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6,狙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256,狙擊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余帥顯然料到了殭屍兄就是沖他而來的,所以這才毫不猶豫地舍了獨眼龍而向殭屍兄衝過去。

現在的余帥依然沒有變成那個惡魔的模樣。殭屍兄當然不是好惹的,黑爪直接就撕裂了空氣往余帥殺過去。現在的他對於余帥來說擁有著制空權,真正要開殺的話,自然有著很大的優勢。比如說他現在就張開了翅膀,兩隻腳爪也往余帥殺了過去。

余帥的金剛爪擋住了兩擊,但殭屍兄的右腳爪已經撕開了他右肩的衣服,還撕出了幾條血痕,看起來觸目驚心。

我起不來身,而且感到胸口悶,用手去抓張璇的那隻臭腳,但她再重重一踏,這一腳不止有著她幾乎全身的重量,更有著一股額外的力量,我痛呼一聲,只感到骨頭都快要被她有踩散架了,胸腹間鼓著一股氣,像是要把我的身體都要炸開,但是又呼不出來。真是要吐血了。

這娘們太狠了。

如果她真有本事,就應該去跟殭屍兄動手才對,現在跟我動這個手,算什麼英雄好漢。

當然,我也是沒事找抽型的,既然沒什麼本事,怎麼就真的拿手槍跟刀子跟她幹上了?

這娘們也不說話,只是稍稍放鬆了一點,依然看著殭屍兄和余帥那邊。我這才鬆了一口氣,用力地呼吸幾下,終於好受了一些,但身上更加沒有力氣了,只能使勁地轉頭往余帥那邊看過去。

這時候那些獨眼龍已經後退了不下於十米遠,黑手也停止了打鬥,看模樣要插手余帥跟殭屍兄的戰鬥了。而此時的余帥也不是剛才的余帥,他竟然變得跟殭屍兄差不多。想不到就剛才張璇踩一腳的空檔,就發生了這種變化。

余帥的身上有了一大片的鮮血,看起來跟剛才的張璇差不多;但還是有差別的,那就是現在的殭屍兄的身上也見血了。

張璇剛才跟殭屍兄苦鬥那麼久,看樣子並沒有傷到殭屍兄,而現在余帥剛跟殭屍兄打在一起,兩人都見了血,所以這就表明,真正能跟殭屍兄正面打上一場的,估計就只剩下眼前的這個余帥了。

兩人都打出了血性,以他們兩個人的身手,黑手看起來暫時也插不上手。就只在一旁掠陣。殭屍兄忽然大吼一聲,原來余帥右手的金剛爪竟然插入了殭屍兄的腹部。但是余帥也不好受,被殭屍兄一腳抓在了右肩,這一腳連踢再抓,兩人的身影馬上就分開,各自退後。余帥的右肩一片血肉模糊;殭屍兄的腹部也同樣在往下滴著血。兩人都負傷帶血,看起來好像殭屍兄吃的虧大一點,但事實上卻並不是這樣的。因為余帥的右手明顯不再那麼靈便。但殭屍兄呢?當初他現世的時候,連胸口都有一個大洞呢,現在只是腹部受傷而已,有什麼大不了。

兩人都拼出了火氣,眼睛變得血紅。

兩人懸空對峙著。然後都吼了一聲,再次撲了上去。看起來這兩人果然是在用性命在打架。

先不管他們的實力到底怎麼樣,光是這份氣勢,就不是別人能有的。

而在另一邊,黑手的心神好像全都被殭屍兄和吸引了過去,他那條黑手連袖子都放了下來,兩隻手握在一起,像是一個老頭子一樣站在那裡安靜地看著。

但是忽然他就彎腰一拳往地上擊去,地面幾乎都震動了一下。他那條黑手直接就深入到了地下,一股血從地下沖了上來,他直腰時,手中抓著一顆破爛的頭,頭也沒有抬,隨手就往身後十步之外的那些獨眼龍扔了過去。

我明白,那是有個陰險的傢伙看到黑手被殭屍兄和余帥吸引,所以就從地下偷襲,但跟黑手比陰險,誰比得過他呢?所以就被黑手一手抓了頭。

他身後的那些獨眼龍有好幾個都紅了眼睛,互相點點頭,再次往黑手殺過去。那邊殭屍兄跟余帥打得怎麼樣,跟他們無關,他們現在只想幹掉眼前的這個黑手而已。

「真當我干不掉你們?1黑手好像真的發怒了,他猛地轉頭惡狠狠地瞪著那幾個衝過來的獨眼龍。那幾個獨眼龍一怔,腳下一停,竟然後退了幾步。

黑手不理會他們,轉頭繼續看著余帥和殭屍兄那邊,哼了一聲,說:「沒種的傢伙,我真的干不掉你們的。」

但現在並沒有哪個獨眼龍再次沖前,顯然心面還在打著主意。

我再次把目光投向了余帥和殭屍兄。他們飛在空中,像是兩隻相互撕殺的老鷹一般,一時都看不清身影了,分不清誰是誰。而在不遠處,正有幾個獨眼龍往這邊趕過來。他們之前顯然都在收割著那些普通人。現在他們被余帥和殭屍兄的性命相搏吸引了過來。

他們停在了外圍,一時不敢靠近,心面在打著什麼算盤我也不得而知。

我只是感嘆到殭屍兄也有日薄西山的時候。想不到他竟然連一個余帥都收拾不下來。當然,我更恨余帥和黑手怎麼來得這麼快,如果他們不來的話,等殭屍兄把張璇打得重傷沒有還手之力,到時候我只要給她補上一刀就行了。

而現在,張璇依然一腳踩在我的胸膛。她要殺我的話,只不過一刀的事而已。她為什麼還不動手?

