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1,命好的劫財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251,命好的劫財色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殭屍兄就這樣往前飛去,他好像真的捨棄了我這個志在必得的傢伙。

這倒讓一坨屎呼出了一口大氣。

我當然不明白殭屍兄的想法。鬼才知道他心面在想什麼呢。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就感覺他好像比較傻,腦子似乎有點問題。但是誰知道他現在是不是腦子依然有問題呢?

要說一坨屎的葯果然有點效果,雖然我現在依然比較虛弱,但至少還是可以走動的。而且我剛才放出了話,如果張璇不死的話,就是我死,看來他果然上了心。如果我真的不能死的話,他肯定會出力的,而且那些獨眼龍們也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去死。最重要的是要能拉到刀疤和鍾老鬼他們那一伙人。只要有他們,任張璇再怎麼囂張,也打不過這麼多厲害的角色吧?

正義兄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殭屍兄,只是幾乎全身都在顫抖著,但他緊緊跟在我的身旁。我甚至害怕他手中的槍會不會走火。現在根本就沒有人來阻擋我們,因為在這裡有的僅僅也只是死人而已。

一坨屎當然要鎮定得多。他手裡提著刀,只是靜靜地跟在身後,但是忽然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前面不遠竟然有活人,而且人數還不少。那些所謂的異能者顯然是分散作戰的,大部分並不是合夥一處在殺人,好像怕會被別人撿了漏。前面不遠處。一路走來見到的都是死人而已,但前面那一堆人,並不是獨眼龍,看樣子只是普通人。雖然看起來他們神情也很緊張,怕得要死,但至少他們還是有一線希望的,有人手裡還拿著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武器,甚至在裡面我還看到了好幾個警察。

現在警察終於開始行動了,但他們有什麼用呢?

在他們與我們之間,有兩個人,面對我們的是一個女警察,不用說自然是李紫,除了她之外我也想不到還有誰有這份底氣;與她對峙與我們背對著的是一個身材精瘦的男人,身體彎著,看上去應該是一個駝子。那傢伙右手倒提著一把兩尺來長的刀。

背對著我們的那個人我幾乎可以肯定是一個獨眼龍。但也說不準是余帥手下那樣的覺醒者。看不出來李紫竟然不殺普通人,反而在跟獨眼在們對著干。

我不由得怔住了。

從以前的事情來看,李紫怎麼也應該是一個跟獨眼龍們一夥的才對,但現在他竟然不殺人反而在救人。這就讓我感到吃驚了。

正義兄看樣子也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場面,他怔怔地說:「想不到她竟然會救人。」

誰又能想到呢?

一坨屎淡淡地說:「她本身跟我們就不一樣的。」

不一樣?有什麼不一樣呢?我並不是一個傻子。李紫既然並不是以前那個在外面世界真正的李紫,而只是這個世界虛構出來的一個投影而已。所以這就是不一樣的地方。而那些獨眼龍呢?不要說獨眼龍,哪怕就是身旁的這個一坨屎,以前都是真正活過的,是張良從外面吸收進來的鬼魂而已。李紫卻是無中生有的。但是現在李紫卻是一個大高手,甚至連殭屍兄都敢去碰一碰的厲害角色。

這就是最大的不一樣。

一直以來,幾乎所有的高手都是從外面吸收進來的鬼魂而已,以前也都是真正的人,但李紫怎麼就能以一個虛構的人物做到這一步?

正義兄問:「怎麼不一樣?」

一坨屎說道:「因為她現在已經有了靈魂。我都有點懷疑了,如果她真的能走出去的話,遇到了真正的那個她,會發生什麼事呢?

鬼才知道!這裡看起來倒像是一個可以無中生有的世界了,竟然把一個虛構的人物都能真實化不成?而我呢?他們之所以看重我,哪怕就算我以前真是一個虛構出來的投影,但我估計著現在的我也是有靈魂的,所以說我就是真正的我。

我怔怔地看著李紫那邊。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一輪又一輪過去,不知道眼前的這些普通人,會不會跟李紫一樣,變得真正有靈魂?

不過說不準。李紫能有今天,說不準正是司徒無功出了力。要知道以前司徒無功可是相當看重李紫的,而且還把她當成了鑰匙,好使得他能恨得起我來。

這時那個背對著我的傢伙動了,身體一弓就往李紫撲了過去。李紫手中並沒有武器,我是知道她拳腳的厲害的,殭屍兄在一開始還被她洞穿了胸膛。李紫也往那傢伙撲過去。

轉眼之間,兩人就對了一招,李紫倒翻退了一步,而那個傢伙卻吐出了一口血倒飛了大概有兩米的樣子,幾乎撲地倒在了地上。估計他也知道討不了好,翻身站起,慢慢後退,在離我們十步左右的時候,這才轉過身來,果然是一個獨眼龍。他看了我們一眼,嘴角依然留著兩絲血跡,看起來還受了傷,胸前的衣服破了一個洞,還能看到幾個手指櫻

