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8,貓
小說:| 作者:| 類別:

268,貓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有個隱身人進來,雖然是自投羅網的,但在一定程度上看來也是一件好事,這應該證明了鍾老鬼他們已經發現了這裡,只是一時之間還拿不準而已。他們什麼時候殺進來呢?

我現在倒希望能快一點見到鍾老鬼他們了。他們至少比現在眼前的這伙普通人更可愛一點。

這個隱身人進來之後,果然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隱身人並沒有被關在鐵籠子裡面,而是那些看守弄了一鋪床,把他綁在了床上,就放在外面,只不過一直打著點滴。傳教士終於再次出現,那小子拿著大聲公,從容地走到了這下面。而在樓上,早已經站滿了人。很多人都在往最底下這層走來。

「大家不要亂1傳教士大聲說。

果然,很多人起初都有點驚慌,但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後,果然變得安靜了下來。大多數人都聚在這下面,而且還排好了隊,看起來有些軍事化的意味。

我倒有點懷疑,以傳教士那王八蛋的本事,竟然能聚集到這麼多人?而且還把這裡管理得這麼好?

難道真的如剛才他們說的那樣,在傳教士的背後,其實另有高人指點?當然,這個高人,在現在看來怎麼都不會是鍾老鬼,因為現在這裡抓的大多數都是鍾老鬼的手下;那麼會是誰呢?跟我比較熟的那幾個厲害的角色都已經死掉了,比如說張璇、余帥、刀疤等,都已經化成了飛灰,難道他們還能復活不成?哪怕復活了,最多也就只是張璇做出這種見鬼的事情來。不過我可不相信他們還能活。畢竟黑手只有一個,他們又不是黑手。會不會是黑手?估計也不是那小子,在我看來,鍾老鬼應該真的把黑手幹掉了,而且在死前連他的拿手絕活爆炸都來不及施展。

那麼會是誰呢?真是想破頭也想不出來。難道是鐵柱?照理說鐵柱是現在的這個本體,他應該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的。因為本體嘛,就是收割者的頭頭,收割者都在收割著普通人呢,他哪裡會放過這麼多的普通人?而且還讓普通人形成了這麼大的勢力?

難道會是殭屍兄?在我看來倒有可能的。殭屍兄看起來雖然有點神志不清的,但以他的能力,想要扶持起傳教士這傢伙,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更加重要的是,傳教士還特別關照不要對我下手。不過殭屍兄也應該不會放任新的異能者產生吧?

而且以前殭屍兄好像總能找到我,而為什麼我被抓來這麼久,他都沒有出現呢?

除了殭屍兄之外,還有可能會是誰呢?公雞他們是肯定不會這麼做的。那麼就只有那個隱藏起來的前任本體了。那小子如果真的變成了一個普通人的話,會不會就是變成了現在的傳教士呢?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一直都沒有在意那個前任的本體。而現在看來,那個傢伙才是最大的威脅埃

只是他到底隱藏在哪裡?

這最下一層幾乎站滿了人,看人數怎麼也有兩百多。傳教士這傢伙果然鐵了心要干一番大事業的。這些人裡面,只要能抓到四五十個異能者,到時候他們就是一股數一數二的大勢力了,鍾老鬼在他們面前也根本就不夠看的。

現在他們抓來了多少?光是小猴子那小子就引來了**個,這麼算來的話,至少到現在為止也抓來了十幾個了吧。這麼多異能者,只要在收割日到來之後,他們能得到異能,擰成一股繩,要去抓捕其他的異能者,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傳教士的聲音通過大聲公傳出:「剛剛有一個隱形人潛入了聖地,不過他現在已經被抓了。」

人群馬上爆發出了歡呼聲,聽得我的耳朵都受不了。

傳教士又說道:「不過大家先別高興,雖然那小子算是自投羅網,不過這表明,那些狗屁的異能者已經注意到我們這裡了,所以我們要小心戒備。」

歡呼聲馬上就停了下來,一個大嗓門說道:「天父,你說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1

傳教士點點頭,「現在這個時候,第一要務就是不要外出,我們靜等時間到來;還有就是盡量留在這最底下一層吧,在這裡,他們的異能發揮不出來,所以這才是我們最大的優勢。」

很多人齊聲稱是。

傳教士顯得很滿意,點點頭,說:「不過上面幾層也要布防!至於怎麼布防,這就由保安小隊去處理。當然,大家也不要太過緊張,畢竟我們是在聖地裡面,我們是安全的。只要等待審判的時間到來,我們就會得到異能,到時候根本就不會怕他們了。」

還審判的時間呢。聽得我一陣心寒。收割日的時候,就是他們宰殺我們的時候。到時會是怎麼樣一幅場景呢?他們現在都已經在折磨我們了,等到最後的時刻,說不準就會更加變態吧?

