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29,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29,爆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他要收割,他要復活。

我倒真的有點懷疑當初張良構建這個世界的出發點了。他到底是要延續著這些亡靈的人生呢?還是只是為了他死後作準備?把自己的黑暗面的靈魂分割出來,藏在了這裡,所以看似他死了,但是他的一部分靈魂實際上還存在著,只要身體能保持著最基本的機能,他就能再次復活過來吧?

反正對於司徒無功那些人來講,靈魂不滅,身體機能不完全死去,要復活過來肯定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從張良收集這麼多靈魂來看,完全就像是給殭屍兄提供養份的。當然,以他個人也根本就做不到這麼多,因為他被殺的話,身體機能當然會在很短的時間就失去;所以肯定有人在幫他。難道真的那麼巧,在他死之後,司徒無功就佔了這身體,然後又被冰住了不成?

我發現我的腦子不夠用了。我一直以為我並不是一個很笨的人的。我當然並不笨,在殭屍兄剛剛出現時,我就猜出了他的身份,這點根本就不必去故弄玄虛;還有雖然我不想承認,也不想說出來,但我也幾乎能夠肯定幹掉張良的那個人是誰了。

從以前得到的信息來看,幹掉張良的人是一個比較年輕的男人;而跟張良是親人關係的又是什麼人呢?那就是他的兒子。

鍾老鬼和刀疤並沒有說出之一點,我也沒有說出,甚至我還不想承認這一點,但是我知道,這應該就是事實。除了他的兒子之外,還有誰呢?任他會防備全天下的人,估計他也不會去防備他的兒子吧?

a市大毀滅,就是他的兒子一手主導的,這裡收集的這些靈魂,應該絕大部分都死在了他的兒子手裡吧?所以很多人非常恨他,明知道不是對手,但是在覺醒之後,還是要跟我拚命。

我就是他的投影,所以我寧願相信殭屍兄只是他想埋葬的那部分邪惡,想讓殭屍兄跟隨他的**的毀滅而消失;所以他把殭屍兄分離了出來,埋葬在了這裡;但是暗中有一股力量卻在做著推手,把司徒無功和蒙蒙等人推了進來,還把他尚有機能的身體用那詭異的玄冰封住,這一封,現在大概就已經過了一百年了吧?當然我並不清楚是不是真的過了一百年,只是以前偷襲司徒無功的那個老頭說過現在已經過了一百年了而已。

而現在,他將要收割,這個世界這麼多靈魂,能讓他的黑暗靈魂飽餐一頓,然後變得強大無比,重新掌控住這具身體,然後復活。

竟然真的能夠復活……

我感覺我的頭快要炸裂了。

「復活……他就不再是黑暗的張良了,不再是以前那個懦弱逃避的人,而是一個不知道有多瘋狂,又不知道能做出什麼事來的傢伙了,他還有情感嗎?」鍾老鬼怔怔地說。

刀疤沉聲說道:「還記得黑暗天母嗎?」

鍾老鬼幾乎要跳起來,「黑暗天母?」

「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魔王以前為什麼看得他,因為他的真正實力可能並不弱於魔王,但是事情實情況卻,可惡的十二生肖!這肯定是他們以十一個人為代價血祭詛咒的結果。」

「是啊,如果沒有那個詛咒的話,他一定會是新一代的魔王的。」

「我感覺他要是真的復活的話,破壞力比黑暗天母更大。畢竟,以前黑暗天母只是最虛弱的時候;而在這個世界裡面,有我們這麼多高等級的靈魂,哪怕就是樹妖把我們吸收,也能開出半樹的花。準備好了嗎?」

鍾老鬼嘆了一口氣,「高天,我這一把老骨頭,還準備什麼?有什麼用呢?這個世界的規則,並不是由我們做主的。」

醫療獨眼龍抱著余帥走了過來,余帥此時的身體狀況簡直慘不忍睹,腹部的傷口血肉模糊,腸子還是剛才在獨眼龍的幫助下塞回去的。不過還好他還在呼吸。

本體到現在為止竟然還沒有任何反應。難道他真的死了不成?還是被殭屍兄吸收了不成?應該不至於吧?如果殭屍兄連本體都能完全吸收掉的話,他的實力絕不僅僅是現在這個水平,而是絕對碾壓的。但是他現在並沒有表現出絕對碾壓的水平出來。余帥要不是被他反算計了,哪怕就是剛不住,至少也能拖住的。

鍾老鬼說道:「不惜任何代價,必須治好他。他是我們最大的戰鬥力1

醫療獨眼龍額頭不斷滴下汗來,直接流過了他的眼睛,並不說話,而只是點了點頭。

化身惡魔的余帥就這樣敗下陣來。我期待著有更加強力的傢伙出現。

殭屍兄終於再次出擊。他的翅膀帶起一股狂風,他像是一個巨大的老鷹一樣往我們這邊衝過來。

刀疤早就準備好了;小巨人也擋在了我的身前;而剛才那些要衝到樓上去的獨眼龍們也已經退到了一半。

刀疤大喝一聲,他兩手緊緊地握住了厚背大刀。

以前看他握刀幾乎全是單手握住的,但是他現在是雙手握住,掄到了身後,眼睛緊緊地盯著迅速衝過來的殭屍兄。

殭屍兄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兩手現在是爪子的形態,狠狠地往我們這邊衝過來。

小巨人大吼一聲,以弓字步紮下了馬,腳下的水泥路面被他踩出了很多的裂紋,像是災難大片裡面的地震引發的一樣往四面擴散而去,雖然發出的啪啪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在這一刻聽起來卻格外讓我心驚。

