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35,夜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235,夜探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先爬上去放下繩子,然後你再上來。」他說著就要行動。

我趕緊一把扯住他,「你不覺得現在這情況太過詭異了一點嗎?」

他愣了一下,「怎麼詭異了?」

他腦子有問題嗎?這麼明顯的問題都看不出來?

「難道你就不覺得這可能只是一個陷阱?」

「怕個毛,我們兩人一起出馬,還怕什麼陷阱?再說了?反正不管怎麼說,先幹掉那個賤人再說。」

是的,他的腦子果然有問題。只是現在真的要衝上去嗎?衝上去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估計我們被幹掉的可能性還是不存在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被羞辱埃

那才真正的要命呢。

面對著這個腦子秀逗了的蒙蒙,我真的無力再發表什麼言論了。

他往前走去,快整抱住牆外的柱子往上爬去。他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

爬到了三樓,輕輕地推窗戶,可是看起來他推不動。

他在上面說:「推不動,裡面定住了。」

「……」還說我沒用呢,現在這小子又有什麼用?連個窗戶都開不了!

他一手扒在窗沿上,另一手從背後抽出了長刀,從窗縫裡面捅了進去,響起了一聲幾乎聽不清的響聲之後,他收起了刀,然後推開了窗戶。

那把長刀果然還是那麼牛逼。

他翻身進去,過了一會兒,扔下了繩子。這一次繩子竟然延伸到了地上,也不知道他綁在了哪裡。反正不管了,既然他要求我跟他一起沖,那麼我就跟他一起沖了。

我攀著繩子爬了上去,這才發現原來這小子自己抓著繩子站在窗前,難道繩子看起來長了不少。

我翻身進了寢室裡面。這裡面比較安靜,能聽到這裡睡著的人微微的呼吸聲。

「三個。」他小聲地說。

這裡面只有三個人?

標準的寢室是四個人住的,這裡只有三個人,那麼少的那個是不是就是張璇呢?

原來他還沒來得及查看這裡。

當然不可能開燈,所以在黑暗中我只能隱約看到有三鋪床上躺著人。有一個是個大胖子,腹部正在一起一伏著。

「哪個是?」我小聲地問他。

「那個明顯不是。」他指了指那個大胖子,然後去查看第一個。

他的手裡拿著刀,很明顯如果看到了張璇,他就會毫不猶豫地一刀子捅過去。

不過第一個並不是。所以他只能去查看最後一個了。

我有一種預感,張璇並不在這裡。

果然,他再次搖了搖頭,輕罵了一聲:「他媽的,她不在這裡。」

「那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先回去。」

這樣就回去了?那不是白跑了一趟了?真的跟不上他的思維。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果然說走就走,打量了一下,然後把繩子綁在了掃把上,掃把橫在了窗口,他正要抓著繩子下去,正這時,那個胖子模樣的人一個翻身,竟然從床上摔了下來。

他這一摔發出了一聲悶響。

這不是夠高的,當然摔醒了過來,只不過他好像皮厚肉厚的,並沒有當場摔死,而是叫了一聲跳了起來。

我們兩個都吃了一驚。那傢伙在黑夜中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巨人一般,高大而強裝的陰影站在我們面前。

「藹—」那傢伙叫了一聲。

這倒不像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雖然比較輕柔,全聽起來像是一個男人。

難道是個變態不成?

只不過現在明顯被發現了。

蒙蒙這傢伙竟然也不打人滅口,而是說了一聲:「風緊,扯呼。」

還扯呼,扯呼個毛線。那個身材高大的傢伙已經撲了過來,「有賊1

這叫了一聲之後,馬上就把其他兩個驚醒了過來,她們連連尖叫,就好像我們正在進行著非禮一樣。

蒙蒙這小子一把抓起了繩子,就跳了出去。別看他腿腳不方便,但是逃跑起來是沒有二話的。

繩子帶著掃把卡在了窗口,這樣就頂住了他的重量。我也想逃,只不過這個時候那個身材高大的傢伙已經一步邁了過來,伸手就往我抓來。

我一步後退,伸手就要去拔槍,但那傢伙的速度非常快,竟然直接就衝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把我提了起來,「小賊,竟然摸進……靠,是你?」

我也不禁一怔,這個時候月光正照在她的臉上,這小子不是風雷又是誰?我就說嘛,除了這傢伙,哪裡還有這麼身材威猛的人?

我不禁放下了心。但那兩個女人尖叫聲實在讓我受不了,一直在鬼叫著。風雷轉頭對她們惡狠狠地說:「別叫了1

那兩個女人這才停了下來。風雷放下我,我一時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她們都盯著我。

風雷這傢伙不是說他變成了男人嗎?怎麼現在竟然住在這裡?而且看起來還很有可能跟張璇住在一起。這怎麼可能呢?白天的時候他還要砍了張璇的。

所以看起來張璇根本就不可能住在這裡的。

「張璇呢?」我不禁問他。

「我怎麼知道,你們來這裡幹什麼?」

「找張璇。」

「放屁啊,她怎麼可能跟我住一起?」

暈了。看來這果然是張璇開的一個玩笑。說不准她現在正在暗地裡偷笑呢,看來那個發著夜光的字也是她貼上去的。

真是對那傢伙無語了。她到底要做什麼?玩玩我,玩玩蒙蒙?

