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4,很像我的殭屍兄 
小說:| 作者:| 類別:

224,很像我的殭屍兄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真的有點要崩潰的感覺了。

這一輪完全就跟上一輪不一樣。上一輪裡面那麼多打醬油的角色,到了這一輪竟然變成了絕世高手的模樣,甚至比上一輪的高手還要高出不少。而上一輪作為絕世高手的我竟然變成了一個廢柴。

像空道八、張璇、李紫、劉玉玲這幾人,空道八還好,至少在上一輪裡面他也算是一個比較強力的傢伙,至少還能跟異能者或者收割者有些對抗能力;而後面三個女人,上一輪完全就只是醬油角色而已,現在竟然變成了絕對強力的混世魔王的形態。不過還是有點不太公平啊,李紫作為一個警察,而且在上一輪剛出場的時候還有點女主角的范兒,現在雖然強力了起來,但在功夫上面比張璇和劉玉玲還是有所不如的。

讓我好奇的是,不知道女漢子會不會也會變成一個強力打手,現在想一想,應該不至於吧。張璇、劉玉玲和空道八,分別得到了司徒無功、劉天心和我的能力,李紫得到的又是誰的能力呢?

除了這三個忽然來了一個大變身的大高手之外,還有黑手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高手;還有現在這個看起來從身型上看起來很像我的殭屍兄。

我懷疑他根本就是從墳墓裡面爬出來的殭屍而已,要不然身上怎麼像那樣模樣?要不然他的血幾乎都放幹了怎麼還能發出強力一擊?

當然,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這點我一直都不表示懷疑。所以哪怕發生更詭異的事情我也不會感到太過意外的。

不管怎麼說,現在詭異的事情正在發生著。

我被炮彈兄踢了出去,而且因為李紫的作用現在還是二段踢。李紫緊緊抓著網,幾乎跟我抱成了一團。她的臉就在我的面前。我看不到窗戶裡面發生的事情。

身體在空氣中以並不算快的速度翻滾著。

在翻滾的同時我注意到地面上的那些普通人,他們都吃地看著我們。他們顯然不能理解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刀疤的位置比剛才更靠前一點,看起來他應該在剛才就往前沖了過來,現在因為我們再次被扔了出來,所以又停了下來。

余帥現在還在往下掉著,他的身體落的速度並不比我們慢,等他落到地面上之後,還能跟刀疤爭搶我們。而鍾老鬼帶著他的手下也已經沖了過來,特別是那個小巨人,在人群中那麼亮眼,他當先開道,殺氣騰騰的,好像在他的眼裡根本就沒有人能擋住他一樣。

然後我的身體繼續往上翻,先進入我眼帘的是不遠處的樓房,然後就是遠邊那在輕微的霧霾中只能模糊看一比輪廓的山,再然後就是灰色的天際。

天上倒有一些比天空顏色更深一些的灰色的雲,再然後就是那烈日了。

太陽的光線讓我的眼睛有些受不了,我不禁閉起了眼睛,我已經無心去感覺那下面的風了。

不過此時又響起了風聲,好像是什麼比較大的東西從我的身邊飛了過去,所以我睜開了眼睛,因為角度的問題,而且我的頭現在也不容易轉動,所以我看不到那東西到底是什麼。不過我看到了窗口正飛出另一個物體。

那是一個人,看模樣還是一個死人,一動不動如同一個巨大的暗器一樣飛了出來,從我的身邊帶著風聲飛了過去。

靠,這是第二個飛出來的人?

從那人的衣服上看,應該就是先前在樓頂要幹掉我的那幾人中的一個,他們竟然追了下來,不過他們顯然沒有發揮出他們想象中的作用,反而一下來就被扔了出來,而且看樣子還在極短的時間裡面就掛掉了。

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他們根本就不夠看埃

先前李紫應該只是不太想真正的下殺手而已,所以在樓頂上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掛掉;但是現在出現的殭屍兄或者炮彈兄顯然並沒有李紫的專業的警察素養,所以根本就不會在意他們的生死。

只是我搞不幹掉了那兩個可憐的傢伙。

緊接著第三個可憐人被扔了出來。我的身體再一次翻滾著臉面朝下。

最先被扔出去的那個傢伙快速地落在了遠處的人群裡面,引起了很大的轟動效應,那一處人群快速散開,引起了陣陣尖叫聲。

現在警車終於再次作出了反應,先前的那兩輛衝進了小巷子裡面的警車開到了樓下,從警車裡面快速衝出了幾個警察,一個傢伙手裡還抓著一個大聲公。

顯然他們並不是主角。

余帥終於落到了地面上,他現在金剛狼的模樣別提有多拉風了。他的手下也終於沖了過來。刀疤顯然並不想跟他以拉開了一段距離。鍾老鬼也趕了過來,他現在算是實力最強大的一方了。

所以鍾老鬼顯然有恃無恐,直接佔了最有利的地形,呈一個扇形把我和李紫的未來落地點給包圍了起來。余帥對於這樣的情況顯然有點不太滿意,對著刀疤猛地一點頭。

這兩人像是達成了某項決議,所以一齊往鍾老鬼那邊衝過去。

不過事情遠遠不可能變得簡單起來。

因為這個時候響起了一聲驚恐的慘叫聲。

我的身體還在翻滾著,現在只能用餘光注意到余帥他們。

看來我又要看次看到那灰濛濛的天空了。

這叫聲不知道是誰發出來的?

