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6,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收割(1
小說:| 作者:| 類別:

226,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收割(1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看來我的猜測果然沒有錯。

鍾老鬼嘆了一口氣,「原來本體和公雞他們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動靜,就是因為他。看來,他們現在也要有所行動了吧?」

作為本體當然知道殭屍兄的存在,看來本體之前根本就沒有辦法除掉殭屍兄,這才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所以左小美以前才會來保護我;公雞當然也應該知道殭屍兄的存在的,畢竟他現在是這個身體真正的威脅,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這個絕症應該已經佔領了相當一部分的身體,要不然他呆的地方也不會成為禁區,而且他還選擇跟本體休戰。

張璇空道八他們當然也應該知道殭屍兄存在的,要不然他們怎麼可能會站在公雞和本體那一方呢?

而所謂的收割呢?

現在看來,情況又有所不同了。一方面可能真的是因為大家覺醒的記憶;另一方面更加有可能的就是要定時壓制住殭屍兄吧?要不然怎麼這裡有這麼多的靈魂?這股力量肯定非常強大,所以要收割這些靈魂,才有那麼強大的壓制力。

只不過因為現在這具身體出現了問題,但是這身體又沒有真正的死亡,所以殭屍兄才在這個時候破土而出,第一次出現在了人們的面前。

蒙蒙或許真的想要復活張良,所以他一心要救我出去,讓我佔領這個身體,只要我接管了這具身體,或許可能就能一直壓制住這身體裡面的惡魔了。

只不過現在一切看起來都太遲了一點。因為惡魔真的出現了。

而且惡魔開始了他的收割模式。

我首先並沒有去注意上方的打鬥。顯然這點是不必去看的,李紫和炮彈兄只是為了救我而撲向殭屍兄而已,殭屍兄有翅膀,可以飛,而李紫和炮彈兄呢?他們兩個根本就不有這個能力,所以在空中與殭屍兄對打,絕對是有敗無勝的。

所以結果根本就不必去看。

雖然我有點擔心李紫就會這樣掛掉,但是我先是看向炮彈兄,他被小巨人接住,身體幾乎快散架了,嘴裡還在吐著血,胸膛塌下了半邊,還好是右胸,如果是左邊的話估計心臟都會停止跳動了。他左邊的胸膛不斷起伏著,看起來一時半會還死不了,那麼多的異能者,應該會有個把子像風雷那樣的醫療者吧?估計還能救回他的一條命來;而另一邊,那幾個剛才被扔下來的在樓頂上要幹掉我的傢伙,就躺在我的不遠處,他們只是幾個普通人而已,身板當然沒有炮彈兄那麼結實,在能力上連給炮彈兄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所以他們在殭屍兄的面前根本就沒有活下來的可能性。

看來他們砸下來的時候,受的衝擊力相當大,看起來整個人都變成了扁平的,但是他們身上並沒有血。

是的,他們的臉上是蒼白色的,就像是殭屍兄的臉色一樣。

他們的像是被放幹了血的乾屍。

原來殭屍兄不僅被放幹了血還能活著,更加可怕是他竟然還吸血。而且在放幹了他的血之後他的戰鬥力竟然直線上升。想一想,一開始李紫還把他放幹了血,而現在呢?李紫和炮彈兄兩個聯手都不是他的對的。

這個時候,李紫終於落了下來,她比炮彈兄好很多,在空中接連翻身,同時嘴裡還不斷噴出血來,顯得那麼妖艷。最後她重重地來了一個單膝跪地的姿式落在地上,雙手還撐在地上,看起來倒有點像是短跑比賽起跑的姿式。

她的落地點直接往下陷成了一個小坑。這衝擊力果然非常巨大。她似乎有點撐不住,再次猛地吐出一口血之後,頓時倒在了地上。

情況再次變得微妙起來。因為鍾老鬼終於鎮定了下來,他再次像楚雲飛一樣面無表情地揮了一下手,手下的那十幾個獨眼龍把我團團圍住了,只不過他們並不是面向我,而是都密切地注意著殭屍兄。

原本為了爭搶我,而現在竟然是在保護我。

看來他們終於想通了,跟公雞和本體站在了同一陣線上,那就是保護我。

余帥再次拔出了金剛爪。這估計就是他的神器了。只是現在沒有鐵柱,所以在防禦力來講應該沒有人能擋得住他,估計沒有幾個人會是殭屍兄的對手吧?

我抬頭往殭屍兄看過去,他的翅膀看起來只是在輕輕地扇動著,身體懸空著,這翅膀跟他的身材完全不合比例,因為他沒有鳥類那個爆炸性的肌肉。看似輕易的扇動,帶起的風卻連他身下好幾層牆下面掛著的長條幅都吹動了。

在這一刻,他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君臨天下的惡魔,他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雖然他並沒有以前本體出現時那麼巨大那麼誇張,但我絲毫也不懷疑現在的本體可能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要不然本體早就冒出來要滅掉他了,也不用費盡了心機把我拉過來。

我忽然又想起了那條白蛇。或許那條白蛇才是真正能對抗他的力量吧,要不然的話,上一輪白蛇怎麼從來沒有出現過呢?而這一輪,他也只是在鬼王死之前出現了,然後白蛇死了,守護狗就說鬼王也死了。