蒙蒙那傢伙也完全變了,發生了現在這個事情馬上就自己跑了路。這倒好,留下我一個人在這裡。

一個女學生開了燈。這燈光很刺眼,適應了兩秒我才看清她們。長得倒是還算一般,並不會難看,特別是現在她們穿著睡衣,看起來特別誘人。

她們瞪大著眼睛看著我,一個說:「咦,這個不是在市區跳樓的傢伙嗎?」

另一個說:「就是,原來是飛賊,要不然怎麼能爬到我們寢室來?」

好吧,我是做賊來的。

還不是被蒙蒙那傢伙拖下水的?

外面還傳來了一聲口哨聲,我扒到窗口,只見蒙蒙正對我打著手勢,要我趕緊溜。問題是現在我怎麼溜得掉?都被他們看光了!

「看看這一身專業的打扮。你叫什麼名字?」大胸姐問道。

老子叫什麼名字關你們什麼事?

風雷轉頭瞪了她們一眼,「好了,別吵了。」他走過去,一個手刀斬在一人脖子上,那女人就倒了下去。

大胸姐正要叫喊,風雷早已一個邁步過去,同樣一個手刀斬過去。她翻了一個白眼也倒在了床上。

風雷這才轉頭看著我,「你們到底來這裡幹什麼?看看你,還帶著武器。」

我聳了聳肩,「還能幹什麼?刺殺張璇嘍。」

「你們倒是厲害,還想去刺殺她?那女人不簡單,還是儘早打消掉這個主意比較好,要不然到時候我可不想為你收屍。」

「哪有這麼嚴重。」我小聲地說了這一句。看著他這全身的肌肉,剛才還以為他很胖,不過現在看起來完全就是壯實而已。現在的他跟上一輪的風雷幾乎沒有什麼區別了。

真是變態到家了啊!他這異能,估計也沒有其他人會了。

我一時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只能聳了聳肩,「那我走了。」

「快點滾,大半夜的不睡覺,盡在這裡搗什麼亂。」

聽起來很有道理。我順著繩子溜了下去,我剛到地面,繩子就從上面扔了下來,然後燈也關了,看起來風雷也不想多事,關燈睡覺才是正事。

我一邊收著繩子,一邊轉頭叫蒙蒙:「喂……」

可是沒有人應聲。轉頭四看才發現周圍哪裡有人?蒙蒙那傢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溜掉了。

靠,這小子也太不是人了。

我收起了繩子,扛在了肩膀上,這個時候我應該回去睡覺才是正事。貓著腰快速走了幾步,這才走起了正常的路。

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人。倒是看到在路邊的草坪上面一隻貓正睜著一對綠色的眼珠子瞪著我。這眼珠子讓我想起了余帥,他的那個眼珠子不正像這個模樣嗎?

不過顯然正在它身邊的一隻大老鼠更能引起它的注意力,所以它又把頭轉向了大老鼠,前腳還輕輕碰了一下老鼠尾巴。

老鼠轉頭瞪了它一眼,然後自顧自地捧著什麼東西在吃著。

貓似乎被老鼠嚇了一跳,後退了一步,不過依然保持著相當的興趣。

我不禁想起了以前陪著張志偉他們去偷書的時候,不正是見過一隻貓和一隻老鼠嗎?只是現在已經完全物是人非了。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會死掉多少人呢,更不要說老鼠和貓了。

我正低頭往前走,那隻貓忽然喵一聲慘叫,猛地跳了開來,看起來那隻老鼠比較恐怖一般。

那隻老鼠倒也引起了我的注意。難道是一隻異能鼠嗎?要不然怎麼可能把一隻貓嚇得半死的?

所以我拔出了手槍,看著那邊的那隻大老鼠。那隻大老鼠倒是相當的嚇人,因為它並不比那隻貓小多少。

它的兩隻前爪正捧著什麼東西在吃著,這個時候它好像抬頭看了我一眼,我顯然並不比它手中的食物更有趣,所以它再次低頭啃著。

那隻貓現在只在它的外圍打著轉,忽然跳了起來,往老鼠的尾巴撲過去。

老鼠依然對那隻貓愛理不理,尾巴一甩,那隻貓馬上又叫了一聲,被抽得倒飛了三四步的距離。

我心裡暗暗吃驚。

這果然不是一隻普通的老鼠。

這隻老鼠當然也不會去真的要了貓的命,它好像吃飽了,馬上就鑽入了草叢裡面,響起了一陣沙沙的聲音,然後就不見了。

我暗暗吃著驚,不過也沒有什麼辦法。

管他呢,反正詭異的事情隨時都會發生的。我還是回去睡覺的好。說不準蒙蒙那傢伙現在正在寢室裡面睡得很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