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3,繼續搶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223,繼續搶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而在另一邊,刀疤竟然沒有離去。可以看得出來,他跟鍾老鬼的想法也相差不了多少的,大概都是想看看張璇到底是要帶我回去還是他們有沒有可趁之機。

估計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張璇竟然沒有帶我回去,所以他現在依然帶著原本的那兩個手下。

可惡的那個惡魔女人,不僅沒有帶我回去,反而把我留在這裡當成了眾矢之的,讓我現在竟然落網!

刀疤當然不是省油的燈,連鍾老鬼都開始行動了,他當然不可能只站在那裡干看著。

現在看來他們又要開始搶人了。

先是那十幾個莫名其妙的普通人衝上來要幹掉我;還有李紫他們看起來要抓我;再然後是那個或者幾個網住我的王八蛋。現在鍾老鬼和刀疤又再次殺了回來。

刀疤的速度跟小巨人扔的那個獨眼龍是不能比的,畢竟他的身邊沒有那樣的人才,所以他只能往我這邊跑著衝過來。他像是一輛人形的坦克一樣往我這邊開足了馬力衝過來,腳下竟然還帶起了塵土。他的兩個手下也跟在他的身後。

看起來刀疤顯然要慢很多的。

現在最致命的就是那個被扔過來的獨眼龍和房間裡面的好王八蛋。

正這個時候,我終於看到了一絲希望。

因為網兜被猛地一扯,我終於進入了房間裡面。

這個房間並不暗。其實這銀行大樓上面是酒店,而且是比較高級的那種。

身體剛剛落在地面上,就感覺這硬地果然比較堅硬,我的我的鼻子有點受不了,用手撐起身體,想查看一下,不過我還沒有抬頭就發現手依然被網纏著,而且腳也穿進了網孔裡面,所以一時弄得我手忙腳亂,根本就掙不開。在這種慌亂中,我的頭努力地往後仰著,果然又看到了那雙紫色的鞋。

李紫?

而在那雙腳的旁邊,還有另一雙腳,我不知道那個人又是誰。

我這邊手忙腳亂地想掙脫出來,來了一個滾地,這下總算仰面向上了,頓時輕鬆了一點,但這種輕鬆再次轉化為了無語,因為網把我纏得更緊了,我現在幾乎被這張網給包圍了起來。

不過也有好處,那就是我終於能坐起來,雖然身上纏著這張網讓我感覺到很不爽,而且行動還非常不方便,但能坐起來至少能觀察到這房間裡面的情況。

李紫的身旁站著一個人。他們剛好在一個牆角裡面。李紫的手插進了那人的胸膛裡面。

靠,那就是那個王八蛋嗎?這麼不經打?這樣就被李紫給滅了?

粘稠的血水不斷滴在地板上面,要不是因為這房間裡面很安靜,我都聽不到這比水滴還輕的聲音,但我確實聽到了這聲音,比恐怖片裡面的那種滴血的聲音輕很多,但是聽起來比恐怖片裡面真實得太多了。

李紫竟然也是一個殺人狂魔?她鞋子上沾上了一點濺上的血,紫色的鞋看起來詭異了一些。

那個被他插進了胸膛的人看來根本就不可能是活著的,幾乎全身的重量都掛在了李紫的手上,頭也低垂著,身材看樣子是一個精瘦的男人,但一頭長發,看起來又像是一個恐怖片裡面跑出來的女鬼。更加讓我吃驚的是他的身上穿著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的,身上還明顯帶著一些泥土,活像是一個從墳墓裡面爬出來的殭屍。

這傢伙怎麼跑上這酒店來的?這點值得我深思。看樣子這小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而在另一個牆角裡面,倒著一個看起來正常的普通人,身上只有一處致命傷,那就是他的額頭有一個子彈孔,剛才李紫的手槍果然發揮出了作用,至少幹掉了一個傢伙。

照體型來看的話,那個倒地的傢伙應該就是剛才說話的王八蛋。他是一個中年男人,不過現在死了。

這整個房間裡面就只有這些人,看不出還有其他的傢伙存在著。

李紫是背對著我的,所以我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這個時候,她扔下了手上插上的那個好像從墳墓裡面爬出來殭屍一樣的傢伙,然後猛地轉過身,她臉上的表情非常嚴肅,身體一旋就是一個飛踢往窗口那裡踢過去。

她怎麼會去踢空氣呢?

當然不是。

因為這個時候那個獨眼龍炮彈已經飛速地撞了過來。

獨眼龍炮彈當然也早就作好了準備,頭在前腳在後這樣像是超人一樣在飛行,右拳往前伸,他的這個拳頭剛好就擊在了李紫的腳上面。兩者相撞,沒有什麼過大的響動,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勁風之類的,但是李紫被撞得翻身倒退,撞到了牆上,再一挺身立在地上。

