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5,真正可怕的BOSS級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225,真正可怕的BOSS級別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被這個想法嚇了一大跳。

這怎麼可能呢?難道以前張良在構建這個世界的同時,不僅創造出了我這個一事無成而且膽小怕事的傢伙,還把他自己的陰暗面也埋在了這裡?

他的陰暗面不正是鬼王嗎?

不過往深層次想一想似乎並不完全是這樣的。鬼王可以說是他的陰暗面,但也不完全是。因為從以前得到的信息來看,鬼王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大壞蛋。因為大家好像對於鬼王的評價還不錯。

而且從另一方面來講,張良跟鬼王都已經發展成為了兩個不同的個體,張良自己的身上當然也有陰暗面存在著。正如同鬼王同樣也會做好事,為了外面的世界去抵抗入侵者一樣,而且還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所以刀疤和黑手他們都沒有說過鬼王的壞話。哪怕就是司徒無功,他以前一直想得到鬼王,其實也只是想得到更加強大的力量而已,但是最終的目的呢?似乎也只是為了保護他最愛的世界而已。

再加上眼前的這個殭屍兄怎麼看都像是從墳墓裡面爬出來的。所以極有可能就是以前張良構建這個世界的時候,一方面是為了那些遊魂們一個好的歸宿,創造出我這個替身,同時也把他的陰暗面鎮壓在了這裡。

張良到底以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我不知道。如果眼前的殭屍兄真的是他的陰暗面的話,那麼就可以推測出,其實他最害怕的正是他自己而已!

他最害怕的竟然不是鬼王,也不是其他人,竟然是他自己,這麼說的話,他一方面是創造我作為替身,另一方面,可能也是為他自己死後作打算吧?他死了,就沒有能壓制住他的黑暗面了嗎?我能想象到,他的黑暗面絕對強大無比。什麼司徒無功的在他面前應該根本就不夠看。那麼他之前的實力又達到了什麼樣的程度呢?

反正我不敢去想象。

殭屍兄看起來應該是被埋葬得太久了,現在估計正是他很虛弱的時候,所以實力才沒有顯現出來吧?

但我可以想象到,他絕對會成為一個最可怕的人。因為如要他真的是張良的黑暗面的話,那麼就是說,他才是這裡真正的主人。

而我只不過是一個影子而已。

「跑1炮彈兄看起來在這個時候完全轉變了立場,竟然在空中來了一個翻身,於是就把我們踩在了身體,他的身體弓起,腳下猛地一蹬,竟然往殭屍兄迎了過去。

他也是真的拼了。剛才就表明他根本就不是殭屍兄的對手,現在還在噴著血呢。他現在就像是電影裡面將要英勇就義的英雄一樣,再次化身成為了炮彈,往殭屍兄撲了過去。

我的身體被他這麼狠狠一蹬馬上就加速往下墜去。還真是爽到家了,連翻滾都被他這一蹬給消滅了,只能臉往下狠狠地往下落去,地面飛快地往我撲過來。我的心狠狠地跳動著,這真是要命的體驗。

所以我尖叫了一聲。靠,不行,我要鎮定,不能讓別人看扁了我。所以這聲尖叫到了一半我就趕緊緊緊閉著嘴巴。

也不知道炮彈兄會不會被殭屍兄給一招滅了。

我更加想不到的是李紫這時候再雙手往我身上一按,於是她的身體往上彈起,而我的身體再次往下加速,她的腳同樣在我的身上一蹬。她竟然也往殭屍兄撲了過去。

我當然看不到他們跟殭屍兄到底打成什麼樣子。我也不想去關心這點破事情。在這個時候我只感到了無力,這沒天理的,想當年老子也曾經猛過,何時受過這樣的氣?現在不要說出不力,更連自由都沒有,全身都被這破網纏住了。

如果我還有異能的話,我肯定一把就把這破網給崩開;或者拿出匕首把它全劈成碎片。

我正感到鬱悶呢,下面的人更加鬱悶。我看著他們的表情。普通人還好,反正這一系列的事情他們都無法想象,在殭屍兄出來之前就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和想象了,所以當殭屍哥像天使或者惡魔一樣張開兩個翅膀飛著衝過來時,他們已經有點審美疲勞般的並沒有感到太過吃驚,只是像征性的驚呼了幾聲而已,更多的人都在緊張而又安靜地看著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吃驚的倒是余帥鍾老鬼刀疤他們。

他們顯然並沒有料到場面竟然變成了這樣。原本這是他們的一場搶人盛宴。只是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出乎了他們的意料:先是張璇那惡魔女人的出現,把他們打跑了;後來又有空道八和劉玉玲橫插一手;再到李紫的強力出擊;只是想不到李紫還沒有威風夠呢,現在真正的大佬級別殭屍兄出馬了。

要說殭屍兄夠強力我也是很興奮的。因為他很有可能就是張良的陰暗面,跟我一樣也是張良的一個分身吧?當然,我的地位當然比不上他。這隻能表示張良先前是多麼給力!

