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36,室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236,室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回到宿舍下,蒙蒙那臭小子竟然真的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在窗下輕輕叫了幾嗓子,根本就沒有人應聲。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回去。

而我又爬不上去,現在大門還緊緊地關著,我也進不去。只能蹲在外面等著天亮開了門,再溜進去。

如果我行動夠快的話,還是能比較好混進去的,畢竟大家都比較懶,而且也沒有課,所以沒有理由起那麼早的。

我蹲在下面放自行車的架空層裡面。這裡面自行車現在倒並不多,更加沒有以前蒙蒙那麼多電動車。世界果然變了,以前那個蒙蒙再也不會回來了。

就在這裡等著天亮,空氣中的濕氣讓我感到有些涼意,不過困意更加襲來,靠著柱子竟然睡了過去。

「喂,你跑哪去了?現在正是好時機,準備好了嗎?」

我忽然被人拍醒了過來,睜著一大把眼屎的眼睛看過去,朦朧中看到正是蒙蒙。

這小子依然那副裝束,看起來根本就沒有換過。

我忽然來了精神,「你他媽的跑哪去了?」

「我?我能去哪?準備好了嗎?」

「準備什麼?準備回去嗎?」

「當然不是,我是問你準備好了跟我去干一件大事了嗎?」

「什麼大事?」

他一把拉我起來,嘿嘿笑了一聲,「當然是去幹掉一個賤人。」

我怔住了。他這是怎麼了?腦子真的有問題嗎?現在天還黑著,也不知道是不是黎明前的最黑暗的時候。最讓我感到不舒服的就是蒙蒙的現在的表現。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夠吃驚。嘿嘿,我們這可是大事,阿良,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有一些超能力?」他說得一本正經。

我搖了搖頭,「不相信。」

「不相信?等下你跟緊我,我就能讓你見識到真正的超能力,當然,不要太過驚訝哦。」

看來這小子真的腦子有問題了,要不然怎麼會這麼說呢?就在剛剛我們都已經去過女宿舍那邊了,他消失了一下下,現在忽然再次出現,好像已經完全不記得剛才發生的事情了。

「不驚訝。」我附和他。

「那還等什麼?我們馬上出發。」

出發你個大頭鬼啊!現在我精神都不好,怎麼出發?真想罵他一頓,不過忽然我覺得倒也蠻好玩的,於是就問他:「你哪位?」

他作勢要摸摸我的額頭,不過被我閃開了,他摸不到,「可憐的張良,想不到你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了。我當然就是蒙蒙。不過不要緊,我會讓你記起一切的。」

我倒真的好奇了,「你怎麼讓我記起一切呢?」

「很簡單,跟我去殺人1

倒是說得殺氣騰騰的,不過這又有什麼用呢?我搖了搖頭,「殺人我不在行的。」

「我在行啊,哼,你要是不來,以後就不是兄弟了1說得還好嚴重似的。

我看著他,這時應該是比較黑的,但我依然能看得比較清,他臉上的神色好像有點悲憤狀。

我別過頭不去看他,我還是有點好奇他到底要拿我怎麼做。

「喂,你可要想好,跟著我一起去,只要幹掉了那個賤人,然後你就可以得到她的超能力了,這麼好的事,你怎麼不去呢?」

「幹掉誰?」

「張璇。」

「問題是我也不認識她埃」

他怔住了,「不對啊,怎麼你也不認識她呢?好奇的感覺。看來你果然失憶了。不過不要緊,我是會讓你記起來的。」

一邊說著,他竟然一把扯住我大步往外走去。

我靠啊,這不是霸王硬上弓嗎?

我感覺他已經瘋掉了。他就那麼恨張璇不成?

不過他忽然說道:「我們還得先準備一下,你等一下,我回去一趟。」

說著他放開了我,竟然要往上爬去。

我趕緊叫住他:「等等,繩子,你爬上去之後,再放下繩子,我上去還有東西要拿。」

「什麼東西?我幫你拿。」

「不必,我自己拿就行。」

「還說你不想去呢,你看你連繩子都準備好了。」他對著我笑了笑,拿了繩子,爬了上去,過了一會兒,繩子垂到了我的面前,我趕緊試著拉了一下,比較牢靠,看來已經綁住了,所以馬上手腳並用拉著繩子往上爬去。

還跟他去刺殺張璇個鬼啊!我還是趕緊回寢室睡覺更要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翻進了窗里,他已經開了燈,看著我問道:「要拿什麼?趕緊的。」

這繩子是栓在拖把上面,扔下了手裡的繩子,往床上爬去,「睡覺了,別鬧。」

「靠,還是不是兄弟?竟然騙我?」

「要去你自己去吧,我現在夠累了,再說了,我也只不過是個拖後腿的而已。」

他嘆息一聲,「好吧,我把她抓到這裡來,到時候讓你補刀。」

「行。」

他果然一個翻身翻出了窗戶,窗帘不住晃動著,他的身影消失。

這小子神出鬼沒的,雖然腦子不清醒,但看樣子身手依然不算差。

我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才凌晨四點多,看來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現在果然是天亮前最黑暗的時候。

我關了燈,在黑暗中脫了夜行衣,躺在床上,靜靜地數著自己的心跳。

正當我數著數著就要迷糊的時候,窗口傳來了輕輕地響動聲,我輕輕咬牙微微抬頭看過去,一個黑影翻了進來。

這傢伙是誰?