獨眼龍炮彈被李紫這一踢沖勢立減,整個身體好像變成了滯空狀態,他離窗戶還有一步之遙。如果他就這樣像動畫片裡面一樣掉下去的話,我會開心的鼓掌的。

但我現在鼓不了掌。看來現在事情緊急,我得趕緊掙脫出這個網才行。

所以我小心地想把手伸出來,但是這網幾乎都已經把我全身都纏了起來,也連同著我的動作在變著形,更加可怕的是我的動作還不能太大,因為這網已經完全限制住了我。

靠,這麼關鍵的時候,我竟然什麼都做不了!這不免太讓我失望了。

事情還是發展得太快了一點,才平靜了半天,現在竟然又發展到了流血事件。當然,主要是事情也發生得太多了一點,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要說我自己一直都是搖擺不定的,當然這也是因為這裡的情況本身就太過複雜了,而我也缺乏主動意識,所以現在才處處被動。如果我有以前蒙蒙的果敢與執著的話,想來我現在就不會落到現在這步田地了。

獨眼龍炮彈當然沒有掉下去,要不然他就不會是炮彈了。他的手臂好像暴長了幾寸,竟然扒住了窗沿,身體翻了進來,落地一滾,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他就看清了房裡的情況,而且往我衝來。

李紫落地之後,也馬上作出了反應。她顯然知道獨眼龍炮彈的想法,所以她往我衝來。李紫離我的距離更近,她沖得也非常快,轉眼之間就已經到了我的身旁,一把拉住我身上的網,把我往房間的另一個角落扔去,我感覺我又飛了起來。這種飛的感覺還沒有讓我爽,我就驚叫了起來。

因為這網兜有一個長柄,他被李紫扔起的時候,那個長柄剛好就甩向了炮彈兄,炮彈兄一把抓住了長柄,把我往窗外猛甩過去。

我的身體在這種忽然而又強力的轉換方向中感受著超重帶來的恐懼,眼鏡差點都被這種壓力壓破。長柄啪一聲斷了,看來連這柄都受不了這種暴力。

而我也終於被迫改變了方向,竟然往窗外飛了出去。

炮彈兄手裡拿著那根斷了的長柄,就往李紫衝過去,他竟然任由我往下掉!

操他媽的,真是要害我的命啊!

當然也不全是。

因為這個時候余帥終於沖了上來。這小子看樣子倒有點料不到我竟然會忽然被扔了出來,眼看著他的爪子就要插到我的身上,還好他的反應夠快,及時的一偏,爪子擦著我的衣服刺了過去,真是透體涼!

因為這個動作他已經失去了他的落腳點,兩個爪子都已經懸空,而且他上升的勢頭也要用盡了。再加上我是飛出來的,也帶著他偏離了牆面,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再抓住我落在牆上。

還有另外一點就是,在下面原本正在往這邊衝過來的刀疤也已經停了下來,看來他準備在地面上迎接我了。

現在真是考驗我和余帥的時候。如果他帶著我落到地面上的話,估計馬上就會被刀疤偷襲。當在也不排除他跟刀疤本身就是一夥的。

顯然並不是。因為這個時候余帥作出了一個翻身的動作,竟然一腳又把我往窗戶裡面踢回去。

靠,這一腳直接踢在了我的背上,真是痛不欲生。

我的身體再次往窗戶裡面飛回。

這時我注意到炮彈兄已經跟李紫打在了一起。這兩個傢伙一個拿著木棍的斷柄,另一個赤手空拳的。李紫的拳頭果然夠硬,竟然能直接擋住木棍。

由於我的飛回,李紫和炮彈兄顯然都有點吃驚,他們的手上頓時一慢,炮彈兄倒是快,一個轉身,看樣子又要把我踢出去。

這傢伙真的不是人!

我真的想破口大罵他。但是我罵不出來。李紫這個時候根本就來不及把我抓住或者擋住炮彈兄,因為她離我更遠一步,而且看樣子她的應變能力比不上炮彈兄。

但是忽然李紫慘叫一聲飛快地撲了上來,她的速度快得出奇,同時她的嘴裡竟然還吐出了一口血。

她竟然用上了自殘的路數嗎?為了我竟然這麼拼?

當然是不可能的。

因為在她的身後出現了另外一個臉色蒼白得像是地裡面的惡鬼一樣的傢伙,正是剛才那個被她扔下的傢伙!

那個傢伙剛才不是被放光了血嗎?所以現在看起來才像是一個殭屍一樣。殭屍兄不僅全身衣服破破爛爛看起來像是從墳墓裡面爬出來的一樣,臉上沒有絲毫血色,更加可怕的是胸口的傷口看起來像是一個恐怖的大口,還在往外冒著血。他是一個我沒有見過的人,但是看他的身材倒跟我相當接近,我正在想如果他換上我的衣服的話,從背影上倒是可以完全裝作是我的。

當然,他的臉跟我的臉不一樣。看起來我應該沒有見過他。他長著一張平凡的臉,而且現在這張臉上露出了一些裂縫,看起來倒有點像是一張面具。

難道這傢伙是一個我所認識的傢伙,現在只不過真的戴了一個面具不成?

李紫就是被這個傢伙一腳踢飛了過來。李紫快速地沖前。同時我也已經被炮彈兄一腳又往窗外踢去。李紫一把抓住了我身上的網,她再次吐了一口血,血水直接就噴到了我的臉上。

炮彈兄竟然又在她的背上被了一腳,於是我們往外飛的速度又快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