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44,撒了泡尿
小說:| 作者:| 類別:

244,撒了泡尿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雖然有點出乎意料,但總的來說還是在情理之中的。要不然這兩天怎麼這麼風平浪靜呢?這不正是本體一慣的伎倆嗎?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想一想這麼做也是有道理的,因為現在還沒有到收割日呢,要是真的一下子就完全亂套了的話,那還得了?到時候收割日要再亂的話,就亂不過上一次了。

我只是有點好奇本體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還有一點就是,張志偉那小子也記得嗎?要不然他怎麼現在還在搞那個所謂的「良人幫」?而退一步講,如果張志偉並不記得了,那他搞的所謂的「良人幫」又是個什麼意思呢?

真是把我弄迷糊了。

估計是我表情讓二皮臉以為我真的不記得了,所以他嘆了一口氣,說:「好吧,看來是我瘋了。現在的這個問題是,談判怎麼樣了?」

我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不是去過市區嗎?」

「重點是談判。」

「那你怎麼出的校門?」

他一怔,「也對啊,看來是成了。真是不得要領。還好還好。哈哈。你怎麼跟他們談的?」

「還能怎麼談?就是在那裡喝了幾杯茶。」

「那他們到底要拿我怎麼樣呢?」

「鬼才知道,不過說好了不會找你的麻煩。」

現在鍾老鬼他們自身都難保,還會來找二皮臉的麻煩?憑空冒出了張璇劉玉玲空道八這三個殺神,早就把他們的陣線給弄亂了,估計他們現在也正在猜測二皮臉的能耐是不是也轉移到了別人的身上。當然,退一步講,萬一二皮臉真的還有他的能力,鍾老鬼他們也不敢再動他的了,要動也要留到最後,與殭屍兄決勝負的時候。

「那請你喝奶茶。」

「不了,你有沒有羅澤的手機號碼?他昨天晚上沒回宿舍。」

「啊?他去哪鬼混了?他的腿腳不方便,而且看樣子也不是那樣的人埃」

「有沒有?」

「沒有。」

他都沒有。那我找誰去?找張璇?問題是我哪裡知道張璇在哪裡?

我只能鬱悶地去食堂裡面吃飯。竟然沒有遇到一個熟人,然後就去搭車。我也想試著去找一下公雞他們,只是他們好像都在避開我一樣,我都來了幾天了,如果他們真的想見我的話,肯定早就來找我了,何必我去找他們呢?

在大老二的包子鋪旁邊的站點下了車,就直接走了過去。隔著老無就看到大老二打著一個赤膊腰上系著圍裙在門口亮肌肉,他的旁邊站著一個身體顫抖得極有節奏感的肥女人,看起來很激動的樣子。

那個肥女人正是以前期待著被劫財色劫色的女人。

大老二顯得有些不耐煩,大聲說:「死肥婆,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氣了1

肥女人笑著說:「我只是來買包子的。」

「包你個大頭鬼!還不是貪戀我的美色1大老二老氣橫秋一點也不臉紅地說。

這倒讓旁邊看好戲的兩對小情侶笑了起來。

肥女人又說:「我是來找蛋蛋的。可憐的兩個娃娃,那麼小就沒有母親,我來找他們的。」

不知道是左蛋還是右蛋的一個蛋蛋跑了出來,拉著肥女人的手,抬頭對著大老二說:「老大,你就從了她吧。」

大老二一腳就踢了過去,把這個蛋蛋踢到了裡面,響起了一聲悶響,也不知道撞到了哪裡,他大罵了一聲:「從你個大頭鬼!老子好色也是有追求的!再亂說話就把你賣了1

那兩對小情侶尖叫了一聲,顯然嚇壞了。

肥女人趕緊扭動著她的大腰枝艱難地跑進去,「你看你,怎麼還有這麼踢的1

我看著有趣,一時也不好過去打擾他們。但這時,不知道是左蛋還是右蛋的蛋蛋又跑了出來,說:「老大……哇1然後他就往我跑來,一跳幾尺高,竟然往我懷裡撲過來。

我只好接住了他。

這小子又捏鼻子又捏臉的,我真想學大老二那傢伙把他扔出去。

大老二終於注意到了我,轉頭對那肥女人大聲說:「死肥婆,我來客人了,趕緊滾。要不然以後再也不賣包子給你1

肥女人正抱著另一個蛋蛋走出來,那個蛋蛋看到我,馬上就跳出了她的懷裡,也跑了過來。

肥女人翻了一個白眼,有點不情願地走掉了。

要說我現在的長相跟上一輪完全不一樣,不過他們這些人完全都是認得我的。

這點同樣讓我感到好奇不已。

大老二白了一眼那兩對小情侶,「看什麼看?談情說愛去1

然後這才狠狠地瞪著我,招了招手。

我手裡抱著一個蛋蛋,下面還有一個蛋蛋扯著我的腿,差一點還要扯到我的蛋了。真的受不了這兩個傢伙。在上一輪的時候還有點高手風範,想不到現在一點風範都沒有了。

所以我不得不一腳踢開了那個要扯蛋的蛋蛋,「你們收斂一點好不好?怎麼說你們也是高手1

那個被我踢掉的蛋蛋在地上滾了兩下之後跳了起來,說道:「高個屁!反正比我們高的大有人在,我們再高,也高不過他們。」

「那至少比我高1

「高個屁啊!反正打也打不過,不過我們發現,賣萌的話,我們肯定是天下無敵的啦。」

靠,也不知道是哪個無聊的傢伙教會他們賣萌的。難怪都轉了性,從幾個大高手混成現在這個模樣。

不過這兩個蛋蛋真的賣起萌來真他娘的無敵。小身體,圓滾滾,而且還是兩個小光頭,笑起來也特可愛。問題是,這兩個傢伙真的只是蛋蛋啊!在前面還有一根大老二呢!

