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33,夢遊
小說:| 作者:| 類別:

233,夢遊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回到宿舍之後我就緊緊關起了門,雖然有很多人試圖敲開我的門,不過我吼了一聲,誰再敢來亂敲小心老子滅了你全家。所以他們都不敢再亂來。

真是奇怪現在二皮臉竟然沒有主動來找我。雖然我很想去看看他現在在忙些什麼,只不過思考一下也想不到有什麼跟他說的話,所以只是呆在寢室裡面。

窗外的校園越來越顯得熱鬧。現在雖然並不是正式的收割日,因為在收割日是不會有黑夜的,但是現在也有些人開始了瘋狂。

這當然並不是最後的瘋狂,因為在正式的收割日的時候,將會更加瘋狂。

最熱點的事情就是在市區發生的超級大戰。人心惶惶的。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從窗外那些傢伙傳來的喊聲看來,果然已經出不去了!

現在連城外的電話都打不通,現在已經完全跟外面斷了聯繫,正如收割日的情況一樣。

看來我的頭腦果然還是比較清醒的,連這一層都想到了。只是我並沒有什麼辦法。現在的我還是處於被動的。只是什麼時候我才能主動出擊呢?

既然晚飯都吃過了,而且我也打算今天就這麼過去,所以對於其他的事情我是不想多理的。

再加上身體也累了,一想到殭屍兄就感到心底發涼。那傢伙也不知道會不會再次冒出來。如果他真的想置我於死地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殺過來學校裡面?還是現在他身受重傷,暫時不會出現?

問題是,如果他真的殺到了學校裡面,公雞他們肯定會出手吧?還有張璇、空道八劉玉玲之類的人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迷糊中就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直到響起了踹門聲,是羅澤回來了。

「你爸呢?」

「回去了。」

「現在還能回去嗎?」

他聳了聳肩,「為什麼不能?」

我倒真的有點吃驚了,「不是有人說,現在外面全城封禁了,出不了城嗎?」

「有這樣的事嗎?不清楚。」

現在晚上九點多了。反正他老爸是死是活也不關我的事,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再加上又累又困,這才發現原來我還沒有洗澡,一身的汗臭。但現在也懶得洗了。爬上了床,又睡了下去。

他倒是心情靜如止水,又在那裡玩電腦,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一樣。

要怎麼樣才能讓他相信我呢?這個羅澤並不是以前那個。但他們實質上應該是一樣的吧?或者共通的?

頭大埃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忽然就聽到耳邊好像傳來了風聲。

這是什麼鬼?

而且好像還有人在小聲地說著什麼話。

我微微地睜開眼,看不太清眼前到底是什麼鬼。只看到一個人形在窗**進來的月光中練刀法。

靠!

羅澤這傢伙果然在夢遊了?

我猛地坐了起來,但是因為剛剛醒過來,所以身體還很不協調,差一點就摔到床下去了。我趕緊扶住了床沿,這才穩住了身形。

他說的好像是:「幹掉那個賤人1

果然是說一句話就劈出一刀。

床因為我扶住所以吱地響了一聲。

這一個聲響好像驚動到了他。他的眼睛在黑夜裡面似乎都在發著光,停下了手中的刀法,轉頭盯著我。

看來並沒有驚醒他,而是把我當成了夢遊裡面的人物而已。他手裡握著的是一把武士刀,我也不知道他平時到底藏在哪裡。現在看起來,那果然是蒙蒙以前的那把刀。只是現在他的身材也一如白天一樣,那麼瘦弱,再加上他的腿還不方便。

我一動不敢動。

這小子不會過來砍我一刀吧?

他舉著刀來到了我的床前,一對幾乎在發著光的眼睛盯著我,看得我心中發毛。

「羅澤……這個……」

「你跑哪裡去了?」他忽然問。他的聲音很平靜,但是我卻吃了一驚。

我跑哪裡去了?靠,這是什麼話?

「我……」我想跟他說我一直都在這裡睡覺,還能跑哪裡去?

他的刀就在我的面前,我能感覺到刀上散發出來的寒意。現在是幾點鐘了?看模樣應該是凌晨了吧?

他到底想幹什麼呢?

「別說話,小心吵醒其他人。」

我轉頭看看寢室里,除了我們兩個之外,還有個鬼啊!

這小子不會真的看得見鬼吧?

我緊緊咬著牙,並不說話,因為我害怕他真的會給我來一刀。

「趕緊的,下來,我們展開行動1

一邊說著他一邊把刀插回了鞘裡面,然後放在了我的桌子上,接著就轉身去他的衣櫃裡面拿東西,竟然提出了那個蛇皮袋。

蛇皮袋裡面不是什麼「特產」嗎?難道我們先要補充一下能量,再去所謂的「展開行動」?

而且到底是什麼行動呢?

他拿著蛇皮袋又走回了我的前面,他的腳步真的夠怪,一步一拖的,話說,這樣的身板,還能展開什麼見鬼的行動呢?

