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59,他真的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59,他真的去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能感覺到身下的那條正在扭動的蛇信,而且我還能看到那正吊在蛇牙上的小巨人。他已經死了,蛇牙直接穿透了他的身體。

蛇口是張開的。

行動如風。但是我卻看到這條蛇正在不斷消逝,正如剛才的空道八一樣。

守護狗終於也要真的去了。

一個又一個認識的人,現在都離我而去了。而且離去得那麼突然,讓我措手不及。

我看到了學校正在不斷接近著我。終於到了學校門口,蛇頭落了下來,我走了出來。斷臂讓我感到身體麻木。心面的麻木更甚。

整個蛇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慢慢變成了趙半仙的模樣。而蒙蒙只是站在我的身邊笑著。

我看著他,不知道說什麼。他和趙半仙的身體正在不斷消逝著,化成粉塵飛散在空氣中。虧他還笑得出來。

他看向了學校裡面。我轉頭,看到了十個人。現在少了豬王,他們就只剩下這十個人了。

他們快步跑了過來,低頭看著地上的趙半仙,現在趙半仙的身體只剩下了一半。但他並沒有死掉,他忽然笑了,點點頭,說:「好。」

老鼠說道:「師父也好。」

「師父早就是個死人了,有什麼好不好的。」趙半仙說著抬頭看著我,說:「記得外面還有人在等你呢。」

我點點頭。

蒙蒙說道:「那就外面見了。」

我一怔,然後回過神來,「你還在外面嗎?」

蒙蒙的一條腿消失,他有些站不住,我趕緊扶住了他。他笑了笑,「誰知道呢?也許在,也許不在吧。不過也有可能在外面的那個人,雖然並不是真正的我,至少還是有一部分是我吧?」

「司徒無功?」

他點點頭,再次說了一聲:「外面見了。」

就不再說話,而是轉頭看著四周。這個轉頭真的讓人感到恐懼,在為他的後腦已經消失了。

我不忍心再看,只得看著老鼠他們。他們似乎也不忍心看,就轉頭看著校園裡面。那裡面倒是有兩個人在看著,是兩個門衛。但是他們尖叫了一聲,就趕緊逃跑了。

老鼠說:「豬王死了?」

我還沒有回答,公雞就狠狠地說:「不死不休。」

是的,不死不休。那些獨眼龍,都要死。

特別是鍾老鬼,如果我有機會的話,不會一刀就把他砍死,而是要一百刀,我得計算好,不能讓他死得早了,一定要砍夠一百刀才行。

忽然感到手裡一輕,這才轉頭,發現蒙蒙已經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身體。沒有血流出,看起來肢離破碎。

腦袋也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但他依然看著天空。他的臉色非常蒼白。現在一定非常痛苦吧?

只是這樣怎麼還能不死呢?

我怔怔地看著他。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應該給他補上一刀。但補一刀就有用嗎?現在他的身體都變成了這樣,都不知道受了多少刀。

我重重吸著氣。如果有機會出去外面,我一定要好好問他以前的那些破事兒。只是我真的有機會嗎?我不知道。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怔怔地看著他還在不斷減少著,他的嘴角終於開始抽動起來。但很快這種抽動也不存在了。因為他的嘴巴已經消失了。

只是微風而已,不知道要把他往哪裡吹去。

我不敢再看他,而是順著風吹的方向看過去。遠處有山,路上竟然還有車輛在行駛著,看起來這邊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還有更遠處的一個山頭,我好像看到了一隻巨大的鳥。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鳥,而是殭屍兄,他好像也要來給蒙蒙送上一程,遠遠地懸停在一邊安靜地看著。

或許殭屍兄的潛意識裡面,也有蒙蒙這個人吧?

我怔怔地看著他,他看了一會兒,轉身飛走了。他雖然受了重傷,但現在看起來已經沒有什麼事了。

伸手想要抓住幾縷粉塵,但是它們都從我的手裡溜走了。有些東西是永遠也抓不住的,只能記祝但是我的記憶裡面沒有了笑容。因為他好像從來就沒有笑過。

我想到了李紫。不知道現在她是不是也已經死了呢?不過認真想一想,應該不會吧,因為獨眼龍的勢力大部分都趕去了廣場那邊,如果只是遇到一兩個獨眼龍的話,以她的本事應該不至於就會掛掉。她沒有掛掉的話,劫財色應該也沒什麼事的。

劫財色那傢伙依然沒有打劫的勇氣埃只是現在他也比不上上一輪的他了。上一輪他怎麼手中也有一把匕首,可以跟異能者們鬥上一斗。但是現在不要說武器了,連手都斷了一隻,還跟誰斗去呢?

