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7,自投羅網的隱身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267,自投羅網的隱身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小子並沒有其他的表示,只是背對著我坐著,偶爾摳摳腳丫子,顯得比較清閑。而其他的看守就沒有他這份閑心了,不時的敲擊著鐵籠子,有的時候這樣敲依然不能阻止一兩個人閉上眼睛,所以就打開鐵籠進去,進行一番毆打。

我暫時還不想去挑釁他們,所以努力地不讓自己閉上眼。在這裡,死亡都已經是一種罪了。

不過我的身體也實在難受,已經難受到了我幾乎要大聲喊出來的境界了。但我又不能喊出來。這跟硬氣不硬氣倒沒有什麼關係。

忽然土遁兄說道:「喂,那位老弟,要不你現在就進來幹掉我吧,我實在受不了了。說不准你現在幹掉我,你馬上就能得到我的異能了。」

他鐵籠外面的那個看守呸了一口,說:「時間還沒到呢,這麼就急著死了?」

另一個看守說:「天父說了,現在宰掉你們,我們並不能得到異能,要不然還會留著你們?」

土遁兄說道:「你怎麼知道現在殺掉我就不能得到異能呢?說不准你就是一個特例,只要殺掉我,你就得到了異能,那不是兩全其美了嗎?」

他鐵籠外的那個看守問道:「你們這些狗屁異能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這麼遜,偏偏就有異能呢?而我們卻沒有?」

土遁兄笑了,得意地說:「或許是因為我們長得比較帥。」

有氣無力忽然說:「我看,你們還是先幹掉張良吧,那樣一了百了。」

土遁兄接過他的話,「不錯,那才是最乾脆的做法呢,哈哈。」

那看守也來了興趣,「為什麼幹掉他就一了百了了?」

土遁兄笑著說:「嘿嘿,你不是一向膽大嗎?你不是自認為你自己很牛逼嗎?怎麼樣,去幹掉他,我才真的承認你很牛逼。」

有氣無力說:「是的,那樣才有趣呢,我們大家一起死,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嗎?」

他媽的,這些傢伙沒什麼事就會往我身上放火。現在把那些看守的興趣都往我這邊引來。那些獨眼龍果然都該死埃

一個看守還走到了我這鐵籠的外面,踢了一下鐵籠,問:「喂,小子,你有什麼特殊的地方?為什麼幹掉你就一了百了了?」

啤酒兄輕踢了他的腳一下,說:「滾開點。」

那看守有點不服氣了,「老大,這小子是不是真的比較特殊?」

啤酒兄:「滾。」

那看守只能退遠了幾步,去欺負他看守的人,「不說就修理你1

有氣有無說:「說什麼特殊的地方,那肯定是有的,只不過也不會太過特殊就是了,你們信不信,現在幹掉他的話,整個世界就毀滅了?」

「狗屁1

土遁兄說道:「要不然你試試?要麼得到他的異能,要麼就是這個世界里的人全都死掉,那不是一件非常壯觀的事情?」

風雷在那邊說:「喂,我說,你們就不能省點力氣?手腳都斷了,還有這麼好的心情在說笑?」

三隻手也說:「現在大家都是難兄難弟了,誰也別為難誰了吧,雖然說我們之間都有點小仇小怨的,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也就開誠布公了吧,以往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了。」

有氣無力說:「喂,三隻手,如果能活著從這裡出去,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老黃那裡的餃子不錯,還想吃一大碗。」

土遁兄罵道:「還說老黃呢,你不是親手幹掉了他?」

三隻手嘆了一口氣,說道:「就是啊,所以現在有點後悔嘛。」

我真是無語了。這些個王八蛋,一個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貨色,現在竟然說還有點後悔。真受不了他們,而且都落到這步田地了,竟然還不能保持安靜。他們到底想怎麼樣?說說話把外面的看守給說死不成?就算這些看守死了,也沒什麼鳥用吧?我們就能走得出去嗎?

有氣無力說道:「我最想念的倒是那個學生妹。」

三隻手問:「被你親手幹掉了?」

「我可不是你們。吸血老鬼那傢伙忽然沖了進來,弄死了她。我當時差點就跟吸血老鬼那小子大打出手了。」

三隻手說:「看不出來你還有情有義的。」

「狗屁的情義,只是不爽別人幹掉她而已。話說,現在怎麼時間還沒有到啊?真的受不了了。現在只想一死了之。」

當然,所謂的異能者跟普通人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如果是一個普通人的話,處在我們現在這種狀況,不要說現在說這些話題了,估計早就瘋掉了吧?但是我們這些人沒有瘋,現在看起來還冷靜得都顯得詭異了。

當然,這些事情那些看守並不會在意。他們只是檢查一下看有沒有睡著過去,或者閉上眼睛。

有好幾個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誰。但他們絕對不可能就這麼掛掉了的。

我有點失神。但這時候三隻手忽然大聲叫道:「快逃1

快逃?誰快逃?我吃了一驚,這才注意到,在這最底下一層出現了一個**男。

裸男顯然注意到了現在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他吃了一驚,剛想逃走,但這時槍響了。

