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0,幹掉張良
小說:| 作者:| 類別:

220,幹掉張良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新的本體?那我算什麼呢?根本就不需要我存在才對吧?

事情顯然不會這麼簡單。如果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新的本體的話,他們早就動手了,而不會說什麼時間還沒有到。

也許刀疤根本就錯了,本體依然還存在著。其實不管他在不在,至少我們大家都還沒有衝破這個世界,依然還在這個世界裡面,那就有目標,那就是我們要衝破這個世界。

張璇緊緊躲在我的身後,我真的不知道她的斬馬刀到底藏在哪裡,因為她現在又收了起來。看起來應該就是在她的身體裡面,或許她自己就是斬馬刀吧?

「脫衣服。」她忽然說道。

「幹嗎?」

「我現在沒衣服,脫上衣給我。」

好吧,看在至少她沒有對我下手的份上,我把上衣脫上遞給她。

她穿好之後,露出兩條大白腿,看起來很誘人,全這是致命的危險,畢竟這可是一個能隨時把人變成人棍的傢伙。

而空道八也收起了匕首,他好像殺心並不重,說道:「回去吧。」一邊說著一邊拉起了劉玉玲的手。

劉玉玲看了鍾老鬼一眼,說道:「還不走?」

鍾老鬼有點失魂落魄的,看起來他還是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實。

我也有點不能接受。看來走出來果然還是太複雜了一些。這些人我已經完全不能理解了。而且他們互相之間都不知道在打著什麼主意。下一步我應該做什麼呢?這些獨眼龍們自己都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現在擺在面前的是,空道八、張璇和劉玉玲這三個強力的打手,他們是真正的變數。而在暗地裡面,真正變化的並不是異能者陣營,而是我和空道八他們這些原本只是普通人的傢伙們。

當然還有蒙蒙也變了。

他早就認識張璇,而且還有一段故事。看來要解開這裡面的這些問題,我只有先解決羅澤的問題。所以我看來我應該先回去再說。

除了羅澤之外,還有二皮臉。二皮臉現在也完全發生了變化,娶了老婆,而且還搖身一變成為了我們的輔導員。那麼他的異能還在不在呢?如果他跟我一樣沒有了異能的話,他的異能又到了誰的身上?

估計刀疤和鍾老鬼都對這個問題很重視。畢竟從上一輪的過程來看,二皮臉的異能同樣是一個關鍵點。

從劉玉玲的態度來看,她現在顯然並不想真正的開戰,所以他現在打算放過鍾老鬼;而張璇看起來對於這些事情並不是很關心,她看起來是一個我行我素的人,喜歡就笑,一言不合就幹掉幾個人。

「走啦1張璇拉了我一把。

她現在全身只穿著我的上衣,而我光著膀子。她這個穿著很色情。當然,我的身材比她的要高大不少,所以我的上衣穿在她的身上,下衣擺也能遮到她的大腿上。這樣真空的裝扮,只要走出去,估計就會引起很多色狼鼻血狂噴,但我知道,如果真的有色狼敢打她的主意的話,下場肯定是沒有好果子的。

我這時才發現,原來鍾老鬼他們已經離去了,連地上的人棍也被他們帶走了。劉玉玲和空道八也已經走了。刀疤早就自顧自走掉了。所以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正義兄不知道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想不到今天剛到這裡,就打破了這幾方勢力的平衡,中立的正義兄現在估計再也不能保持中立了,而且他也沒有了以前的地位。他肯定再也不能跟鍾老鬼他們平起平坐。

我走過去從武器架子上面拿起了一把武士刀。

「怎麼,你還要帶上這個?你不怕被抓?趕緊走,要不然警察來了你就不好辦了,反正我隨時都能離開的。」

「警察還會來?」

「當然,要不然你以為他們是吃屎的啊?」

我真無語了。那些普通人裡面的警察,在那些異能者看起來,不正是吃屎一樣的存在嗎?他們有什麼用呢?除了放幾槍之外,看起來只有當炮灰的份。當然,如果運氣好,或許幾槍也能幹掉一兩個異能者的。

