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6,暗無天日
小說:| 作者:| 類別:

266,暗無天日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對於這些異能者來講,現在是比收割日更加黑暗的時刻。收割日與這不同,單以上一輪收割日來說,雖然我們要面對很多收割者的收割,還有那無盡的心理壓力,但是因為大家都沒有了以前的記憶,所以還是很好處理的,死一些普通人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但現在,不要說異能者了,哪怕就是普通人,都有很多已經記起了上一輪收割的事情,所以這才讓事情變得非常複雜起來。

在大家都看不起普通人的時候,誰又能想到,傳教士這個普通人,竟然在異能者大肆屠殺普通人的時候,竟然可以成為現在這個可稱之為一方霸主的角色呢?我們一直以來,都忽略了普通人的作用,這就是我們犯的最大的錯誤。

我不禁想起了以前蒙蒙對於張志偉另眼相看的事情來。他一直以來好像還投了很大的精力到張志偉那裡,似乎有什麼大行動,而且主要就是針對普通人的行動,但是因為時間和一些突發事件的原因,一直沒有做成。

我有點懷疑,他就是要張志偉做跟現在傳教士差不多的這樣的事情。

我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我已經走進了一個怪圈裡面,在這裡面一直轉啊轉,就是找不到出去的路;同樣的,這裡面的大多數人都在尋找著出路,而想出了一些千奇百怪的辦法,只是他們就能走得出去嗎?

啤酒兄等人把其他的異能者都招呼了一遍,這才帶著收集了血液的注射器離開。小猴子說一聲:「我去睡了。」然後也離開了。

這裡只剩下我們這些被抓而且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以前看似很風光,但現在卻連狗都不如的異能者,還有西裝兄等幾個看守我們的人。

因為是在地下,所以這裡是暗無天日的,現在也沒有了手錶,而手機早就不知道被哪個王八蛋摸了去,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時間。再加上我的兩條手臂都斷了,不僅麻,而且還很癢,真是****。其他人也差不多,他們都曾經是高高在上的人,現在也有幾個傢伙輕輕地叫著痛。

一個傢伙敲了敲不知道哪個鐵籠子,響起了噹噹聲,這聲音在這一刻聽起來非常提神,只不過我本身就沒有睡意,所以實際上這聲音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什麼鳥用。

那傢伙敲了幾下之後,說:「別他媽睡,眼睛睜開,要不然讓你好看。」

這些傢伙簡直不是人,采了血不說,而且還要我們不能睡覺?當然,以我現在這種狀態來講,根本就睡不著,看看兩條手臂,現在都腫得跟個豬頭一樣,而且斷的那部分還特別的腫大,像竹節一般,看上去就讓我感到一股悲涼感。

「不如大伙兒聊聊?」西裝兄忽然說。

三隻手呸了一聲。

還聊個屁啊,現在有什麼好聊的?聊天又沒有飯吃。再說了,哪怕真的有飯,難道要這些以前眼高於頂的傢伙真的像條狗一樣趴在那裡啃啊?

這讓誰受得了?

那個有氣無力現在倒開始說話了,「我倒希望時間來得快一些,反正橫豎都是一個死而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現在這樣生不如死,真讓人受不了。」

三隻手說:「老兄,你說了大實話,只恨我們還不夠壞埃」

有氣無力說:「是啊,不過我也實在有點佩服這些凡人的能力了。想不到他們竟然能把我們陰成現在這個狗樣子。而且連自殺都做不到。」

這才是真正的狠。不僅不能自殺,連吃的都沒有。這不就是二皮臉以前乾的事情嗎?把那個跳樓的傢伙拖回去慢慢殺。

想一想就恐怖。

三隻手好像真的有點聊天的意思,說:「喂,你們那個所謂的狗屁天父,我看他的模樣,怎麼樣也想不到這麼好的辦法吧?他是不是有什麼高人指點?」

一個看守一腳踢往三隻手的鐵籠,惡狠狠地說:「找削是不是?再敢多說一句,老子把你的第三條腿也給砍了1

三隻手馬上一言不發。

有氣無力卻笑了,「那場面倒是好看呢。現在我只想見到一個人。」

西裝兄問:「什麼人?」

有氣無力說:「可惜他死了,要是他沒死,也落得現在這個下場,就好看了。」

三隻手也來了興趣,問:「到底什麼人呢?」

有氣無力的精神好像好了一點,說:「黑手哇,如果他在的話,他也和我們現在一樣被抓了的話,那不就好看了?來一個大爆炸,哇哈哈。」

西裝兄的臉色都變了,大聲說:「靠,還有人會爆炸的?」

有氣無力說:「小子,你還太年輕了一點,告訴你,可不是什麼異能者都能任你們這樣抓來的。跟你說,如果遇到黑手,他沒有被你們抓的話還好一點,如果也跟我們一樣被抓進來的話,那就真的好看了,他來一個爆炸,我們估計還死不了,但你們的話,嘿嘿,你懂的,是不是?」

