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47,借刀一把
小說:| 作者:| 類別:

247,借刀一把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沒有去注意那老師到底在講些什麼鬼東西。我只是在注意著空道八。他看模樣倒是在專心聽講。實在看不透這個人。他得到了我以前的異能,想不到還能表現得如此輕鬆。當然,他的變化也實在太大了一點。

以前那個跟我和張志偉一直混在一起的傢伙不見了。他現在跟我們顯得非常生份了起來。

哪怕是下課的間隙我依然沒有找到跟空道八獨處的機會。

而到上午的課下了之後,他馬上就抱著書往外面走,好像這些同學都跟他沒有關係一樣。我要追上去,張志偉卻問:「去哪?」

我沒有理他。趕緊追上空道八,他急著下樓,我也沒有跟他說什麼,只是走在他的身旁。

現在這裡人多,並不是說話的地方。

下了教學樓之後,他並不是往食堂走去,而是往公交車站而去。

他要去哪裡?出校去,找劉玉玲?或者獨眼龍們?

估計正是因為我一直不發一言跟在他身旁的原因,而且現在等公交車的也就只有我們兩個,其他人估計也不會在這個時候來趕車的,因為剛下了課,都去吃飯了,他問:「你要去哪?」

「那你又要去哪呢?」

「我有點事。」

「能不能商量個事?」

他這才轉頭看著我,從眼神看不出來他的想法。他依然顯得那麼平淡。看起來這才是高手應該有的風範才對。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車也不等了,而是走向了旁邊的草坪。我趕緊跟了過去。他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面,抬頭看著天。天依然是陰沉的,只不過並沒有下雨而已。

「看起來要下雨了。」空道八忽然沒來由地說了一句。

我卻在想到底是直接了當地跟他說幫我去殺張璇,還是婉轉地先探探口風再說?

他拉著說:「你說記憶這東西也太古怪了,我好像從來都不記得這裡下過雨一樣。只是現在看起來,真的要下一場大雨了。」

「會嗎?」

他點點頭,說道:「你我也算是老相識了。自從我記起了一些事情之後,我就跟你刻意保持了距離。雖然說現在的我跟以前的我並不同,但我知道,你們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的,也從來不會把我們放在眼裡的。」

我聳了聳肩。看來他果然記起了上一輪的事情。那時他還只是一個普通人,只不過他是一個有膽量有氣魄的普通人,還敢跟收割者對著干。而其他的普通人呢?只能在那裡等死,或者在做著一些瘋狂的事情。

既然他記起了以前的事情,那麼那些虛假的交情肯定就作不得數了。所以他就刻意地不會跟我和張志偉混在一起。看來我果然是一個異類。

他忽然問:「你見過了那個會爆炸的人了沒有?」

我搖了搖頭。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見過公雞呢,不知道他現在到底在不在這學校裡面,或者又在忙著什麼。他們那十一個奇葩到現在還沒有出現,說難聽一點,肯定有什麼陰謀的。如果不算殭屍兄的話,真正能對本體造成致命一擊的,估計就是公雞了,因為他才是本體的絕症。

而現在他一直都按兵不動,哪怕殭屍兄都已經冒出來了。

他說道:「他就在這裡呢,只不過一直都不肯出來見人,估計要等到最後才會出現了。」

「他要幹什麼?」

「誰又知道呢。估計是他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東西了,所以想不開吧。」

「想不開?」

「誰不是想不開呢?我也想不開。我倒是聽說你們以前真的是朋友的。不過估計你也不記得了。不過話要說起來,最慘的還是你,什麼都不記得。我現在也不同以前,所以也算知道一點事情。我們只不過是在你的身體裡面而已。聽說他們比誰都要進來得早,聽劉玉玲說過,好像是主動進來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竟然還保有人格和記憶,真是奇怪。」

誰不一樣呢?眼前的空道八不一樣保留著人格和記憶?只是我也不好說他。估計他還會怪到我頭上來。畢竟把他吸收進這裡面來。

他這時才想起來我的問題,所以轉頭問我:「是什麼事?」

「殺一個人。」

他再次抬頭看著天,一副高深的模樣,果然有高手風範。想不到我還有求人去殺人的時候。

只不過他卻搖了搖頭,「我不想再殺人了。除了一個。」

不必問我都知道他估計只想跟殭屍兄或者本體過招了。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幹掉殭屍兄還是本體。但總不會是張璇。

我不免有些失望。雖然我自認為跟他是朋友關係,但現在他不把我當成朋友,我又有什麼辦法呢?除了空道八之外,也不知道誰能幹得過張璇。估計余帥應該是可以勝任這個工作的。但現在他身受重傷。一坨屎不知道行不行。估計他噁心人或者去對付普通人還有一些獨眼龍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要真的跟張璇對上的話,估計還是死多活少。再說了,現在我也找不到他。

