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70,小規模的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270,小規模的戰鬥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不得不佩服起他們兩個來。事實上我知道他們除了說那個只要殺二十個人就能把異能增加一成這點有些誇張之外,其他的都是事實。

特別是那句「畢竟你們都是陰險至極的壞人」,雖然是罵人的話,但這句話說出來,更加強調了重點。

眼前的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好人。他們的心靈都已經扭曲了。為了活下來,他們渴望著異能;但當他們中十幾個真正得到異能的時候,又會發生什麼呢?

很有可能就像三隻手和土遁兄說的那樣,出現暗殺的現象。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陰謀,而是擺在明面上講出來。而且我注意到,在樓上還有一些傢伙一直在注意著我們這裡的動靜,他們也聽了去,只不過他們一言不發。

但是在他們的心面呢?肯定已經埋下了那顆種子。

這些看守都沉默了。他們心面肯定在思量著這個嚴重的問題。

他們可以努力讓自己到時候得到一份異能,但卻不能再相信同伴,因為普通人對於異能都有著極度的渴望,普通人只要殺掉了那些新的異能者,同樣能得到異能;還有就是,他們那些異能者能忍住不對同伴下手嗎?

三隻手接著說:「我們是被你們抓進來的,在外面,比我們殺人更多的大有人在啊,他們現在的異能早就超過了我們,所以哪怕你們真的得到了我們的異能,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到時候,你們當中出現的新的異能者,肯定會花心思去思考怎麼讓異能增強了,哇,那場面實在太過感人了,想一想,在這裡就有好幾百個凡人呢!至少能讓他的異能提升一兩倍啊1

何老四大聲說:「再說老子就真的修理你了1

三隻手閉上了嘴巴。

整個場面安靜了下來,沒有人說話,好像每個人都懷著心思一樣。這根本就不擺明了的心思。

人們也開始陸續回到了這最底下一層,而這個時候雖然有傳教士坐鎮,不過依然有些竊竊私語。傳教士看起來心情並不算太好。

我很困也很累,但哪裡睡得著呢?一個看守打開了一個鐵籠子,正在修理一個獨眼龍,主要是那個獨眼龍閉上了眼睛,不過打一頓之後,他就保持了清醒,只有慘叫聲的餘音一直在耳邊回蕩著。

這種狀況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只感到肚子裡面一點貨都沒有了,竟然還有力氣咕咕地叫起來。我也算是服了。而且口乾舌燥的,實在難以忍受,眼睛都有些花了。反正手臂早就麻木了,不去看的話,就當它們不存在就好了。

我們被抓的這些人當然有些比我還慘的。我都這樣了,他們的慘狀更加不用提。那個隱形人的情況好轉了一些,不過依然在打著點滴,早就換了好幾瓶了。那兩個醫生倒也算盡責。

意外發生的時候,我正在魂飛天外,眼前好像出現了一隻大雞腿,正想象著去抓過來吃,不過馬上就感到手不聽使喚,這才秒微清醒了一點,然後就傳來了一聲慘叫聲。

我整個兒激靈了一下,生物電傳遍了除斷手之外的全身神經,身上還冒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時腦子也清醒了,眼神也好了一些。

再然後就是接連不斷的好幾聲慘叫聲,然後一截身體從上空落了下來,下面的人躲閃不及,被砸中,也跟著大聲叫起來。

傳教士站起身,用大聲公大聲說:「大家不要亂1

他的話果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竟然真的把局面控制了下來。抬頭看上面,每上一層就要小一圈,而且上面也亮著燈,所以還算看得清一些。有人不斷從上面落下,下面的人不斷躲閃著,也有人在大聲叫罵著。

終於開始有人往這裡進攻了嗎?

三隻手大聲喊:「在這裡!小心最底下一層1

一個看守大聲罵:「閉嘴,你他媽的1

與此同時,響起了槍聲,接連幾聲槍響之後,又有幾聲慘叫聲響起。

啤酒兄的聲音從上面傳來:「退1

很快就響起了紛亂的腳步聲,他們從上面退了下來。這最底下一層是最大的,所以能呆很多人。現在那些人除了死掉了的之外,基本上都已經到了這最下面了。

現在的情況看起來並沒有到絕地。但我卻注意到,在第十七層的走廊上面出現了五六個獨眼龍。他們就是這次殺進來的人了吧?

他們停在第十七層,並沒有急著往下,有幾個手裡端著槍。

小猴子鑽到了我所在的鐵籠子外面,他看起來有些緊張,「他媽的,竟然真的殺到了這裡。」

下面的人群開始紛亂起來。那幾把槍看起來子彈有限,但誰都清楚,要幹掉十幾個甚至幾十個也是輕鬆至極的,這裡雖然有幾百個人,但誰能保證等下將要被射死的是誰呢?

