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1,惡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261,惡魔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一如往常,刷牙洗臉,坐在座位上看著窗外的天空。現在天才剛剛亮不久,不過我已經起床了。

暫時還沒有去吃早餐的想法。只是感覺到一些沮喪而已。天空之上依然有著很多烏雲,看不到有出太陽的希望。外面響起了很多腳步聲,其實宿舍的人應該也要起床了。畢竟今天要上課了。

期待中的收割日並沒有到來。這就是讓我感到有點失望的原因。

兩把匕首看上去幾乎完全一模一樣,同樣那麼鋒利。做個紙套,把它們藏在了身上。這樣會讓我感到一絲安全感。還有手錶,這是重中之重。雖然收割日並沒有到來,但現在誰也說不準到底什麼時候它就會來臨的。

響起了敲門聲,是張志偉。

「起床了1他叫道。

我應了一聲,看著這空蕩蕩的房間,忽然想到其實我也挺害怕孤獨的。以前還有羅澤在,而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在。所以我希望最後的收割早點到來,至少會熱鬧一點,不是嗎?

我開了門讓他進來。這小子手裡竟然還拿著書,不過馬上他就把門關了起來,問:「現在什麼情況?難道我們就這樣等下去嗎?」

「我怎麼知道什麼個情況?除了等我們還能做什麼?」

「還以為你知道呢。想一想就感到可怕。你不會不去上課吧?難道真的要去外面殺人不成?現在學校都封閉了,誰都不能外出呢。」

聽起來倒真的有點可怕。但是到現在公雞他們都還沒有來找我。本來說好今天就可以開始行現在我已經收回了異能,誰要阻止我也是做不到的。

我甩了一下頭,「你自己小心一點吧,我要出去外面看一看。」

「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能幫上什麼忙嗎?」

「望風,算不算?」

「還是不要了,到時候就怕你還會拖後腿。」

他哦了一聲,情緒看起來有點低落,但馬上就輕笑了一聲,「也對,在你們這些人看起來,我就是一個垃圾而已,那我先出去了。」

我想叫他一聲,想跟他說並不是他所說的這樣的。但看到他開門出去,我並沒有說出話來。現在還是不要把他拉下水的好。至少在學校這邊,暫時看起來還算是比較安全的。至於出了這個學校的話,那就危機四伏了。誰也說不準到底有幾個異能者隱藏在暗處,還有更加可怕的殭屍兄。

嘆了一口氣,檢查了一下身上的武器。如果有槍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帶上的。想不到最後,我竟然真的成為了孤家寡人一個,以前當作朋友的人一個一個地已經死去。而且這一次死亡可能就真的是再也不會相見了。

在寢室裡面等樓層上面的響動漸漸歸於平靜,我這才走出了這棟宿舍樓,在那個上一輪還拿刀要砍我的食堂大媽那個窗口拿了兩個大肉包,坐在食堂裡面的桌子旁,剛啃一口,就看到一個大胖子坐到了我的對面,他放下了端在手裡的一大碗白粥,另一個手裡抓弟兩個大肉包。

我抬頭怔怔地看著他。他肥胖的臉有點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一下,露出了嘴裡面的幾顆黃牙。他身上穿著白服的衣服,頭上還戴著一頂廚師帽,只不過並沒有系圍裙。依然還記得這傢伙當初踩到了一塊肥肉摔在地上把褲子都給撐破了。

忽然倒是感覺到這傢伙比較親切。他咧嘴笑估計就是打招呼了,所以我朝他點點頭。

他再咧嘴笑了一下,現在一手拿著一個大肉包,一口就咬掉了半個,咬得滿嘴油,看起來特別傻。

他倒什麼都不用去想,只要每天能吃飽飯就行了。當然,很有可能是以前的本體在創造他的時候,並沒有給他多少智慧。

只兩口就吞下了我要四口才能吃下的肉包,他喝了幾口白粥,就下去半碗。好大的嘴巴好大的胃口。看到他喝粥的模樣,我倒是忽然想到了一頭豬的模樣。

我不由得輕笑了一聲。

這傢伙看起來也蠻有趣的。

「別笑話我,我就是這麼一個粗人。」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怎麼你今天不用上課?」

如果他自稱不是「我」而是「俺」的話,我倒更能把他當成一個粗人的。但是在這個世界裡面,並沒有那些自稱「俺」的人,而且大家都是用的比較標準的普通話。實在太沒有意思了。

「不用呢。」

「小兄弟哪裡的?」

「小城市。」

這傢伙也不知道是不是人之將死的迴光返照,竟然會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天來。這雖然有些怪異,不過我也實在無聊,所以就多留了一會兒,要不然以我現在吃包子的速度早就吃完了包子離開這裡去市區了。

「誰不是呢。不過,回不去嘍。」

「回不去?」我不由得怔祝

他以非常快的速度幹掉了剩下的那個大肉包,抹了一把嘴巴的油,努力咽了下去,呼出一口氣,說:「可不是。現在都聯繫不到家裡了,手裡雖然還有信號,但怎麼都打不出去了。也不知道是通信出了問題,還是家裡那邊出了問題。」