就像是以前的大老二,不一樣被幾個普通人給幹掉了?還有二皮臉,他還不一樣以普通人的身份用機關槍幹掉了那麼多的異能者,然後獲得了異能,得到了增幅,變成了人見人怕的超級異能者。

當然那只是個例,事實上如果異能者如果不集中,而且警惕性夠好的話,普通人要幹掉他們那是相當困難的。

當然也不排除余帥他們會殺過來。畢竟他們是特種部隊的,而且也接管了這個城市的治安。

我只好放下了手裡的武士刀。

我又看向了那輛裝甲車,或許我們還可以開著這輛車跑出去?怕就怕坦克遇到了我們,二話不說就是一個炮彈轟過來,那我就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只能嘆一口氣。不知道這個地方在接下來會被誰接管呢?看起來最有可能性的就是余帥了。看來他們要真正的成為這裡的一個明面上的勢力了。

她拉著我往外走,走出了大門之後,有些微風,吹動著她的下衣擺。看來她果然是個女人,一手拉著我,一手還得扯著下衣擺,以免走光太多。

「真是煩死了呢,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搶幾件衣服穿呢?」

「也好啊,不過你出手。」

「你還是不是男人啊?再說了,我現在可是你的女朋友呢。」

「大姐,你放過我好不好?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沒有異能,我也不想過這個的生活,你就饒了我吧。」

「大哥,你以為我想啊?問題是,如果我不跟著你的話,說不准你很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掛了呢。」

我這才真正的吃驚了,「不會吧?誰會殺我?你可別騙我,也別當我是傻子,現在誰都看得出來,那些傢伙雖然看起來想抓住我,但他們並不想真正的殺我。先別說他們,哪怕就是左小美還有以前的劉天心,他們也是要保護我的。還有一坨屎,鍾老鬼,他們會真的殺我嗎?」

「真是傻子。」

我怔住了,「你才是傻子。我發現在你身邊才是最危險的。」

「是嗎?要不然我們來做個實驗怎麼樣?」

「什麼實驗?」

「看看有多少人要幹掉你。」

真的有這麼危險不成?而這個實驗怎麼做呢?難道我走到大街上,去問別人,要不要幹掉我?

想一想那才真的是腦殘的行為呢。我會去做這種事?開什麼玩笑!

「開什麼玩笑。哪裡有人真的要幹掉我。」

「問題這就是事實。事實上現在真的很多人要幹掉你。只是他們暫時都不知道你在這裡而已。你以為鍾老鬼高天他們真的會為你好?開什麼玩笑!現在很多人都覺醒了,就你還在夢裡呢。」

覺醒了?又怎麼樣呢?我還不一樣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真相?除了我還有羅澤吧?他現在不一樣不知道我是誰?

看來羅澤才是真正的一個可憐蟲呢。

說實話我現在只想回去看看羅澤到底在做什麼。怎麼說他也是我的好兄弟,我可不能讓他一直這樣下去。

可是對於她說的有很多人要幹掉我我還是有一絲好奇的。

「跟我來。」她拉著我往銀行大樓走過去。

街讓很多人都側目看著我們。果然有色狼正在流著鼻血。

「靠,這也太奔放了吧?1一個傢伙抽著煙說,說完之後抹了一把鼻子,然後把煙扔到地上,用腳踩滅了煙頭。

「真是世風日下1一個大媽手裡提著菜籃子,還呸了一口。

而遠處,正傳來了喲哦喲判朔艿慕猩。

「看吧,警察真的來了,可別說,現在的警察裡面可是有真正的狠角色的,我都要怕三分的。」張璇皺了皺眉頭。

又是這個銀行!