但在這紛亂的人群中,有一些人倒顯得極為冷靜的,那些人悄悄在人群的縫隙中移動著,大多數手裡都拿著槍,少數拿著碘些傢伙看起來就是這些人裡面的主力軍了。

傳教士用大聲公大聲說道:「你們,是來送死的嗎?」

帶頭的並不是鍾老鬼,而是以前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那個醫療獨眼龍,他顯得有些猶豫,一時不敢冒進。

醫療獨眼龍冷冷地說:「放了所有你們抓住的人,要不然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傳教士嘿嘿笑了一聲,並沒有回答。

而我卻在想,現在的情況明顯對於傳教士他們極為不利。現在獨眼龍們佔據了上層,只要一通亂射,這裡還會有活人嗎?扔下幾個手雷什麼的還算是小事呢。

但傳教士那個極為怕死的傢伙,現在怎麼卻好像勝利在望一樣?還有就是那些在悄悄移動的那伙人,明顯將要反擊的。

上面的那些獨眼龍並沒有馬上開始行動,顯然他們在等待著後援。

用手指頭都能想得出來,既然這裡能關押這麼多異能者,顯然不是一個普通的地方,肯定有什麼詭異的東西的。

三隻手大聲叫道:「別下來1

而那個看守現在並沒有說話,看起來他沒有時間理會三隻手了。

我也有些緊張。如果那些獨眼龍大這到來,殺光了這裡的所有普通人,然後會把我們怎麼處理呢?現在我好比是在虎穴裡面,而如果落到獨眼龍的手裡的話,我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所以不管哪一方獲勝,對於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最好的情況就是他們兩方一起死得乾淨,那才是好事一件。

但這種情況應該不會出現的。

獨眼龍們分散開來,他們端著槍對準了下面。忽然那個醫療獨眼龍大聲說:「快上來1

另一個獨眼龍大叫:「你顯形了1

看來是有一個隱形人想悄悄潛下來,但他到了最底下一層的時候就已經顯形了出來。

這時候槍響了起來,響起了一聲慘叫聲。

隨著這槍聲響起,樓上的獨眼龍也開始開槍。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開出了多少發。

正在這個時候,看模樣成竹在胸,但又隱在人群裡面的傳教士大聲叫道:「沖1

這個時候好像大地都震動了一下,我感到了半秒左右的暈眩。並沒有其他的異樣,但那些剛才在悄悄移動的人開始往上衝去。

一時之間,子彈橫飛,慘叫聲四起。

但這最下面這一層並沒有鮮血飛起;反而是樓上飛濺起了一些鮮血。

一個獨眼龍大叫道:「異能……」

異能?

醫療獨眼龍大叫道:「快退!這裡有古怪1

有古怪?

當然有古怪,要不然傳教士會那麼鎮定?

我看到就在醫療獨眼龍的身邊現在有一個人已經顯形了出來,顯然他也是一個隱形者。一時之間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他主動顯形的呢?還是被動顯形的呢?

但看他臉上的神色,怎麼都像是被動顯形的。那麼就是說,其實在那一個震動之後,不僅僅這最底下一層,連上面那一層也不能發揮出異能了?

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

異能者一旦失去異能,對實力的打擊是致命的,而且在心理方面也完全會亂了方寸的。

現在的情況就很好說明了這一點。明明他們佔據了地利的優勢,但在失去異能的那一刻,形勢馬上就被扭轉了。啤酒兄帶領著他的那些手下瘋了一樣地往上面衝去,一邊沖一邊開槍,而且還發出大吼:「沒有異能你們就是條死狗1

獨眼龍們那邊徹底亂了套,現在這個形勢他們已經完全把握不住了,而且他們的陣形和分寸早就亂了,哪裡擋得住?

一個獨眼龍發出慘叫聲,倒了下去,然後第二個。

他們不要命地往上面衝去。被走廊擋住了身形,所以他們的身形間隔地顯現,然後消失。

特別是那兩個光著身體的**男最顯眼。但現在他們是最沒用的,為了隱形,他們身上不僅沒有衣服,連武器也沒有。所以現在他們就是等著被屠殺的命。

啤酒兄帶著他的手下飛快地往上面衝去。而且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原來他們在這裡的布局竟然這麼恐怖,竟然還裝上了吊索,估計是在最頂上裝有滑輪,幾個手拿著衝鋒槍的傢伙站進了那個原本在一個鐵籠子旁邊一點都不顯眼的大籃子裡面,然後有卷揚機拉動著繩索,大籃子迅速地往上面升去。

只要看到獨眼龍們冒頭,他們就會開槍。

這幾個獨眼龍,也不知道能逃出幾個去?

小猴子嘿嘿笑著說:「就等這一刻呢,他們殺進來,就是自尋死路啊1

三隻手罵道:「原來整棟樓都可以抵制異能?」

小猴子嘿嘿笑了一聲。

而這時,雖然在這下面有一些剛才中了槍卻還沒有死的普通人的慘叫聲,但更多的是歡呼聲。

過不多久,啤酒兄帶領著他的手下像拖死狗一樣拖著幾個獨眼龍走了下來。

傳教士用大聲公大聲說:「現在,重新布防!只要他們敢來送,我們就敢收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