小巨人首當其衝,日字沖拳帶著猛烈的拳風往殭屍兄衝過去。

殭屍兄的手也握成了拳,與小巨人對上了一招。

小巨人巨大的的身體被撞得不住往後面滾去,還好剛剛我就往旁邊讓開了兩步,要不然他就撞到了我的身上了。不過後面依然還留著一些想看熱鬧的普通人,有些人還拿出了手機,看樣子還想傳到網上去風光一把。

但是他們很慘,因為被小巨人後退的身體一撞,馬上就飛了出去,飛得遠的竟然直接撞到了十幾米後面的樓房上面,身體幾乎被撞得變成了扁平,緩緩地從牆上滑落;慘叫聲又是一大片。

現在這些普通人終於要下定決心離開這個鬼地方了。這裡並不是他們能呆的地方。

而殭屍兄也受到了很大的反震力,身體不住往後翻滾,撞到了牆上,幾乎整棟大樓都震動了起來,發出了巨大的轟響聲。但是更快的,他的身體在牆面上一彈,竟然再次撲了過來,這一次,以更快的速度往我衝來。

這一次終於輪到刀疤發力了。他早已經準備好了。所以他大吼了一聲,掄刀子上!

沉重的厚背刀撕裂空氣,在發出這一刀之後,刺耳的聲音才傳了出來,而且幾乎因為沉重而又寬厚的刀背響起了在劃過空氣之後在刀背後面形成真空而響起的音爆聲。

殭屍兄的臉上一直帶著詭異的笑,在這個笑臉中,他的速度看起來飛快,但是在這個時候竟然還能改變方向!

他竟然能改變方向。

側身,看來對於刀疤這蓄勢以久的一刀他也不敢硬接,他的身體應該不會硬到連刀疤的厚背刀都砍不動的地步,而且這一刀的力量實在太過巨大了。

所以他側身。但正在這個時候,他的動作一滯。

因為他的身體爆了!

他的腹部忽然爆炸了開來,散出一團紅色的血霧!

黑手?

靠,這小子原來剛才就在潛伏著?故意讓殭屍兄吸進去,然後在他的身體裡面再爆一次?

這是非常關鍵的一爆。殭屍兄都發出了一聲慘呼聲。而他側身的動作剛剛完成一半,雖然大半身體讓開了刀疤這一刀,但是他的左翅剛好就被這一刀砍中。

厚背刀狠狠地砍在了他的左翅上,帶起了一溜血,半個翅膀直接就被切了下來。

殭屍兄變成了一個斷翅的惡魔,而且腹部還爆出了一個大洞。他的身體被厚背刀帶起的勢能再加上他原本側身的勢能接連幾個翻滾倒在了地上,再在地上一連又滾出了好幾米遠。

刀疤的刀差點都要脫手飛出去了,他重重地喘著粗氣。

鍾老鬼顯然也料不到竟然有這樣的變化。看似不可一世的殭屍兄,竟然在這一刻被一個並不看好的刀疤在黑手暗算成功的情況下切掉了半個翅膀。

所以他愣住了。倒是余帥的一個手下反應最快,他操刀子直接就撲了過去。

鍾老鬼大聲喊道:「上1

他自己也沖了過去。

我轉頭一看,地上竟然還掉著一把機關槍,所以趕緊上前一步彎腰撿了起來。

余帥的那個手下飛了出去,此時殭屍兄單膝跪在了地上,雖然打飛了余帥的手下,但是他的身上此時也插了一把短刀。

他的腹部受傷極重,血水混著其他的雜物不斷滴落下來,也不知道這些血水到底是剛才他吸的存在肚子裡面還沒來得及消化的,還是他已經轉化成為了他自己身上的血。

鍾老鬼帶著眾多獨眼龍已經一齊撲了過去。殭屍兄看起來果然不太行了,竟然被鍾老鬼一刀砍在了右邊的翅膀上面,他大叫一聲,翅膀猛地甩出,鍾老鬼飛了出去,撞到另一個獨眼龍,兩人一起落地。

另外的那些獨眼龍已經撲到了殭屍兄的身上。我一直有些懷疑,因為有一些獨眼龍一直並沒有表現出他們特有的異能來,而現在我終於又見識到了一種。

那就是一個獨眼龍的雙手竟然直接就變成了長刀,狠狠地刺入了殭屍兄的身體裡面。

這還真夠狠的!

但是他也飛了出來,而且手變成的刀還斷了,依然插在了殭屍兄的身上,這個獨眼龍的變回了原樣,只不過兩條手卻斷了,正在不斷噴出血來,同時慘呼了一聲。

「我也只能做這麼多了。」黑手那傢伙竟然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身旁。只不過他現在已經是斷手了。因為他的那隻「黑手」已經齊根斷掉,而且傷口包紮了起來,看起來剛才在殭屍兄的身體裡面爆掉的正是他的「黑手」。

看來為了對付殭屍兄,果然大家都是夠拼的。

殭屍兄大聲吼了起來,他在這個時候像是變成了瘋狗,撲在他身上的獨眼龍們不斷飛起,摔落在地上。

而殭屍兄身上也插了很多的武器,鮮血直流。

他的臉更加破碎了一些。

我端起槍,緊緊咬著牙關,扣動扳機。

機關槍發出可怕的怒吼,我幾乎能感覺到每一發子彈發出去的震動聲,彈殼彈出,強大的後座力把我狠狠地往後面推動;而子彈也飛了出去。

槍托不斷撞擊著我的身體,感覺身體幾乎都快要散架了,而且我根本就把握不住準頭,連開了三槍之後,子彈幾乎就是朝天上飛去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打中殭屍兄哪怕一槍。第四槍的時候,我終於倒了下去,身體的痛感讓我真的就想在這裡躺下,不去管那些破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