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3,又見傳教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263,又見傳教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小孩身上的衣服倒也算乾淨,個頭不高,看模樣也就只有十二三歲,在起初有點害怕我之後,現在竟然神色比較平靜。只是眼睛有點血絲,也不知道是昨天晚上沒睡好還是怎麼了。

他活像一隻猴子,動作比較靈巧,走路的時候還偶爾一蹦一跳的。

他帶著我在巷子裡面七轉八繞,繞得我都有點頭暈了。在起初的時候還能看到走過的路上有些死屍,不過過了一段路之後,就看不到了。而且忽然還聽到了一聲狗吠。狗是很少見的,想到這裡竟然真的有狗。所以我不禁又想起了守護狗來。

那是一條大黃狗,一身的長黃色,有點像一直用飄柔洗髮水洗澡,要不然怎麼小跑的時候毛還那麼飄逸呢?

這個時候我注意到小孩抬頭往左上角看了一眼。我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到那裡裝有一個監控探頭。他好像發現了我的目光,所以神色有點古怪。繼續往前走去。

而我這才注意到,原來這裡隔個十幾步左右就有探頭存在著,看模樣竟然是新裝上去的。也不知道在我來的路上到底有多少。

看得出來,他們為了活下去,已經充分開動了腦筋。我倒有點佩服起他們來。也不知道他們的頭頭是哪一位,竟然這麼有才。

終於來到了一個小平房門前。這個小平房顯得與周圍的其他建築有點格格不入。其他的建築雖然都是比較老舊的,但至少也有三層以上;但這個小平房不僅小,而且只有矮矮的一層而已。站在這門前,我不禁怔住了。一時之間打不定主意到底是進去還是不進去。

真是走到哪裡都擺脫不了這地下十八層!是的,這個鬼地方,就是以前曾經到過的那個地下十八層。在這一輪剛開始不久的時候,我也曾去過,而且夏小心就是在地下小平房裡面消失的。雖然那是在山上的。

看來這地下十八層一直都是我的夢魘。

我是直面呢?還是現在轉身就逃?

但這時小孩已經走到了門前,拍了拍門上的大鐵環,等了一會兒,門開了一線,一隻眼睛露在門縫裡面,轉了轉,問:「小猴子,後面什麼人?」

小孩說:「他說是來救我們的呢。」

「哦。」

門這時終於打開了一個人通過的空間。我有點緊張,不過門後轉出的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看起來應該以前是一個職員什麼的,看上去整體還算是比較整潔,不過在這個非常時期,又有哪個人能真正的獨善其身?

他輕輕撫摸了一下頭髮,上上下下打量著我,問:「你不是來殺我們的吧?」

我搖了搖頭。

他鬆了口氣,問:「你有異能?」

我點點頭。

他又有點緊張起來。

小猴子笑著說:「看把你緊張的。放心吧,他是個好人呢。」

西裝兄點了點頭,輕笑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地對我說:「不好意思哈,哥們,這兩天被嚇怕了。不過既然小猴子說你是個好人,那你就絕對是個好人了。這小子沒有其他的本事,好人壞人還是分得清的。」

我倒有點驚異了。難道這小猴子也有異能不成?他的能力就是能分清別人對他有沒有惡意?

我放下了心思。既然有人在那房子裡面,看來現在這個情況又完全不同了。小猴子那一夥大概把這裡當成了避難所,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藏在裡面。

小猴子回頭叫道:「進來呀。」他閃身走了進去。

我跟著進去。裡面亮著燈,擺著一張小方桌,小方桌上還擺著幾把槍,兩個人就坐在桌旁。他們看起來有些緊張。我心裡緊了緊。

鬼才知道他們會不會忽然暴起傷人呢?不過看來是我多慮了,他們並沒有其他的行動。

這時小猴子並沒有理會那兩個人,直接就從他們身邊跑跳著過去,然後推開了那個單獨的小房間的門。

我轉頭看了看那兩個人,確定他們並沒有其他的行動之後,我終於走了過去。西裝兄在旁邊笑著說:「現在估計這裡是唯一的安全的地方了。」

我不禁問他:「你們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被別人叫過來的。現在這世道,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了,你說是不是呢?」

看來問這個傢伙也問不出什麼所以然來。只是不知道在下面有什麼在等著我。那個領頭的應該是一個人物,只是到底是誰呢?

我先檢查了一下門,這門兩側都有把手。我就怕到時候不要進去了就出不來,那就麻煩大了。但小猴子已經開始往下面走去,而且西裝兄也先我一步走下去,他們都不怕,我當然更沒有怕的理由。

邁步進門,反手關上門,抓著把手拉了一下,門果然開了。看來這裡並不是一個必死之地。

樓梯上面依然掛著彩燈,我們一路往下,地下第一層就遇到了兩個老頭,其中一個說:「小猴子,又帶人來啦?」

小猴子從他身旁穿過去,笑著說:「是呢。」

那兩個老頭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自顧自地推開一個房間的門走了進去,門發出一聲輕響關上了。