連大老二都呸了一聲,說:「他媽的,別提什麼高手了,好漢不提當年勇啊1

我不禁好奇了,就問他:「怎麼了?」

難道這傢伙是記起了上一輪他被幾個普通人就給幹掉了,所以心面很不舒服?所以最後才在這裡無聊的賣起了包子來?不過以他的能耐,先不提那桿金槍了——當然也算是中看不中用了,用其他的兵器一碰幾乎就會出現缺口的,他的大招可真的是非常猛的,連左手美女當初都要暫避鋒芒的。

當然,主要不是因為他的大招太過厲害,估計最重要的原因是噁心到左手美女了。

我也對他的大招感到很噁心。不過只要不去想他的真正模樣,光看現在這個可以當模特的身材的話,絕對可以迷倒萬千少婦的,再加上他的真實身份的話……估計不止少婦,哪怕就是老婦都會被他迷倒吧?

我抱著的那個蛋蛋說:「別提了,他女人太多啦,吃不消了。」

這倒真的有點像他的風格了。

大老二解下了圍裙,扔了進去,不過想了想,還是走了進去,披了件衣服出來,關好了門,說:「別說那些沒用的,反正沒幾天好獃了,喝酒去。」

「又怎麼了?」我不由得再問。

蛋蛋說:「這次真的沒幾天好獃了,估計這次是最後一次了吧。過幾天就要回去了,再不去喝酒,可就真的沒得喝了。」

大老二罵了一聲,說:「這裡真他媽的好,真的想在這裡呆一輩子呢,只不過沒有這個機會了。」

他們就要走了不成?看來他們還是很喜歡這個世界的。只不過他們又能去哪裡呢?回歸本體嗎?看起來真的有這個可能的。這一次的收割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就是最後的收割了。因為該出的也都出了,該走的也都走了,就只剩下我們這幾個算是重量級的人物了。

司徒無功走了;守護狗走了;劉天心不出意外也走了。

而殭屍兄出來了;公雞也露出了他的本來面目,真正坐大了,這具身體就要完蛋了。

估計著,哪怕我們能過得了殭屍兄那一關,到時候也過不了公雞那一關。他可是不死的。問題是現在看來,那些獨眼龍們還算有點手筆的,一開始竟然想跟公雞死磕。難道還真的能單單靠著這個世界的靈魂力量就把那絕症都能消滅了不成?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意志的力量嗎?如果沒有殭屍兄還好,那麼就只要去幹掉公雞,那麼這個世界還算是能守住的;本體倒還是其次的;現在又冒出了一個真正的蓋世魔頭殭屍兄,那才是真正的大敵。不出意外,他的增長能力的屬性比劉天心之流更加變態。再加上他本身就是這具身體真正的主人。只不過可能正是因為沒有幹掉我,或者還沒有到收割日,再或者只是因為被余帥他們重創了,所以再次沉寂了下去。

等他再次破土而出的時候,又會是什麼光景呢?

我主要是出來找羅澤的,順便來這裡看看。如果還能拉上四個高手的話就更好了。只是現在並沒有遇到一坨屎。只是過這三個高手會不會幫我呢?

「喝酒就不要吧,我來找人的。」

大老二翻了一個白眼,「找誰?」

「蒙蒙。」

「死了的人,還找個屁啊!喝酒要緊。」

我幾乎要跳起來了,「死了?1

「不死還能怎麼樣?再說了,死了又能怎麼樣?喝酒去。」這大個子還一手摟過了我的肩膀。

羅澤死了?不會吧?就出去一晚,他就真的死了?這讓我怎麼能夠接受呢?抬頭看看天,一大團又一大團的烏雲,正在滾滾地移動著,看起來像是千軍萬馬一樣,完全把太陽給遮住了。

看來果然是要下雨了,因為一滴豆大的雨滴落到了我的頭上。我不禁伸出手,正好有一滴落到了我的手裡。

似乎只有這兩滴而已。

大老二也怔怔地抬頭看著天,說:「當初我們三個下來時,我是先撒了泡尿,所以算是下了一場大雨。這一次怎麼又莫名其妙要下雨了?沒了老二還能撒尿不成?」

我倒想了起來,好像以前真的下過雨的,就是在那場雨裡面,司徒無功要幹掉我,而且看他的架式是真正的要幹掉我;而在那場大雨裡面,蛋蛋救了我。

我不禁眯起了眼睛。難道說以前司徒無功真的要幹掉我不成?他到底是個什麼鬼傢伙?

還有,這大老二也太不是人了,竟然下來之前還撒了泡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