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8,隨風而散的空道八
小說:| 作者:| 類別:

258,隨風而散的空道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終於成功了。但是我並沒有感到任何的興奮。我心面反而湧起了一股失落。就要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吧?再見當然是永不再見的意思。

蒙蒙走到了我的身旁,一把摟住了我的肩膀,輕輕拍著,說:「我要走了。」

我還不是一樣要走了嗎?

我轉看著那些有些愣住的獨眼龍。他們好像有些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同樣也想不清楚。所以我就不會再去想了。也許趁著這最後的時間,我可以到處走走,看看,畢竟應該到了跟這裡說再見的時候了。

蒙蒙果然說走就走了。他的身體在我的面前慢慢消失,就如同以前在山頂上喝茶的鬼王和夏小心一樣。

他們一個個都走掉了。難道就只留下我這一個嗎?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也許現在也到了跟他一樣慢慢消失吧?但是我沒有看到這一點。只注意到我的身體好像真的是半透明的,但是卻越來越真實起來。

天空卻變得越來越陰沉起來。我抬起頭,我看到了那陰沉的天。烏雲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天空之上,只是現在並沒有下起血雨。我不由得怔住了。

鍾老鬼倒吸了一口氣。

一坨屎艱難地爬了起來,走到我的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看起來臉色有些陰沉。正義兄卻呆在遠處,不敢靠近。

一身破爛的余帥收起了鋼爪,也走了過來。他的身上看起來傷得很重,但我相信他很快就會恢復的,現在的他又變成了平常的人樣。黑手眯起了眼睛,看起來又在打著什麼鬼主意了。

預想中的末日並沒有到來。豬王肥胖的身體快速靠近,他在我的身邊停下,重重喘著氣,把狙擊槍拄在地上,喘息了好幾口氣,這才說:「可累死我了,不行,得吃點東西壓壓驚。」

越來越多的人出現了。我看到了大老二,他扛著他那把大金槍,身邊跟著疊在一起的兩個蛋蛋。他們一定殺了很多人。但是他們並不在乎。誰又會在乎呢?還有餘帥的幾個手下,和十幾個獨眼龍。

現在這個廣場之上,匯聚了絕大部分的戰鬥力。但幾乎沒有人說話。

我轉頭看著劉玉玲,她正蹲在那個已經死了的我身旁。

我忽然呆住了。因為那個躺在地上的竟然是空道八。

他的脖子已經不再冒血了。但他一動不動。看起來已經死掉了。

他為什麼煩惱?看來並不是因為劉玉玲,而是因為他竟然會替我死一次?我不禁往他走過去。

鍾老鬼他們這才注意到躺在上的是空道八。他們不由得後退了一步。

想不到現在空道八也死了。劫財色呢?張志偉呢?二皮臉呢?他們現在還活著嗎?

我並沒有為我還活著感到慶幸。而是感到一陣無力感。想不到死都死不成。這裡根本就是他們布的一個局而已。不知道殭屍兄有沒有看透這種情況,所以他才沒有對我下手?

我不敢再想下去。

劉玉玲輕輕地為空道八合上了眼睛。

我靜靜地站在空道八的身旁,低頭看著他。他的身體似乎正在隨風而逝,變成了灰塵,散落在這天地之間。他算是留在了這個世界裡面。他最終沒有走出去。他那麼厲害,要是真正的他,跟張璇打一場,也不知道到底誰會被弄死,但這都不重要了。因為他現在已經死掉了。

正義兄終於跑了過來,他顯然不明白,問:「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先是刀疤被黑手幹掉;現在空道八替我死掉了。看來這個世界的人都要死掉才會結束埃

最後剩下的那個是誰呢?是我,還是殭屍兄,還是……

還是誰呢?原來的本體?或者現在的本體鐵柱?

鬼才知道呢。以前的那個本體估計還在,也許現在正潛伏在這裡呢。但是又有什麼關係呢?

余帥蹲了下去,沉默地掀開了空道八的衣服,從他的腰間抽出了一把匕首,往我遞來。

我輕輕接過。現在這兩把匕首終於都到我的手上了。看來真正的最後的收割馬上就要到來了。只是現在大家都已經很累了,能撐得過去嗎?

還有就是收割者們,到底會拿我們怎麼樣呢?還是我們一起一致針對殭屍兄?現在豬王到了在這裡了。但我知道,他們那一伙人,真正最厲害的是公雞。公雞會有什麼樣的立場呢?也許對付殭屍兄是全部陣營的一致決定;但不同的陣營之中當然也有分別。特別是本體和公雞。他們才是最大的關鍵而已。

公雞不死,這具身體也撐不了多久的,所以眼前的這些獨眼龍們當然也樂意看著公雞死去;本體不死,我也不能順利接位,要釋放這關在這個世界的這些靈魂也做不到吧?只是我就算接位了,就一定能放掉嗎?

