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32,幫派
小說:| 作者:| 類別:

232,幫派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羅澤微微抬頭白了他一眼,然後低頭繼續吃飯;飯至少可以吃,可以填飽肚子,所以比起張志偉來可愛實用多了。

張志偉顯然對於羅澤對他的無視感到有一絲憤怒。他的倒三角眼瞪大著有變成四角眼的趨勢。但他估計想起了剛才說過的羅澤說不準也是一個超級高手,所以他不敢亂動,只能瞪著羅澤,拉了我一把,「這個怪人,我們還是不要理會他了,每天都只會裝深沉。」

羅澤再次抬頭看了他一眼,現在羅澤的飯已經只剩下一點,一邊咀嚼著嘴裡的飯菜。

張志偉繼續瞪著他,看模樣像是在等待著羅澤發話一樣。

但羅澤依然沒有說話,在咽下了嘴裡的食物之後,再次低頭對付剩下的那一點飯菜。

張志偉對於羅澤對他的無視徹底感到憤怒了,跳了起來,「你這個王八蛋……」

正這時,後面有人在說:「不會就是這小子吧?」

然後另一個人說:「看體型倒真的有點像。特別是你看他身上的那身衣服。」

張志偉趕緊轉移了目標,看來他暫時還不敢對羅澤怎麼樣,所以他馬上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對著身後的人大聲說:「指指點點幹什麼?」

「又沒指點你,你著什麼急。」一個傢伙說了一聲,而其他幾個卻後退了一步。他們一齊瞪大著眼睛看著我。

他們是在說我嗎?

一個傢伙手裡舉著一個手機,亮了出來,「看起來真的很像埃」

另一個說:「靠,不會真的是這個傢伙吧?」

張志偉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了,他看著那手機上的圖片,然後轉頭看著我,問道:「老大?真的這麼誇張?你他媽的還真的跟他們打在了一起?從樓上跳下來?」

我表示沉默,而羅澤這個時候卻好像對這個話題根本就不感興趣,他站了起來,端著餐盤往收集處走去。

持來這小子果然心機深沉。到現在竟然看起來好像對其他的事情都毫無興趣一般。要說市區發生的情肯定引起了很大的轟動,他當然不可能不知道的。只是他為什麼一言不發呢?

我的目光被羅澤吸引過去。等羅澤走出十步之後,我才猛的回過神來,原來現在已經吸引了十幾個人的注意力。他們圍著我們指指點點的。

這主要是靠剛才張志偉那句話引起來的效果。他要是不說那句話的話,肯定不會引起這麼多注意的。

其中有兩個女學生看起來還有點害怕的模樣。

「同學,你是不是剛從地獄里回來啊?」一個女學生問道,一邊問她還後退了一步。

看起來我很可怕。

我都懶得理他們,這時羅澤已經把餐盤放到了收集處的桌子上,他往食堂外面走去。相比於其他人,我當然更在意羅澤。所以我趕緊跑了幾步,推開了兩個人追了上去。

那些學生根本就不敢擋我的路。估計現在的我在他們眼中也如同殭屍兄那麼可怕吧?

一跑出食堂門口,就聽到有人說今天死了很多人,還出了一些奇怪的人。那些奇怪的人當然就是跟殭屍兄大戰的人,當然也包括我。

羅澤忽然站住了。

他看向了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一個很老土的中年人手裡正提著一個蛇皮袋往他走過去,看他的神情還是比較落寞的。

我當然記起了這個中年人是誰。

看著他們兩個的身影我忽然有點不知所措。現在他們兩個的關係是怎麼樣的呢?

我不禁慢慢走過去。羅澤主動問道:「爸,你怎麼來了?」

中年人來到了他的身前,把蛇皮袋放在了腳邊,搓著手說:「來這裡看看,你第一次出遠門,要注意一點。」

「沒事的,只是來這裡上學而已。」

「還有就是,學校里說會給你助學金,不知道發了沒有,你也知道,你媽的病現在很重了……」

「我了解的,錢我已經用匯票寄回去了。」

中年人哦了一聲,忽然注意到了我,「你同學?你好,我是羅澤的父親,這裡……」他提起了蛇皮袋,看樣子想打開,說,「……有些我們那裡的特產,拿去吃。」

羅澤皺了皺眉頭,接過了蛇皮袋,轉頭看了我一眼,並沒有說我的什麼壞話,掂了掂那袋子,把它交給了我,「幫我帶回去,我陪我爸說會兒話,在這校園裡面走走。」

對於他們兩個人的關係這麼親密我當然有些意外。但想一想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眼前的事情表明,至少在現在這個羅澤的記憶裡面,眼前的這個很老土的男人真的就是他的父親,而且他的母親也真的生了重玻在前一輪的時候,他們的關係完全是不同的。

所以說,前一輪的蒙蒙根本就不是眼前的這個羅澤?!