李紫的實力看起來果然很高。

他看了我們兩眼之後,抹了一下嘴角的血,快步從我們身旁沖了過去。這還讓正義兄緊張了好一會,兩手緊緊握著手槍,看樣子隨時都可能會打出幾槍一樣。

真怕這小子走火,要是那樣的話,不就又給我們惹來了一些麻煩的獨眼龍?不過話說獨眼龍也不會那麼沒眼力勁現在要跟我們一般見識。

李紫看了我們一眼,並沒有說話,而是轉向了她身後的那群普通人,點了點頭。那群人大概有二十幾個。如果這些人都有空道八的身手的話,在這裡估計還能活下去;但他們沒有,他們只能緊緊抱著李紫這棵大樹了。

正義兄小聲說:「要不我們把她也拉過去幫忙?」

我也想,不過看樣子李紫是打算帶這夥人去躲起來。她並不是被抓進來的鬼魂,所以她並不坐像那些獨眼龍一樣四處殺人。只是像她這樣保護普通人,行得通嗎?

誰知道剛才那獨眼龍逃跑了之後會不會帶好幾個回來?到那時李紫就算再厲害一倍估計都討不了好的。

我沒有那份為她瞎擔心的工夫。只是現在要到哪裡去找張璇呢?我這一路都是隨便走來的,根本就不知道張璇在哪裡,所以更談不上怎麼去殺。一坨屎這傢伙也不說他知不知道張璇在哪裡,只是跟在我身後而已。

張璇正要帶著那伙人走,我趕緊小跑了上前,問她:「你知不知道張璇在哪裡?」

那些人早就嚇沒了膽子,所以看到我手裡提著一把兇器,都有好幾個尖叫了起來。我的傷口都被他們叫疼了。

這些沒用的傢伙。老子都不怕,他們怕個鳥。我現在還是去幹掉一個比李紫還厲害萬分的人呢!

李紫搖了搖頭,並不說話。

倒是裡面一個傢伙冒了頭出來,說道:「好朋友,要不跟我們一起走吧?太危險了!不知道哪裡就冒出了這麼多瘋子來。」

那傢伙竟然是劫財色。這小子依然吊著一隻手,看臉色好多了,而且看模樣還給他自己買了件地攤貨的衣服,所以看起來順眼多了。

他現在跟著李紫,估計暫時也出不了什麼事。

我搖了搖頭,「還有事呢。」

「靠,你不會也那樣的瘋子打手吧?要不然我跟著你?」

我不禁翻了一個白眼。這小子真是沒品的人,什麼話都說得出來。而且跟著我的話,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被人一刀砍死了。

所以我搖了搖頭。

但是正義兄卻狠狠瞪了他一眼,現在在這些普通人面前,他終於鎮定了一些,不再抖得那麼厲害。看起來應該是李紫給他起了一個很好的榜樣。

一個有了一些膽色的正義兄,再加上一個沒有什麼用的我,還有一個不知道深淺的一坨屎。就我們三個人要去幹掉那個更加不知深淺的張璇,看起來真的很懸埃

只是數數手指,還能拉上誰呢?大老二和蛋蛋早就不知道殺到哪裡去了;劉玉玲?我才不敢去拉呢,再說想拉也不知道現在去哪裡找她;空道八、余帥他們一樣都不見蹤影。

問題是剛才那個獨眼龍我怎麼就沒有試著拉攏他一下呢?說不準只要我一句話他就會跟著我去殺張璇呢。萬一,張璇跟眼前的李紫一樣,並不殺普通人,而是去殺獨眼龍,那就真的好看了。

不過用手指頭也想得出來,張璇那娘們是真的狠到家的,連羅澤都被她無聲無息幹掉了,現在這大舉殺普通人的時候,她怎麼會躲在一旁什麼事也不做呢?

血雨依然不見大,還是那麼要死要活的像是毛毛雨一樣,只不過比真正的毛毛雨在個體上大了不少。這種鬼天氣真讓我惱火。

劫財色向我打了一個眼色,說:「這見鬼的一天,你小心一點。你不會是去殺人吧?」

我點點頭,「殺一個女人。」

「就一個?」

我再次點頭。

「那你小心點……哈,這鬼天最大的好處就是太亂了啊!看來我不必再挨餓了,要不然馬上就會被人幹掉,要不然隨處都能找到吃的1

這倒是真的,現在這四周的普通人基本上都被幹掉了,隨便走進一戶人家,隨手拿隨口吃,又有誰會說呢?

遠處傳來了一聲爆炸聲,一個窗戶冒出了煙火,然後飛出來兩個傢伙。飛出來的兩個人中,一個遠落在街上一動不動,像條死狗,另一個在空中一個翻身就落到了街道上,身上流下了血。他走到那條死狗身旁,一腳就踢了過去,好像還大罵了一聲。

會流血的當然不會是普通人。我好像見過他,他應該是余帥的一個手下,估計現在也是殺紅了眼,所以才這樣大罵吧?

既然李紫並不知道張璇在哪裡,所以我只好隨意亂走了。

一坨屎卻忽然說:「在那邊1

「嗯?」我怔了一下。

「好像打起來了,一個是剛才飛的,還有一個應該就是張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