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41,開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241,開會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小子還真的是一個大人物埃只是看他的模樣怎麼也不像是一個當局長的料。

蒙蒙再一腳踢過去,「都快要餓死了,還局長個屁。」說完也不跟劫財色廢話,往道路旁邊走過去,轉頭看著四周。

我趕緊跟上去。劫財色這傢伙雖然是個老相識,不過也僅僅只是老相識而已,對他我並沒有多大的感觸——除了他說他快餓死了。表哥那個傢伙估計早就死掉了,還個屁的錢啊!

這四周有什麼好看的呢?除了那些靜止的人,還有一個劫財色一個陳孤雁的活人之外,就只有頭頂上一個盤旋著的殭屍兄了。

而正這個時候,頭頂的風聲猛烈起來,這風吹得我頭皮發炸,旁邊一道黑影撲來,把我往地上一撲,堅硬的地摔上去可真疼,而且還滾了幾滾。正這時才響起了轟一聲響,竟然是殭屍兄把地面都抓出了一個坑,一擊不中,他再次衝天飛起。

我心裡暗驚,這還真不是事,殭屍兄竟然膽子大了,敢直接撲下來了。只是救我的這個倒也是熟人,竟然是鐵柱。

這小子這麼久沒見,竟然真的出現了。依然記得以前他被司徒無功連環十八腳給踢死。我也曾經想過是不是還能見到他,而且也想過他是不是就是現在的本體。

現在我又見到了他,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但他卻冷著臉。

我還沒有認真看他的臉,這個時候蒙蒙就已經一腳踢了過來。還好鐵柱這小子的身手果然了得,雙手在地上一撐,竟然給他閃了開去,落地之後笑了笑。

這時喵一聲叫,那隻小貓跳了過來,趴在地上一對發光的眼睛盯著上空,老鼠也趴在它的身邊抬頭看著天。看來他們果然是我的守護神,雖然剛才他們並沒有建功,但現在有他們在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

我也抬頭往天上看去,殭屍兄依然在天上盤旋著。

蒙蒙罵了一聲:「白眼狼1

鐵柱聳聳肩,說道:「這次是真要死了。」

「死你媽的1蒙蒙看起來真的非常恨他。

如果鐵柱真的就是現在的本體的話,當然有理由全如果鐵柱並不是本體呢?不過現在看來,大概錯不了。

我有點好奇這鐵柱到底是什麼身份,怎麼就能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人在死了之後還能搭上司徒無功,更加重要的是後來竟然還做了本體。

這小子顯然不簡單。

鐵柱再次聳了聳肩。我終於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其實也沒什麼好拍的,因為這路上並沒有什麼灰塵。

這個靜止的世界好像顯得比較乾淨。

蒙蒙罵道:「還以為你轉性了,現在想一想,一直都是一個陰險的傢伙1

鐵柱再次聳聳肩,「真的要死了。」

「死吧死吧,反正死了乾淨。」蒙蒙看樣子還要拔刀。

「怎麼,現在就要殺我嗎?」

「殺得了當然殺,現在這種情況,我殺得了你?頭頂上還有一個怪物在等著,你說,他是先幹掉你還是先幹掉張良?」

鐵柱嘆了一口氣,「誰知道呢?如果他能幹得掉張良的話,肯定是先幹掉張良了;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估計他要先幹掉我吧。」

「還好你有自知之明。老久不露面,怎麼現在敢冒頭了?莫非是你叫她來這裡的?開什麼會?」

鐵柱說道:「是啊,正開會呢,忽然感到有異樣,就出來看看,結果就看到你們。」

開會?開個鳥的會啊!這些人竟然也學那些獨眼龍,也開始開會討論了不成?到底討論什麼呢?是討論幹掉我呢,還是討論幹掉殭屍兄?

「在哪裡?」

鐵柱指了一個亮著燈的窗。而那個窗裡面正顯示著一個人影,看那身形是一個女人,而且看起來應該就是張璇。

蒙蒙惡狠狠地盯著那個窗子,二話不說就往那裡衝過去。

鐵柱倒是好脾氣,嘆了口氣,緩慢地往那裡走去。我跟上他的腳步,一時也找不到話來說。如果這小子真的就是本體的話,那可就慘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一刀捅了我。但現在看情況他對我並沒有惡意。

劫財色那傢伙都滾了起來,跟在我的身後,一個勁地問:「那小子是死了還是活著?還錢啊!他媽的,我一定是做夢了,現在竟然都不怎麼餓了。」

我沒好氣地對他說:「看來你真的快餓暈了。」

「可不是,餓了兩天了。」

「你的本事呢?」

「還本事個屁!看我的手?手都斷啦1

「你的手斷了嗎?」

他舉著右手,根本就完好無損嘛。

他怔了一下,說:「這只是個夢,當然是完好無損的,但實際上我的手真的斷了,不說了,還是讓我在夢裡死了就行。」

這傢伙也算沒志氣到家了,狗嘴裡就吐不出象牙來,一直都在尋著死。在他看來這完全只是一個夢。但是在我看來呢?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夢,因為這整個世界本身就是一場無所衣的夢而已。如果現在真是一場夢的話,其實也只是一重夢境裡面的另一重而已,根本就沒有必要大驚小怪的。一個一個已經死了的人都復活了,這裡看起來好像完全沒有盡頭,一輪又一輪收割,一輪又一輪的復活。看起來沒有絲毫意義。