看來這裡的人也並不友好,好像比較排外。

抬頭還能看到牆上裝著攝像頭。這裡看起來雖然有人,但人數並不多。接下來幾層都能遇到一些人,還有的傢伙在走廊上面做飯,看起來比較輕鬆的模樣。

看到這些平和的人,我的心情也放鬆了不少。但是忽然我聽到了下面傳來的慘叫聲。那是一聲極其慘烈的慘叫聲,使得我幾乎全身發毛。

小猴子回頭說道:「你知道的,現在世道這麼差,死了那麼多人,有些人的……嗯……腦子出了點問題,精神承受不了,所以任何情況都有可能發生的。」

我點點頭,「我們這是去哪裡呢?」

「去最下面那一層,我們主要的人都在下面呢。還有天父大人也在。」

天父?靠,真是什麼世道啊!連這鬼玩意兒都冒出來了。

我的手裡依然握著匕首,對於那個所謂的「天父」我雖然有點好奇,不過更有點擔心是不是一個獨眼龍在作怪。

把這麼多人聚在一起,誰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呢?雖然這些人看起來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如果要從下面第十八層往上走的話,一般人中途都要歇上幾次才行;但現在我們是往下走,雖然也並不很輕鬆,但比起往上走那就輕鬆太多了。

中間幾層遇到的的還好,有老有少,大部分都是青壯年;有些人眼睛對我帶著明顯的敵意,不過有小猴子和西裝兄走在前面,他們也沒有真的向我衝過來。倒還有一個小女孩好奇地看著我,走過她身邊的時候,她忽然問:「大哥哥,你怎麼活下來的?」

我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我走過了她的身旁。她忽然又說:「聽說外面的人都死了,是不是?」

反正沒死乾淨也死得差不多了。事實上我倒有點忘了我這次的目的了。我本來是來找獨眼龍的,但沒見到一個。如果遇到得足夠多的話,估計幹掉他們之後就可以開啟收割日了,那樣的話也算是完成了一個任務。而現在我竟然跑到這詭異的往下的十八層高樓來了。

當然,去見一見那個頭領也不是一件壞事。

越是往下,人就好像越來越多。而且大多數都是青壯年了,有一個傢伙手裡頭端著一把衝鋒槍在那裡耀武揚威,看到我的時候,他揚了一下頭,算是打了一聲招呼,他的嘴裡還叼著一根煙。

這傢伙我當然也見過。只是很奇怪他怎麼這次沒有手裡提著一兩瓶酒了。

我對他點點頭。想不到他好像還記得我一樣。

他並沒有說話,而是帶著身後的幾人往上走去。也不知道他們是要去殺人呢,還是要去救人。

估計救人跟這傢伙是沾不上邊的。這傢伙以前也算是被蒙蒙看好的人之一,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跟二皮臉一樣也有著奇怪的異能呢?

但現在的我,並不是以前的我了。現在的我已經變得更加果敢,現在的我也變得更加主動,因為現在我竟然主動出校園去找獨眼龍的麻煩。

「天父是誰?」我忽然問小猴子。

小猴子回頭笑著說:「我們都是天父救的呢,他是一個大好人。」

「他是不是一個獨眼?」

「不是呢,看起來跟我們一樣埃等下你見到了就知道了。」

我越來越好奇起來。

這時已經到了十七層。這一層上面人更多,而且很多都站在走廊上面,往下看著。好奇之下我也擠了過去。

下面點著火把,與上面的電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大廳一樣的底層,站著很多人,而且這時竟然又有一聲慘叫聲傳來。我看向那邊,竟然在第十八層的四周都有著很多的鐵籠子,慘叫聲就是從一個鐵籠子裡面傳出來的。

這時一個傢伙拿著大聲公大聲說:「好了,不要弄死了。」

我看向那個拿著大聲公的傢伙,然後怔住了。其實這裡的人大多都看向那個傢伙。那傢伙不正是那個以前一直跟我們過不去的傳教士嗎?

他就是那個所謂的「天父」?

靠!這傢伙真是時來運轉!

而那個傳出來慘叫聲的鐵籠子裡面又關著什麼人呢?鐵籠比較密集,所以我看不到,只能看到一個赤著上身的肌肉發達的傢伙手裡拿著一把帶血的刀子從鐵籠裡面走了出來,走到了傳教士身前,低頭說:「那以後,那個就是我的了?」

傳教士點點頭,用大聲公大聲說:「是的,以後那個就是你的了,記住,在時機到來之前,不要弄死了。」

而正這時,傳教士抬頭看向我。

我忽然感到不妙起來。四周的空氣都變得陰冷起來。我剛要有所動作,就感到後腦一痛,身體往護欄撲過去,正要去按手錶,卻不料雙手竟然被兩邊的人抓住,而且腰也被一個傢伙抱住了。

低頭一看正是那小猴子。

身後傳來西裝兄的話:「靠!怎麼又不暈!這些有異能的傢伙頭都這麼硬嗎?1

暈你媽個頭啊!竟然這樣來陰我!

我現在雙手被抱住,根本就動彈不了。

而且這個時候,不僅頭痛,更感到右手一陣鑽心的痛,然後就是讓我身體軟倒的麻,一轉頭,才發現西裝兄那傢伙竟然手裡握著一根木棍,把我的右手給打斷了。

這時他再次舉起木棍,往我左手砸來。

我眼前發暈。

想不到竟然被一夥普通人給陰了!

他呸了一聲,「要不雙腳也幫他廢了?」

小猴子大聲說:「我看就不必了,要是廢了他的腿,不知道他會不會死得太快了?」

西裝兄嘿嘿笑了一聲,說:「小猴子,還是你本事啊,又抓到一個所謂的異能者,到時肯定有一份是你的。」

小猴子得意地說:「那肯定。你也不想想,現在包括這倒霉鬼在內,我都抓來了八個了,總要分我一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