但至少有一個好消息,那就是現在的他看起來真的就是蒙蒙——雖然身材上跟上一輪沒得比。

我不禁好奇地問:「什麼行動?」

他正在打開蛇皮袋,頭也沒抬,冷冷地說:「當然是幹掉那個賤人。」

那個賤人?張璇嗎?不會吧?羅澤這小子真的跟張璇有那麼大的仇?

但是忽然我就怔住了。因為我想起了張璇的能力。她不正是得到了司徒無功的能力嗎?難道羅澤對司徒無功的仇恨就順理成章地轉移到了張璇的身上?

想一想這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在白天的時候,羅澤看起來對張璇還有著深深的愛意埃

真是矛盾的一件事情。

好吧,不管怎麼說,現在這個羅澤看起來順眼多了。

我緩緩爬下床。

這時他從蛇皮袋裡面拿出了兩套黑色的夜行衣。靠,不會吧?這就是他老爸送過來的特產?這怎麼可能嘛!

扔給我一套,他自己的那套隨手放在了地上,「趕緊的,換好衣服,我們去幹掉那個賤人。」

我手裡拿著黑色的夜行衣,一時倒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跟他去瘋狂一把。不過我問了他一個問題:「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抬頭像看白痴一樣看著我,「難道你是別人變的不成?你不就是張良嗎?怎麼了?難道我們兩兄弟出馬你都不願意了?」

我感動得幾乎快要哭起來了。這小子看起來並不是在夢遊,而是恢復了他真正的自我埃

我怔怔地看著他。

他又從蛇皮袋裡面拿出了一把手槍,拔出彈夾檢查了一下,重新插上,交到了我的手上,「小聲點,這次我們一定要幹掉那個賤人。」

看來他跟張璇果然有很大的仇。

「問題是你知道她住在哪裡嗎?」

「我有預感,她就離我們不遠,放心,我們能找到她的。」

我對他有點無語了。只是不知道之前的夜晚他有沒有外出過呢?還是他根本就在等這個蛇皮袋?

我把手槍插在了皮帶上。

看來今天晚上又要瘋狂一把了。只是不知道這小子會不會要我跳下去呢?

他再從袋子裡面拿出了兩顆手雷,一顆交給了我,他自己留下一顆,說道:「小心點。」

我點點頭,不禁問他:「你的腿怎麼回事?」

他怔了一下,然後說道:「被打斷了。」

靠,打斷了?

「誰打斷了你的腿?」

他沉默了一下,吸了一口氣,然後說:「我爸。」

我幾乎跳了起來,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呢?

「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名義上的父親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據說是有一次夢遊嚇到他了,就一棍打了過來,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他再從蛇皮袋裡面拿出了一捆繩子,放在地上,伸手進去摸了一把,就把蛇皮袋扔在了一邊。

靠,所以謂的特產,就是這些武器不成?難道那個中年人也是一個狠角色不成?上一輪的時候也只不過現了一次身,而且跟蒙蒙的關係相當不好;但是這一次現身竟然還送來了武器裝備。

我不得不感嘆一聲真是世事難料。

「喂,腿腳不方便,所以我們用繩子下去,趕緊換好衣服,我們去幹掉那個賤人1

我點點頭。

我站了起來,正換著衣服,抬頭看他一眼,月光中他也正在換著衣服。

只是忽然他就全身顫抖了一下,抬頭猛然瞪向我,接著一個箭步竄了過來,搶過了剛才被他放在我的桌子上的刀子,刷一聲抽了出來,冷冷地問:「你到底是誰?」

我不由得一怔,「張良啊,還能是誰?」

他冷笑著說:「張良?張良怎麼可能會記得我?你是司徒的另一個分身?」

他竟然用刀子對準我!而且懷疑我是司徒。這怎麼可能?

「說話!你到底是誰?1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我當然是張良,還能是誰?你不記得了嗎?上一輪你已經死了。」

他也怔住了:「我死了?不可能,每一次都是你死的,怎麼可能是我死了?如果你真的活過了一輪的話,那上一輪是怎麼結束的?」

「難道每一輪都只能以我的死亡來結束嗎?是你把我救了回來,你替我去死的。」

他顯然有點相信我的話,手上的刀微微放鬆了一點,不過眼睛依然瞪著我,「這怎麼可能呢?不過看起來你果然是阿良。那別廢話了,既然你有上一輪的記憶,現在就更好辦了,我們正好齊心協力,幹掉那個賤人1

「我能不能問問,那個賤人到底是誰?」

「還能是誰?張璇。」

果然是張璇。可是為什麼她是「賤人」呢?話說從她的表現來看,真的很賤,拉著我就主動往我身上貼,真的有點受不了,而且還那麼厲害。

「別廢話了,趕緊的。先幹掉她,然後我們再幹掉其他人。」

還有其他人?

我真的震驚了。

不過我還是挺激動的,雖然他只是在夢遊的時候短暫地回歸一下,但至少現在眼前的這個人真的就是蒙蒙——除了他,還有誰會這麼瘋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