所以說鬼王也許真的是一個好鬼。當然,任何人都有善有惡的,總的來說,並不能單純地認為某個人就是好人,某個人就是壞人。

哪怕就是司徒無功,以前我一直以為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壞蛋,但是往深層次裡面想,也許他的出發點本身是好的,只是他的手段有點偏激而已。

殭屍兄懸停得很高,所以我看不大清他的臉,不知道現在他那張面具到底破碎到了哪種程度,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露出真正的面目。

當然,哪怕他真的露出跟我一樣的面目我也絲毫不會感到意外的。從一開始我就想到了這種可能性。

我會感到意外的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他的面目跟我完全不同。

現在,要對付擁有制空權的殭屍兄根本這些異能者根本就沒有辦法。他們不是本體,也不是收割者,更加不是那些外來者,所以他們並不會飛。

獨眼龍和覺醒者們都只能在地面上緊緊盯著殭屍兄,並不能主動做出什麼。

鍾老鬼大聲叫道:「這個時候他還在等什麼1

這個時候他還指望誰呢?難道是指望著本體作出對應?如果本體真的有那樣的本事的話,應該早就開始行動了吧?

如果守護狗在就好了,他至少是一個強力的打手,他在的話應該能有一番作為的。既然劉天心司徒無功他們的異能都有了新的主人,守護狗的異能又落到了誰的身上呢?

我還真的期待能忽然冒出一個有著守護狗那麼強力異能的傢伙,在這個時候發揮一把。但是並沒有出現。

這個時候殭屍兄動了。

他的身體像老鷹一樣往下俯衝,翅膀收起到了背後,從這個角度看起來翅膀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他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不斷地加速。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說過話——以他的性格估計,在剛剛網住我的時候說話的那個王八蛋並不是他,而是那個倒在牆角裡面的傢伙。

我真的很懷疑那個傢伙會不會也像殭屍兄一樣再一次站起來,然後進行一番屠殺。

我後退了一步。

刀疤倒是往前重重地邁了一步,他的腳步非常重,感覺就像是踏在了我的心臟上面一樣。他的大刀掄到了背後,手上血管都突了起來,顯示出他的力量和決心。我能想象到等下他這一刀的威力。

他凝重的神色表明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強大的敵人,哪怕是以前對付外來者的時候,他也沒有出現過這種表情。

鍾老鬼咬著牙惡狠狠地說:「準備。」

準備?他的手下早就準備好了。其中還有兩個傢伙手裡還握著機關槍,我看不出這機關槍到底是哪種型號,但從那長長的槍管還有粗圓的槍身,就可以看得出來威力肯定很大,對付普通的異能者或者收割者估計問題都不大,但是能對付得了殭屍兄嗎?

另外一些獨眼龍手裡握著各種不同的兵器。有刀和棍有錘什麼的,小巨人手裡倒是沒有兵器,他已經把炮彈兄平放到了地上,由一個獨眼龍正在治療。看來鍾老鬼剛才吃了張璇的大虧,果然有備而來,帶來了專門醫療的獨眼龍。

大家都臉色肅穆,都有著奇大的壓力。

余帥的兩個手下早就在地上準備了他們的武器,一字排開。他的手下外面的身份都是特種兵,身上的裝備當然不少,有槍有手雷等等,而且還有近戰的短刀。現在一字擺開面前,手裡端著衝鋒槍,如果這槍沒有用的話,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拿起短刀的。

余帥是最最特別的一個人,他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忽然一聲大吼,從口袋裡面以極快的速度掏出了一個小小的盒子。

這個盒子怎麼看都有點像以前跟蒙蒙一起去銀行搶的那個裝手指頭的那個。

難道他隨身都帶著一個手指頭收割者嗎?我還是有點好奇的。所以我緊緊盯著他,連上面衝下來的殭屍兄都不再去注意。

正在余帥發出這一聲大吼的時候,殭屍兄沖了下來。

他並不是直接往我衝來的,而是往一個獨眼龍俯衝而下。獨眼龍們齊聲發出了吼聲,一齊往他迎了過去。

我趕緊轉過頭去看,不過我並沒有看到殭屍兄的出手,只感到地面猛的一震,就像是忽然來了一個四級多的地震一般,我幾乎有點站立不穩,同時響起的還有巨大的轟響聲。他們已經對了一招。

像是發生了一場爆炸一般,地面上陷下去一塊,水泥塊破碎四散而飛,有兩塊幾乎就從我的頭頂飛了過去。

四周響起了驚呼聲,人群紛紛四散而逃。

「那是什麼鬼?1有人在大叫。

一個獨眼龍遠遠地飛起,一邊還吐著血,看起來受了重傷。

而殭屍兄卻再次一飛衝天,在他的手中竟然抓到了一個獨眼龍。

那個被他抓住的獨眼龍手裡一把機關槍,正在槍口倒轉著,想對著殭屍兄射擊,但一連開了五六槍卻因為角度不對,連根毛都沒有射到。

而殭屍兄已經抓住他往高處飛去,翅膀在扇動著,他的頭一低,竟然一口往獨眼龍的脖子上咬去。

我靠,他是吸血鬼嗎?

獨眼龍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慘叫聲,然後掉轉了槍頭,對著他自己的腹部,猛力扣動著扳機,強力的子彈把他的腹部打得血肉橫飛,估計有不少子彈能穿透過去擊中殭屍兄。巨大的後座力使得他在開了五六槍之後把持不住,機關槍脫離了他的手往下面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