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0,世界末日真的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60,世界末日真的來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們不去理會那些學生的眼光。也沒有看到那兩個逃跑的門衛。張志偉好像也完全放下心來。他這個人還是比較好相處的。

只是偶爾轉過頭,才發現老鼠他們已經不見了。看來他們也跟黑手有得一拼,都是這麼的神出鬼沒。

「阿八死了。」

「啊?」

「也不知道到底是我害死的,還是算那些獨眼龍們害死的。」

「那我們要給他報仇。」

「是埃報仇。」

「你那個女朋友呢?」

「死了。」

「那我們也要給她報仇?」

「不必了吧?」

「為什麼?」

「因為是我殺的。」

張志偉這才震驚了,不過馬上就釋然了,「她肯定跟那些獨眼龍是一夥的,對不對?害死了阿八。」

我點點頭。

他接著說:「反正無所謂吧,死了那麼多人。我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會莫名其妙地掛了呢。」

誰說不是呢?現在雖然我的異能回來了,但是怎麼都感覺到笑到最後的可能並不是我。那會是誰呢?誰又知道呢。

我變快的話,殭屍兄是不是一樣會變快呢?

還有,在收割日開始的時候,到底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明天吧。看來明天就是真正的收割日了。也不用去想什麼了。

遠遠的一個人騎著單車過來,越來越近,這才發現是二皮臉。那小子一頭汗水,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擦了一把汗,問:「發生了什麼事?校長說不能外出。」

我點點頭,「是的,不能外出。因為外面全是殺人的瘋子。」

他咬著牙,「全是瘋子?他媽的,這倒好看了。」

「那個要抓你的小警察死了。」

「這個礙…死得好!不過是誰殺掉的?」

死得好?「一個獨眼龍。」

他咬著牙說:「好,有機會我幫他報仇。」

我不禁笑了。想不到他竟然會說出這句話來。還真的會為正義兄報仇嗎?不過二皮臉一向來說得出做得到,估計真的會那麼做吧,哪怕是拚命。

他張開了一直握住的拳頭,說:「不知道這是個什麼玩意兒,總感覺好像跟你有關一樣。」

在他的手中握著的正是那個如同綠寶石一樣的眼珠子。我怔了一下,怎麼跑到他手上了?這玩意兒可不是玩的。余帥有了它,就有了跟殭屍兄直面的本錢;而鍾老鬼之所以幹掉余帥,看來最為重要的原因也正是這玩意兒。

有了這玩意兒,說不准我就能正面幹掉殭屍兄了,至於其他人,根本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二皮臉現在倒要把這眼珠子送給我?

我捏起了這眼珠子。這東西看起來很奇怪,因為從一面看過去像是一顆綠寶石,但是從另一個方向看過去就像是一個詭異的眼珠子。

而且拿在手裡幾乎沒有重量,難怪剛才會飛那麼遠。不過我要怎麼用這東西?要用的話,肯定也要跟余帥那樣,把一隻眼珠子摳出來,然後把這玩意兒塞去,想想就感到全身冰涼。

我可不會去做那種事情。而且更加重要的是,現在的二皮臉,是不是依然是以前的那個二皮臉呢?如果他真的是以前的那個二皮臉,這玩意兒他能不能增幅?以他的狠勁的話,只要有希望,就會拚命的。他要是裝上了這個東西,那就是一大戰力。

所以我把它放回到了二皮臉的手心中。

他一怔,問:「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我想了想,「也許這是惡魔眼吧。」

張志偉問道:「惡魔眼?」

「也許是吧,因為裝上了它,就能變成惡魔。」

二皮臉顯然有點不信,「真的假的?」

「不過要裝上的話,必須先挖出自己的一隻眼睛,然後再把這東西塞進去。如果沒有到拚命的時候,還是別試的好。萬一到了只能拚死的地步,那就可以試試。」

二皮臉怔了一下,「聽起來很詭異。都是神神鬼鬼的。好吧,我先留著。萬一真要拚命的話,那我就裝上。怎麼說我也是你們的老師嘛。」

張志偉給了他一拳。

我笑了笑。

二皮臉雖然有點不像以前的那個二皮臉。不過現在的他怎麼看都更親切了一點。

二皮臉也笑了笑,「去我那裡喝奶茶?」

張志偉說:「你就不擔心市區發生的事情是真的?真的是的話,我們全城都亂了,跑也跑不掉,而且現在竟然打不通外面的電話,難道世界末日真的要到了嗎?」

二皮臉笑著說:「世界末日就末日,有什麼好怕的?你看張良,那麼鎮定,你也學學。有老師呢,你怕什麼。」

張志偉切了一聲,說:「你倒是說得輕巧,你是不知道,只要有他在的地方,肯定會發生一些詭異的事情。」

二皮臉倒來了興趣,問:「發生了哪些事情?」

我們繼續往前走,二皮臉扶著單車走在我們旁邊。張志偉的那張嘴就是個漏勺,什麼事情都保不住,說起了以前在山裡面露營的時候遇到了左手美女的一個分身;然後又說起了趙半仙;再然後說到了黑蛇白蛇。