我不禁想起了以前蒙蒙為了讓我想起很多事情也為了讓我進入角色,夜裡他帶著我來這裡打開保險箱拿那截手指頭。到現在我還不明白那個手指頭到底有什麼鳥用。而且剛剛出現一個收割者之後就再也沒有什麼動靜。

而現在我們走進了銀行大樓。

她拉著我要往上走去,銀行裡面人倒是蠻多的,大堂經理還過來問:「你們……」

張璇根本就不鳥她,「我們上樓去。借電梯用一下。」

「這個不行。」

連保安都過來了,但張璇一腳就踢了過去,那個保安手裡拿著棍子,但這棍子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用,保安被踢中了要害,棍子當一聲掉在了地上,他痛叫一聲,兩手撫住了要害,身體因為痛楚彎成了蝦米一樣,臉上還掉下汗來。

大堂經理大叫一聲:「打人了1一邊叫著一邊往旁邊跑去。

張璇根本就不理會他們。這銀行大堂裡面有兩個保安,剛剛一腳被她放倒一個,另一個拿著棍子要衝過來。這傢伙是一個長著小鬍子的中年人,看起來根本就不是什麼退伍的軍人,腳步亂得很,而且很輕浮,這樣的貨色,怎麼可能會放在張璇眼裡呢?

所以又是一腳踹了過去。

這一腳踢得很高,衣服的下擺高高的飄了起來。

旁邊看熱鬧的人哇了一聲。

「看什麼看?回家看你媽去1她收了腳,趕緊扯住了下擺。

而那個保安已經被她踢中了下巴,倒了下去,在地上痛苦地滾動著。

這個時候,警察終於到來了,一輛警車停在了銀行門口,另外兩輛開進了那個小巷子裡面。

從警車裡面跳下來三個警察,當先那個竟然還是一個女人。

更加讓我吃驚的是她竟然就是李紫。

「投降出來1李紫一臉陰沉,她掏槍的動作一氣呵成,看樣子果然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李紫竟然真的是一個警察?

對於這點我還是相當吃驚的,雖然早先就有人告訴過我這一點。

張璇拉著我一個轉身,我不由自主地跟著她的腳步,轉得我有些頭暈。她這一個轉身極為漂亮,竟然就轉到了電梯旁,飛快地按下,然後電梯門就開了,拉著我沖了進去。

這時李紫沖了過來,竟然真的開了槍,槍擊中了正在關上的電梯門,發出了幾聲噹噹響。

張璇笑著說:「看到了吧?那傢伙就是一個厲害的角色呢。」

我不禁翻了一個白眼。

這張璇果然是一個惡魔,總是要拉我下水。

電梯猛的一動,終於往上走去。

直接就到了頂樓,走出了電梯之後,她再次拉著我往樓頂走去,一腳踢開了樓頂的鐵門,一股風吹了過來,讓我的眼睛有點不好受。

「不如現在就做這個實驗,怎麼樣?」她拉著我到來了樓頂的邊緣。

「你要幹什麼?」

難道為了證明有人要幹掉我,就是要拉著我跳樓嗎?這也太瘋狂了吧?就是她自己要幹掉我吧?

「看到下面那些人了嗎?」

看到了又怎麼樣?下面果然很多人,而且現在有人還發現了我們,好像對著旁邊的人說了,所以很多人都抬頭看著我們。

「喂,這是張良1她大聲對著下面大叫了一聲。

「關我們屁事!要跳就趕緊跳1一個拿著酒瓶的傢伙叫了起來,「不跳是孫子1

而另一個人大聲問:「哪個張良?」

張璇大聲說:「就是那個1

然後下面好像就詭異的安靜了一下,接著,爆發出十幾個人的怒吼聲:「幹掉他1

接著我就看到人群裡面衝出了大概有二十個人,他們一齊往銀行裡面衝過去,毫無疑問,他們是要衝到樓頂上來幹掉我。

我不禁怔住了。

竟然真的有這麼多人要幹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