看攝像蒙蒙。

那傢伙爬到了他的床上,躺倒,然後就靜悄悄的,好像他已經睡著了。

我倒真的好奇了。這是蒙蒙嗎?他出去了一趟,然後就回來睡覺了?

忽然,那傢伙翻身起來,滾下了床,竟然又練起了刀法,一刀一刀劈著,嘴巴裡面一邊說著:「幹掉那個賤人1

果然是他。

真是奇怪到了極點。這傢伙好像就只有這麼一個執念一樣,就是一遍一遍地練刀法,一遍一遍地罵「幹掉那個賤人」,而且還會跑出去,問題是跑出去之後馬上就又會回來,然後再次躺下,過一會兒再次練刀。

我絲毫不懷疑,剛才他之所以在風雷的樓下不見了就是回來繼續睡覺的。

我怔怔地看著他練刀法,忽然他好像注意到了我,黑暗中他的眼睛隱隱在發著光。

「喂,你跑哪裡去了?一直都在找你呢。」他邁步走到我床前輕聲問。

「還哪去?不一直在睡覺?」

「還睡個毛啊?趕緊的,陪我去做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好吧,我就陪他說會兒話。

「幹掉那個賤人1

「哪個賤人啊?」

「還能是誰,當然是張璇,我們兩人一起出馬,一定能幹掉他的,是吧?」

還是吧?狗屁的是啊,還不是跑到風雷那裡,然後再打一個醬油回來?

有個鳥用埃

我倒在床上,「我不想動。」

「有什麼不想動的?超能力,你見識過沒有?」

「沒有。」

「想不想見識一下?想的話就趕緊起來。」

「不想。」

他好像怔住了,過了一會兒才說:「想不到你連一點好奇心都沒有了。超能力都不想見識了?算了,那我自己一個人去。」

「好吧,快去快回,現在天都快亮了。」

「放心,我等下把那個賤人抓回來,你要保證你會一刀幹掉她。」

「好吧,我會一刀幹掉她。」

「那我去了。」

他果然再次出發。而我去無力地躺在床上。

他看起來已經沒救了。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或許等到白天,他夢醒了,變回了正常的羅澤,我可以問出點什麼來?

果然過了不久,他再次像個鬼一樣地回來,換了衣服,躺到床上。這個時候天都快亮了,他終於不會再折騰了吧?

我也要睡會兒了。

時間在迷糊中倒是過得很快,一大早的就有人在敲門。張志偉在外面叫:「張良,張良。」

羅澤的聲音響了起來:「叫你,叫他別在這裡吵吵,吵得人心煩。」

這傢伙竟然起得這麼早。他正擠了牙膏一步一拖地往衛生間走去。

「你昨晚去哪了?」我不禁問他。

「睡覺,還能幹什麼?」

外面的張志偉又在叫:「張良,張良。」

「好啦,聽到了,什麼事?」我問張志偉。

「開門哪,開門再說。」

這一驚一乍的算是什麼事。

我下了床,檢查一下身上,還好不是穿著的夜行衣,現在只是光著膀子而已。

開了門,張志偉就在門口,看樣子還想再敲門,舉著手差點就敲到了我的頭上。

我打著呵欠看著他,「什麼事?」

「這個……昨天晚上他有沒有夢遊?很可怕的那種,見識到了沒有?」他小聲地問。

我一怔,「沒有見識到什麼。」

他顯然有點失望,「難道真的是我眼花了不成?好吧,現在我們說正經事。我們的良人幫算是正式成立了,幫眾也有二十多個了呢,我們準備大力發展幫眾,你有沒有想說的?」

我的臉抽了抽,這小子不要臉,我還想要哪。什麼狗屁良人幫啊,真是個不要臉的稱呼。

不過看著他熱情高漲的模樣,似乎對於這件事情看起來他還打算當成事業來做。好吧,讓他去做吧。

「我沒有什麼想說的。」

「身為幫主,怎麼會沒有什麼想說的呢?我們打算哪天召開一次全幫大會,怎麼樣?」

「你們自己去召開吧,我比較忙。」

「忙什麼?」

「忙什麼?當然是很多事情要忙了。你不知道現在有很多高手?我忙著把他們拉入幫,行了吧?」

「靠,還是你有辦法,竟然能拉高手入幫,還是這件事情重要,那你先去忙,我也會告訴小弟們不打擾你。那些小弟,現在對你可是崇拜得可以,我真是服了。」

我也算是服了。

這小子偷偷塞過來千把塊錢。

「這是幹嗎?」

「收的入會費,你一半我一半,怎麼樣,夠兄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