而以前蒙蒙說過的他殺一個非殺不可的人,那麼真的就是要幹掉眼前的這個羅澤?

蒙蒙還真是夠狠的!

如果我是他的話,我會這麼做嗎?幹掉了這個世界本身的羅澤,那麼蒙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現;如果我是他的話,我會這麼狠心幹掉另一個自己嗎?我想不會的,也許我會躲在暗處,靜靜地等待著時機。

蒙蒙在我看來越來越像一個謎了。我現在也有點不能理解他了。

我接過了羅澤遞過來的蛇皮袋。

中年人對著我說道:「同學,以後多關照一下我家羅澤。」

我點點頭,然後轉身就走。

只是眼前的這個中年男人,他肯定是從外面來的,只是,他還能回家嗎?或許根本就回不了吧?也不知道現在到底能不能通往其他的城市。

我提著蛇皮袋往宿舍樓走去。現在已經是傍晚,天空看起來快要下雨了。校園裡面現在人還是比較多的。有一些同學行色匆匆,身上背著背包,看起來倒像是逃難的。

還有幾個同學圍成一團,好像正在商量著什麼大事。

也有在打電話的,打著打著就哭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而我的身前,卻忽然堵上來了幾個學生,正是剛才在食堂裡面的幾個人。

他們中的那個塊頭最大的咬著牙站在我的身前,看起來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

「幹什麼?」我想繞過他們,但是他們的腳步一移依然擋在我的面前,所以我不得不發問。

雖然他們看起來很想揍我一頓,不過他們並沒有這麼做,而是隨後趕來的一個女同學大聲問:「能不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能有什麼事呢?」

「你到底是不是那個從樓頂落下的傢伙?」

這時候連張志偉也跑了過來,他跑到我的身邊,看起來是挺我的,他瞪著眼前的這些傢伙,說道:「別難為張良,你們要是有精力有精神的話,不如趕緊逃命去1

他們都一怔。

張志偉大聲說道:「看什麼看?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世界末日就要到了?這是再明顯不過的事情1

那個大塊頭說道:「可笑,世界末日?你當我傻子不成?」

張志偉冷笑著說:「傻子?現在我可沒這個心情。問題是,你能做什麼?你還看不出來這個世界根本就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樣嗎?」

一個學生說道:「市區發生的事倒是真的,剛才我朋友打電話來說了,真的發生了那些事。」

另一個說:「而且真的死了很多人。」

大塊頭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只是瞪著我,忽然衝上前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聳了聳肩,拍掉他的手,「能有怎麼回事?正如他所說,世界末日要來了,大家趕緊逃命去吧。」

說完之後我就不理會他們,繼續往前走去,前面依然堵著人,不過我推了他一把,他不得不讓開。

「世界末日?真有這麼可笑的事情嗎?」大塊頭依然不敢相信。

他們愛信不信。我現在可沒有精力跟他們解釋什麼。

「可是,你到底是什麼人?」那個女學生問道。

我是什麼人?我不想解釋什麼。

張志偉忽然大聲說:「雖然是世界末日,但我們依然有機會活下去的,難道大家還不知道張良就是關鍵嗎?嘿嘿,大家要想活下去的話,現在倒可以加入我們的幫派,到時候我們會罩著你們的。畢竟張良的能力,大家也看到了。」

大塊頭說道:「被人網住嗎?」

張志偉大聲說:「錯!你沒有注意到,那麼多能飛能變身的傢伙都出現了?試問,你們有機會跟他們平起平坐嗎?你能走進他們的世界嗎?不能,因為你沒有這個能力!但是張良有,他跟那些人都是平起平坐的,只要加入我們的幫派,我們就會罩著你們。」

他這句話引起了很多的人注意。

我也停下了腳步。

這小子還真的不是一般人啊,現在竟然開始拉人了。幫派?狗屁的幫派啊!難道老子還真的有做老大的命不成?

張志偉大聲說道:「絕世高手的風範大家都見識過了。當然,你們可以認為張良並沒有什麼實力,但事實卻是,他至少地位是相當高的,我想大家不會懷疑這一點。更加重要的是,我們的幫派,幫主是張良,副幫主是我;除了我們兩位之外,我還有四大護法,都是真正的絕頂高手,跟在市區那裡參加了打鬥的絲毫不遜色!加入本幫,在末世里,就多一份生存的希望1

這小子真的不是人。

什麼幫?現在邊個名稱都沒有呢。

現在又有幾個傢伙堵到了我的面前,「什麼幫呢?」

我趕緊說道:「具體的事情張志偉負責,找他就行了。」

張志偉大聲說:「我們的幫派就叫做良人幫,現在正在吸收幫眾。」

我不禁翻了一個小白眼。

現在看起來正是逃跑的好時機,我提著蛇皮袋趕緊腳底抹油,轉頭看向張志偉那邊,卻圍著越來越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