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39,當然要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239,當然要去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可惜沒有人幫我解答,只能一味的胡亂猜測而已。但是這種胡亂猜測可能跟事實真相本身就相差十萬八千里。

不要有兩個這樣的我,哪怕現在的羅澤,估計也有兩個吧?要不然怎麼這個傢伙是從衣櫃裡面爬出來的?

「換衣服走。」他一邊說著打開他的衣櫃,從裡面拿出了夜行衣,和一把手槍。

這不正是昨天晚上用過的嗎?

從他伸手進去隨手就拿出來,明顯裡面並沒有什麼暗格之類的,要不然他就要半個身體鑽進去了。那麼是不是說,白天的時候,我看到的只是一種表面現象,而現在,展現在我面前的才是真實的?

我感到好不可思議。他再拿出了繩子。我咬咬牙,換就換吧,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陪他玩玩而已。

換好了衣服,他先跳了下去,然後在下面小聲地說:「跳下來,我接著你。」

靠,又來這招?

我不禁暗想,既然我有了異能了,我能不能自我發揮一下?更讓人驚訝的是,我們好像是身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一般,這兩個世界重疊在一起,平常看不出有任何分別。而到了晚上,另一個世界的蒙蒙就冒了出來,同時也勾出了另一個我。

我站在窗口,正在考慮著要不要一跳而下,而一抬頭間,卻注意到天上的月亮似乎有點不同,在為在那月亮上面好像有一個人影。

而過了兩秒鐘之後,我才看清,原來並不是在月亮上,而是一個人一直在上空盤旋著,他揮動著翅膀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大鳥。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殭屍兄看來真的要跟我耗上了。他竟然在這大晚上的在上空盤旋,看來要是拿下我了。

我只是一張白紙而已,他要拿下了我,就在這白紙上印上了他的字跡,從此他就算真正的能掌握這具身體了?可是連我自己都掌握不了埃

「快點。」

「哦。」

既然他飛得那麼高,我也不必費心去理會,他不敢下來當然有不敢下來的原因。

我跳了下去。

風吹得有點急。我忽然想,如果我真的只是一個靈魂,是不是也可以飛呢?

但事實並沒有發生意外,我依然在往下面落去。這一次他接住了我,他的手臂還是比較有力的。不過因為他的下盤不穩,所以被下落的我帶著往地上滾去。

我滾倒在草坪上面,他跳了起來:「真重,真不知道你吃什麼1

我一時也不好發表什麼,只能呼出一口氣爬了起來。他卻不肯浪費時間,一揮手說一聲走,大步往前走去。

這一次他竟然並不是帶著我去風雷住的那棟大樓了,而是轉身往架空城裡面的那些單車走過去。我不由得一怔。這小子要幹什麼?現在可沒有電動車,難道這些單車都是他的不成?

顯然不是。他打量著那些單車,然後挑中了一輛比較好看的,用刀子砍斷了鎖,說:「你騎這輛。」

還偷?這也太掉價了吧?

「我們到底去哪裡?」

「去幹掉那個賤人1

「問題是她離我們並不遠,走路過去就行了。」

「她現在在外面,所以我們騎車過去。」

「喂,問題是我們騎著單車去當殺手,是不是太掉價了一點?」

「要那麼威風乾什麼?再說了,誰殺誰都還說不準呢。」

「……」

我真是無語了。既然要去殺人,總要拿出一點底氣來嘛,說好是去殺人的,怎麼現在聽這口氣倒像是羊入虎口送去給人殺埃

他自己也挑了一輛,他騎著在前面,我蹬踏著跟在後面。校門竟然還開著,無聊的門衛在裡面玩著手機。我有點擔心我們就這麼衝過去他會攔下我們,但這種事情並沒有發生,我們的碘么叮叮亂響地出了校門,那門衛都沒有抬頭一下。

我不禁有點好奇。所以就停了下來。

「喂,你幹什麼?」

我不理他,返身走到了門衛室裡面,那個門衛竟然一動不動的,好像看得很入神。

我叫了他一聲:「喂,你怎麼當門衛的?」

那人沒有任何動靜。這麼詭異的氣氛下,他好像是一個死人。

我不由得怔住了。

這種場景好像見識過。問題是現在怎麼可能重現這種詭異的場面呢?

我試著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他依然一動不動的。

現在連空氣幾乎都不是流動的。轉頭看看那牆上掛著的鐘,竟然也一動不動,顯示的時間正是十二點。

再聽聽現在周圍,竟然真的沒有什麼聲音響,全世界都太過安靜了。

「走了。」蒙蒙又在外面叫了一聲。

走?好吧,走吧。看來我現在是真正的超脫了這個世界了,竟然連時間都靜止了下來。上一輪的時候,只能感受那超出尋常的速度,其他人的速度在我面前都變得緩慢無比;而這一次,更加不正常,竟然連時間都靜止了下來。

只是為什麼昨天晚上風雷他們卻能清醒過來?如果昨天晚上只是做夢的話,那麼現在不也正是在做夢嗎?

