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2,人不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252,人不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殭屍兄跟張璇打起來了?這下倒好看了,省得張璇一直那麼目中無人。照我的估計,殭屍兄應該幹得過張璇的,畢竟連化身惡魔的余帥都不是他的對手。她張璇算哪根蔥呢?只是不知道當空道八發威的時候,殭屍兄是不是也能享受到一樣的恐怖之極的速度。

一坨屎指了一下方向。那邊在一個樓頂之上露出了殭屍兄的身影,他飛高,高過了樓頂,然後下撲,就像是一隻大老鷹在撲向地上的一隻小雞一樣。看得我心驚膽戰的。

張璇一個人跟他幹上了嗎?

只是殭屍兄跟誰都不對付,今天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興緻一樣,連在下面的我他都有點視而不見的模樣,怎麼忽然要去幹掉張璇呢?難道真他媽的跟我心意相通,知道我滿身殺氣,知道我要幹掉張璇,所以他就衝過去了?

不過哪怕他送上這麼大的一份禮物,我也不會甘心情願成為他的口中食物的。

一坨屎首先往那邊衝過去。我身上有傷,再加上我根本就沒他那麼猛,所以根本就追不上他。還好正義兄會等我,他緊緊咬著牙,握著手槍的手都暴起了血管。

路上依然有著很多的屍體,血水只是從天而降而已,那些普通人在這場屠殺之中根本就沒有血。

前面一條小蒼裡面飛出了一個人頭,像一個射門的足球一樣,穿過了街道射入了對面的窗戶裡面,窗子的玻璃碎了一起,響起了美妙的樂聲。但是沒有血。這人頭就從我身前射過,有點嚇著了我,所以我停了一下。轉頭看過去,正看到刀疤臉色陰沉。血雨非常小,但是他的臉上竟然沾了不少血,看起來非常可怕。看了我一眼,大步邁來,轉身看著一坨屎衝過去的方向。

「又來了!怎麼今天他都會出手1刀疤沉聲說,看起來對於殭屍兄今天的出手相當不滿。

難道他們這些傢伙跟殭屍兄還講過道理不成?達成了什麼協議,要他這幾天不要出手?怎麼聽都有點不太可能。要不然的話就太過可怕了。畢竟現在真正最大的敵人就是殭屍兄了。然後才是公雞或者我或者本體。

刀疤拖著厚背大刀,問道:「你也去嗎?」

我點點頭。

「殺誰?」他冷冷地問。

我一怔。看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我心面對張璇已經恨入骨子裡面了。所以我並不點破,而是第一次對他露出了冷淡的臉色,「你說呢?」

老子要殺誰,你要是幫忙的話,那就來幫我好了;如果你不想幫忙,那你就去忙你自己的好了。就算等下我殺不成張璇而被她幹掉了,是老子死,又不是你刀疤死!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這些傢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表面上看刀疤對我很維護,而且看起來比較大公無私。但是在上一輪的時候,他不一樣離我們而去?他最終還是信不過我和蒙蒙。我又何必再信他呢?現在怎麼看,他跟鍾老鬼其實也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區別而已。

我緩緩往前走去。他刀疤愛幹什麼就幹什麼,與我無關。

刀疤卻攔在了我的前面,冷冷地說:「你要殺那個女人?」

「不行嗎?」

他皺了皺眉頭,「不是不行,是時間還沒有到。」

時間?狗屁的時間,與我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等下有機會的話,我肯定一刀子就捅掉了那個女人。我不想再等了。雖然我打不過她,但她只要被殭屍兄打得半死,我就有機會一刀捅了她。殭屍兄不正是這麼打算的嗎?

刀疤搖了搖頭,「如果收割日真正開啟的時候,我可以親手把她抓過來讓你殺,但是今天不行1

「刀疤大哥,我殺得掉她嗎?你著什麼急。」

刀疤卻皺著眉頭,顯然心裡左右在衡量著什麼。他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先不要說我根本就干不掉張璇,哪怕我等下真的要去幹掉她的話,刀疤也大可以出手相救,我哪裡有什麼見鬼的機會?

但他顯然還在擔心著。我看得出來,他並不想小看我。我也不會小看我自己。

收割日開啟的時候就會送到我手上來讓我殺嗎?是不是開啟了收割日之後,如果我幹掉了張璇的話,就能得到她的異能;而現在如果一不小心張璇真的被我幹掉的話,她的那份異能就不翼而飛了?

所以張璇今天就不能死;要死也只有等到收割日的時候。其實他們這些人哪,現在在我看來,果然全都是半斤八兩。他們現在大肆屠殺那些普通人,雖然說大家都不是真正的人,而且那些普通人還都是虛構的,但平常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就真的殺得下去手?

他們這些傢伙,都已經不配稱之為人了。反倒是李紫,原本的一個虛構出來的人物,不惜與他們這些異能者為敵,也要保住那幾個普通人。只可惜她的能力不夠,最多只能救個二三十個普通人而已,說不準現在已經被那些獨眼龍盯上了,只要開啟了收割日,只要本體宣布了可以無限疊加異能,到時候,他們很有可能第一個就會對著李紫開刀吧?