這群普通人雖然現在看起來還很普通,但是我知道他們的內心已經完全被扭曲了,他們才是活生生的惡魔。

傳教士並沒有多說,他直接坐到了地上。

這麼多人,現在幾乎大部分都留了下來,竟然還保持了安靜。啤酒兄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站起身,他叫來了幾個帶著槍的傢伙,站在那裡交待了幾聲,看起來他應該就是所謂的保安隊長了。

在他交待完之後,那幾個被他叫來的傢伙點頭往樓上去了。

這時候啤酒兄才又回到了我的面前,靠著鐵籠坐在地上,檢查了一下槍的彈藥,然後又開始摳腳丫子。

小猴子那小子靈活地從人群裡面鑽了過來,他小巧的身體顯得特別的靈活,他小聲地說:「隊長,情況真的這麼嚴重?」

啤酒兄白了他一眼,「防總要防一下的。」

「萬一他們真的全部殺過來,我們頂得住嗎?」

「在上面頂不住,但是在這最底下一層,他們就是來送死的。」

「哦。」

小猴子也變得無聊起來,兩隻手抓著鐵籠子的鐵條,往我看來,忽然咧嘴笑著說:「大好人,你可千萬別怪我啊,我這也是形勢所迫嘛。」

我還真的沒有心情跟他扯。現在老子的手都斷了,而且還水腫得厲害,如果等太久的話,都不知道還會不會腐爛呢。痛倒是不怎麼痛,主要就是麻和癢,實在讓我受不了。

啤酒兄小聲說道:「別吵。」

「哦。」小猴子趕緊閉了嘴巴,還作了一個拉拉鏈的動作。他可能自以為這個動作很搞笑,所以又輕笑了一聲。

啤酒兄瞪了他一眼,小猴子這才縮了一下頭,面對著我手抓著鐵條坐了下去。

「隊長。」只過了大概十秒鐘,小猴子又說起話來。

啤酒兄又瞪他一眼。

小猴子馬上再次縮頭。

不過看他的模樣實在忍不住,扯了扯啤酒兄的衣服,小聲地說:「隊長……」

啤酒兄罵道:「什麼事?」

小猴子一縮頭,看起來有些害怕,但仍鼓起勇氣說:「隊長,你看……」

小猴子指著的並不是我,而是我的旁邊。

我不禁也好奇了,轉頭看過去,只見我的左手邊不遠的鐵籠的角落裡面正安安靜靜地蹲著一隻貓。那一對幽綠的眼珠子正盯著我。

我幾乎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冷靜了下來。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這隻貓我見過的,正是那隻跟大老鼠在一起的那隻。他不會真的是我的守護神吧?現在是來救我的嗎?

我轉頭看看啤酒兄。

他們顯然正在盯著那隻貓看。

啤酒兄皺了皺眉頭,「這裡怎麼出來一隻貓?它怎麼進來的?還是有人養的?」

問題是這隻貓出現得無聲無息,而且鐵籠子的鐵條那麼密集,怎麼看都不太可能鑽得進來的。

小猴子說道:「這隻貓看起來好詭異,要不幹掉它?」

這時不止小猴子和啤酒兄,連其他人也看向了這邊。這隻詭異的貓已經引起了很大的注意。還有人告訴了傳教士,傳教士也走了過來,人們紛紛給他讓路。

小猴子顯得有些緊張,咽了口口水,不過他還是請示傳教士:「天父,你看……」

傳教士一言不發,只是靜靜地看著。

那隻貓忽然轉頭看了一眼那些圍觀的普通人,然後喵的叫了一聲。

這一聲在這個安靜的環境裡面顯得比較響,應該大多數人都聽到了。

他剛才一動不動,我幾乎都以為他只不過是一隻假的了;現在終於叫了一聲,我敢肯定就是那隻貓。他往前走了兩步,那優雅的步伐在這時看起來是那麼的賞心悅目。他來到了我的身邊,像是要蹭我兩下。

但這時傳教士忽然大聲說:「打死它1

啤酒兄拿槍,上膛,瞄準,動作一氣呵成,然後槍聲響起。

我幾乎要跳起來。他真的一槍擊中了這隻貓。

貓發出一聲慘烈的叫聲,然後跳了起來,大概有兩尺多高,身上標出了幾滴血。

他跳起來的時候,我只感到眼前一花,只看到他跳起,並沒有看到他落下,他就這麼在空氣之中消失了。

我不禁怔住了。

這果然是一隻神貓啊!

只是那隻老鼠呢?現在又在哪裡?想一想也是,連殭屍兄都怕他們一貓一鼠,怎麼可能不神呢?

只是那貓和老鼠,不是應該只在我的夢中的嗎?怎麼現在竟然出現在了這裡?而且現在大家都能看到他。

小猴子怔怔地說:「消……消失了?」

啤酒兄迅速地打開了鐵籠,鑽了進來,他掃視了一下鐵籠內部,然後皺著眉頭,說:「不見了。」蹲下身,卻摸到了地上剛才那隻貓流出的血,拿到鼻頭聞了聞,又說:「是真的血。」

傳教士緊緊皺著眉頭。

一個赤膊男手裡拿著一根大木棍子,用它指著我,惡狠狠地問:「小子,老子只問一遍,那鬼貓是什麼來頭?不說的話,老子好好招呼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