「有這樣的事?」我假裝有些吃驚。這顯然是明知故問的。我當然知道有這種事情發生。

「還有呢,聽說市裡發生了大事,死了好多人,現在我們都出不去了。走出校門就很危險。還有一些人來學校這邊避難的。」

「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再次明知故問。

「誰知道呢。聽說市區裡面出現了一群瘋子,也有人說是惡魔。但誰知道呢?」

惡魔。

羅澤的那個「惡魔」文檔裡面終於有了文字,而不像以前那樣是空白的。而且那些文字竟然是能看得清的,倒像是留下來給我的信一般。

他估計終於想起了一些事情吧,所以就寫下了那些文字。什麼是惡魔?在那文檔裡面說得很清楚,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惡魔,因為每個人的身體裡面都流著惡魔血脈。

惡魔無處不在。更加有可能的是,有可能那些原本在a市大毀滅中死亡的人,在這個世界都有可能變成惡魔。就比如說余帥。只不過是借用了外物而已。

他的那個文檔裡面特別提到了那個眼珠子。果然不錯,竟然真的稱之為惡魔眼。惡魔的能力在死後幾乎都會匯聚入眼珠子裡面。而那個眼珠子,又是誰帶進來的呢?

誰又知道。不過還好現在在二皮臉手中。二皮臉顯然應該能發揮出那個眼珠子的作用的。這點我不必操心。而讓我昨天一夜幾乎沒法入睡的是,既然每個人身體裡面都流淌著惡魔的血脈,難道說整個世界的人都是惡魔的後代嗎?

除了這些之外,他並沒有提到其他的。他一直苦苦尋找的惡魔,原來就在他身邊而已。當然,也許他早就忘了這一點。

這個肥胖的傢伙看起來果然心情有些不好,喝完了剩下的半碗白粥之後就邁著王八腿走向他工作的地方了。在那裡,他會揮舞著那把厚實的剁骨刀,一刀一刀剁著骨頭。

看起來這個人只是虛構出來的,他的生活也比我的簡單,但怎麼看他都要比我幸運了。至少別人不會特意來弄死他。

整個校園果然在戒嚴。我來到東門,這裡除了兩個膽戰心驚的門衛之外,還有兩個人守著。一個是老鼠,還有一個是老虎。

老鼠手裡拿著一把長刀,看模樣跟蒙蒙那把並沒有多大區別。而老虎手裡抓著一把幾乎和他一樣長的狙擊槍。看到這把槍我的眼神亮了。

這幾個傢伙果然是狠角色,終於要派上用場了。

兩人都作了緊身衣的打扮,而且老虎的身上綁著一圈子彈帶,腰上別著一把短刀和兩個手雷,再加上他本身就身材高大,肌肉壯實,所以看起來倒有點像藍波了。

內側也不知道是因為老師之前就有通知的原因,所以只有不到十個學生在那裡想要離開,但現在他們不敢亂動彈;而在校門外側,卻有著數量眾多的普通人在那裡大喊大叫著,他們想要進來避難。雖然他們並不能理解為什麼這裡可以避難,但他們應該知道校園裡面還沒有發生人命案。

所謂的校門只是幾座橋而已;整個校園都被護校河包圍著,以前李紫就是往護校河裡面跳過,還害得我為了救她也跳了下去,只不過很不幸的是我被水淹了,依然還記得是空道八救的我。

校門是關著的。而在護校河裡,卻有幾個不怕死的傢伙跳了下去,游著水爬到了校園側。對於這些老鼠和老虎並沒有理會。

老鼠和老虎看到我來了,他們對我點了一下頭,然後老虎對著外面大聲說:「都別吵了1

外面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

那些人來得雖然很匆忙,但有些人還是帶著大包小包。有些看起來穿著不錯,應該是平常的老闆。但現在他們命都快沒了,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呢?

外面的人群安靜了一下,所以我趕緊低聲問老鼠:「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市裡面就只有我們這裡沒有死人,當然很多人都跑到這裡來了。」

「問題是放不放他們進來?」

「你說呢?」

外面的人越來越多,不放進來的話肯定是不行的。

老虎大聲說:「一個一個進1

校門輕輕移動,開了一個小口子,外面頓時又亂了起來,開始擠起來。而且還有哭喊聲。

這個時候,老虎完全沒有仁慈的意思,竟然端起槍,一槍就放了過去。這槍的後座力果然強大,他這麼壯實的身體竟然也後退了一步。

威力自然更加不用說了,三個人發出了慘叫聲,竟然穿透了兩個往前擠的傢伙,而且還把第三個人打得重傷。

這一槍之下,沒有人敢亂動,一時之間就只有一個人的慘叫聲,因為其他兩個都已經死掉了。

老鼠問道:「出去嗎?」

我點點頭。

老虎大聲說:「先讓開一條路!這裡有人要出去!還有,先排好隊,一個一個進!他媽的1

這個時候的老虎看起來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