要不是手臂的麻木,我幾乎都忘了我也斷了一隻手。我低頭看著這條斷手,正無力地吊著。

而一抬頭間,我看到了兩個人,一個是張志偉,他正往這邊跑過來,一邊跑一邊大聲說:「靠,我就知道是你!你他媽的跑哪裡去了?擔心死我了1

至少還有一個人記著我的。至少還有一個人會關心我的。我不禁笑了。而另一個人就讓我笑不出了。因為她是女漢子,她只是遠遠地站在那裡。

如果不是她的話,或許今天的這些事就會不發生吧?我伸手,按下了手錶。

眯起了眼。張志偉的速度在我眼前變慢,而且越來越慢。我的感受著手臂傳來的麻木正在迅速地退去,斷手恢復了知覺,手指輕輕動彈了一下。

張志偉的身體幾乎達到了靜止的程度,不過依然是奔跑的姿勢。這個時候,我的斷臂終於完全恢復了過來。然後我就往女漢子跑過去。

我當然不可能擦著張志偉的身體過去,因為那樣的話他可能會受傷。所以我選擇繞開了他五步跑過去。我一邊跑一邊注意著女漢子臉上的神色,她臉上好像非常平淡,沒有擔心,沒有後悔,也沒有任何其他的情緒。

看起來倒有點像殭屍兄了。

不過我不會在意的。我只是想她死而已。

我重重地撞到了她的身上。她沒有動,我倒被巨大的撞擊力反震得後退了兩米,我能看到我周身空氣不安的湍流。

我站住了身體,再次按下了手錶。

我沒有去看那手錶的轉動。而是靜靜地看著女漢子。我的身上轟的一聲冒起了大火,所以眼前變成了火焰的橙色。我的異能果然全都回來了。只不過是放在空道八那裡一段時間而已。

女漢子看起來以比子彈更快的速度往後飛去。也不知道飛了多遠,直接撞到了一棵樹上,棵手臂粗細的小手馬上就斷了,和她一起往後飛,然後撞到了牆上,發出一聲轟然響聲。

和其他的普通人一樣,沒有血,但依然四分五裂開去。

我緊緊咬著牙。轉身從腿腳打顫的張志偉身邊走過去,再次來到了蒙蒙的身邊,現在他已經消失了。

身上的火焰正在慢慢消失,正如蒙蒙的消失一樣。因為這火已經燒光了的身上的衣服。

我怔怔地看著那看不到的廣場方向。他們還在不在呢?我是不是現在過去全部幹掉他們呢?

任由衣服消失,我往前邁步,但一隻手卻搭在了我的肩上。

老鼠淡淡地說:「明天吧。」

「明天?」

「嗯,明天。」

明天?明天又有什麼事發生呢?

鬼才知道。

我只知道那些獨眼龍都要死。如果老鼠他們不動手,我就會自己動手。而且我下手會毫不留情。

老鼠他們當然沒有理由不動手。

張志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邊發著愣一邊看著我。

我身上的火終於消失了。我走過去要拉他。他好像還在出神,不過伸起了手,我一把拉起了他,他這才猛然醒了過來,跳著往後退了一步,說:「你……你……」

真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但最後,這小子說:「你他媽的1

一邊說著一邊脫下了t恤,扔向我。

我不禁笑了。這小子竟然不怕我?

看來這小子也不是特別膽小嘛。

我把t恤圍在了腰間,這時才發現匕首早就掉在了地上,所以返身過去撿了起來,全拿在左手,右手摟住他的肩膀。

張志偉咬咬牙,問:「現在去哪?」

「你說呢?」

「我怎麼知道?只是剛才聽說市區那邊出了大事,很多奇怪的人大開殺戒,見人就殺。我就想你是不是在那邊。」

我嗯了一聲。

「結果你小子果然在那邊。現在倒好,還全身冒火。」

「學校沒什麼事吧?」

「沒有。看,如果真的死人的話,那些人還那麼平靜嗎?」

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那邊是體育場,果然還有人在上著體育課。

看來公雞這個癌症比起那些獨眼龍來要好上太多了。

「看來還是學校好埃」

「可不是呢,現在還有人不相信市區那邊發生的事呢。我可是相信的,要知道我見過的詭異的事情也不少了。都有一個共同點。」

「嗯?」

「那就是你一定在。」

「我們的幫派怎麼樣了?」

「還行埃」

「不過我還是不明白你到底跟他們說我們的幫派是做什麼的。」

「做什麼的?賣產品啊!不是你搞出來的那個產品嗎?還有就是發展下線嘛,哈哈。」

「靠,我什麼時候叫你去搞傳銷了?」

他轉頭瞪著我,然後笑了,「好吧,看來這也是一件詭異的事情了。那麼就不爭了。要不然,我們把幫派做成末日救世主的樣子?現在怎麼看都是世界末日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