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8,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收割(3
小說:| 作者:| 類別:

228,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收割(3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黑手幾乎是擦著余帥的身體飛過去,他並沒有直接飛進那個洞裡面,因為迎面而來的正是殭屍兄。

殭屍兄現在估計正是暴怒的時候,不僅他的翅膀沒有了原來的風度,他的臉現在變得更加破碎,額頭處掉了很大一片,顯現出下面真面目的蒼白色額頭來。

殭屍兄直接往余帥衝過去,同時右手直接往黑手抓去。我這才注意到,原來他的手現在也變了樣,竟然變得像是爪子,如果說余帥像是金剛狼的話,現在的殭屍兄從爪子看起來,倒像是金剛狼的那個死敵劍齒虎了。

殭屍兄的爪子直接刺進了黑手的胸膛裡面。場面馬上變得血腥無比。黑手猛然爆炸開來。這是他喜聞樂見的手段。爆出了一團看模樣半徑大概有血霧,完全把殭屍兄包圍了起來。

這團血霧根本就不透光,正在緩緩擴散著。

這小子看起來最厲害的就是這一招了。但是萬萬想不到這一招竟然在殭屍兄面前根本就不管用!原本還在擴散的血霧,竟然在轉眼之間就正在縮小著體積,倒有點像以前那條白蛇猛吸血霧了。很明顯,殭屍兄正需要鮮血的,也許他的內環境並不需要鮮血,但是他的腸胃需要,所以他猛吸。就像風捲殘雲一般,這團血霧快速地縮小著,先露出了殭屍兄的兩個大翅膀,再然後就是他的身體也露了出來。

黑手這小子這麼大老遠就是來送人頭的嗎?這份大禮看來果然重埃

我都有點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內奸了。

殭屍兄好像很享受這團血霧,身體竟然懸停了,現在他的大半個身體已經露了出來,血霧只集中在了他的胸前部分。

而且這最後的一部分也馬上要被他吸進去了。

余帥遠遠地飛了出去,看得出來剛才受了殭屍兄很大的衝擊力。

這個被刀疤和鍾老鬼寄予厚望的門神竟然都剛不住殭屍兄,看來應該沒有哪個是他的對手了。就是不知道張璇那惡魔女人會不會是殭屍兄的對手,或者空道八。

我還是更看好空道八一點。畢竟他得到了我的能力,能用出超出這個世界極限的速度來。光這個速度以前就認為是對付本體的法寶,現在不正是對付殭屍兄的法寶嗎?

正在這個時候,人群又發出了一聲驚叫聲。

而且驚叫的人裡面還有很多獨眼龍,倒是鍾老鬼和刀疤看起來神色並沒有多大變化,但他們的眼神依然告訴我,雖然他們早就料到了有變化,但當這個變化發生的時候,他們依然有些震驚的。

我隨著他們的目光看過去。

發生變化的正是余帥。他竟然也像殭屍兄一樣,長出了一對大翅膀,同樣那麼巨大,正在扇著風,只不過跟殭屍兄的不同的是,余帥的翅膀完全是黑色的,內側並沒有那兩個白圈圈。

我不禁怔住了。

余帥只是往眼睛裡面塞了一個什麼東西,竟然也能跟殭屍兄一樣變身?

難道他是一個外來者,不僅心裡藏著一個惡魔,而是身體裡面就住著一個惡魔不成?

我開始認真考慮起他們所說的「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惡魔」來。或許這不單單是指每個人的心面都有惡念,而是指,每個人都有可能真正的變成眼前跟殭屍兄和余帥一樣的惡魔不成?

我完全震驚了。

我現在終於看到了余帥的右眼。他的左眼還是正常的,但是他的右眼現在是一個發著綠光的眼珠子,看起來這就是剛才他塞進眼睛裡面代替眼珠的。

那個眼珠發出了詭異的綠光,我彷彿在綠光中看到了一個淡淡的黑色身影,那個身影完全是黑色的人形,手腳都長著利爪,而且背後還有一對大翅膀。那就是惡魔的原型嗎?

而殭屍兄的眼睛卻是血紅的。也不清楚這到底是為什麼。或許正是因為剛才他體內的血被放得差不多,所以才渴望著鮮血不成?

刀疤深深吸了一口氣,問道:「看出來是誰了嗎?」

鍾老鬼後退了兩步,說道:「是他?」

「是的。」

是誰?雖然我很想裝作聽不懂他們到底在說什麼,但是我知道他們在說的正是那綠光中顯現的那個非常淡的虛影。那個惡魔真的存在過?而且鍾老鬼和刀疤竟然還認得!

「誰?」我實在忍不住了,所以問他們。

鍾老鬼苦笑一聲,說道:「殺死張良的人……你還是不要知道吧,要不然你會受不了的。」

我更加怔住了。殺死張良的人,怎麼竟然幻化出一個綠色的眼珠子殺進了這個世界呢?

刀疤嘆了口氣,說道:「看來他也死了,被人收集了靈魂,想不到竟然送進了這裡面。只是,殺死他的又是誰呢?還有,到底是誰把他的眼睛帶進了這裡面?看來這下真的有希望了,他能殺張良一次,就能殺第二次1

既然第一次都被幹掉了,現在在這個世界裡面殭屍兄沒有理由被第二次幹掉吧?