先前不管是在礦山上的那個瘋狂而又變態自稱是張良前妻的女人說起過張良的事情;而劉天心和黑手之流也說過鬼王的事情,再加上司徒無功之流的人說出的一些信息,證明鬼王其實是一個非常非常猛的人,哪怕是張良生前,也是猛得出奇;但是現在在我看來,其實張良很有可能比鬼王更加猛才對。

這主要是以我自己的性格來推斷的。我的性格毫無疑問就是張良的一種投影;就像上一輪的時候,我非常強力,但是通常情況下我並不會主動顯現出來,而是選擇讓別人出手,只有到了我真正危險的時候,我才會來一個爆發,然後一舉就扭轉了局面。

以這種性格來推斷,而且假如殭屍兄真的就是張良的陰暗面的話,那麼顯然,張良平常也不會顯山蔓的真正實力可能並不是平常司徒無功之流所注意到的那樣。

而且司徒無功以前也說過,張良是一個「幾乎沒有人能殺得死的人」,雖然出意外被人幹掉了,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講,他並沒有真正的死亡。

因為直到幾天前鬼王才死掉。司徒無功說過,如果張良死了,鬼王也就死了;而如果鬼王掛掉的話,作為本體的張良並不會受連累。

所以,張良一直都沒有死。如果我只是他的一個影子,那麼真正的本體是不是就是殭屍兄呢?

而蒙蒙其實並不是真正要對付司徒無功,而要對付的其實是殭屍兄?這麼想的話,他想法中的「惡魔」很有可能就是現在出現的殭屍兄。

如果這樣想的話,司徒無功的意圖就更顯得明朗了一些。或許在一開始,他想完全佔有張良的靈魂和身體;所以他進來了,不過結果讓他很意外,因為他發現了殭屍兄的存在,而且他還發現無法消滅掉殭屍兄,這個時候剛好蒙蒙進來了,所以他就轉移了目標?

要不然劉玉玲張璇她們的異能怎麼來的?只能是司徒無功搞的鬼了。估計他正是出於擔心殭屍兄冒出來,或者乾脆想滅掉殭屍兄,讓我取而代之,所以一方面要保護我,一方面又把一些異能分配給了原本根本就是打醬油的張璇劉玉玲空道八他們。

而上一輪的時候,因為蒙蒙的記憶本身就少得可憐了,所以他根本性的就錯了,他只記得有一個惡魔,就以為是司徒無功。

估計還是那老頭和守護狗看得透一點,這裡應該就是一個墳墓,埋葬在這裡的,正是殭屍兄。只不過雖然埋了下去,但他並沒有死,他現在才是真正的張良,他才是真正的本體!

耳朵兩邊傳來了呼呼的風聲。

刀疤已經準備好大刀;鍾老鬼也帶著手下一臉凝重,不再注意刀疤他們,而是凝神以待殭屍兄;余帥注意著我。

我迅速地往他們砸去。

刀疤大喝道:「余帥1

余帥二話不說,兩手中的爪子已經被他插回了腰間,身體下蹲,然後猛地跳了起來,他快速地往我衝來,接住我。我們一齊往下落去。現在終於感覺到了一絲安全感。

炮彈兄發出一聲悶哼,從我的身旁飛快地往地面砸過去,他的速度比我的快多了。

殭屍兄果然厲害!

小巨人發出一聲吼聲,往前大步邁了兩步,伸出雙臂接住了炮彈兄,他的身體在接住的同時在做著下蹲的動作,但是巨大的衝擊力依然讓他腳下的地面作出了反應,地面的水泥塊化身成為了蜘蛛網,不斷往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鍾老鬼這時候終於驚叫了一聲:「是他!不錯,肯定是他1

還是他?靠!這都什麼時候了!直接說名字就行了!當然,我已經猜到了,就看他們能不能證實一下了。

余帥穩穩地落地。我被他放在了地上。

刀疤上來就一刀往我劈來。

我差點就驚叫起來。

這小子要滅我了嗎?靠,我死了殭屍兄也不會有事啊!畢竟他才是真正的本體吧?畢竟他現在才是真正的張良吧?雖然他很有可能只是張良靈魂裡面的陰暗面而已,但是怎麼也比現在的我強吧?我很有可能只是一個投影而已。

如果我不是投影,不是一個影子,我為什麼會沒有記憶呢?肯定不是因為那麼多的收割造成的。因為眼前的這些異有者的生前的記憶差不多都已經覺醒了,他們還不是一樣跟我經歷過很多次的收割了?

之所以我沒有以前的記憶,就只有這麼一種解釋而已。

身上的網被劈了開來,我終於自由了。我有點懷疑這刀疤以前是不是做廚師的,是不是出自新東方,這小子的刀功果然非常不錯。

刀疤一把拉我起來。

余帥沉聲說道:「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惡魔,原來死的只是他那個作為凡人懦弱多情的靈魂,他的惡魔……現在出來了……而我們,是不是他的養份呢?」

鍾老鬼面色蒼白,「原來……這裡真的只是一個墳墓而已……」

刀疤咬著牙說道:「也許,只有從外部才能真正的殺死他吧?」

余帥說道:「問題是……現在誰在外面?還有,他真正的復活的話,他會變成什麼樣的人……或者惡魔?作為凡人那個靈魂已經死去了。」

「我現在終於有點理解以前他的決定了,避而不出,躲在一邊,並不跟鬼王融合,也沒有跟鬼王和魔王去迎戰外界,原來,他真正害怕的是他自己而已。看到這個惡魔,我有點相信以前魔王的話了,他很有可能真的已經超越了魔王,達到了一種全新的高度,而且連他自己都無法駕馭這種力量,所以他才選擇把這部分靈魂親手壓制,哪怕面對著死亡,他也不敢釋放出來,因為,這是才是真正的惡魔。或許,這也是以前十二生肖在他出生之前對他的詛咒造成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黑手這傢伙又來到了身邊,他手裡那塊西瓜掉到了地上他都沒有理會。

這傢伙真是無所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