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0,幽靈計劃
小說:| 作者:| 類別:

250,幽靈計劃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殭屍兄到底是要幹掉我還是要吃掉我,這是一個問題。如果他只是要吞掉我的話,或者要融合掉我,那麼會不會是到時候都分不清那個新的殭屍兄到底是他還是我呢?

只是這個問題我沒有問出來。因為我忽然想到我並沒有以前的記憶,我有的只是本身的性格而已。如果殭屍兄性格太過強勢,吞掉我這張白紙,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也許他只是要一個身份而已吧。

他一直懸停在空中,並不往下撲來,只是在冷眼看著這一切發生而已。

一坨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也抬頭看著天空之上,嘿嘿笑了一聲,說道:「他看起來很厲害。」

「有多厲害?」

「真的很厲害。」

「……」

「不過也有弱點的。別看他真的很厲害,但弱點同樣非常巨大。那就是他並沒有真正的靈魂。所以上次明明認出了余帥身上的氣息,但依然沒有動搖,而是直接把余帥重傷。他最在意的還是你這個靈魂。因為只要吞掉了你,就可以真正的變成鬼王了吧?誰知道呢?反正聽別人說的。」

又是鬼王。我幾乎都懷疑幕後的那個傢伙就是那個已經死掉了的鬼王了。聽著倒真的有點像。

終於纏好了,我也鬆了一口氣。趕緊放下了衣服。一坨屎收起了醫藥箱,說:「我以前只是一個小小的普通人而已,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所以當然不認識什麼鬼王不鬼王的。只不過看這裡的手筆,倒有點像他們所說的以前鬼王弄出的那個幽靈計劃。」

我不由得怔住,「幽靈計劃?」

他點點頭,「據說只是一個實驗而已,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實行我也不太清楚。但真的被他造出了幾個幽靈戰士。其實所謂的幽靈計劃,就是讓普通人能夠靈魂出竅,變成幽靈而已。聽說也沒有什麼大用。但對於普通人來說,就不一樣了。靈魂出竅之後,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要刺探情報之類的,那不是非常方便?據說以前的幽靈計劃就是在實驗對象的腦海裡面進行,打造出一個幾乎亂真的世界,一輪又一輪,不斷磨鍊靈魂和精神的強度,等到可以衝破這個世界的時候,就證明靈魂足夠強大,衝破的不僅僅是這個世界,而是衝破了身體的束縛,所以就能夠靈魂出體了。」

這倒聽起來非常新奇。聽起來果然有點像。如果這些所謂的異能者真的足夠強大的話,衝出去,不正是變成了鬼魂嗎?只不過真的沒什麼鳥用而已,因為上一輪的時候我也衝出去過,但是又能怎麼樣呢?除了我之外,其他人衝出去,也只不過是羊入虎口而已,面對真正的惡鬼,他們根本就沒有活路。

一坨屎淡淡地說:「不過鍾老鬼卻有不同的見解,他說既然有幽靈計劃,那麼反過來應該也可以成立。」

「反過來?」

「是的,那就是讓幽靈去佔領別人的身體。想一想,如果一個人身體快要死了,靈魂足夠強大,去佔領別人的身體,那不是可以再活一次嗎?當然,被佔領的身體最好是沒有靈魂的,要不然就佔據不成了。鍾老鬼也是最近說起過。因為以前他好像也不知道有幽靈計劃。所以他現在心思也活了起來,幾乎天天盼著能衝出去,哪怕變成一個孤魂野鬼,至少也有重新做人的一絲機會。」

「做鬼不好嗎?」

「做鬼有什麼好的?像鍾老鬼他們,以前就一直跟鬼魂打交道的,他們當然知道做鬼不如做人。還有高天就更不必說了,死在他手裡的鬼魂還少嗎?就更不必說你那十幾個朋友了。」

一坨屎知道的事情還不少。只是什麼幽靈計劃,反幽靈計劃什麼的,又跟我有什麼關係呢?跟我有關係的只是眼前的殭屍兄而已。他沒有靈魂,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衝出去的。除非他把我吞了,那麼他就有了靈魂,哪怕他並沒有佔據這具快要死掉的身體的意圖,他也大可以做個孤魂野鬼在外面逍遙。而且他還不是一般的鬼,很有可能就是鬼王。

以前就知道了,之所以有鬼王,也僅僅不過是因為受了那狗屁的十二生肖的詛咒而已,不得已才把靈魂一分為二,一部分依然留在身體裡面,成為了張良;另一部分就變成了鬼王。

不過馬上我就感到一陣冰涼。那個狗屁的幽靈計劃竟然是鬼王弄出來的。他為什麼沒事吃飽了撐的去弄那些玩意兒?很明顯他並不是真的要想讓人變成幽靈能夠出竅而已,他真正想乾的其實是那個逆過程,就是讓一個鬼怎麼變成一個人。