至於大老二和蛋蛋的話,估計也不行。但至少我可以試試,大不了叫張志偉分錢,買些武器,試試看能不能合幾人之力把張璇這娘們給幹掉了。

我還是有點不死心,就問他:「那你是要去哪呢?」

「估計這雨要真的下起來,就應該是一場血雨了。到時一定非常好看。我都有點迫不及待那一天了。」他卻沒有回答我。

我好生失望。看來我還得去找其他幫手才行。劉玉玲肯定也指望不上的。

我站了起來,要往公交站台走去,他也跟著站了起來,說:「等一下。」

我轉頭看著他。到現在他終於有點表示了,從衣服下掏出了一把匕首,輕輕扔了過來,一言不發,又坐了下去。剛剛還說要去外面,不過看起來根本就不想跟我一起出去。

我讓開了兩步,匕首落到了地上,我這才撿了起來,藏在了衣服下面。有這把匕首應該對付張璇就有一點點希望了。如果再加上叫到一兩個幫手的話。

「到時還你。」

「本來就是你的。」

我也不跟他廢話,剛好公交車到了,我小跑著過去,上了車。車裡面除了司機和我之外就只有一個女人坐在前面。我找了一個座位坐下。怎麼看那女人的背影都有點熟悉的感覺。剛才上車的時候她一直低著頭,所以我也沒有注意到。

她一轉頭我才發現原來是女漢子。她顯然也有點吃驚,轉頭瞪大著眼睛看著我。

我也瞪著她。倒不是我不想跟她打招呼,而只是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車已經開動,有點搖晃。不過她站了起來,快步扶著座位的靠背往我走來,一屁股坐到了我的旁邊。她的攝香。

「去哪?」我不得不問了一聲。

她想了想,說:「沒事,四處轉轉。」

我只能用眼角的餘光去看她。這個女漢子,原本性格是很活潑的,但這個時候她完全活潑不起來,看起來有很重的心事。如果只是因為夏小心的事的話,應該不會直到現在還想不通吧?

我也不好問她到底怎麼了,萬一她又看到了夏小心,那就是麻煩事。而且說實話,我也不想跟她有太多的交集。她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上一輪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被人推下呢,還是自己跳下來的,反正就是死得很慘。想一想那些人,又有哪個不死得慘呢?

只不過死得再慘,總有再次活過來的一天。而這一輪不同了。也許死了就真的死了。怎麼看這一輪的收割都應該是最後的一輪了。只是收割之後會發生什麼呢?是我被殭屍兄或者本體幹掉,再或者是被那些獨眼龍們幹掉;又或者我才是能活到最後的那一個?哪怕就是我能活到最後,估計最後也就只有一個我了。再或者還有一個公**。

至少只有他在這個世界毀滅之前是怎麼都不會死的。

我們兩個的距離是如此的近。只不過兩個人都不知道說什麼。我轉頭看著窗外,一棵棵樹在不著。偶爾遇到了減速帶,車輛還會發生一陣抖動,響,像是隨時都會掉下一兩塊鐵皮一樣。

我只想快點到大老二那邊,然後我就可以擺脫現在這種尷尬的境地了。

只不過意外總是會不期而遇的。比如說忽然就遇到了一個不知道是買了巨額保險而不怕死又或者真的不怕死的傢伙,竟然不看車就橫穿馬路,司徒大哥來了一個急剎,我的頭都差點磕到了前面的座位靠背上,還好手臂的本能反應夠快,撐住了。

「他媽的,找死啊!現在的人,怎麼都急著投胎1司徒大哥大罵了一聲。那個橫穿馬路的傢伙絲毫不以為意,也沒有廢話,繼續去禍害下一輛車。

公交車再次開動,我轉頭看著女漢子,問她:「沒事吧?」

她搖了搖頭,就不再說話。

現在離大老二那裡已經不遠了,馬上我就要下車了,我的心情倒好了一點點。只不過忽然我就感到腰上一痛,然後就是半身發麻,全身都幾乎在這個時候沒有了力氣。麻木迅速從腰間往腦部爬升過去。左半邊身體完全動彈不得。

而且在左腰上我還感到了一股水正在流淌著。有過一次經驗的我怎麼也不敢想象女漢子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我怔怔地轉頭看她,她的表情還是那樣,看起來好像心事很重的樣子,但是她並沒有發瘋般的表情,好像對於她來說,什麼事情都不在乎一樣。

我艱難地轉頭看著左腰,她的手握著一把匕首正插進了我的身體裡面。這一把匕首插進去了一半,露在外面一半,正有一條血線從我的身體裡面順著匕首流了出來。

看起來這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而已。只不過要殺一個人,還是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