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48,下血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48,下血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女人狠起來果然是沒邊沒際的。全身發麻中,我只是怔怔地看著她。

一時之間我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弄死我。如果說她只是跟上一輪張志偉一樣的話,我還是可以闊是現在誰又能控制她的身體呢?是獨眼龍嗎?

又或者她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所以就跟前幾天那十幾個要弄死我的普通人一樣。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只能說「記起」才是最有殺傷力的。

她的表情完全不像是被人控制了。看來果然就是這樣了。她果然也記起了以前的事情,應該是記得她死在了一場所謂的「大瘟疫」之中了。然後就把所有的錯都歸到了我的頭上。倒也算是君子報仇了。

奇怪的是她並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說話,只是儘力地吸氣和呼氣。粗重的喘息聲幾乎讓我看到了由此而產生的白汽。天空陰沉沉的,好一個大雨欲來的景象。

公交車抖了幾下,車尾後面的鐵皮發出了的響聲,好像隨時都要掉落的模樣。因為汽車晃動的原因,牽動著我們的身體,傷口在刀子的牽扯下就好像受了電擊一樣,一波一波從刀子身上傳遍我的全身。我幾乎要叫出聲來了。

這娘們太不是人了!

她輕輕地鬆手,刀子就這樣插在我的身上,我全身沒有力氣,幾乎倒了下去,右手緊緊地抓住前面座位的靠背,但也合不出什麼力來。

她快步地走到了後門。正這時公交車終於停了下來,後門打開,她兩步就跨了下去。

「就只剩下你啦,小弟,你要去哪裡?」司機大哥大聲問了一句。

我說不上話來,咬著牙關。

我要去哪裡?估計是要去見閻王爺吧?如果真的有閻王爺的話。只是現在我應該到了我的目的地了。大老昃馱誶懊娌輝丁

「下車。」我艱難地說了一聲,左手緊緊撫住了傷口處。看這一刀的模樣,也不知道有沒有捅穿腰子。這種傷並不是沒有受過。以前應該還中過槍的。只是我真的就這樣要死了嗎?上次還不是一樣沒有死成?哪怕我真的要死了,死了之後又會怎麼樣呢?是不是又重新來一次?

估計沒有那樣的機會了。

我艱難地站起,現在的我好像變成了羅澤,一步一拖地往後門走去。

「坐麻了?你們年輕人就是不運動,身體不行,坐這一會兒腿就麻。」

估計他是沒有看到我一路走滴下的血。不過我寧願相信他看到了也不在意。誰知道他是不是另外一個跟我有仇的傢伙呢?現在真是仇家遍地埃搞不好馬上就會又幾個不開眼的傢伙會捅我幾刀。

我幾乎跌出了車門去。抬眼望過去,並沒有看到女漢子的身影,她早就逃掉了。哪怕她再有臉,也不敢見我了。

只要撐到了大老二那裡,估計我還死不了。現在我還沒有幹掉張璇呢,怎麼能就這麼死掉呢?上一輪的話,至少也幹掉了幾個人的;但是這一輪我還沒有幹掉任何一個呢。本都還沒有撈到呢。

緊緊咬著牙關,左腿完全使不上勁,只能一步一拖地往大老二那小店走去。我不知道大老二和蛋蛋看到我現在的慘樣會有什麼樣的表情。但是現在街上倒有人注意到了我。街上的人並不算多,有人尖叫了一聲。但也不過是僅僅一人而已,還是一個沒有見過大世面的女人。還有一個孩子牽著一個女人的手,指著我問:「媽媽,那個人怎麼了?」女人趕緊扯了他一下,帶他快步離開。

我並不在意他們的目光。他們好像也並不同情我現在的處境,大多數人的眼睛都只是在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

倒是有一個認識的人也在遠處看著我。我只看了她一眼,她也看了我一眼。

我不會費神去猜測劉玉玲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也不會去費神猜測她為什麼對於我現在的生死有什麼想法,我只是一步一步往大老二的那家小店挨過去。劉玉玲並沒有跑過來。所以我沒有去看她第二眼。

看來這個女也該死。根本就不會真正地幫我。

但說到底,又有誰會真正幫我呢?或許我本身就想錯了,這些人像張璇劉玉玲之流,可能根本就不會在意我的生死的。可能真正在意我的,也只不過是蒙蒙而已。

很多的汗像是露珠一樣在額頭形成,然後慢慢往下流,流進了眼睛裡面,讓我的眼前變得模糊起來。在這種視線中,我眼前的這些人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樣,沒有街道,沒有房子,更加沒有人。我倒像是走在了一片虛無之中。我只看到了一雙眼睛,那雙眼睛一眼看過去我就知道是殭屍兄。我好像還看到了一張嘴,嘴巴大張著,而我好像就是往他的嘴巴裡面走去。他要吃掉我了?然後他就真正的要復活了?

