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4,普通人有力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264,普通人有力量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現在呼喊肯定沒有什麼鳥用了。萬萬沒想到竟然在陰溝裡面翻了船。早就知道誰也信不過的,但現在出現這個局面我還是難免一陣自責。一群能在獨眼龍和收割者眼皮底下活得這麼瀟洒的普通人,怎麼可能不是狠角色呢?

絕對大意了。

身體又痛又麻,這感覺簡直爽翻天。想要動彈幾下,但我動不了。如果這個時候有哪個王八蛋能按一下我的手錶,我就會給他們好看,但不知道怎麼搞的,他們並沒有按下去。

我的匕首被西裝兄拿,他還試了一下,一刀就砍斷了他手中的木棍,得意地說:「狗屁異能者的東西就是好,看來這是神器埃」

而手錶卻被小猴子拿了,他當時摘下我的手錶時,我的手臂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電擊一樣的感覺,但我不能叫出聲來,我只能緊緊咬著牙,臉上豆大的汗滴不斷往下流來。

他只是把那手錶戴在了手上,看了一眼,說:「看來走時也蠻準的。」在那一刻,他看樣子想按下去,但這時傳教士在上面說:「小猴子,現在很閑嗎?」

小猴子馬上就一個立正,說:「好的,我這就去。」

這小子說完之後馬上就一溜煙跑上去了,看起來又去坑異能者了。

我很好奇他們怎麼認定我就有異能的。可能是我自己說出去的吧。但不管怎麼樣,他們現在把我扔在了一個鐵籠子裡面。兩手不能動,還好兩條腿並沒有被打斷。這讓我感到好受一點。只要身體一動,就又是一陣鑽心的痛。

「你這傢伙倒是硬氣。」西裝兄在籠外得意地笑著說。這小子手裡拿著我的兩把匕首,「這真是神器不成?你還沒有說說你的異能是什麼呢。」

而這時我聽到了呸的一聲。原來是我左邊的鐵籠子裡面一樣也關著一個人。這傢伙竟然是鍾老鬼的一個手下,依希記得應該就是三隻手那王八蛋。

這三隻手不要說什麼三隻手了,現在看模樣連三顆牙都沒有了。那小子渾身是血,兩條手臂被齊根斷去,還有兩條腿也被砍斷。但他的傷口全都包紮了起來,看他的樣子應該活不了多久。但現在傳教士應該還不會讓他去死。他在等收割日。

傳教士那小子顯然記起了以前的事情,要不然怎麼可能安排出這麼多事情來。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三隻手雖然嘴裡漏風,不過話還是說得聽得懂的。

西裝兄好奇了,問他:「你認得這長得跟個小白臉一樣的傢伙嗎?」

三隻手又呸了一聲,吐出了一口血口水,「老子會跟你說?他媽的,都是陰險小人。」

西裝兄笑著說:「我是陰險小人?你們就是陰險大人了不成?還不是你們見人就殺,要不然我們還會落到這步田地?不過你也不要說什麼虎落平陽被犬欺的狗屁話,放心,暫時你還死不了的,天父說得沒錯,時機還沒有到呢。」

三隻手的臉色變了變,狠狠瞪過去。

而我注意到右邊的鐵籠子裡面是空的,但是再過去一個裡面也關著一個人,同樣這麼慘。

上一輪的時候,普通人雖然瘋狂,但沒有現在這麼陰險;但現在的他們,比起殭屍兄來,更加可怕十倍。我真的小看他們了。

「你的牙怎麼了?」我不禁問三隻手。

西裝兄卻搶著說:「還不是他想咬舌,所以我們就把他的牙全拔啦,我看你倒不像他那麼壞,但說實話,如果你試著咬舌自盡的話,我們也會拔了你的牙的。要知道,咬舌的話,可不是一兩秒鐘就會死的。」

咬舌?三隻手對自己也狠。不過相對於這些普通人來看,顯然還是不夠的。要知道咬舌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而且死得也比較慢的。這可不是武俠小說裡面的那種一咬就死,而是咬了之後,引起的窒息,然後慢慢死亡。