一坨屎終於沖了過來。他的腳步有些踉蹌,但他的決心是不會差的。他右手緊緊握住的竟然是剛才被張璇踢飛的匕首。那把匕首在他的手中當然比在我的手中威力更大。但再大,以他現在重傷之身,能對付得了張璇嗎?

眼看著一坨屎就要衝過來了,但是他忽然停了下來,一動不敢動。我感到脖子有些發涼。原來張璇竟然一刀頂在了我的脖子上,看來這個就是她的立場了:你要是敢過來,我就一刀滅了他!

看來在張璇的心面,我真的不重要。但是在一坨屎的心中,我還是很重要的。他站在那裡,只是不斷滴著汗,也不知道是因為剛才重傷的原因還是因為害怕的原因。

他那麼害怕我死去嗎?

我一動不動。而這時我忽然聽到了一聲槍響。

這一聲響比我聽過的任何槍聲都要大。然後就傳來了一聲殭屍兄的怒吼聲。

我微微轉頭看過去。雖然脖子的皮膚被斬馬刀鋒利的刀鋒切開了一條血線,但我也顧不得了。

殭屍兄的身體往下落去,身上飛起了血來。而余帥此時也不好過,身體正在往後飛去,撞到了一面牆上,他身邊的窗戶嘩啦一聲全都碎了,他的身體也不知道是嵌在了牆上還是沾在了牆上,一時一動不動。而殭屍兄落到了地面上之後,馬上就一蹬飛了起來,這時候他飛向的並不是余帥,而是離余帥大概有三個房間的一個窗戶。

又是一聲和剛才如同一轍的槍響。我沒有看到子彈的軌跡,只看到了那個窗戶裡面似乎亮了一下,殭屍兄再次怒吼了一聲,身體竟然被擊得倒飛了兩尺,胸前飛出了血來。從那槍聲就知道躲在那窗戶裡面的那個傢伙手中的槍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了。這槍聲比起以前二皮臉用來殺獨眼龍的衝鋒槍厲害多了。看來果然武器的威力才是重點埃

因為那一槍,殭屍兄的身體停頓了一下。這時候余帥終於動了,他的身體彈了起來,再次往殭屍兄撲過去。

殭屍兄顯然怒極。

我有點明白余帥和黑手的想法了。現在他們一方面削弱了獨眼龍們的勢力,所以剛才出手要幹掉獨眼龍;而在另一方面,現在跟殭屍兄對上了,所以哪怕不能幹掉殭屍兄,也要把他重傷!

只是我更加不明白的是,現在的殭屍兄跟獨眼龍倒有點像是在一條陣線上。余帥真的要一手造成這樣的局面嗎?到時候他們哪怕再厲害,也不會是這兩方聯手的對手吧?

至於那隱藏在那窗戶後面的狙擊手,顯然是余帥早就安排好的,估計要不是黑手的話,他的目標應該一直都是殭屍兄而已。以殭屍兄的本事,剛才與張璇對打的時候,估計那個狙擊手在打出一槍的時候,就已經死了;而現在有餘帥牽制住,這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哪怕狙擊手並不能對殭屍兄造成致命傷,但只要余帥能把握住機會,在殭屍兄的身上傷上加傷,那麼殭屍兄的戰鬥力就會下降的。甚至他們還能一舉幹掉殭屍兄,那麼就真的大局已定了。

現在余帥和殭屍兄再次纏鬥在了一起。余帥顯然在戰鬥力上還是比殭屍兄弱一些的,但現在他還是有機會的。兩人在空中翻翻滾滾,終於余帥被發狠的殭屍兄一拳往地面砸去,余帥轟然被砸落在地面,地面飛起了無數的塵土,出現了一個坑。

但與此同時,兩人既然已經分開,那麼狙擊手當然就毫不猶豫地出手了。一聲槍響,正擊在殭屍兄的右翅上,不僅飛出了血,而且子彈還穿了過去,就落在離我不遠處。殭屍兄的身體在空中翻滾了一下,像是失去了平衡。但很快就重新穩定了。但這時余帥已經從下往上飛撞了過去。

殭屍兄受著這兩面夾擊,顯然也有點應付不來,匆忙之間,也只不過稍微抵擋了一下,殭屍兄被撞得往上拔高了好幾米,而余帥的身體也在空中懸停了下來,翅膀輕扇著,飛落了幾片羽毛。

槍聲果然再次響起,那個狙擊手果然陰險到了一定的程度。子彈擊在了殭屍兄的身上,殭屍兄的身體再次不穩,身體偏了幾下終於右邊的翅膀無力,身體往下倒栽下來。

這個時候,黑手往那邊殭屍兄的落點衝過去。余帥也往那邊撲去。

看來,這場大戰,就要見分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