但又說不出的詭異,詭異的不僅是人,還有事情。

還沒有上樓,就聽到了異常的響動,蒙蒙應該跟張璇正在大打出手,我們剛走到那個房間的門口的時候,蒙蒙就吐血飛了出來,撞到了劫財色的身上,兩個人一起滾了出去。劫財色一邊滾一邊大叫著。

張璇手裡提著一把斬馬刀,臉色一片陰沉出現在門口。

她現在這個模樣倒真的很可怕,我當然怔怔地看著她,也不必擔心她會不會一刀砍了我。至於劫財色就不清楚了,如果她不開心的話,估計真的會一刀砍過去吧。

蒙蒙翻身起來,手裡的刀緊緊握著,隨口呸出了一口血,說道:「點子硬,阿良,看來我們這次真的弄不死她。」

張璇狠狠瞪了他一眼,轉身走了進去。

鐵柱那小子背上依然背著龜殼一樣的盾牌,「這個我也沒辦法了。」

看樣子誰也沒辦法才對。反正打又打不過,能有什麼辦法呢?我只好奇這屋子裡面到底還有誰呢?探頭進去,果不其然,空道八和劉玉玲坐在那裡。空道八看到我還是有一點吃驚的。

不過他應該剛才就看到了我才對。

劫財色在那裡叫著痛爬了起來,「這是什麼事嘛1

因為我是他的熟人,所以他趕緊跑到了我的身後,拉著我問:「一言不合就開打?還耍刀弄槍的?這也太誇張了吧?」

蒙蒙當先走了進去。

這房裡只有幾張沙發和一張床而已,小茶几上連杯茶都沒有。空道八和劉玉玲相伴坐在一張沙發上面,張璇坐在一個單人沙發上。蒙蒙顯然要離張璇遠一點,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倒是鐵柱就站在茶几旁,轉頭看看眾人。

我走過去坐到了蒙蒙的旁邊。劫財色有些害怕,不過他還是緊緊跟著我走了進去。

這裡幾人都一齊沉默著,看起來完全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誰知道等下蒙蒙會不會再次偷襲張璇呢?

張璇的斬馬刀橫在了膝蓋上面,冷眼用餘光看著蒙蒙,忽然卻笑了,「你倒轉性了,還真的帶他過來殺我。」

蒙蒙哼了一聲。

劫財色小聲地問我:「這是不是做夢?」

「誰知道。」我白了他一眼。

是啊,誰又知道呢?我自己現在都一頭霧水。連我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麼見鬼的狀態都還不明白呢。試想一下,兩個我;說不準還有兩個羅澤;但是眼前的這些人呢?好像卻僅僅只有一個而已。

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呢?兩個羅澤還好說,一個可以說是外界來的真正的羅澤,也就是現在我身旁的這一位,還有一位就是這個世界虛構出來的;而兩個我呢?難道我也一樣,有一個是從外界殺進來的,另一個只是虛構出來的一具空殼而已?

而眼前的這些人呢?他們肯定不是虛構的吧?要不然怎麼那麼多人不能動,他們卻完全沒有絲毫異樣呢?

我忽然怔住了。所謂的靜止了,也許只是那個虛構出來的世界靜止了而已,而我們這些有真正的靈魂,卻在這裡商量著大事。

眼前的這些人,肯定都是真實存在過的,他們的靈魂是真正的被張良吸收進來或者像蒙蒙這樣從外界來的,所以他們是真正的靈魂。只是除了我們這裡之外,其他地方肯定也有跟我們現在類似的傢伙正在商量著怎麼做吧?

鐵柱笑著說:「這下倒是分明了,是不是有人有沒有用一眼就看得出來。」說完之後他還嘿嘿笑了兩聲。

張璇冷冷地說:「那是不是就可以開啟了?」

鐵柱苦笑一聲:「就是不知道夠不夠埃也沒有誰會天生做個惡人吧?問題是,準備好了嗎?」

空道八轉頭看了一眼窗外,正這時,窗戶響起了嘩啦一聲,一個巨大的黑影沖了進來。

張璇二話不說跳了起來,斬馬刀如同一道閃電一樣劃了過去。

殭屍兄的身體在空中詭異地一擰,竟然在空中轉身飛快,讓過了那一刀,往地上滾過來。

那隻小貓喵一聲叫,撲了過去。空道八也大喝一聲,跳起來往殭屍兄撲去。

殭屍兄與空道八交換了一招,兩人都往後退去。殭屍兄再次退出了窗戶之外,在外面扇著風。而空道八卻臉色潮紅在地上扎著馬步重重喘著氣。看來殭屍兄也並不是無敵的,要對付空道八至少要花不少的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