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2,人都死哪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62,人都死哪去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老鼠面無表情地指揮著那兩個門衛把那兩個死掉了的傢伙扔到了護校河裡面。也不知道在今天接下來的時間裡面,這護校河裡會吞下到底多少條人命。

而那個身受重傷的,在人群裡面倒有一個看模樣還算是有些同情心的醫生,而且那傢伙竟然還背著一個醫藥箱,他先是狠狠地瞪著老虎,然後一言不發地蹲下給那人作簡單的傷口處理。看起來那傢伙暫時算是保住了一條命,只是接下來會不會死那就難說了。

看得出來,現在這些人都已經麻木了。這本應該就是收割日裡面才有的表情。我沉默著,不發一言。死人見得多了,多死一個還是兩個並沒有什麼不同的。哪怕就是眼前的這些普通人全都死了,我也不會感到有什麼好驚訝的。

我也不知道這算是麻木還是其他。反正就這麼一步一步走過來了。

人群開始排隊。

他們安靜得像是一群正在有序進入羊圈裡面的溫順的小綿羊。真是一群可悲的人。現在老鼠還沒有讓他們進來,因為我還沒有出去。我一步一步走去,他們都轉頭看著我,從他們麻木的表情中看不出他們心中的想法。

但是有一個老頭忽然說:「年輕人……」但還沒有說完,他身後一個中年人就扯了他一把。

那老頭只能拿眼看著我了。

不知道他要說什麼。反正我也沒打算再理會他。先頭的十幾人已經排好了隊,後面的人現在卻還在混亂著,因為排隊嘛,大家都想排在前面。但是看到我來他們馬上就安靜了下來,連頭都低下了,有幾個還不太安份的人,被身旁的人一扯,馬上就注意到了我,看到別人那麼怕我,馬上也不敢吱聲了,乖乖地排好隊。

在外圍停著很多車和摩托還有三輪車之類的,看來他們也不會傻到跑步過來。但是我並不會開車,騎摩托的話倒是行。

我自顧自地來到了一輛摩托車前,鑰匙竟然還在上面。

幾步外一個傢伙大聲說:「那是我的1

而說完那句話之後,他也沒有其他的表示。因為這個時候老鼠手裡握著長刀已經來到了我的身旁。

「確定要去嗎?」他問。

「問題是有些事情,總要了結的。」

「你去那裡做什麼?殺人嗎?」

「看看也好。」

殺不殺人倒還是其次。但那些獨眼龍實在讓我感到噁心,所以現在我既然有了這個能力,去做掉幾個獨眼龍,也不是什麼難事。還有就是去看看市區現在到底怎麼樣了。那些昨天死掉的人,又變成了什麼模樣呢?

「有什麼好看的,畢竟我們現在等的話也許更有優勢。」

「優勢?」

「可不是嗎?現在那邊可是很亂的,要不然也不會有眼前這些傢伙了。一個個要死要活的。」

「這些人進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估計還是難逃一死。」

我不禁怔了一下,不過馬上就釋然了。難逃一死那才是正常的。問題是現在老鼠對眼前這些可憐的傢伙們說明這一點。給他們一線希望總是好的。但當這線希望最後破滅的時候,又會發生什麼見鬼的事呢?到時候校園裡面肯定會大亂吧。

說不準到時候就是公雞直接對這些人下手呢。之所以校園暫時並沒有亂,也只是時間沒有到的原因。我絲毫不會懷疑老鼠他們的心狠手辣,在很多時候,他們跟那些獨眼龍並沒有兩樣。

「我走了。」我跟老鼠說一聲,跨上了摩托車,不過想了想,我還是對著那些普通人大聲說了一句:「凡人們,自殺吧1然後這才離開。

這一路上倒真的像是世界末日到了一般,到處可以見到被丟棄的車輛,還好只是騎著摩托而已,要不然還真的很難一路衝過去。而且還能看到搶劫的人。

那幾個打劫的人裡面並沒有劫財色。也不知道在李紫的幫助之下他現在是不是安全的。踩死的倒遇到過,從傷口明顯就可以看得出來,當然也沒有血。現在天空依然陰沉著臉,看不到太陽。

忽然我聽到了前面有些人發出的尖叫聲。那些傢伙現在都沒有開車,只是一路走過來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就尖叫起來。他的尖叫聲引發了連鎖反應,很多人都回頭看過去,然後一起驚慌起來,尖叫起此起彼伏,而且人們開始亂起來,我不得不停下。

他們奔跑著往學校那邊衝過去。

我抬頭看著遠方,可以看到殭屍兄正飛在遠方的天空中。他好像就在烏雲的下方,盤旋在市區的天空上。這傢伙也真是無法無天了,現在擁有了制空權,誰會是他的對手呢?