西裝兄和那同個看守臉色都變了,「你們這些狗屁異能,難道每個人都不一樣嗎?不過又有什麼關係呢?」

正這時,一個看守狠狠地敲著一個鐵籠,大聲說:「別鑽了,哪怕你就是把腦袋鑽破,也遁不了地的。你小子以為這裡是外面不成?要不然我們還能在這裡活下來?我們這裡可不是一般地方,異能在這裡都沒什麼鳥用的,還不如槍來得實在。」

三隻手轉頭看向那邊,問道:「是土遁兄嗎?」

那個剛剛不久前被送來的人終於出聲了:「三手兄?」

三隻手苦笑著說:「狗屁的三隻手,現在連三條腿都保不住了。別試了,沒有用的,我們的異能在這裡全都被壓制了,這鬼地方,果然不愧是以前司徒無功的地方。」

土遁兄哦了一聲,嘆一口氣,「難道這麼多人著了道兒,以前倒沒覺得這個地方有什麼特殊的,想不到現在……」

三隻手苦笑著說:「這當然就是變化了,要不然以那些凡人,怎麼可能把我們抓住?我們現在在這裡都被打成狗了。」

西裝兄嘿嘿笑了起來,說道:「本來就是嘛,別說什麼凡人不凡人的,你們現在還不如我們呢!還有這個傢伙,聽說異能很厲害,但在這聖地裡面,根本就發揮不出來,看來他也只有死路一條了。真不知道天父為什麼那麼緊張。」

這裡不能發揮出異能?這點我還從來沒有想過。但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的。只是不知道我算不算在列呢?如果我是一個例外的話,到時候還是有一定的機會殺出去的。

說來也怪,身體並沒有好轉的跡象,但現在感覺好多了。估計是我已經適應了現在這種身體的狀況,反正痛著麻著癢著久了就習慣了吧。

所以我倒真的感覺到困了。我想閉起眼睛休息一會兒,誰知道這個小動作卻被西裝兄發現了,他馬上就用一根鐵棍敲了鐵籠,不僅響,而且鐵籠傳來的震動還震得我渾身難受,於是我只好睜開了眼睛。

西裝兄停止了敲擊,說道:「別他媽睡,都好好的睜著眼睛,要不然老子們可真的會好好招呼招呼你們。反正我們只要保著你們不死就行了。」

他媽的,這些傢伙都不是人。如果我真的脫困而出的話,一定要先幹掉他們,幹掉他們全部!

只是我現在能脫困嗎?

我不知道。現在我自己被困在了這裡;而且武器等都被收走;再加上這裡又不能發揮異能,所以哪怕真的有獨眼龍或者其他們殺進來的話,估計幾槍也就倒地不起了,根本就起不到什麼鳥用的。

現在我一時想不到辦法,怪只怪我一直都是一個比較誠實的話,根本就不會怎麼騙人,要不然的話,我可以學習一下怎麼把他們忽悠住了,然後放我出去。

無法可想埃這暗無天日的日子,真希望早點結束。

就這麼獃獃地坐在鐵籠子裡面,感覺屁股都有點濕熱了。這裡面連個尿桶都沒有,真的三急的話,都不知道怎麼解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的看守都有點困了,不住打著哈欠。這時終於有了動靜。

啤酒兄帶著幾個人走了過來,對西裝兄等人點點頭,說:「你們去休息吧,我們守這班。」

於是這就換了一班人。

啤酒兄抱著衝鋒槍就坐在我的鐵籠子的地上,背靠著鐵籠子,啤酒倒是沒有提,只不過他手裡提著一個雞腿,聞起來老香。

有氣無力說道:「喂,給口吃的唄?要不然給口水喝?我在這裡被關得最久,要不然我真的一不小心餓死了,到時候誰負責?」

守在他那邊的看守罵道:「找抽是不是?我們這裡有醫生,放心,你死不了的1

有氣無力說:「靠,不是人啊,你們這些惡鬼。」

那看守嘿嘿冷笑著。

有氣無力繼續說:「而且連眼都不讓我們閉一會兒。」

看守嘿嘿冷笑著說:「要不然萬一閉一會兒眼就死了,怎麼辦?」

土遁兄忽然問:「萬一真的裝死閉眼,會怎麼樣?」

有氣無力說道:「土遁兄,你可以試試看,絕對會讓你爽翻天啊!看到那邊那個死狗一樣的傢伙沒有?他就是裝死了一小會兒,結果,現在變成了這個模樣。」

土遁兄問:「看不到。」

有氣無力說:「看不到最好,不過我還是勸你在這群惡鬼面前,還是不要裝死的好,還是等待著最後的時刻,真的死吧,裝死真的沒有好下場的。」

這還真的讓我心驚肉跳起來。

啤酒兄啃完了一隻雞腿,伸了一個懶腰,轉頭看了我一眼,忽然輕笑一聲,「我們倒真的很有緣。」

我忽然覺得他看我的眼睛跟其他人不太一樣。難道他還想放我出去不成?

不過我也不好直接說這樣的話。現在也沒有這個力氣來亂說話了。

啤酒兄又說:「你那個朋友呢?」

「哪個?」

「就是那個看起來很囂張的,應該是你們那個小隊的頭頭的。」

蒙蒙嗎?看來果然是在說他。

「死了。」

「哦。」他的表情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他倒是很對我的脾氣,可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