我返身騎上了單車,蒙蒙依然騎行著往前領路,我努力跟上他,一時又不知道說什麼。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這種情況完全不入他的法眼,他根本就不會在意的。

在他看來這完全就是正常的。

路上的情形更加證實了我的猜測,時間果然停止了。因為剛出校門,我們就遇到了一輛車,它就在路中央,身後還有冒出的尾氣在空中不散,裡面的人也睜著帶著眼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視著前方。但是沒有用,因為他已經被靜止了。

這麼一個新奇的另類世界,讓我再次大開了眼界。這一次的體驗完全不同上一輪。上一輪我只是速度超出了這個世界而已;而現在卻完全像整個兒超脫了出來。輕觸了一下樹葉,樹葉還會輕輕地搖晃,而且剛才拍了那個門衛的肩膀,他也沒有其他的動靜。

我並不擔心他會不會魂飛魄散或者變成一坨肉泥。因為看起來這並不會發生的。

所以我不禁大聲問前面的蒙蒙:「這是哪?」

「剛出校門1

他明顯答非所問。我想問的是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為什麼我現在會成為另一種形態。難道我還能學以前那幾個能用靈魂出竅的傢伙那樣去佔據別人身體不成?不過又完全不同,因為我真的能觸碰到別人,證明現在我真的是一個個體。

一路上遇到不好幾輛車,跟前面那一輛一樣,都是靜止的。現在連風都沒有。

但是忽然一聲貓叫傳來,幾乎把我嚇得半死。只見前面一跳黑影跳起,竟然落到了他的後座上面。在一個完全靜止的世界裡面,竟然有一條活動如常的貓,而且還跳到了蒙蒙的單車後座上面,這不免讓我感到吃驚,手勁差點鬆了,車頭左擺右擺了好幾下,好不容易這才重新掌控了。

那隻該死的貓!到底是什麼鬼?

更讓我驚訝的是,我的單車的前面的那個籃子里竟然還響起了吱吱的兩聲,像是老鼠在叫喚一般。

一低頭我才發現,原來那裡正有一隻體型碩大的老鼠窩著,這時候好像也抬頭看我一般。

我這下真的把持不住車頭了,單車一偏,撞到了路旁的樹上,我也摔倒在地,而那隻大老鼠卻是輕巧地一跳,蹲在地上靜靜地看著我。

「又怎麼了?」蒙蒙聞聲調頭騎了回來,居高臨下地問。

「靠,你自己不會看?哪裡來的大老鼠1

「理得那麼多幹什麼?正事要緊。」

「還正事!你看這老鼠多大?一直惡狠狠地盯著我!會不會想吃了我?最不濟說不準也想咬我一口吧?」

他怔了怔,「不會吧?老鼠不正是你的朋友嗎?」

「納尼?」

「我記得的,你不是說過老鼠是你的朋友嗎?一想起你那十一個朋友我就感到頭大,既然是你的朋友,我也就不想再多說了。」

老鼠?靠,不會吧?這老鼠就是那老鼠不成?

問題是十二生肖裡面也沒有貓啊,那頭個頭並不大這老鼠大的貓又是怎麼回事?

「那貓呢?你的單車上的貓又是怎麼回事?」

「喵。」這倒是那隻貓叫了一聲。

我倒真的懷疑這一貓一鼠也是有變化的獨眼龍了。要不然怎麼昨天晚上遇到了,現在又遇到了?而且還跑到了我們的單車上面。

老鼠又吱吱叫了兩聲。這時我注意到這老鼠抬頭看著天上。

蒙蒙也終於抬頭看天了,他罵了一聲:「真是陰魂不散1

我抬頭看過去,只見慘白色的夜空上面,一個巨大的黑影正在我們頭頂不斷盤旋著。

肯定就是殭屍兄。蒙蒙以前也遇到過他嗎?

我不禁好奇地問他:「你認識他不成?」

「陰魂不散的傢伙,以前他躲著我,想不到現在我要了。這下倒好,我們怎麼辦?」

「那還去不去幹掉那個賤人?」

「當然要去,要不然我們白出來一趟不成?趕緊的,我們走。」

竟然不去理會上空盤旋著的巨大惡魔嗎?現在我們已經離開了學校,他會不會忽然衝下來收割了我們的性命呢?

不管了,蒙蒙都不怕,我還怕什麼。

不過我對於眼下的大老鼠還是心有害怕,不過看它的模樣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抬頭靜靜地看著天空。我扶起了單車,它竟然爬著輪子又跳到了籃子裡面。

真無語了。

看來這老鼠和貓竟然還是我的守護神不成?

想一想倒也有可能性的。如果殭屍兄真是張良的陰暗面,而如果張良真的是一個好人的話,他一定會留有一點有用的東西吧?說不準這老鼠和貓就是他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