在倒好,原本的平衡看起來完全被打破了;現在異能者應該會把首要目標定為張璇了吧?因為她完全是一個x因素,而且他們之前好像也從來沒有注意到這個可怕的女人。

張璇站了出來,轉眼之間就幹掉了兩個獨眼龍,這是異能者所不能承受的。

正義兄大叫道:「我們逃吧1

說著他繞著路往大門那邊跑去。

刀疤咬著牙,手裡握著大蹬璇。

張璇好像並沒有注意到他,而是看著鍾老鬼,輕笑著問:「怎麼,還要動手嗎?既然是殺人遊戲,不殺掉幾個,怎麼對得起你們呢?」

鍾老鬼大叫起來:「撤1

但是現在剩下的那幾個獨眼龍好像已經殺紅了眼睛,眼看著自己的同伴就這樣慘死在這個女人的刀下,他們看來也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們竟然沒有聽鍾老鬼的話,而是一齊往張璇衝過去。

我有些緊張地看著這個場面,將要發生的一切,表示著張璇這個不確定的因素的正式崛起,也表示著城裡的局面更加複雜化。

而了解張璇的也就只有羅澤了。問題是羅澤也不知道有沒有戰鬥力。難道真的要給張璇致命一擊不成?可是我做不到。

我現在不僅沒有槍,連把刀子都沒有。我除了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好像並不能做些什麼。

我現在沒有異能,也不知道怎麼去獲取異能。

我想到了一個重大的問題,那就是司徒的能力現在好像傳承給了眼前的這個張璇;而劉天心的能力好像傳承給了劉玉玲;而我的呢?又跑哪裡去了?還是說我的那個異能已經消失了不成?

更加重要的是蒙蒙的異能呢?

看來我要想在收割日裡面要有所作為,就必須找回失去的異能,那樣才能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只是我應該去哪裡找?

我不知道。

張璇的身影在旋轉著。那幾個撲向他的獨眼龍看起來根本就占不到上風,而且因為張璇的斬馬刀的原因,他們的武器根本就不夠看,只要碰上了,馬上就斷成了兩截。而且有一個獨眼龍一不小心,竟然還被砍掉了一隻手,還好那傢伙原本就是三隻手,而被砍掉的那隻手正是多出來的那隻。

鍾老鬼看來也完全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他大叫道:「叫你們撤!打不過!要幹掉她必須再找些人來1

問題是現在那幾個獨眼龍想撤都已經來不及了,他們已經被困在了張璇的刀法之中,又一個獨眼龍被砍掉了一條腿,倒在了地上,還好同伴把他一腳踢到了鍾老鬼的身旁。

鍾老鬼一把提起了那個斷腿的傢伙,「高天,你就這麼看著?1

刀疤終於有了反應,「住手1

不過張璇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刀子一轉,一個獨眼龍變成了人棍,獃獃地站在地上。這樣的棍子我一直期望能看到,現在我終於看到了,但是我激動不起來。

雖然說這些獨眼龍對我並沒有好感,而且還想抓我;但是現在我看到他們被張璇一個人就打成這個模樣我還是一時不能接受。畢竟這些獨眼龍到時候都是對付本體的主力軍。

但是他們要死了。

刀疤大吼一聲,舉著大刀沖了過去。

他的加入還是有著顯而易見的作用的。因為他一加入戰團,局面就變得平衡了一點。而且他加入之後,竟然正面擋了張璇兩刀。

斬馬刀並不能斷開他手中的厚背刀,但依然在刀身上留下了兩個很深的裂口,看得我想逃跑。

刀疤大喝一聲,把一個獨眼龍扔了出去,那個獨眼龍一個翻身落到了鍾老鬼的身旁,臉色依然不好看。接著又一個獨眼龍被刀疤踢了出去。

刀疤看起來主的要意圖並不是要殺張璇,而是要把這些獨眼龍解救出來。

張璇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她二話不說,正面並不與刀疤相鬥,而是以靈活的身法不斷遊走。

一聲慘叫,又一個獨眼龍變成了人棍。

這樣的人棍現在沒有絲毫用處,因為幹掉這個人棍的話,也不能得到他的異能。

那麼意思是不是可以養著這個人棍呢?

等到可以無限疊加異能的時候再殺,那是不是就可以得到他們的異能了呢?問題是,到底什麼時候還能等到那天呢?到時候這些人棍也完全都掛掉了吧?

那三個出去抽煙的傢伙也沖了進來,「怎麼回事?」

沒有什麼怎麼恩啊事,現在他們的同伴正被張璇屠殺著。而看起來他們也做不了什麼。

鍾老鬼叫道:「叫人!叫人1

叫人?問題是叫人就有用嗎?

刀疤也大叫道:「叫人1

那三個傢伙總算明白了過來,知道這裡面的所有人都不是那個可怕的女人的對手,所以他們再一次沖了出去。

叫人就有用嗎?

我不知道以張璇的本事到底能一次性對付幾個獨眼龍,但現在看來,哪怕再多來一些,她應該都能從容逃掉才對。

而且順手可能還可以讓幾個獨眼龍變成人棍。

這傢伙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司徒走了,卻留下了這個惡魔女人;劉天心走了,劉玉玲又冒了出來。

由此看來,劉玉玲應該能正面跟她對抗一下吧?

只是現在劉玉玲並不在這裡。她好像跟空道八去了哪裡。

事實上也沒有那麼巧的事情,不可能一想到他們就會出現的。

「可不可以停手了?」我試著問了一聲。

張璇一邊飄乎著身體,一邊笑著說:「這遊戲可是他們開的頭呢,再說了,可是他們要抓你的,不是嗎?你可是我男朋友呢,只有我才能們夠格嗎?」

一邊說著,她的身體忽然好像來了一個瞬移,竟然在眨眼之間就脫離了戰團,竟然出現在了鍾老鬼的身前。

鍾老鬼大驚失色。

張璇的斬馬刀已經高高舉起往他砍了過去。

我幾乎看到了死神正在對鍾老鬼召喚著。鍾老鬼看起來是一個頭頭,但是他的戰鬥力到底怎麼樣呢?在張璇面前也不是一合之敵嗎?

鍾老鬼身旁的兩個獨眼龍大吼一聲。現在他們手裡已經沒有了武器,所以只能把自己的身體當成了武器,一個往張璇頂了過去,另一個把鍾老鬼狠狠一推。

鍾老鬼的身體摔了出去,不過剛好避開了那致命的一擊。但是那兩個獨眼龍就沒有這麼好過了,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兩個人棍豎在地上。

這女人太狠了!

我都有點受不了了。

看來我得離開這裡。

刀疤也對我大聲說:「快走1

看來現在正是逃走的好時機。

正義兄已經逃走了。而我又能去哪裡呢?

我不知道能去哪裡。但現在也許我離開,張璇就也會離開吧?這樣至少可以少死幾個。要不然的話,這裡面的這些獨眼龍都要變成人棍吧?說不準刀疤也不能倖免。

所以我直接往大門逃去。

「厲害。」忽然大門那邊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張璇終於停了下來,皺著眉頭看著那邊,「怎麼,你們要跟我對著幹嗎?」

門口出現了兩個人,一個是劉玉玲,一個是空道八。

我獃獃地停了下來。

空道八的手裡提著兩個塑料袋,但這個時候他把塑料袋放到了地上,緩緩從身上抽出了兩把匕首。

我看出來了,那是原本屬於我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