傳教士他們顯然救得起來的。

我靠在鐵籠子上,重重地喘息著。現在只是在等著小猴子看什麼時候能按下手錶,那樣的話我的傷就能夠復原,然後我就可以殺出去。這些人都該死的。

在某種程度上比獨眼龍更加該死。

西裝兄說道:「你叫什麼名字?總有名字的話?」

我緊緊咬著牙,任由臉上的汗不斷流下。

這時那個赤膊的壯漢慢步走了過來,嘿嘿笑了一聲,說:「要不然,現在先招呼他一頓?他剛剛到這裡,還沒有嘗過我們的滋味呢。」

這最底下一層,依然有那麼多人,而且他們現在除了看向傳教士之外,竟然還在不斷地打量著我。我這個剛剛被他們抓住的傢伙,顯然是有利用價值的。

傳教士這時拿著大聲公大聲說:「先不要動他。」

赤膊男一怔,「為什麼?」

「他不同。任何人都先不要動他。」

看來傳教士果然記起了以前的事情。那麼他到底要拿我怎麼樣呢?還好他不知道手錶的事情,要不然的話,這次真的死定了。

但現在受傷這麼重,在感覺上面,跟死了也差不多。

這噩夢一樣的經歷,不知道到何時才是個盡頭。

於是那些人都在問到底有什麼不同了。傳教士並不說話,而是安排五個傢伙看管著我們,然後就讓大傢伙散了。

這最底下一層變得安靜了很多。只有火把爆出火星時候的響聲之外,幾乎就只能聽到我自己的心跳聲了。

現在這時間真的很難過。今天剛起床的時候,我很失望怎麼收割日還沒有到來;而現在卻希望慢點到來。因為一旦到來的話,這些瘋狂而且陰險的普通人就會拿我們開刀。

「你這傢伙有什麼不同呢?」西裝男正守在我的這個鐵籠子外面,他用我的一把匕首正在削著一個蘋果。

我不想理他。

倒是隔了幾個籠子一個傢伙有氣無力地說:「你也來了。」

隔了好幾個籠子,所以我看不到那個傢伙到底是誰。不過聽聲音的話好像是比較熟悉的。

「是我,風雷。」他再次說。

靠!不會吧?

我終於有了點力氣,忍著痛問:「你怎麼也被抓了?」

「你還不一樣?」

好吧,以風雷的性格,肯定比我還更好騙的。騙下來之後,至於要怎麼收拾,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只是好奇,怎麼這些異能者都這麼好收拾呢?

西裝男笑著說:「說起來也好笑呢,抓你可是最簡單的呢,其他的傢伙,可是費了我們好大的力氣才抓到。」

三隻手又呸了一聲。

西裝男笑著說:「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你的異能到底是什麼。像其他的那些傢伙,我們都已經逼問出了他們的能力;倒是你這個傢伙看起來很特別啊,連天父都對你另眼相看,不用說,他肯定知道你的能力的。」

我不理他。

他忽然變成了瘋狗,撲到了鐵籠上,手裡的匕首對著我,「說不說?不說的話我切掉你的一條腿1

看模樣還真的很可怕。但我有什麼好怕的呢?傳教士都說了他們不能動我,我也學著三隻手呸了他一下。不過這可費了我好大的力氣。

西裝兄像個神經病一樣笑了,「不說就不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小猴子還說你是一個好人呢。小猴子真的有這個能耐呢。不過現在不是說你是好人就能好好地活下去的。我以前也是一個好人。但有好下場嗎?現在不一樣了。我變成了一個壞人,可以打罵你們這些以前高高在上的所謂有什麼狗屁異能的傢伙,真是爽翻了。還真的想讓你吃點苦頭呢。」

這自說自話的勁頭倒是很足。但我不會說出去的。

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這時候兩個傢伙用鐵鏈拖著一個半死的獨眼龍走了下來,鐵鏈一路拖,一路噹噹的響。那個獨眼龍倒比較眼生。

那傢伙同樣非常慘,不僅身上綁著鐵鏈,而且全身是血,再加上嘴巴裡面還塞了一塊爛布。

那獨眼龍像一條死狗一樣被扔進了一個鐵籠子裡面。這時候小猴子這才又跑跳著下來,笑著說:「看吧,還是我厲害吧?又抓來了一個呢1

看他得意的勁頭,實在不敢想象現在這些人都變成了什麼怪物。

他們現在在我眼中,完全就是惡魔的化身,他們已經不是人了。但我又能指責他們什麼嗎?不能。因為從收割者和獨眼龍開始任意屠殺普通人開始,這個世界就完全變味了。

他們可以通過屠殺普通人來增強實力;而這些普通人為什麼就不可以殺他們呢?只要到了收割日,普通人也同樣可以獲得異能。

傳教士正是打著這個主意的。

我只是寒心他們把算盤打到了我的頭上而已。我只是想去殺獨眼龍的,但現在卻被這些普通人關在了這裡。

小猴子亮了亮手腕上面的手錶,他的手腕比較細,所以那手錶在他的手上顯得比較大,「這手錶不錯呢,不知道值多少錢。」

西裝兄罵了一聲:「現在這個時候你還講什麼錢?錢有個狗屁的用處啊?去騙人過來才是正經的。到時候我們人人都有異能,我們就能活下去。」

小猴子吐了吐舌頭,「說的是呢。」

我看著小猴子的動作。真希望他按下去。他怎麼就不按呢?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埃我不禁說:「這手錶當然值錢,很多功能的。」

小猴子笑著問:「你不怪我啊?」

我嘆了一口氣,「現在這個世道,誰又能怪誰呢?」

「那倒是。說說看,都有哪些功能呢?」

「按下側面那個功能鍵你就知道了。就在轉柄的旁邊那個。」

小猴子果然上道,他的手慢慢按下去。

我已經準備好了。只要異能一發動,我的身體就恢復正常,然後打破這鐵籠,再然後,搶手錶和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