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3,黑手的黑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253,黑手的黑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黑手在上一次陰殭屍兄的時候他的黑手斷掉了。但是當他出現在我身旁的時候,他的兩隻手都完好無損。他的那隻黑手已經完全長好了,而且還握著拳頭,看起來他很憤怒。

我果然還是高看了一坨屎的戰鬥力。他竟然擋不住刀疤的攻擊,先是中了刀疤一拳頭,擊在右胸。一坨屎硬生生受了這一擊,右腿後退,身體竟然還前傾,右胸頓時陷了下去,嘴裡還噴出了一口血。他不能退,因為他若是退了,刀疤就能直接攻擊到我了。

看來還是我拖累了他。

我往後退去。

再然後刀疤後撤一步,一刀就把一坨屎手中的長刀給砸飛了出去。刀疤真正的太狠了。現在一坨屎明顯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我猜測哪怕他全盛時期使出大招都不是刀疤的對手,畢竟刀疤太厲害了,不怕疼,而且戰鬥力非常驚人。

刀疤的刀架在了正在咳血的一坨屎脖子上,重重的哼了一句。

黑手就是這個時候出現在我甥總是這麼神出果的出現讓我吃了一驚。因為我吃不准他到底跟刀疤是不是一夥的。但我現在不能逃,也不想再逃了。我緊緊握著匕首,往左邁了一步,緊緊盯著他,如果他敢動手的話,我就會跟他拚命。

黑手只是看著刀疤。

刀疤也看著黑手,皺了皺眉頭。

血雨在這場短暫的打鬥中竟然停了下來。終於不下這種讓我感到鬱悶而且感到詭異的血雨了。雖然現在還有兩大高手就在我的身旁,刀疤肯定是要抓我的,黑手的意圖我還吃不準,鬼才知道他到底打著什麼主意。

從某些方面來說黑手比刀疤更加可怕。一來是他的神出鬼沒,總是在沒有任何前兆的情況下就出現,而且一出現就到了身旁;再加上在我面前,他明明已經死了好幾次,但每次都不是真死。真不知道他到底那是什麼詭異的異能。難道公雞的異能分了一些給他嗎?這也不是沒有可能性的。我倒希望是這樣。至少在這場屠殺裡面我還沒有看到公雞的身影。所以公雞一夥就有可能跟我是一條陣線的,那樣樣的話,黑手倒也有可能跟我一條陣線了。

黑手嘆了一口氣。

「你怎麼來了?」刀疤冷冷地說。

黑手淡淡地說道:「現在收割,看似增強實力,但是你難道沒有看到,連那正主都不動手嗎?他為什麼不動手?難道你不明白嗎?」

刀疤冷冷地說:「多一分實力,自然多一分希望,這些人本身就不是真正的人,只是虛幻出來的罷了,殺了就殺了,而且還能增加我們一份實力,有什麼不行?」

「知道我為什麼不同意嗎?知道我為什麼不摻合進來嗎?」

「鬼才知道你為什麼1

「其實你根本就明白的。增加了一份實力,看起來很有益,可是這麼屠殺,你又失去了多少?你可以把他們看成不是人,但是你就是人了嗎?」

「死就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早已不是人了。」刀疤竟然在這個時候瞪了正在吐血的一坨屎,收起了刀。一坨屎坐了下去,重重地喘著氣。看來他也有些怕,但怕歸怕,他並沒有退縮。

這裡又有哪個是人呢?

沒有了。每個都只是瘋子而已。他們說那個傢伙是惡魔,他們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刀疤像是自嘲地說:「我本身就是一個惡魔而已。」

黑手接著他的話說:「是啊,我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流淌著惡魔之血,惡魔一直都在我們的身體裡面。我是一個守門人,其實我守的是什麼?不是那道門,而是那條線而已。」

刀疤倒是坐到了地上。

我知道黑手以前是守門人。他守的是什麼門呢?難道真的是通往惡魔的那道門嗎?這些傢伙果然都不是簡單的角色。生前如此,在這個世界也是如此。外面的世界果然比這裡更亂埃難道在外面的世界,真的有像殭屍兄和余帥那樣的背生雙翼的惡魔?所謂的魔王,應該就是他們的頭領了吧。

誰說沒有可能呢?畢竟外面的世界惡鬼都存在,還有跟鬼魂打交道的張良司徒無功等等。像殭屍兄那樣的惡魔,要是真的衝出去了,是不是也會吃人呢?

我怔怔地出神。一坨屎身上有傷,我當然幫不上什麼忙,現在過去扶他的話估計也沒有什麼用。反正我也不必去籠絡什麼人心。用一坨屎兄自己的話來說就是現在他們都不是普通人,而我只不過是一個稍微起眼一點的普通人而已。

血雨停了,但是屠殺肯定不會現在就停止的。

剛才殭屍兄飛起的那個地方,一個人飛了起來,撞到了一幢牆上,隔得這麼遠我幾乎都聽到了那人骨裂的聲音。那傢伙顯然也是一個硬貨,竟然挺身一翻,就像是在平地上一樣,雙手雙腳撐在牆上,活像是練了蛤蟆功一樣,連衣服都鼓了起來,雙手雙腳猛地在牆上一撐,身體就飛竄了出去,撲向了他飛出來的方向,又活像是第二個炮彈兄。