算了,反正大家都要被幹掉的。最後估計就只只能剩下一個而已。沒什麼好想的。

我摸了摸受傷的腰間。竟然真的沒有傷。看來那傷也轉稼到了空道八的身上。

劉玉玲站起身,看了我一眼,然後默默地轉身離去,她沒有看其他人,反正誰也不知道她心面想著什麼。

現在空道八的下半身都已經消失了,微風中,那些消失的部分是一些類似於皮屑一樣的粉塵,正在空氣中飛舞著。

余帥抬起空道八的一左手,捋起了袖子,手腕間有一塊表。正是上一輪中的那塊表。

他輕輕解下,也往我遞來。

我接過,戴在了手腕上。現在看來,我的異能應該回來了吧?要不然余帥怎麼會把這些東西都給我呢?現在的我應該可以跟殭屍兄一戰了吧?只是張璇都不是他的對手,我會是嗎?

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是沉默地看著空道八正在消逝而去。

但是忽然,黑手就怒吼了一聲。一把刀從他的後背捅入,從胸口透了出來。他反手一拳甩過去,響起了砰的一聲響,那個偷襲的傢伙馬上就倒飛了出去。

余帥正要起身,但他的身上馬上就多出了五把刀。刀刀都刺了進去,他好像變成了刺蝟。

正義兄嚇了一跳,大叫一聲。其實這只是半聲而已,因為他的頭已經掉到了我的腳旁。

正義兄也這樣去了?

這變化來得太過突然了,讓我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想不到那麼陰險的黑手都著了道兒。我正要有所反應,要去按那隻手錶,但很不幸的是,我只感到手上一陣麻感往全身傳遞過去,竟然只是一隻粗壯有力的手搭在了我的手上,我的手頓時就斷了。

一個矮個子攔腰把我抱祝我動彈不得。同時腳不斷離地。這小子抱住我的手臂竟然正在不斷變粗著,而且他的身體也在不斷變高。這個小巨人!竟然就隱藏在這群人裡面。

我根本就動彈不了。

只能看著余帥。他早就身受重傷,現在傷上加傷,哪裡還有還手的餘力?又一把刀重重地刺入了他的心臟裡面,握住那把刀的正是鍾老鬼。鍾老鬼冷冷地笑著,說:「你以為你很無敵?」

沒有人是無敵的。但余帥現在這個死法也太過憋屈了。我緊緊咬著牙。黑手顯然也跑不掉的。

大家都大意了。

原本以為張璇一死,而我並沒有死,反而又拿回了異能,這事兒就算要這麼過去了。但誰又能想到鍾老鬼那麼陰險呢?估計黑手和余帥一時之間根本就沒有去想過鍾老鬼的陰險吧?要不然還能著了他們的道兒?

黑手現在倒是一動不動。而我隨著小巨人的增高中終於看到了黑手身後的那個影子一樣的獨眼龍。他的手插在了黑手的後背裡面。

鍾老鬼轉頭冷笑著對黑手說:「我知道你的能耐,只不過現在你還能爆炸嗎?」

黑手的臉紅得幾乎要掉下血來,然後馬上就變白了。他身後的那個影子一樣的人抽出了手,手裡抓著一團正在跳動著的紅色東西。

影子把那團東西往嘴裡送過去。

黑手倒了下去。他沒有爆炸。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就這麼死了?鍾老鬼看起來對黑手比較知根知底。

一坨屎也好不到哪裡去。

同樣有兩把刀刺入了他的身體裡面。但他並不同黑手。顯然鍾老鬼他們對於黑手的重視程度遠遠超過了他。所以一坨屎還有一線生機。他的身體忽然化成了一團黑漆漆的黑色蟲子,往後遠處逃去。

看來唯一能逃得掉的就只剩下他了。

豬王原本正在啃著從他口袋裡面掏出來的雞腿,直到現在還在啃著。但啃了兩口之後,他就啃不動了,首先雞腿掉到了地上,然後他也倒了下去。

三隻手用一把刀把豬王的身體洞穿了。三隻手緊緊咬著牙。鍾老鬼卻帶著冷笑。

幾乎跟殭屍兄一樣堅強的余帥終於倒了下去,他的手和腳神經質一般地抽動了幾下,然後就再也不能動了。他的那隻獨眼正看著天空。

天空中只有烏雲而已。

鍾老鬼抬頭看了我一眼,「怎麼,想不到嗎?要不然我怎麼能成功呢?現在除了我們,還有誰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呢?」

說著他蹲下身,一把撕開了余帥蒙住那具假眼的黑皮。那隻假眼是綠色的,看起來倒像是石頭一樣。

鍾老鬼嘿嘿笑著,手往往裡面一插,摳出了那隻眼珠子,拿在手裡,笑著說:「看來我才是最後的勝利者。」

他並不是勝利者,因為這個時候他同樣飛了出去,因為他是托著那個眼珠子的,竟然沒有拿穩,飛了出去。那眼珠子如同一道流星一樣,也不知道飛往哪裡去了。

蒙蒙破土而出,他不斷升高著,一條巨大的黑蛇從地下冒頭出來,蒙蒙正是站在這黑蛇的頭上。

「我們真的要去了。」蒙蒙淡淡地說。

守護狗?

黑蛇揚起了頭,如同一團烏雲一樣,往我們撲來,我只看到那巨大的蛇口往我罩來。

小巨人大吼一聲,但是一顆巨大的蛇牙已經刺透了他的身體,小巨人這才放下了我。

我跌在蛇口裡面。往外看去,只看到前面的景色不斷在後退。看來他是要把我送走。

他為什麼不幹掉鍾老鬼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