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4,殺該殺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254,殺該殺之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黑手就這麼把刀疤給幹掉了。我不禁想起了以前刀疤跟著蒙矇混的時候,雖然不算意氣風發,但至少獨擋一面,面對誰也不會慫的。但就這樣一個狠角色,也這樣說死就死了。

黑手為什麼要幹掉他我不得而知。但現在看黑手的模樣並不想幹掉我。但是他那詭異的笑,讓我感冷氣直冒。我甚至在想象著其實只是一個外來者而已。難道是司徒無功出去之後,把他請了過來不成?當然這些都是有可能的。

我咬了咬牙,跟在黑手的身後兩米的距離,他走得倒是慢。路面並不是很平,但因為剛才的血雨實在很小,倒只是給這地面上的世界上了一些斑駁的紅色而已,這比一個完全鮮紅的世界看起來更讓人心驚。

正義兄早就撿回了他的手槍,小聲地問:「我是不是現在就應該給他一槍?」

一坨屎冷冷地說:「你可以試試。」

正義兄轉頭看他,不再說話。給他三個膽子也不敢這麼做的。黑手這名字並不是白叫的,可以毫不猶豫地對刀疤下手,而且在下手之前還說了一大堆。這城府可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程度。

我感到這個世界完全不同了。也許我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被哪個傢伙偷襲而死吧?不過看起來並不是一件壞事。

前面一個人站在一個門前,看起來有點失落。他正是余帥。現在他這個獨眼龍看起來完全沒有當初那麼意氣風發,倒像是一個老頭一樣了。

因為我們的走近,他抬頭看了過來。黑手對他點點頭,余帥也點點頭。

兩人匯在了一起。余帥忽然問:「殺多少?」

「該殺之人。」

我一怔。黑手這傢伙竟然跟余帥是一夥的!余帥竟然也要跟黑手一樣大打出手嗎?這怎麼辦?

「留幾個?」余帥再次問。

「只留我們自己的人。」黑手再次說。

黑手果然是狠角色。他們是要殺盡那些跟他們意見不同的異能者了嗎?不過以他們的本事,能做到這一點嗎?看起來很難。

「高天已經死了?」

「既然他早就死了,現在再死一次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黑手淡淡地說。

在這裡不論哪個再死一次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哪怕就算是我自己或者黑手他自己。

我沉默地跟在他們身後。緊張的不僅有我和正義兄,還有一坨屎。他的表情看起來也有些陰冷。他是想通了什麼嗎?

正義兄的嘴唇顫抖了幾下,說:「全都是不可理喻的瘋子而已。」

誰說不是呢?沒有人能逃過這一劫的。黑手已經展露出了他的意圖和手段,刀疤他都可以下手,更別說其他人了。我猜想等下會死在他手中的異能者,肯定一個又一個前赴後繼的。我只是不太明白他到底要這麼做而已。

余帥卻轉頭看了我一眼,停下了腳步,看起來正在等我靠近。我趕緊也停了下來。

余帥倒也沒有走近我,而是淡淡地說:「現在還沒有到真正分生死的時候。血雨一下,就表明有人拿這身體開刀了,這是一個這個世界崩潰的前兆,同樣也是我們做決定的時候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

外面有人終於對這具身體開刀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要幹掉這具身體,還是從醫療的角度來講呢?這具身體外面不是有那個什麼玄冰嗎?在那展廳裡面放了一百年,沒有人能打破,只能掃描一下,倒是查出了得了癌症而已。難道是因為司徒無功的外逃,所以他就打破了那層堅冰,這才讓這具身體不再安全,於是外面世界的人終於可以對這具身體下手了。

一百年啊,如果我真的有著以前的記憶,哪怕真的復活了,也不好過吧?反而沒有記憶倒是能活得輕鬆一些。這不正是好事嗎?只是萬一我真的能以這具身體的身份復活的話,我將怎麼面對外面的那個世界呢?肯定跟眼下的這個世界不同的。一百年的光景,肯定有太多的變化。

我說不出話來。

余帥繼續往前面走去。我跟上他的腳步。如果他們真的要幹掉我的話,那就幹掉好了。只是他們兩個都沒有對我下手,連趕上來的正義兄和一坨屎都沒有下手。

終於看到了。眼前是市中心的廣常這裡平常都有很多人的,但現在地上躺著很多死人。廣場中心那裡倒是有一些獨眼龍,連鍾老鬼都在。張璇手裡握著兩把斬馬刀,在她對面站著的正是殭屍兄。我看著那兩個傢伙的側面,想象著等下殭屍兄把張璇給幹掉的場景。

鍾老鬼那邊有好幾個受傷的獨眼龍,那應該就是殭屍兄剛才的成果了。有一個獨眼龍還斷了一條腿,已經被人包紮了起來,看起來比較硬氣,寒冰一樣的臉上,好像正在不斷融化著,汗水流成了河。

另外幾個受傷的獨眼龍看起來比他好一些,雖然有一兩個依然在吐著血。不過說到硬氣的話,好像就比不上他了。

張璇好像也受了傷。她的身上有著一大片的鮮血。這應該並不同殭屍兄的血。現在的殭屍兄看起來完好無損,站得那麼直。兩個翅膀緊緊貼在後背上,絲毫不影響他的行動。

他手上並沒有兵器,但是一對爪子看起來比余帥的金剛爪還厲害。余帥的金剛爪是白色的。殭屍兄的爪子是黑色的,不過此時黑色的爪子上帶著一些鮮紅的血。

我輕咬著牙。殭屍兄這小子起初並沒有對那些獨眼龍下手,直到剛才才飛過來這邊。看模樣他真的只是對張璇動手而已,他並沒有真正的殺人,而只是把其他的獨眼龍打傷了而已。難道這小子真的知道我心中所想,要幫我把張璇幹掉嗎?