二皮臉聽得一驚一乍的。看起來倒是真的相信了。

看看就要到他的奶茶店了,張志偉卻說:「算了,我先回去了,既然張良沒事,那就好了。還有很多幫務要忙埃」

說完就溜掉了。

我和二皮臉看著他離去。二皮臉在店門口停好單車,這時候他老婆正在看書。

二皮臉說:「你先回去吧,我在這裡守著就行。」

他老婆哦了一聲,起身就走了。我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二皮臉倒了兩杯奶茶,放到了小桌子上。我只能坐下。現在我這個打扮,自然引來了一些人的注意,但事實上也沒有幾個人當真,只是有一個肌肉發達的傢伙捋起了他的短袖,彎起手臂露了一下他的肌肉,向我得意地揚揚頭。我也沒理會他。

肌肉多,就能活下去了?要是那些獨眼龍真的殺過來,還不是一刀的事?

二皮臉抽起了煙,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我向他要了一根,叼在了嘴上。他為我點上火。我深深地吸了一口,輕咳了一聲,但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受,隨著煙霧在身體裡面轉悠,我竟然感到了些微的放鬆,腦袋也隨之放鬆了下來。

他倒是很有興趣地打量著我,忽然輕笑了一聲,然後點上了他自己的那根。

看來我早就會抽煙的,要不然怎麼不可能咳出來的呢?

而且我夾煙在手,好像也很自然,完全沒有新手的模樣。

「看來真的到了拚命的時候了。」他忽然說。

我看向他,倒不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

他接著說:「其實我這個人也蠻可憐的,但也總算記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我就說我怎麼一直記得羅澤那個人呢,現在終於想起來了,原來以前我就是被他殺的。」

「那你恨他嗎?」

「恨倒談不上。因為我知道現在他應該已經死了吧?他倒是一個很對胃口的人呢。反正恨不起來。真是懷念以前我們一起縱橫殺敵的時候埃」

「你想起了哪些事情?」

「不多,就是從怎麼遇到你們開始的。後來直到羅澤捅死了我。但我並沒有真的死。我知道他是為了救你的。他需要我的能力。我這個破能力。所以你才把那東西留給我吧?」

我默認了。

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沒事,反正我們心裡都有數。萬一真要用上的話,我肯定會毫不猶豫就用上的。畢竟這裡怎麼看都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哦對了,我還要為那個小警察報仇呢。」

「是啊,報仇。」

「什麼時候開始呢?」

「說是明天。」

「那好吧,那就好好睡一覺。明天一大早起來,應該就看不到太陽了。」

看不到太陽,但這天地還是明亮的。因為不出意外明天就是收割日了。收割日裡面,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但是有光線,跟有太陽一樣明亮。收割日裡面,我們要幹掉哪些人呢?有哪些人要幹掉我們呢?

只是這一次的收割日跟上一輪完全不一樣了。現在估計外面那些普通人都被他們殺得差不多了吧?還能剩下多少人呢?

鬼才知道呢。

我喝著奶茶。

「回去早點休息。沒有體力,明天怎麼過埃」他說。

是啊,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

看到他這裡還有麵包,我就抓了兩個啃了起來。豬王那肥胖的傢伙就是啃著雞腿被人做掉的。也不知道當時他心面的想法是什麼,是不是會罵那幾個獨眼龍怎麼不讓他啃完雞腿呢?

只是他的狙擊槍沒有落到我的手上。那槍的威力實在太大,連殭屍兄都能傷到,如果有那把槍在手的話,那麼我們的實力又會增強不少。

只是我也想不到哪個人有那樣的槍法。威力那麼大的狙擊槍,那也不是隨隨便便的人就能夠用得好的。

也只有豬王那滿身的肥肉和巨大的噸位,才能頂得住那巨大的後座力了吧?

吃完了兩個麵包,我就回到了宿舍裡面。

洗了一個澡,看著羅澤的那些遺物。我忽然打開了他的電腦。

並不需要密碼,直接就能進系統。

我忽然怔住了。

因為在他的電腦桌面上,有一個文本文檔,標題是「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