到時候刀疤又會怎麼做呢?親手下刀子?很有可能,畢竟也是一份異能,疊加到他的身上的話,他的力量就大了一分,說好聽點,對付殭屍兄更有把握;說得不好聽點那就是保命的本事更高深了一層。

他早已經不是上一輪我剛開始遇到的那個刀疤了。多了一份記憶本就是一種很痛苦而且會讓人腦子混亂的事情;而像刀疤這些人,明顯多出來的並不止一份記憶,而是包含了他們在進入這個世界之前的記憶。

我不想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打算和商量的,我現在只想走我自己的路,哪怕我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但他們又能奈我何呢?大不了我親自把自己送到殭屍兄面前,讓這個醜陋的世界在殭屍兄的無敵面前完全崩潰,那樣不正是一件好事嗎?至於以後的事,殭屍兄是真的以張良的身份復活了,在外面的那個世界屠殺世人,或者做些什麼奇怪的事情,又與我有什麼關係呢?這個小小的世界就有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人了,外面的世界更大,更加複雜,有鬼,有見鬼的周小建,還有已經逃出去的司徒無功,還有真正的李紫,聽說還有一個比鬼王更可怕的魔王。

聽起來很可怕。「鬼王」、「魔王」什麼的聽起來好像就是大壞蛋一樣;刀疤、鍾老鬼之流肯定有更好聽的名字,但他們現在做出的又是什麼事呢?而且從以前得到的信息來看,鬼王和魔王並不是大壞蛋,反而為了守護外面那個他們長大的世界,鬼王已經死了,魔王哪怕就算沒有死,估計也快了吧?怎麼就沒有聽說鬼王為了增強自己的實力而屠殺普通人呢?

在現在看來,那些號稱什麼「守護者」的,才是真正的魔鬼而已。

「那就只能先抓住你了1刀疤像是下定了決心。

先抓住我?難道我真的有幹掉張璇的實力嗎?要不然他怎麼這麼怕?怎麼看現在的我都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手裡雖然提著一把神器一樣的匕首。要說到戰鬥力的話,哪怕一坨屎真的鐵了心要幫我,估計他也干不過張璇吧?正義兄?如果說我只是一個廢物的話,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屁而已,有個屁用啊,放出去還沒有到達張璇那裡早就消散在了空氣中,最多也就只是噁心噁心身邊幾尺的幾個人而已,哪裡能噁心得到張璇呢?

刀疤果然不是狠角色,他下定決心的事果然就會去做,他左手往我抓來。我根本就閃不開。但一坨屎早就有準備,他一腳從我身側踢了過去,踹在了刀疤的腰上。

刀疤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而一坨屎也趁著這一腳,扯了我一把,我身不由主地往後跌去。他這一腳力道是相當足的,估計從一開始就已經在蓄力了。

刀疤咬咬牙,冷冷地問:「怎麼,史易陀,你也反了?」

一坨屎擋在了我的身前。我的身體被他那一扯,又牽動了傷口,痛得我倒吸著冷氣,正義兄都在旁邊用身體靠著我,我這才站直了身體。

刀疤這傢伙已經完全瘋了。為了他們所謂的目的,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了。連他都變成了這個模樣,其他人呢?

更不用去看了。鍾老鬼他們肯定更加喪心病狂。現在死在他們手中的普通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我不知道學校那邊怎麼樣了,是不是大家都死絕了呢?我只關心張志偉和二皮臉,至於風雷,他應該沒事,至少也沒有哪個異能者會去殺他的吧?還有女漢子,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死掉呢?也許也被人幹掉了吧,我倒是在心面為她可惜了一把。

一坨屎嘆了一口氣,「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不像你們這些人,不要說在這裡,哪怕就是在原來的世界裡面,也是鬼神一樣的人物。我不想做鬼神,也不想做魔鬼。我只是想做一個人而已。哪怕是死,至少我也不會丟掉我做人的底線的。」

不知道上一輪的時候他有沒有恢復記憶;反正現在看來,他生前的記憶是完全恢復了。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而本體卻硬生生把他的人格給安排成了這樣,變成了一個厲害的不是收割者的收割者,一堆屎。

以前的那個本體到底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呢?

反正那個臭本體有著別人所沒有的惡趣味。

刀疤不再多說,而是橫起了他的厚背刀,大喝一聲,往一坨屎砍了過去。

刀疤的厚背刀,終於要見紅了吧?他殺了那麼多普通人,都沒有砍出半滴血,所沾上的血,也只不過是從天空滴落下來的雨滴而已;但這一刀只要砍在了一坨屎身上,我知道肯定會血水四濺的。

看來,我果然有幹掉張璇的能力,要不然刀疤不會這麼緊張,要不然他不會這麼不顧一切地阻攔。

但我到底有什麼能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