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37,並無此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237,並無此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才懶得去管張志偉要怎麼搞這個所謂的「良人幫」呢。現在最困擾我的當然是羅澤的狀態。

我現在還有點沒有睡醒過來,精神不太好。有關於他的事情有很多詭異的地方,比如說他並不需要參加軍訓,但他早早地就來到了學校裡面,而且一直呆著不走,平常都在做著什麼呢?第二點就是昨天晚上的夢遊,這小子一個晚上就夢遊了好幾次,現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全部忘記了。

所以我問他:「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他正洗了臉出來,一步一拖,「怎麼了?我夢遊了不成?」

我聳聳肩,「你自己說呢?」

「那我有沒有手裡拿著一把西瓜刀,摸著你的頭說這個瓜熟了?」

我都想打他一頓了,這算是什麼話?還把我的頭比成西瓜?有這麼帥的西瓜嗎?

還有就是不知道風雷那裡有沒有也很煩躁,畢竟光昨天晚上羅澤就可能去了好幾趟他那邊。

「那你一直都在做什麼?」我更加好奇地問他。

他卻答非所問:「我看你才夢遊去了,要不然怎麼這麼沒有精神?」

果然沒天理了,這小子看起來精神飽滿,而我卻沒什麼精神。任誰大晚上的被折騰了那麼久也沒有什麼精神好不好?問題是他怎麼那麼有精神呢?

更加奇怪的是他從衣櫃裡面拿出了一個蛇皮袋,裡面看起來裝著不少東西。

我趕緊爬下床,「你幹嗎?門都還開著,你就要拿出裡面的東西嗎?」

他怔了一下,「神精吧你?這是我爸送過來的東西,怎麼了?」

我趕緊關上門,他正在解著蛇皮袋。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一點,看來他真的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而我更加奇怪,昨天晚上明明他就已經打開過這個袋子,而且還把裡面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

我記得我身上的手槍和夜行衣就是從裡面拿出來的。

只是我現在身上並沒有手槍;檢查一下床上,連夜行衣都沒有。

他全都收起來了?

我有些緊張地盯著他的動作,要是他從裡面拿出了手雷手槍什麼的,不知道他會有什麼表情呢?或許那就是一個轉機了,我就可以跟他說,我是重生的,他是我的兄弟,他是從外面的世界來的,目的是為了拯救我。只不過以前他並沒在成功,反而掛了,所以他現在也算是重生的,只不過記憶全都沒有了。

他拿出了一個紅色的塑料袋子,裡面看起來裝著一個圓滾滾的東西,似乎還在滴著油。

真是吃的不成?

他的刀子呢?他的手槍呢?他的手雷呢?跑哪裡去了?

把那個東西放在了桌上,他抬頭看了我一眼,「吃不吃?」

真是吃的?

「這麼好心?給我吃?」

「反正我一個人也吃不了,放久了會壞的。」他一包一包往外拿著東西,看起來都是吃的。東西很多,也很亂,看起來真的只是特產小吃而已,甚至他還拿出了一個保溫瓶,一打開,裡面竟然飄出了一股雞湯的味道。

不對勁啊,這怎麼可能呢?昨天晚上明明見到他從這個袋子裡面拿出了武器的,難道是我眼花了不成?

他順手把蛇皮袋放在了一邊,就如同昨天晚上他的動作一樣。好奇之下我不免走過去查看袋子裡面是不是還有東西,真的沒有了。

而他卻開始喝雞湯。

我趁他不注意,猛地拉開了他的衣櫃,裡面只放著一個小背包,和幾件衣服,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東西。那個小背包明顯放不進他的那把大長刀。

「你幹嗎?」他著急地一把拉住我,然後關起了衣櫃的門。

我卻怔怔說不出話來。

鎖上了衣櫃之後,「你這人真的有點變態的嫌疑,念在同一間寢室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

「你……昨天晚上真的沒有出去過?」

「我能去哪?」

「也沒有做夢?」

「我能做什麼夢?」

「你平常也不想幹掉那個賤人?」

他差點噴出了一口雞湯,「什麼賤人?」

「張璇,還有哪個賤人?」

他翻了一個白眼,「我跟她是老同學,幹掉她做什麼?」

「可你說她是一個惡魔。」

「那又怎樣?」

寢室就這麼點大,他的那些武器裝備根本就沒地方藏。而且以前他還是跟張志偉他們住在一起的,他要是真要有什麼秘密的話,應該早就被張志偉他們發現了。也就只有張志偉說過他會夢遊的。

現在的問題是,昨天晚上夢遊的到底是他還是我呢?現在這種情況下,怎麼看都好像只是我在夢遊而已。

難道他真的一直都在這裡睡覺不成?而我卻夢遊了出去,幻想著蒙蒙帶我出去?