不過我心裡更迷茫。看來余帥塞進眼裡的那個綠色的詭異眼珠竟然真的是一個眼珠子,而且看來是從一個死屍身上摳下來的。

這完全使我的頭腦混亂了。外面的那個世界也同這個世界一樣這麼血腥嗎?也在發生著很多普通人根本就無法理解的事情嗎?

這讓我更加相信了一點:外面的那個世界,或許也並不是真實的,而只是一個更大更加真實一些的幻境而已。

余帥的兩個大翅膀扇著風,停止了沖勢,然後不斷往殭屍兄加速衝去。空氣中響起了他的翅膀的破風聲。

殭屍兄好像也被這個變化震驚了一下,竟然停止了吸血霧的動作,而是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撲過來的余帥。我注意到殭屍兄的眼神竟然發生了變化,血紅色不斷在變淡著,竟然看起來像是要恢復成正常的眼睛一般。

而且他的臉上還露出了迷茫的神色,是在思考這個人到底是誰嗎?

「知道我是誰嗎?」余帥在撲過來的過程中,竟在還用出了分心**,大喝了一聲。

殭屍兄臉上的神色更加茫然了一些,眼睛在一瞬間變成了正常的顏色,神色在那一瞬間也變得柔和了起來。

想起來了嗎?

怎麼完全不像看到仇人的模樣?

這根本就不科學。如果想起來了的話,應該就是仇人相見份外眼紅。

我也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人幹掉了被司徒無功稱為「幾乎沒有人能殺得死的」傢伙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卻出乎了我的意料。連我都知道余帥說的那句話指的就是他眼睛前面顯現出來的那個淡淡的虛影,所以現在殭屍兄的變化也就是因為那個才產生變化的。

余帥的分心**起到了作用,他撲到了殭屍兄的身上,他倒像是在擁抱殭屍兄一樣,而且殭屍兄竟然還沒有反抗,正在這時,余帥的那隻金剛爪狠狠地刺向殭屍兄的後背。

這一爪是真夠狠的,看得我心驚肉跳的。

如果失去了翅膀,殭屍兄肯定實力大打折扣的,眼下這麼多獨眼龍,再加上余帥的手下他們,估計就可以佔上風了,而且說不準還有趕過來的強援。

看來殭屍兄要死了。

我心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我都有些不敢看了,所以別過了頭。

果然,一聲慘叫響了起來。

我趕緊轉回去去。

余帥從空中往下墜,他的身上不斷冒出血來,看起來傷得很重,只剩下半條命了。腹部一個巨大的傷口正在不斷往外面冒著血。

而殭屍兄依然還懸停在空中。

他竟然沒事,反而是余帥中了暗算。

可憐的余帥,本來想算計殭屍兄,想不到竟然被反算計了。

鍾老鬼幾乎跳了起來,「這怎麼可能?他明明認出來了1

我對他們的邏輯表示不能理解。明明認出來了是大仇人,所以就應該不會殺嗎?

難道殭屍兄的大仇人竟然是他的一個親人不成?

靠!

這個想法讓我感到悲哀。一個幾乎不可能被殺死的人,最後被一個意料不到的人幹掉了,除了是他的親人還能是誰呢?除了是他根本連想都不敢想的那個人之外,還有誰能幹得掉他呢?

那麼那個人到底是誰呢?

看起來鍾老鬼他們連那個人的名字都不想說出來,莫非是怕說出來之後會污了身邊的空氣嗎?

我有些受不了了。

不僅僅是因為余帥沒有算計到殭屍兄,更因為想不到張良竟然是被他自己的親人給幹掉了。

他有哪些親人?我不知道;殭屍兄當然知道,而且他明明認出來了。

我問身邊的鐘老鬼或者刀疤的話,他們可能也不會告訴我;要我去問殭屍兄?好像他的真正目標是我。

余由重重摔在了地上,身體掙動了幾下,竟然爬不起來。他的那個放著詭異綠光的眼睛也暗淡了下去;他的翅膀也在慢慢消失。看來他的能力加成因為身受重傷而在消退著。

鍾老鬼手下的那個醫療獨眼龍回過神來,馬上往余帥跑過去。

而殭屍兄卻嘴角帶著詭異的笑冷冷地掃視著下面的人。他的眼光掃視到了我。我跟他對視著。他的眼睛雖然並不是血紅的而是正常的顏色,但是在這一刻透露出來的信息卻讓我心底冰冷。

他果然特別注意我。

或許正是我吸引他到這裡來的。或許他只要滅掉我,然後這整個世界就是他的了。

刀疤嘆了一口氣,說:「是的,他認出來了。」

鍾老鬼大聲說:「那他為什麼……」

「認出來了又怎麼樣呢?一個連他自己都害怕的另一面,你能猜測他心中的想法嗎?」

是的,根本就猜測不到。

殭屍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剩下的血霧完全吸進了體內,然後呼出了一口氣,用沙啞的聲音說:「我將,收割;我將,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