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69,畢竟你們都是陰險至極的壞
小說:| 作者:| 類別:

269,畢竟你們都是陰險至極的壞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怎麼知道這鬼貓什麼來頭?以前遇到這隻貓的時候,我都以為一直在夢中的,而且身邊還有蒙蒙在。但現在蒙蒙應該不在了吧?他總不可能再次莫名其妙地出現吧?

我倒真的非常期待蒙蒙的王者歸來。但理智告訴我他應該真的去了。這一輪中的蒙蒙,應該有點類似於鬼王那樣的存在,只是留了一縷殘魂在這裡。與他類似的還有守護狗,應該都只是殘魂而已。

但是這貓和老鼠呢?

我不知道,也想不出來他們到底是什麼來頭,反正又從來沒交流過。我總不能跟這隻貓說話吧?然後他就「喵喵喵」地回答?

他又不是守護狗。問題是,這隻貓會不會跟守護狗一樣,其實也是異能者變出來的?也會說人話不成?不過再怎麼會說人話,也要在我面前,我才能跟他交流,現在他都消失了,我怎麼去交流?

再說了,我也懶得理眼前這傢伙,如果他會動手的話,他早就一棍子掄過來了,也不必跟我這籠中鳥廢什麼話了。

所以我只是看著啤酒兄。

對於我的無視,這赤膊男顯然比較憤怒,這小子重重一步邁前,棍子幾乎頂到了我的鼻子上,大聲問:「說不說?」

啤酒兄皺了一下眉頭,瞪了一眼過去,「這裡輪不到你說話,退下。」

赤膊男愣了一下,再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後轉身走掉。

現在的情勢變得非常微妙起來,這麼多人齊齊看著我,而誰都沒有說話,甚至連大口喘氣的都沒有。但是忽然這種詭異的安靜被三隻手打破了,他嘿嘿地笑了幾聲,顯得非常得意。

有氣無力問:「三隻手,怎麼,你知道怎麼回事啊?」

土遁兄也好奇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三隻手又嘿嘿地笑了幾聲,因為嘴裡估計還只剩不到兩顆牙,他的笑聲說不出的怪異。還好我沒有看著他,不過我也知道他的笑臉肯定非常難看。

三隻手正得意地笑呢,馬上就發出了一聲誇張的慘叫聲。那個赤膊男不敢欺負我,只好欺負到了三隻手的頭上。

可憐的三隻手,以前何等風光,現在真像一條可憐的狗了。

赤膊男大聲說:「笑你媽,說,怎麼回事?1

三隻手又嘿嘿笑了兩聲,「為什麼要告訴你……」然後又慘叫了一聲。赤膊男專打他的傷處,這下手還真夠狠的。

傳教士抬了抬手,說:「好了,別鬧了。」

赤膊男這才停止了毆打,關好鐵籠回到了傳教士的身邊,躬身問:「天父,莫非你知道?」

傳教士淡淡地說:「你再怎麼打他他也不知道的。這隻貓來得詭異,但實力不足,也不必去理會。」

啤酒兄走了出去,關上了鐵籠子,重新靠著鐵籠坐在地上,但不時轉頭看看。

我的心情同樣不能平靜下來。我也希望有人能告訴我那隻貓到底是什麼來頭。但現在看來,在這裡的人沒有人知道的。還有那隻大老鼠會不會出現呢?

這件事情暫時就這麼告一段落,並沒有後續。不過他們現在有了新話題,在討論著那隻神秘的貓到底是什麼來頭。只不過他們看起來不得其法,最後都只能求助似的去傳教士。傳教士倒是一副高人模樣,諱莫如深,不作任何辯解。我看得出來,他當然也不知所以。

時間就這麼過去。這下面雖然算是密封的,並不與外界相通,但空氣並不悶,而且站了這麼多人,也不顯得熱,我雖然身體很痛苦,但現在卻感到一陣饑渴難耐。

倒是人們在開始散去,傳教士叫他們各自去吃飯。

啤酒兄也離開了,現在換了一個新的看守看著我。這小子手裡還捧著一大碗的米飯,正在大口大口的吃著,好像就是專門要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一樣,還特別學著豬一樣,呼嚕呼嚕地吃。這吃相夠難看的。

有氣無力說:「要不給我整一碗?真的餓得連話都說不出了。」

這看守並沒有理會他,而是專心地對付著他碗裡面的米飯。

三隻手笑著說:「我現在只想拉屎。喂,你們有沒有人性啊,連屎都不讓我們拉?」

看守這才皺了皺眉頭。

三隻手繼續噁心他:「喂,就要拉出來了,真的要拉出來了。現在好了,手斷了,腿斷了,也只能這麼拉了,千萬別多想啊,我也不想這樣的埃」

果然聞到了一股臭味衝過來。我卻笑了。

看守這才大罵了一聲,走遠一點去吃飯,但最終扒了一口之後再也吃不下去,把那碗放在遠處,罵罵咧咧地走了回來。

這傢伙看起來脾氣並不是特別壞,至少現在沒有動手去修理三隻手那噁心的傢伙。

三隻手都不免有點意外,問道:「你怎麼不進來打我?」

「看你小子現在都只是廢人一個了,老子再打你,萬一打死了怎麼辦?」看守沒好氣地說。

三隻手笑著說:「看你的樣子還有點良心,你哪裡人?」

「要你管1

「好吧,我只不過是想指點你一下而已。順便問一下,你叫什麼名字?」

或許是「指點」這兩個字起了一點作用,看守皺著眉頭說:「何老四。」

「哦,何老四,明顯是排行第四。那麼我就指點指點你。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抓我們嗎?」

