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19,新潛伏者空道八
小說:| 作者:| 類別:

219,新潛伏者空道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的匕首怎麼會在他的身上?

而且是兩把全都在他的身上!難道他得到了我的能力,現在他才是那個真正能正面剛住本體的人嗎?

看得出來空道八完全變了,一開始我以為他只是因為劉玉玲的出現而發生了改變,但是在這一刻,我似乎知道是因為他得到了我的能力才變成了這個模樣的。

張璇臉上的神色終於發生了改變。剛才她還一臉輕鬆,但現在空道八出現之後她卻怎麼也輕鬆不起來了。

空道八和劉玉玲的忽然出現,連刀疤和鍾老鬼還有那幾個獨眼龍都吃了一驚。

現在看得出來,他們也不太清楚這一輪的變化。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劉玉玲得到了劉天心的能力,當然更加不知道空道八得到了我的能力。

鍾老鬼驚訝地說:「這是什麼狀況?」

刀疤沉聲說道:「看來一切都發生了改變,我們以為還跟以前一樣,可事實上現在完全不一樣。他得到了張良的能力?」

鍾老鬼他們都轉頭看著我。

我哪裡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劉玉玲說道:「現在時代不一樣了,總會發生變化,不是嗎?」

鍾老鬼問道:「那你們站在哪一邊?」

張璇笑著說:「或許哪一邊都不是呢。」

哪一邊都不是?那他們到底要做什麼?他們的目標又是什麼?顯然並不是我。如果他們的目標是我的話,早就對我下手了;但他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對我下手。

張璇眯著眼睛看著空道八和劉玉玲,問:「怎麼,現在你們兩個聯合起來了?是要先弄掉我呢,還是先弄掉其他礙事的人?」

看來他們果然哪一邊都不是。可憐的鐘老鬼他們,他們一直還以為他們掌握著主動權,而事實上,主動權一直都不在他們的手裡。

他們可能以為司徒無功和劉天心都不在了,他們就已經是老大了;但萬萬沒有想到現在殺出了一個張璇,三下五除二就幹掉了他們好幾個人;接著又冒出了劉玉玲和空道八這兩個王牌。

這三個人,每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張璇有著司徒無功的能力;劉玉玲有著劉天心的能力,而空道八這小子最變態,竟然手裡握著我的匕首,沒有意外的話,他應該有著我的能力。

果然,我現在注意到了他的左手腕有一個手錶,正是以前司徒無功交給我的那一塊。

但現在看來,空道八應該也不能穩勝張璇吧,畢竟空道八哪怕真的有我以前的能力,張璇只要有司徒無功的能力,那麼就不會怕他的。

我又有一種錯覺了,那就是:我現在到底算什麼呢?作為曾經的本體,我現在竟然沒有什麼能力!

這點讓我很吃驚。看起來我果然不算什麼。

鍾老鬼和刀疤再次看向我,鍾老鬼沉聲問:「那你現在有什麼能力?」

我有什麼能力?我只有看戲的能力。

所以我搖了搖頭,聳了聳肩。

我屁的異能都沒有。

張璇笑著說:「別看他,他現在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呢,根本就沒有什麼能力的。」

刀疤說道:「那麼,我們抓走張良也沒有什麼用了嗎?」

空道八說道:「那樣做的話,你們可能會死得快一點。」

這句話又讓我怔住了。

「是的,死得快一點。」

又一個人走了進來,手裡還抓著一塊西瓜還在啃著。他是黑手,他看起來也跟空道八和劉玉玲保持著距離,不敢太過靠近。

在他的身後,一個美女手裡握著巨大的鐮刀,像是隨時都準備著對他下手,正是左小美。

不知道他們以前到底藏在哪裡,現在竟然全都冒了出來。

刀疤瞪著黑手,問道:「黑手,怎麼說?」

「難道你現在還看不出來嗎?」

鍾老鬼問道:「看出什麼來?」

黑手沉聲說:「你們自己想想吧,公雞並沒有什麼動作,本體現在也沒有什麼動作。為什麼他們沒有動作,而你們卻這麼著急有什麼動作?難道他們都是腦殘嗎?」

鍾老鬼默不作聲。

而刀疤卻嘆了一口氣。

看來這些異能者果然太急了一點。事實上現在的主角並不是他們,主要的勢力也並不是他們。先不說本體的勢力,哪怕就是公雞他們都對付不了。現在又有空道八和張璇他們幾個強力打手的存在,暫時來看,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機會。