啤酒兄果然是一個跟二皮臉有得一拼的狠角色,該開槍的時候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他手裡的是衝鋒槍,但他一開始只開了一槍而已。一槍下去,那個裸男就痛呼一聲,身體往一旁倒去,左大腿鮮血直流。

「你們怎麼看得到我!怎麼可能1他大叫了起來。

而一個看守卻笑了,大聲說:「老大,好槍法1那小子從腰間掏出了一把匕首出來,往裸男走過去。

三隻手苦笑著說:「喂,早就叫你快逃了。你的隱形在這裡根本就沒有用的。」

裸男大罵一聲:「他媽的1他想逃,但他的一條腿已經中了槍,根本就站不起來,只能爬了。

有氣無力說道:「自殺吧1

裸男:「什麼?1

有氣無力說道:「如果你不想像現在的我們這樣的話。」

裸男根本就來不及看清楚我們的慘狀,他根本也沒有機會自殺,因為現在幾個看守已經撲了過去,把他按倒在地,幾刀下去,就廢掉了他的手腳。

裸男大聲慘呼,不過沒有什麼鳥用。這裡的看守都是心臟比鋼鐵還硬的狠角色,殺他就像殺一頭豬一樣,慘叫有什麼用呢?當然,他們也不可能現在就真的殺掉這個裸男的,畢竟這也是一個異能者嘛。

一個看守說:「嘿,竟然有一個自投羅網的獨眼龍呢。這傢伙的異能是什麼呢?」

另一個說:「我看他的異能就是暴露狂。」

幾個看守大笑了起來。

啤酒兄淡淡地說:「安排放血。」

一看守哦了一聲,轉身離開。

啤酒兄手裡拿著刀子,輕輕地拍著裸男的身體,淡淡地說:「可不要想著能自殺。只要發現你有自殺的舉動,我們就會更加讓你生不如死的。還有,咬舌也是不允許的,要不然我們真的會拔光你的牙,明白了嗎?」

裸男沒有回答明白或者不明白,他一邊慘叫著,一邊大聲質問:「你們要幹什麼?1

一個看守直接一個大耳光甩過去,把裸男扇得飛出了兩顆牙和一口血,他惡狠狠地說:「小子,多活一點時間吧,到時候會讓你死的。哦,對了,你的能力是什麼呢?」

另一個看守說道:「這你都看不出來?明顯就是隱形嘛。話說這個異能也算是比較變態的了。你看,身上連衣服都不能穿呢,整天露出一個大……哦,不對,是小命根在外面,也不怕別人笑話。」

「我看到時候就是讓你來拿這份異能呢。」

「行啊,反正老子的一桿大槍,有什麼好怕的?倒是你小子,那小蟲子真的不好意思露在外面,是不是?」

看得出來,裸男真的想自殺,但他根本就完成不了他的動作。現在他的情況算還好的,因為手腳並沒有斷,而只是被割了手筋和腳筋而已。

一會兒之後,就有人拿著好些個注射器過來,各人分工合作,在他的傷口裡面吸取血液。一個看守還一刀子插進了那人的腹部,血馬上就涌了上來。裸男又是不斷慘叫,而且力氣越來越弱。

但他現在還不能死。收集了幾注射器血之後,那群看守就著手給裸男包紮傷口。這時候裸男已經沒有了叫聲。

一個看守說:「不會就這樣掛了吧?這也太不經打了吧?」

啤酒兄說道:「叫什麼叫?去叫醫生1

「哦。」

那看守馬上站起,飛也似地往樓上跑去。只一兩分鐘,他就帶著兩個男人提著醫藥箱跑了下來,那兩個醫生看模樣還算是比較有經驗的,馬上就動手給裸男作檢查,然後又是打針什麼的。

一個醫生罵道:「他體質不一樣,你們怎麼見人就這麼捅刀子的?而且你們捅得也不對,這要真的死了,我看你們也都要賠命1

那個捅刀子的看守嚇了一跳,「我怎麼知道他這麼不經捅的?行行好,趕緊救他要緊。」

「放心,好好照料的話,暫時也死不了,不過能撐多久,那就說不準了。」

兩個醫生還指揮著看守去拿來了一個吊瓶架,給裸男上了吊瓶。

捅刀子的看守一臉委屈,「這小子會不會只是裝死?」

一個醫生大聲罵道:「裝你媽的!這小子身體本身就比較弱,哪裡經受得了這麼重的傷?他媽的,還有,那邊那個姓風的,你們不能折磨得太狠了,畢竟那是留給我的1

我不由得怔住了。想不到他們現在就已經定下了風雷的歸宿。想一想就夠悲哀的。到時候,這個以前一直都是以救人為天職的醫生,將要做的事情就是情手把刀子捅進可憐的風雷的心臟裡面,然後就可以得到風雷的異能了。

光想一想就噁心得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