這第二個炮彈兄的身影被攏又隔得這麼遠,我也聽不到那邊的動靜。整個天地好像都清靜了。沒有以往的人聲鼎沸,也沒有了以往的人來人往。所有的店鋪面前都躺著一些死屍,有四分五裂的,有相對完好的。

似乎在整個天地之間,就只剩下了我、正義兄、黑手、刀疤和一坨屎這五個人一樣。只有我們這五個人的世界,真是孤寂,雖然清靜。估計這也是為什麼有那麼多虛構出來的人的原因之一吧。

黑手說道:「所以你沒有去想為什麼那位正主兒並沒有跟你們一樣在屠殺。因為你們失去的東西才是他最需要的東西。因為,他想變成一個人。」

刀疤怔怔地出神。

黑手卻說:「還記得以前的那個惡魔嗎?」

外面的世界果然有著惡魔。

刀疤好像正在努力地回想著。

黑手一步一步走了起來,他這樣踱著步子倒像是軍隊老總在想著應敵之策了,看起來果然有一些領導人的風範。一坨屎終於站了起來,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陷下去的右胸現在又恢復了原狀,不過臉色非常不好看,他的刀被砸得飛得比較遠,所以他也沒有去撿刀子,而是直接站到了我的身邊,看來他還是對刀疤並不放心。

刀疤怔怔地說:「他明明有著強大的實力,他明明可以不把很多人放在眼裡,哪怕那個時候的他,我可能也不是對手,但是他卻像一隻可憐的老鼠一樣,躲進了洞裡面,把自己捆綁在洞壁上,往自己的身上注射巨量的鎮靜劑,只為躲著那一輪圓月。」

我怔住了。因為我忽然想起了礦山上的那個瘋婆子。她在在礦山上做的那個工程,不就是現在刀疤所說的一樣嗎?她說只是想體驗一下以前那個人的歷程。她還讓我幫忙給她注射,然後她就瘋了,變成了一個怪物。

那個瘋婆娘肯定認得現在刀疤和黑手正在談論的那個惡魔的。明明是一個惡魔,為什麼要把自己困住呢?

黑手說道:「因為他知道,他是人;他之所以困住自己,害怕的其實也只是他自己而已。不正跟這裡一樣嗎?」

刀疤問:「然後呢?」

「然後?沒有人願意他做人,倒是你,為什麼當時就狠心以自己的血肉,讓惡魔之城的真相浮於人眼呢?看來a市註定都會毀滅的,因為那是一座真正的惡魔之城。你就像我在這裡一直做的那樣,爆炸了自己,化作無數血霧,飛往各處,燃起了惡魔之城的惡魔之血。於是這才帶來了真正的毀滅。到底是誰做錯了呢?很多人在這裡覺醒了記憶的人,都把罪怪到了張良的頭上,沒有人會怪罪你,因為你只是高天,一個天生沒有痛覺的人,一個自殺了的人,一個能力並不出眾的人。但正是你這個一意孤行的傢伙,直接挑起了無邊的風浪。惡魔之城所潛伏的,無法再潛伏下去。你當然看不到,因為你已經自殺了。但是我看到了,我當時正在羅澤的家裡作客,跟他拉家常,但是他就在我的眼前變了一個模樣,顯露出一直隱藏的強大實力,但看起來像是忽然就老了十歲,他只說了一句終於來了。我也看到了她的女兒關著門不讓所有人進去,最後當我們撞開門之後,她已經逃了出去,她的房間裡面只留下了無數的鮮血和一地潔白的羽毛。他們哪個不寧願當一個凡人一生一世,生老病死,而不去當一個幾乎無所不能的怪物。」

說得刀疤頭都低了下去,「看來是我錯了?」

「其實也沒有誰對誰錯,重點就是心中所想而已。只是,曾經的你到哪裡去了呢?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高天,曾經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天,怎麼現在像一個娘們一樣,總是考慮那麼多呢?該殺的就去殺,該救的就該去救。」

刀疤真的出神了,只是怔怔地問:「現在怎麼做?」

黑手往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現在?你該死了。」說完上半句,他的黑手直接就洞穿了刀疤的胸膛,從胸前插入,從後背透出,手裡抓著一顆鮮活的心臟。

我本來聽他的故事很有意思,但萬萬沒想到黑手果然是黑手,竟然下手這麼不講情面,直接就幹掉了刀疤。

我並沒有被嚇得跳起來。反而是正義兄驚叫了一聲。他現在又成了驚弓之鳥,手中的槍都掉到了地上。一坨屎閃身到了我前面,伸出右手護在我的身前。

這個黑手太狠了。

刀疤並沒有馬上倒下,嘴角扯了扯,竟然還沒有死絕,倒像是笑了一般,然後這才臉上的表情僵硬,倒了下去。

那鐵塔一樣的人,倒在地上,發出了一聲悶響,倒有點像一個普通人跳樓發出的響聲了。

血雨停了,但是下面地上的人開始流血了。刀疤的身體四周那粘稠的血像是一個怪物一樣不斷地擴散著。

黑手邁步往前走去,轉頭對我笑了笑,說:「我們過去?」

我只感到後背一陣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