既然本體和公雞都沒有什麼動作,顯然這是有深意的。

而這層深意很有可能就跟空道八他們有關係。

只要張璇和空道八依然這麼強力,他們可能就會按兵不動。而從某個層面來講,公雞可能跟空道八他們還是聯盟的狀態。

劉玉玲笑著說:「時間還沒到呢,你怎麼就這麼急呢?」她是盯著張璇說的。

張璇也笑了,「既然他們這麼快就要找死,我當然就成全他們了。怎麼,難道你們要為他們報仇嗎?」

而從這兩句話來看,張璇跟劉玉玲和空道八的關係並不好,看模樣還是敵對關係的。

如果說張璇真的是司徒無功第二的話,那麼空道八和劉玉玲就是我和劉天心的第二版。當然是敵對的關係。

這個時候,空道八終於發動了。

他忽然出現在了張璇的身前,兩人好像還交換了一招,只不過他們的速度都太快,我根本就看不過來,看起來是瞬移。

他果然得到了我的異能。

斬馬刀跟匕首交擊在一處,張璇的身上冒起了火。火光中她的衣服在迅速地減少著。而空道八的身上並沒有冒起火。

在地面上還出現了很多的裂縫,接著我才聽到了一聲沉悶的轟響聲,這聲音像是各種聲音攪在一起的,聽起來非常怪異。

空道八身上的衣服看起來應該是特製的。

張璇身上的衣服很快就燒光了,她閃身後退,一連退到了我的身後。我想轉頭看她,但又不太敢。

劉玉玲說道:「時間還沒到呢,大家著什麼急呢?張良呢,暫時在我們的保護之下,估計大家也不會打他的主意了吧?」

張璇說道:「就怕我到時候會有點迫不及待。畢竟,時間已經過去那麼久了。」

我不懂他們所說的時間到底是哪個時間。難道是說收割日還沒有到嗎?

畢竟我現在沒有異能,沒有安全感可言。如果我現在有異能的話,我肯定不能再像上一輪那麼廢了。該幹掉的我還是要幹掉的。

黑手一邊吃著西瓜,一邊往外退去。左小美一直都在盯著他。

上一次左小美沒有砍死黑手,現在看來她對於那件事情一直都記在心裡。

果然,左小美終於發難了,迅速地往黑手撲過去,巨大的鐮刀帶起殘影往他身上招呼過去。

黑手輕哼一聲,手中的西瓜往左小美砸過去,身體急閃,往地上一滾,就滾出了三步遠。

西瓜在空氣中爆炸開來,炸成了紅色的霧氣。

黑手顯然並不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和氣,要不然以前也不會把那麼多人炸成血霧了。其實他也是一個真正的狠角色。

要說這裡的這些人,又有哪個不是狠角色呢?任何一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狠貨埃

左小美的身體被紅霧吞沒,但隨即就一衝而出。這時黑手已經翻身而起,手裡已經握著了一把匕首。這把匕首我也見過,因為那是上一輪中出現過了的,正是老頭偷襲司徒無功的兩把之一,也就是那個我看不見的人的匕首。現在竟然在黑手手中。

還有一件事情出乎我的意料。那就是匕首剛在手中,劉玉玲就已經殺到了黑手的面前。

她竟然跟左小美是一夥的!

想一想似乎也有理有據的。因為以前劉天心和左小美就走得很近,上一次左小美劈掉黑手時,劉天心還跟她一夥。

現在劉玉玲既然得到了劉天心的能力,跟左小美是一夥的也說得過去。

那麼是不是說空道八現在已經轉投了本體的懷抱?問題是他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呢?

我吃驚歸吃驚,我不免為黑手擔心,畢竟他看起來是不可能跟本體混為一夥的。

但現在又有問題,那就是既然學校那邊是公雞他們的地盤,為什麼劉玉玲空道八他們在那邊卻沒有任何事?

我獃獃地不知道怎麼辦。

黑手險之又險的閃開。

這時左小美又撲了過去。

黑手這個不省油的燈終於發揮出了他的實力,手中的匕首擋住了左小美的鐮刀,而且他的右腿也往左小美踹了過去。左小美一言不發,閃身讓開。

劉玉玲再次跟進,一刀往黑手的背後刺去。

黑手滾身讓開,這一次又險之又險。

但他的好運就到這裡了。因為他還沒有翻身站起,他的身體就一動不能動地倒在了地上。空道八就在他的身旁,兩把匕首深深地刺入了黑手的身體裡面。地面發出一聲轟響,無數的裂縫在黑手的身下散開。

黑手的身體像是承受不住這種瞬時的撞擊力,頓時轟一聲炸了開來,變成了一團濃濃的血霧。

張璇說了一聲:「真狠呢。」

而我卻摸不著頭腦。他們到底是哪一方?他們到底要幹什麼?

我不知道。而且我忽然也不想知道。我現在只想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也許我本不該來這裡,而是在家裡那邊安靜地等待著毀滅。

刀疤嘆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

鍾老鬼問道:「怎麼樣?」

「或許,本體馬上就要死了,或許,他已經死了?」刀疤收起了刀,看樣子他要離開這個地方。

「這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死了?」

「或許,他已經離開了這裡也說不準。」

鍾老鬼更是怔怔地不知所措。

我也不知所措起來。本體一直都在,一輪又一輪地進行著收割。如果本體真的忽然不在了,那麼這個世界會怎麼樣?而且我們的目標也沒有了。

從始至終,刀疤的目標就是本體。我的目標也是要幹掉本體。但現在刀疤卻忽然說本體或許根本就不在了。這算是什麼話呢?

刀疤收起了刀,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自顧自地往外走,說道:「或許現在只是迴光返照?或許這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死屍?」

鍾老鬼怔住,「無主?」

「所以,任何人都可能成為新的本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