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43,還記得不
小說:| 作者:| 類別:

243,還記得不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劫財色看樣子果然混得極慘。

「你不是當過局長嗎?」我不由得好奇問他。

「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難道我跟他說是夢裡他自己說出來的?反正說出來我自己都不太相信。總之這事情看起來挺玄乎的,也不知道張璇他們到底有沒有開過會。

劫財色抓著羅澤的那些特產就往嘴巴裡面送去,一邊狼吞虎咽著一邊還不忘打聽許表到底怎麼樣了。

「死了吧。」

「死了?那小子該死,只不過怎麼死的這麼不是時候?至少要還我一點錢埃」

我可不想理會他的哭天搶地。我真是有點服他了,好好的打劫那麼有前途的職業不幹,怎麼干起了小偷?而且還偷到學校裡面來了?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哪裡偷不好,竟然偷到我這裡來了?他是怎麼上來的?還有我這門到底是我沒有關呢,還是被他打開來的?

這些事情我一時也不想去問個清楚,只是坐在一旁看著他吃相難看。看一眼時間,現在也竟然才凌晨十二點不到一刻而已。想不到這棟宿舍樓就睡得這麼死了。估計這小子是在關門前混進來的吧?

還好是進來了我這裡,要不然還不被發現了打電話報警抓進去關幾天的?

看起來有點咽著了,所以他轉頭找著了杯子,倒了杯水,仰頭喝了下去,放下水杯,還拍了拍胸口,算是順了一口氣。手都斷了一條,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撐下來的。對他下手的也不知道是何方神聖。

「這裡就你一個人住?」他忽然問。

「還有一個,只是不知道去哪了。」

「不會是死了吧?」

「誰知道呢。」

我倒是擔心羅澤會不會真的就這麼突然地死了。那我可能真的就會感到迷茫了。萬一他真的被張璇幹掉了怎麼辦呢?

羅澤的事情當然是大事,就怕他明天不出現,那麼我明天還得去找他。我是先報警還是去找獨眼龍們幫忙這還得考慮一下。報警的話,說不準還要過李紫那一關吧?現在正是需要一坨屎的時候,不過雖然知道大老二住在哪裡,一坨屎是不是住在那裡還是另說。

「那我睡他那裡,成不?」劫財色顯得有些膽校

「隨便吧,只不過他那個人脾氣很古怪,就是不知道明天回來會不會把你打出屎來。」

「那我睡你那裡。」

「我這個人更古怪……」

我還沒有說完,他就抹了一把嘴,臉也不洗,而且看他身上的衣服也髒得很,竟然就爬到了我的床上,躺了下去,「好幾天都沒有睡過安穩覺了1

這小子還真的給臉上臉了不成?不要說身上全是灰土,連鞋子都沒有脫呢,而且還有一條斷手,全是一股藥味!

好吧,我也不跟他爭,看在他可憐的份上。這小子怎麼說以前也跟我出生入死過的,雖然比起空道八來說他差了很多,但至少身手還是擺在那裡的,雖然以前品行有些下賤,但還算有點小正義的。

我來到窗前,看過去,外面的月亮倒還在,只不過沒有夢裡那麼亮。只不過殭屍兄並不在,天上黑壓壓的,看起來真的要下雨了。

好像從來就沒有真正的下過雨。現在連夢都做了,只是不知道明天是不是真的可以迎來一場大雨呢?如果真的下大雨的話,是不是也會發生什麼大事呢?

上一輪的時候,跟在我們身邊的普通人裡面,就算劫財色活得最久。到現在我都有點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單單是運氣嗎?當然不止。比起張志偉來說,他還有實力方面的勝出。當然他的運氣也出奇的好,先是遇到了空道八,以他的品性,怎麼就能一直跟在空道八的身旁呢?後來還得到了空道八的武器,從而可以單獨正面與獨眼龍們剛一下——當然也不夠看的,但他至少活下來了;後來又遇到了我們。

而張志偉那小子的運氣當然也好,只不過最後他還是出刀了。

有一點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哪怕空道八或者風雷就更不要說張志偉了,他們都或多或少對我產生過敵意;但是我從來就不記得這個劫財色對我產生過敵意。

算一算,在上一輪裡面,只有兩個人並沒有對我和蒙蒙產生過敵意,那就是二皮臉和眼前的劫財色了。二皮臉幾乎一直跟在我和蒙蒙身邊,他殺起人來一點都不手軟,哪怕最後被蒙蒙一刀捅了,手也沒有抖過。但是這劫財色卻是另一種人。蒙蒙曾經說過劫財色死得很慘。當然他也真的死得很慘過。

司徒無功也算是做過本體的人;後來就被他的那個惡鬼手下搶了地位。鐵柱真的就是本體嗎?初看起來好像真的有道理。可問題是,如果萬一鐵柱並不是以前的那個本體呢?