「是他1那個慘叫的人大聲說出了這句話。

「他輸了。」李紫忽然喘了一口氣說道。

「誰?」我不禁問她。

「剛才那個飛上來的。」

炮彈兄?怎麼看炮彈兄都是一個猛人。當然,再猛的也比不上那個血放幹了竟然還能偷襲李紫的傢伙。殭屍兄如果真的那麼牛的話,怎麼會被李紫打得半死而且幾乎放幹了血呢?

難道只有沒血的狀態才是他最強力的狀態嗎?

李紫再次咳出了一口血,說:「等下趕緊跑,估計他的目標就是你。」

「誰?」

「裡面的那個不死傢伙。」

不死的傢伙?

是的,殭屍兄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不死的傢伙。先不要說他的實際戰鬥力,光是這樣的不死狀態就夠讓人吃驚了。

「他到底是誰?」

「或許他就是……」

她並沒有再說下去,而是再次吐出了一口血。我們再次猛然加速,因為她再次受到了重重一擊。這一擊竟然是炮彈兄撞到了我們。那小子現在也在狂吐著血,一邊吐著血一邊他大叫著:「趕緊跑1說話的同時他的嘴裡還噴出血水來。

我實在有點對他的敬業表示欽佩。萬萬想不到剛才還牛到不行的他竟然也被殭屍兄收拾得這麼慘。

現在翻滾的我終於再次轉向了窗口那邊。

窗口出現了殭屍兄的身影,他就站在那裡,他身上的衣服看起來更加破爛,但是胸口的傷口卻好像好了很多,更加可怕的是他的臉,他的臉變得更加破碎,竟然還掉下了幾片,顯示出在那張臉下面藏著一張真正的臉。暫時我當然看不出他真正的面目到底是誰。

他的嘴角還殘留著兩條血跡,在蒼白的臉上顯得更加詭異。更加驚人的是他的眼睛卻變得通紅。

這麼詭異的一個人,可以讓任何人都感到心驚膽戰的。

我靜靜地看著他。他好像也打量著我。在感覺裡面這個過程好像很長,但事實上卻是在極短的時間裡面發生的。

再然後,他忽然往我們撲過來。他的身影在空氣中劃出了一股強烈的狂風。因為他的背後長出了一對翅膀!

靠!雖然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是這長出翅膀的見鬼的事情還是讓我吃了一驚。

以前二皮臉倒是長出來過,但那是像蝙蝠一樣的翅膀;而現在殭屍兄長出來的看起來卻像是真正的翅膀!黑色的大翅膀,展開至少有兩米長,巨大無比;而且在翅膀的內側倒很像八哥一樣,有著一個白色的圈圈。

這是真正的翅膀,有著羽毛,看起來強勁無比。

要說要揮動這翅膀,以人類的體型來講是不太可能的,在為鳥類之所以能揮動翅膀飛起來,是因為它們的肌肉非常發達,所以非常有力;但是人類從體型上來說,根本就沒有那麼發達的肌肉。

但是這一切在這一刻完全被打破了。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人類,看起來應該是一個長著黑色翅膀的天使——或者乾脆就是一個惡魔。

難道蒙蒙以前電腦裡面說的惡魔其實應該是眼前的殭屍兄才對?蒙蒙早就知道有這個傢伙的存在嗎?但是他從來沒有說起過。

只是不知道現在的羅澤知不知道這一點。

特別是他的臉,在嘴邊那一塊,已經破碎得露出了他真面目的嘴型。

不得不說,看到他,從潛意識裡面,我似乎覺得我應該認識他才對。要不然他何必把真面目藏在面具之下呢?

但是他到底是誰呢?

我這身材,要說在上一輪,身份是司徒無功;而直到這一輪我才知道,原來是以前司徒無功故意跟我對調了體型,所以真正的我的外形,其實就是現在這個戴著眼鏡以前司徒無功的造形。

難道眼前的殭屍兄其實就是司徒無功?

以司徒無功的能力來講,或許有可能。他可能根本就沒有逃離,而是受了重傷,打入了地下,被埋了起來,然後現在終於再次出土了嗎?

只是為了恢復他的能力,他不得隱藏起來?

可是他為什麼又要幹掉我呢?以前司徒無功都沒有真正的幹掉我,如果眼前的真的是司徒無功的話,應該不會這麼做吧?

「這個身體真的不行了,根本就壓制不住他了。」李紫忽然說道。

「誰?」我大吃了一驚。

這身體不行了,所以壓制不住他?這個「他」就是眼前的殭屍兄嗎?

難道這個身體除了是這一場夢的基地之外,還有一層作用,那就是壓制住殭屍兄?

那麼,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可怕而且從身材上看起來很像我的傢伙,其實就是——我的另一面?或者說,是張良的黑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