只是他復活了又有什麼關係呢?我繼續往前走去,不過汗水進眼睛的原因,我甩了一下頭。眼前又開始出現人了。眼前的這個人是蒙蒙。他並不是那個跛了的羅澤,也不是上一輪的那個蒙蒙,而是坐在椅子上抽著雪茄的中年版蒙蒙。他現在當然不是坐著的,而是站著,手裡夾著一根雪茄,看起來是一個事業有成的大人物。他重重吐出一口煙氣,眯起了眼睛,安靜地看著我。

我向他走過去,想抓住他。只不過他看起來離得比較遠。他忽然說:「你跟他倒真的很像,都是分為了兩個不同的個體。」

我當然不知道他在說誰。也不必去知道。我只是想問他到底死了沒有。

他接著說:「兩個身份,一個比較重情義,一個很無情,看起來你就像是他的翻版一樣。只不過你並不是他。他是主動分出來的,而你只是被動而已。」

我想跟他說說話,只不過一時開不了口,傷口牽動著全身,一波又一波的刺痛在身體裡面如同毒蛇一樣鑽動著。女漢子怎麼就能下得了這種狠手呢?而且毫無前兆,就這麼陰損地來了一刀。

劉玉玲為什麼也不幫忙呢?難道要我幹掉了張璇之後也幹掉她不成?只不過看來我連張璇都干不掉了。

因為我現在已經被一個想都不會去想的人幹掉了。我的腦海中閃過了張志偉。上一輪不是一樣的嗎?誰又能想得到最後竟然是張志偉一刀幹掉了我呢?我現在倒有點懷疑張志偉才是本體真正的分身了。其實想想也對,張志偉那絲毫也不會引起懷疑的身份,才是最好的掩飾,而且最終再來一個一錘定音,就完事了。

中年版的蒙蒙看起來有很多話要跟我說,只不過他也消失了。再沒有看到他的身影。眼前又恢復了街道,還有近在咫尺的大老輟R慧縭赫系著圍裙手上還帶著很多麵粉就轉身走了出來,看著我,然後看著天上,伸出手去,忽然說:「下血了。」

一滴紅色的雨滴落到了他的手上。

可不是?果然下血了。

一滴又一滴的紅色雨滴從天而降。以前大老二一泡尿,蛋蛋和大老二就從天而降。現在這一場血,不知道又有什麼人從天而降呢?或者是什麼人從下往上飛去呢?

大老二光著膀子跑了出來,身上同樣有著麵粉,他眯起了眼睛,說:「看來現在就到了分手的時候呢。」

是我要死了嗎?所以說分手?我還指望著他們能幫我幹掉那個張璇呢。看來我果然不行了。

倒是一坨屎還算有點良心,扶住了我,淡淡地說:「看起來傷得也不是很重,休養兩天就好了。」

靠,老子身體幾乎全都麻了,還不是很重?如果我以後遇到女漢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對她捅一刀過去。

血一滴一滴從天上落下來。雖然看起來並不大,但怎麼也算是小雨了。把天空染得一片紅。不知道這血從何而來?身體受傷了?這具身體真的就這樣要死了不成?還是,最終的決戰真的就要到了?

蛋蛋果然有著先知先覺的覺悟,他們兩個並一個,疊了起來,而且還穿上了以前他們穿的那件古怪衣服,身上還背起了刀長,上面的蛋蛋抽出了長刀,大聲說:「決一死戰的時候到了哇,哇哈哈,老大,你還說要回去呢,看來這次回不去啦。」

大老二敲了他的頭一下,「回不去就回不去,有什麼好開心的?

他們的反應我並不是很在意。我在意的是那些普通人的反應。他們很多人都抬頭看著天空,看樣子茫然失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正看著,就感到身體一松,竟然是一坨屎把我插在我身上的刀子抽了出來,這讓我的身體狠狠地顫抖了幾下,差點就軟倒在地。

他幾乎提著我全身的重量。我的手左緊緊地按住了傷口,但血依然不斷從指縫流了出來。

如果我還有以前的異能多好,只要發動了,馬上就可以復原了。

但我沒有。

一坨屎只是淡淡地說:「看來有人比我們還等不及呢,這最後的一次瘋狂,不知道到底誰才能笑到最後呢?到時候,張良,你可別死在我的前頭,你要是死了。」

「難說。」我艱難地應了他一聲。

大老二說道:「反正我們又不是真正的人,說這些幹什麼呢?」

蛋蛋往前沖了幾步,上面的那個蛋蛋因為慣性的原因,差點折了下來,看起來真的很像一個人的腰完全折了一樣。但是他馬上就站直了身體,一刀出鞘,一刀就劈死了一個就在小店旁邊的普通人,那個普通人的身體幾乎變成了兩個部分,但是並沒有血流下來,一如收割日一般。

大老二笑著說:「收割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