我輕輕地往他走去,他的側臉顯示他那張假面已經破碎得只剩下了一些小塊沾在了臉上。裡面露出的那張真臉很蒼白,但怎麼看都像我。他的身型像我,而且現在我更加肯定他那張真臉更像我。他就像是我的一個鏡像一樣,或者說其實我才是他的鏡像呢?

他忽然轉頭看著我,嘴角上揚展露了一個讓人膽戰心驚的笑容。他笑起來比不笑的他看起來更加可怕。果然像我。我停下了腳步,讓他只有三十步左右。

黑手和余帥站在我兩側。黑手的那條黑手握起了拳頭,余帥也握住了他那兩隻金剛爪。

不知道當年張良第一次遇到鬼王是怎麼樣一種場景。雖然說鬼王只是一個鬼,但鬼也有形狀吧?應該一般也是以真面目示人的吧?那時候的張良會不會以為看到了自己的靈魂呢?

還有就是鬼王是不是也會露出這種邪惡的笑容?

而此時張璇繞著一個大圈,看模樣竟是往我衝來。

殭屍兄趕緊回神,直接往張璇截過去。

余帥忽然問道:「她可不可以死?」

黑手淡淡地說:「她一死,估計收割日真的馬上就要來了,那就好看了。」

所以余帥看向我。要我回答嗎?放過張璇?那是不可能的。羅澤一直以來的願望就是幹掉她而已。想不到她先一步幹掉了羅澤。我現在只是一個沒有異能的人,可是為什麼刀疤那麼害怕我會真的去幹掉張璇呢?

我肯定有這個能力的。難道是因為殭屍兄嗎?

鍾老鬼注意到了我們,他大聲說:「抓住他1

沒有人動。

因為黑手和余帥正站在我身邊。這時候殭屍兄已經跟張璇打在了一塊兒。殭屍兄的爪子果然硬霸,直接扛住了斬馬刀。以前一直都是天下第一神兵一般的斬馬刀竟然對殭屍兄失效了。張璇這娘們也真是夠狠,竟然真的跟殭屍兄硬碰硬。只不過很快兩人就各自被打退。張璇不好受,她直接就往後面撞去,嘴裡還吐出了一口血,有一個獨眼龍上前去接,同樣被事帶著后撞了兩三米,這才停下,張璇的左手垂下,看起來受了傷,只不過很快就再次活動開來,甩了甩,仰著臉盯著殭屍兄。

相對而言殭屍兄就要好得太多了,他同樣飛被打得後退,但是他有翅膀,在後退的時候他的翅膀就張了開來,巨大的翅膀頂著空氣阻力,只退了大概五步左右就站住了身體,那對巨大的翅膀一扇,吹起了地上的塵土,身體就往上飛去,飛到了十米左右的高空,再次收縮翅膀,像是一隻往下撲的大老鷹一般,往張璇衝過去。

鍾老鬼他們大驚失色。這時候余帥也動了起來,現在的他還是一如往常的他,並沒有像殭屍兄一樣變成那惡魔的模樣,但是他手裡的兩隻金剛爪可不是擺設。他緊緊握住兩隻金剛爪,從地面上往前衝過去,跟殭屍兄是同一個方向的。

看起來他又要跟殭屍兄大打出手。張璇加上余帥,不知道殭屍兄能不能接下。

看來張璇果然是司徒無功之後數一數二的厲害角色。在殭屍兄冒出來之前,不算那條大白蛇的話,最厲害的應該就是司徒無功和守護狗了;但是現在司徒無功和守護狗都已經不在了,看來這個世界果然實力大降了。但至少還有張璇這樣可以直面殭屍兄的狠角色。再加上余帥那個更加變態的傢伙,這一戰也不知道誰勝誰負。

黑手對著我點了一下頭,他也往那邊沖了過去,他的起步比余帥晚了一點,而且速度也慢一點,但是從氣勢上看來,他並不會差太多。黑手這傢伙除了陰人之外,果然還是有真材實學的。

至於我呢?一時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現在余帥和黑手看樣子要正面與殭屍兄對上了。我是希望殭屍兄勝呢,還是希望余帥他們勝呢?

我說不出來。

一坨屎淡淡地說:「真正的屠殺開始了。」

鍾老鬼那邊起初看到余帥和黑手衝過來時,他們的臉色差不多已經看到了希望,他們知道,只要有餘帥加入的話,對抗殭屍兄是不成問題的。

但是他們馬上就臉色失色了。

余帥的速度竟然比殭屍兄還快,他竟然直接衝到了張璇的身前,張璇的反應也是快得出奇,身體后翻,直接一腳就踢在了那個接住她的獨眼龍背後,於是獨眼龍不由自主往余帥撲去。

金剛爪幾乎帶出了幾道閃光,血雨飛濺,獨眼龍四分五裂。

余帥的速度並沒有減,而是直接撞開了那四分五裂的碎肉,繼續往前沖;張璇身體往旁邊閃開,兩把斬馬刀護在身前。一閃眼之間,余帥已經沖入了那幾個獨眼龍之中,一聲慘叫響起,那幾個獨眼龍中綻開了一朵血色的花。

我怔住了。

余帥並不是要跟殭屍兄干架,而是要幹掉那幾個獨眼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