要不然怎麼解釋地下會有手托住我呢?可能根本就不是什麼夢遊,只不過是我的一個夢境而已。

我拿過自從發下來就沒有用過的飯盒,洗了一遍,往裡面倒了大半的雞湯,看他一眼,然後喝了一口。

這真是雞湯,口感真的很不錯。

但我並沒有什麼好心情。這玩意兒現在喝在嘴裡倒像是毒藥一樣。看他的模樣倒真的很享受。

「你家裡怎麼樣?」

「能怎麼樣?」

「你媽病得很重?」

「要你管?」

「至少你還有老媽老爸,不是嗎?」

「你沒有嗎?」

「早死了。」

這會兒他看我的眼神才溫和了一點,點點頭,「好吃吧?」

我點頭表示還不錯,一時也找不到什麼話,但是心面一直疑神疑鬼昨天晚上是不是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夢這種玩意兒說不準。以大背景來說,現在這整個世界不正是一個夢嗎?只是在這個大背景下,怎麼我還會做夢呢?因為好像記得以前都不會做夢的。

我忽然驚呆了,因為好像真的從來不會做夢的;哪怕就是和夏小心一起看電影的時候以為那只是一個夢,但真實情況呢?那並不是夢。

意思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並不是一個夢?意思就是他真的夢遊變成了真正的蒙蒙,帶著我去了風雷那裡?

但我又不確定起來。

「今天放假休息一天,我要出去,你呢?」他忽然問。

放假休息一天?我有點聽不懂。因為軍訓剛剛結束,今天也是星期六,根本就不用上課的。

我搖了搖頭,「不了,精神不好,繼續睡覺吧。」

他點點頭,「都是家鄉特產,吃不吃隨你,不過不要動我的電腦。」

我點頭表示沒有問題。他的電腦裡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

我忽然想了起來,「昨天市區發生了一些古怪事,你不擔心?」

「有什麼好擔心的?又不是沒見過。」

我這才吃驚了,「你見過?」

他嘆了一口氣,「知道為什麼我稱張璇是惡魔嗎?」

原來是這個原因。他早就見識過張璇的手段了?他這明顯是說明了情況的,所以我也不必去反問他。他倒是自顧自地去洗了飯盒,然後就開門走了出去。我一個人倒也清閑,關起門來吃著他的特產小吃。

但內心面實在放不下,他到底有什麼秘密呢?還有昨天晚上那些事情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所以我插上了門。他不會是把那些武器放在了其他兩個衣櫃裡面吧?

我順手一一開了那兩個衣櫃,裡面空無一物。而我自己的衣櫃裡面也只有我自己的東西而已。我沒有找到他的武器,也沒有找到夜行衣,更加沒有那條長繩子。

我有些沮喪,看來昨天晚上鬧了那麼大的動靜,竟然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

一個從來不做夢的人竟然開始做夢了,而且還做了一個相當意料之外的夢,這不免讓我感到吃驚。張志偉那小子被人嘲笑開始做夢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事情。空道八以前也一直跟他們住在一起,問題是空道八怎麼什麼話都沒有說呢?

當然,要確定到底是不是夢,最好的辦法就是去向風雷確定一下,如果他真的住在那裡,而且也確實昨天晚上見到了我們,那麼……

正這時手機就響了起來。

「我要走了。」

「嗯,誰?」我不禁一怔。這明顯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但是很輕柔。我問了這一聲之後才回過味來,竟然就是風雷。

「算了……」他看樣子就要掛掉。

「哦,你要去哪裡?我聽出來了。」

「不知道啊,去找小心吧,總是放心不下她。」

看樣子夏小心倒成了他的心魔了,一直都記掛著。而我倒成了一個無良少年,根本就不在意夏小心的離去。

「那個……昨天晚上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有什麼奇怪的事情?走了。」

這小子,剛說完這一句就掛掉了。我都還來不及說明情況呢!難道真的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嗎?這真的難住我了。當然,他也不必在這個節骨眼上騙我的。他要走就走吧。我回撥他的號碼,不過傳來忙音,看樣子他在給別人打電話。估計他只是受不了他的身份而已,看不了別人的眼光。

我一點也不奇怪這一點。

好吧,大家都各自散了吧,最好留下我孤孤單單一個人,睡死在這裡。

洗了飯盒,無聊地躺在床上,靜靜地等待著天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