何老四呸了一聲,「這還用得著你他媽的來說?」

三隻手看起來果然無聊到了一定的境界,接著說:「好吧,那是我多問了,當然是為了要殺我們,因為到了一定的時間點,殺了我們,就能得到我們的能力了。想一想這一點實在是夠有吸引力的。」

何老四和其他的看守都來了一點興趣,問道:「這是不是真的?」

三隻手說道:「切,當然是真的,哪怕我現在說假的,你們也不會相信我的,是不是?你們那個所謂的天父,在這一點是可沒有騙你們呢。只不過,等你們得到了我們的能力之後,可能會死得更慘哪。哇哈哈。」

何老四罵道:「狗屁!我們得到了你們的異能,我們當然能活得更好,殺光你們這些所謂的異能者,我們就能好好地活下去。」

三隻手笑著說:「是嗎?如果這麼想的話,我只能說你把別人想得太美好了。我現在問你一句,你覺得你們這些人,是好人還是壞人?」

何老四怔了一下,抓了抓頭,「怎麼說?」

「好與壞先不要去說,單從你們陰我們的手段來講,個個都是心狠手辣之輩,而且陰險得無以復加。試想,你們殺了我們,能得到異能,但當你們得到了我們的異能之後,其他的普通人殺了你們之後,同樣也能得到異能。到時,誰死誰活呢?畢竟僧多粥少啊1

這些看守怔住了。看來他們以前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或許以前真的想到過,但都被傳教士壓下去了。

他們當然不可能是真的蠢蛋,要不然也活不到現在。

何老四罵了一聲他媽的,然後說:「你別想離間我們,辦不到的,我們現在這麼多人是一個集體,誰得到了異能都行。」

有氣無力說道:「這句話我愛聽。說到心坎裡面了埃」然後卻嘿嘿笑了一聲,又顯示出他的不屑來。

三隻手也嘿嘿笑了一聲,說:「話是這樣說,但你們還有一些真相沒有了解到,或許這跟你們的層次有關,不如我現在跟你們說一說?當是指點你們一下。」

一個看守問:「什麼?」

另一個看守大聲說:「你再胡說,老子廢掉你第三條腿1

三隻手說道:「好吧,那我就不胡說了,你們愛信不信。只是你們從來都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會在天上下血的時候就開始屠殺你們這些凡人嗎?」

何老四真的來了興趣,問:「為什麼?」

三隻手絲毫不理會幾個看守的目光,笑著說:「為什麼?這個問題問得好。不如土遁兄你來回答一下可好?」

土遁兄笑著說:「說出來他們也不會相信的。」

三隻手說道:「或許他們就信了呢?再說了,我們都是實話實說嘛。」

土遁兄說道:「好吧,那麼我就來指點你們一下,試想,一直以來,我們跟你們凡人都井水不犯河水,而且還一起生活,可以說離不開你們的,但是為什麼我們忽然就像發了瘋一樣開始屠殺凡人呢?」

一個看守問道:「是啊,為什麼?」

土遁兄問:「我們跟你們有仇?」

那看守說:「沒有吧?」

土遁兄說:「就是嘛,那為什麼我們還要殺掉你們凡人呢?而且你們發現了沒有,被我們殺掉的凡人,根本就沒有血液的。」

何老四說:「快點說!要不然老子真的要好好招呼你們一頓了1

土遁兄說道:「其實很簡單,因為你們凡人實在是一種浪費資源的形式。我們殺掉了你們之後,我們的異能就能得到加強,你們想一想吧,我們的異能加強了之後,在這世道,不是更如魚得水了嗎?」

何老四罵道:「加強了又關我們鳥事1

三隻手嘿嘿笑著說:「那是因為你還沒有得到異能,不知道它的神奇,所以才會這麼說的。那麼問題來了,假如你得到了我們當中某個的異能,而在你的身邊就有兩百多個凡人,只要殺二十個就能增強一成,你殺不殺?而且殺他們的時候,他們根本就不會流血,看起來他們根本就不是人一樣,在道德層面都可以勉強說得過去。想一想,二十個就是一成的力量,兩百個就是能力翻一倍,這是何等的誘惑1

不要說那些看守了,連我都怔住了。想不到通過屠殺普通人,他們的異能竟然能增強這麼多!不過,這應該是誇張了,真的只殺二十個人就能增加一成的話,眼前的這些獨眼龍早就逆天了!

很明顯,三隻手還是在離間而已。

何老四驚呼:「還有這樣的事。」

三隻手老神在在地說:「要不然我們吃飽了撐的去屠殺你們凡人?」

土遁兄卻笑了,說:「現在問題來了,到時候,你們選出十幾個人把我們這些人幹掉,他們就得到了我們的異能;你們會不會繼續殺掉他們得到異能呢?或者,他們會不會動心思反過來幹掉你們,增強他們的異能呢?真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畢竟,你們都是陰險至極的壞人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