我坐在摩托上,兩腿支在兩邊。幾個喘著粗氣的傢伙與我擦身而過。

一個女人大聲說:「惡魔1

另一個從我身邊跑過去的傢伙忽然停了下來,扶在了我的肩上,大聲說:「市區不安全……你要去哪裡?」

這個傢伙看起來倒是蠻好心的。

「市區。」

「兄弟,聽哥的,趕緊掉頭,沒看到那天空的怪物嗎?趕緊跑路要緊,他都不知道殺了多少人了!還有一群瘋子一樣的怪人,見人就殺啊1

我聳了聳肩,並不回答他。

「那我走了,你自己看著辦1

我去市區就是找他們的。我當然不可能回頭。等待的時間太久了,我已經不想再等下去了。既然不知道怎麼開啟收割日,那麼讓別人開啟又有什麼不同?而且鍾老鬼那伙獨眼龍明顯是該死的。不管怎麼樣,現在我都要想辦法幹掉他們。

上一輪的收割日是蒙蒙提前開啟的,好像就是通過殺了十幾個獨眼龍。這一次既然我的異能回來了,殺十幾個獨眼龍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

就讓這一次的收割日來得更猛烈些吧。我反正是受夠了。

等這一波人群過去,我這才重新上路。終於接近市區了。也終於看到了更多的死人。

殭屍兄並沒有飛向我這邊,他一直都像是一隻真正的老鷹那樣在天空中盤旋著,似乎也在等待著最終的那一刻。雖然他的樣子嚇人,但我知道市區死掉的那些普通人並不是死在他的手中,而是死在了那些獨眼龍和收割者的手中。

收割者本身就是管收割的事情,我不會感到有什麼噁心之處;反而是那些獨眼龍才真正讓我感到噁心。因為他們還有一個稱號:守護者。

他們守護的是個什麼狗屁?以前我想不明白,到現在我依然想不明白。

過去那一波普通人之後,竟然沒有遇到其他的人,地上看到一些沒有血的死屍。地面早就是黑色的。這或許就是昨天下的血雨,經過了一夜之後,變成了這種見鬼的顏色。

這座城市好像變成了一座鬼城。或者說這本身就是a市那座惡魔之城的一種重播呢?誰又知道呢?或許真正的大毀滅更慘吧?前面幾乎搭起了一路的屍牆,也沒有人清理一下。

摩托現在已經用不上了,除非我的車技真的牛到可以直接在滿是屍體的路上騎行。我扔下了摩托車,一個人往前面走去。好笑的是,車輛都橫七豎八的扔在路上,但紅綠燈卻依然正而八經地彎幻著顏色,絲毫沒有被影響到。

紅綠燈下一個女孩的身影顯得有些與這個環境格格不入。她茫然地站在那裡,裙子都有些破爛了。

這個女孩我倒是見過的,正是那個姓陳的。

直到我走近時她才注意到我,抬著臉看著我,並沒有說什麼,她的眼睛裡面也沒有恐懼,也沒有欣喜,有的只是一種麻木而已。我看著她,她向我伸出手。

也不知道她伸手是什麼意思,不過我還是躲閃了一下。畢竟她以前也偷襲過我的。

她的手就保持在空氣中,我走前了幾步,再回頭看她,她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

現在終於算是到了地頭了,抽出了兩把匕首,一手倒握著一把。這樣也讓我有點底氣。不過除了陳孤雁小美女之外,我並沒有看到其他活著的人。

連只會飛的蒼蠅都沒有看到。

更不要說什麼獨眼龍了。

那些傢伙都跑到哪裡去了?

我皺了皺眉頭。小心地往前走去,一路行來,再也沒有遇到哪個活人。人都死哪裡去了?一個城市二三十萬人,不可能從昨天開始就被他們殺得沒剩幾個吧?

還有,哪怕普通人真的被殺光了,至少還能看到幾個獨眼龍吧?獨眼龍怎麼也有一百個的。再加上余帥手下的那些覺醒者也不在少數。

但是現在我連一個都沒有看到。

四周靜悄悄的,除了我之外,幾乎聽不到其他什麼響動。倒是偶爾能聽到有些門窗的響動聲,這聲音憑添了幾許詭異。

李紫應該不會就那麼死了吧?她至少還是比較強力的,除非是好幾個獨眼龍圍攻她,要不然要幹掉她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除非是余帥親自出馬。

但現在余帥已經掛掉了。

還有一坨屎又躲到哪裡去了?

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離那個銀行大樓不遠的地方,這裡死的人最多,一堆一堆的,反正那場景都不忍心去看,偏偏那些死人身體裡面都沒有血,這最讓我感到難受。

反而是街道上面都是黑色的,這種昨天下血時留下的顏色看與那些沒有血的普通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走進了那個小基地裡面,原本我以為這裡至少應該能遇到幾個獨眼龍的,但是讓我失望了。裡面沒有一個活人。看來好像普通人也知道了這個地方,所以死人倒是蠻多的。我可以想象到,他們一開始以為這裡是一個躲避的好地方,但事實剛好相反,這裡變成了一個送死的好地方。

一路走來,除了上空盤旋的殭屍兄之外,沒有遇到哪個活著的傢伙。

走得我倒是累了,隨意走進了一家小飯店裡面。同樣沒有活人。看起來也不亂。因為獨眼龍或者收割者的手法都非常快,裡面的人死得很乾脆。

從櫃檯裡面拿了一瓶酒和一包花生,正吃第二顆的時候,這時我注意到窗外有一個人冒出半個頭在盯著我。我一轉頭的時候,他的頭就縮了下去。過了兩秒鐘之後,他再次冒起了頭。

那只是一個小孩,我不禁放下了心。匕首放到了桌上。

「你……你是要找人殺嗎?」他忽然問。

我搖了搖頭。

「那你……」

「我找殺人的人。」

他終於膽子大了一點,整個頭都冒了出來,興奮地問:「你是來救我們的?」

「你們?你們在哪裡?」

他的眼珠子轉了轉,「真的是來救我們的?」

我點頭。

「那跟我來。」

他們到底躲在哪裡?我倒真的有點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