司徒無功可以化身出司徒,而且還可以安排出李紫這把鑰匙出來,本體就不可以嗎?而且以本體那種惡趣味來說,現在想一想怎麼都聯繫不到鐵柱身上的。

鐵柱以前就一直顯示出他的穩重來。這點跟本體的性格好像完全不符。

窗外看不清什麼,只是有不斷的風從窗口吹過,發出輕輕的嗚嗚聲,伸出手去,還能摸到風,只不過抓不住,它就像時間一樣,從指縫中輕輕地逃了過去。

劫財色這小子看起來果然太累了,馬上就睡死了過去,發出了輕輕的鼻音。我關了燈,爬到了羅澤的床上,卻睡不著,害怕一睡著之後就會再次入夢;但同時又有點期待會再次入夢,見到殭屍兄,見到蒙蒙。

就好像剛睡過去不久,就聽到有敲門聲,一睜眼才發現竟然已經是白天了。

張志偉在外面叫著:「張良,張良1

劫財色坐起打了一個哈欠,問:「誰啊?這麼早就一直叫叫叫的,還要不要睡覺了?」

我下了床去開門,張志偉正在門外,「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睡覺呢,晚上開班會,記得要去。」

「哦。」

「記得啊,六點開班會,到時我來叫你。」

「行。」

這小子看起來根本就沒有被人打過,完好無損的模樣。我倒真的有點懷疑昨天晚上那個夢了。還是現在的我在做夢呢?

天上一好幾團大烏雲,也分不清現在到底是幾點鐘,看樣子果然要下大雨了,連風都急了起來,從窗口吹了進來,穿堂而過,吹得我後背有點發涼。倒真的有點像殭屍兄要從背後襲擊我了。所以我不由得轉頭看了一眼。

「他誰啊?羅澤呢?」張志偉探頭往裡面看了一眼,結果就看到了劫財色。

「沒回來。這傢伙,你不記得了?表哥的那個好朋友。」

張志偉誇張地哦了一聲,招了招手,說:「好朋友好。」

劫財色沒有好氣,說:「不好,肚子餓。」

「那我請你去吃午飯?要不加入我們良人幫?現在我們可是有好幾十人的大幫派了。」

我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小子還真的干出興緻來了,拉的人還越來越多了。

我轉身穿好衣服,這才發現真的到中午了。看來真得去吃午飯了。

劫財色馬上就爬了下來,「這樣才是好朋友嘛。」

張志偉馬上就說:「不過我們這是學生宿舍,你一個社會上的人,住在這裡也不合適吧?」

「那我只能餓死了,到時候肯定就被野狗吃掉了。」

我現在倒真的懷念起守護狗來。他怎麼能說消失就消失呢?那麼猛的一個傢伙,就這麼消失了,真的有點過份了。

我真的有點怕羅澤也就這樣消失了,那樣這樣就真的有點麻煩了。拿出手機,也沒有他的手機號碼。只是不知道二皮臉那裡有沒有。估計應該有吧?

張志偉說道:「那就一起去。」

我搖了搖頭,「不了,你們去吧,不是有什麼入幫費嗎?他怎麼也算個朋友,給他點,讓他去外面住去。」

張志偉的眼珠子轉了轉,最後嘆了一口氣,「好吧,誰叫我們都是好朋友呢。」

我獨自來到了奶茶店裡面。二皮臉沒什麼事,就坐在那裡玩手機。他老婆倒是在忙活著。他這輔導員也幹得太輕鬆了一點。

一時我也不知道該叫他什麼,叫他老師嗎?靠,他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啊!而且我也叫不出口。只能走到他身旁坐下,餵了他一聲。

他老婆倒有點不依了,「你這學生怎麼當的?老師都不叫,叫喂的?」

我對她笑了笑。跟她也沒什麼好說的。二皮臉轉頭看到是我,就問:「怎麼樣?談判結果呢?怎麼現在才來?」

我不來,你也可以去找我嘛!市區都出了那麼大的事,竟然也不去找我,這算什麼老師關心學生。

卻不等我回答,他一把扯起我,回頭對他老婆說了一聲:「我跟他去說點事。」

看到他這疑神疑鬼的表情我倒真的有點吃驚了。

他把我拉到了外面,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面,掏出煙來,彈出了一根接在手裡,遞向我,我搖了搖頭,他馬上自己叼了起來,一邊打著火一邊說:「還記得不?」

「什麼?」我倒真的一頭霧水了。

「前天就聽說市區出大事了,聽說你被人從樓上扔下來。」

「啊?」

現在來跟我說這些事也太晚了一點吧?看來這小子果然一點都不關心我。還虧我一直把他當兄弟呢。

「少年,」他語重心長地說,「看來你果然跟其他人一樣,都不記得了埃我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但是聽說高樓大廈和路都被打得四分五裂了。但是,現在誰記得了?估計就只有我一個人記得了吧?靠,這沒天理的,我還特意跑去了市區,哪裡有什麼破損的高樓?不跟平常一樣?」

我瞪大了眼睛。

他呼出一大口煙氣,說:「怎麼都感覺這並不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