看來做人果然比做鬼好。因為鬼王那麼不可一世的傢伙都想做一個凡人。我不知道鬼王以前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傢伙,但是在上次衝出去看到那些傢伙看到我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來,那是真正的鬼道第一人。再加上以前的隻言片語也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實力相當強大,不管是人還是鬼還是司徒無功之流,都不是他的對手。

一坨屎嘆了口氣說:「其實說起來,如果說你是張良的一個分身,而那位是鬼王的一個分身,你被他吞了,那可能還是一件好事,畢竟出來的會是一個新鬼王,那樣的話,還是大有可為,比起你來應該還更有用;但是高天已經說過了,鬼王死了,也不會再出現鬼王了。所以你不可以再死,你只能活,不僅在這裡要活著,而且還要活著出去,重新做一個人,因為在外面還有人在等你。」

「誰會在等我呢?」我不禁苦笑一聲。

沒有人會等我吧?如果蒙蒙沒有死的話,他估計會在等著我。但是現在呢?雖然我不肯承認,但實際上他很有可能完全被司徒無功給吞掉了。估計現在蒙蒙的身體都已經被司徒無功給佔了。畢竟蒙蒙的靈魂被佔了,身體自然手到擒來。

他現在在幹什麼呢?是不是正在外面的世界裡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知道他有沒有遇到那位一直在那個展廳裡面守著的老頭?不知道他有沒有遇到周小建?

「樹妖。」他淡淡地說。

樹妖?又是個狗屁玩意兒!我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只想去看看大老二他們殺夠了沒有。

我走了出去,看起來還沒有埃往左看,街道一片死屍,從天上落下的血滴落在地上,把天地染得血紅一片,倒像是這些血是從那些屍體上飛灑出來的;往右看,同樣是一片死屍與血紅。

沒有例外。

高來高去的,是那些獨眼龍們。他們沉默地在收割著一條又一條普通的人命。有的時候殭屍兄就在他們頭頂,但是他們毫不在乎,殭屍兄似乎也毫不在乎他們。殭屍兄看起來暫時只是注意著我一個而已。

只不過我身旁站著拿著武器的一坨屎,現在他的武器並不是那把普通的菜刀,而是他以前用慣的長刀。

我有些茫然了,邁步往前面走去,一坨屎就跟在我的身後。

幾乎沒見到什麼活人。這裡離那個銀行大廈很近,所以很快我就看到了那棟高樓。並沒有破損的模樣,看來果然被本體修復了過來;銀行的標牌上依然在走著字,但已經沒有活人了,所以那些字也沒有任何意義。其實本身也就沒有什麼意義,因為我根本就看不清上面顯示的到底是什麼字,好像都在扭動著,就像一條又一條打結的蚯蚓那麼噁心。

站在十字路口,這裡的視野更加開闊,所以看到的也更多。正義兄正雙手發抖地站在一個紅綠燈下面。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麼見鬼的異能,但是他並沒有死,他的身旁倒是死了很多的人。他的手裡握著一把手槍,一如以前第一次見到他那樣。

那時的他還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敢拿一把破槍就對著二皮臉他們兩伙人說放下武器,只不過很快就被亂刀砍死,變成一攤肉泥;後面在本體復活了很多人之後,他再次出現,依然是正義的化身,想要做很多好事,想要救很多人,想要對抗收割者和那些異能者,但是沒有哪個人鳥他,最後用自己的槍打死了他自己。

而在這一輪,他一開始被夾在了鍾老鬼和刀疤的中間,算是風光了一把,但依然沒有什麼鳥用,手下很快就分崩離析,而且地位也一落千丈。在殭屍兄出來之後,他就成為了一個一個墮落的人。我依稀認出在他身邊就有幾個他的手下的屍體,從傷口來看,他手中的那把破手槍當然不可能把人砍成兩截。所以應該不是他下的手。

只是他有沒有殺人呢?誰又知道。

而在離他不遠的地方,一群人棍倒在地上。我眯起了眼睛。張璇終於也出現了。她果然還是那麼神出鬼沒。只是我要怎麼幹掉她呢?

我抽出了衣下的匕首,緊緊倒提著。如果我遇到她,能不能一刀捅了她?

正義兄依然在發著抖,瘋狂地對著我大聲吼:「你也要去殺人嗎?」

我點點頭。

「你他媽的瘋了!全都他媽的瘋了1他好像完全失去了理智。

我走向他,指著那些人棍,問:「那個人去哪了?」

他怔了怔,好像這才恢復了一些理智,指了指前面的街道,然後問:「你跟著她一起去殺?」

「我要殺她。」

他的眼裡這才放出了光來,大聲說:「我跟你一起去!他媽的,都瘋了1

一坨屎問:「真的要殺她?」

我對他笑了,「她不死,我死。這應該也是算是對羅澤的一個交待了。」

頭頂傳來了風聲,殭屍兄終於敢靠近來了。他的傷看起來應該好得差不多了。就是不知道余帥的傷怎麼樣了。

一坨屎如臨大敵。

但殭屍兄一直飛在我的頭頂十米左右的高度,並不撲下。

他在等什麼?

忽然他往前飛去,好像竟要舍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