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71,融
小說:| 作者:| 類別:

271,融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傳教士的口氣很大,很明顯的,現在他的信心有點膨脹了。當然,我也不否認現在他的勢力確實算上得了檯面了。特別是擁有著現在這個陣地。

只是這只是一塊地方而已,又不會長腿,所以根本就跑不了。這算不算是一塊死地呢?鍾老鬼他們大舉進攻時,場面肯定馬上就會不同的。以我看,傳教士其實只是想拖延而已,只要拖到了收割日開始,他手下就有十幾個異能者,甚至他自己也可以選擇殺掉我或者哪個厲害的角色,從而獲得強力的異能。

但十幾個異能者的話……實在是不夠看的。單單以殭屍兄的強力表現,要幹掉這十幾個根本就沒有經驗的新異能者,應該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還有鍾老鬼那邊、本體和收割者還有公雞老鼠等等。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任他們怎麼布防,應該都只是死路一條的。其他的不用多說,只要鍾老鬼他們從上面扔幾個手雷下來,就能炸死一大片了!

但情況再次發生了改變。在傳教士說出這句話之後,人群之中發出了歡呼聲,好像他們等待這個時機已經很久了,然後人群就四散而去,只留下不到二十幾個人。

我有些好奇,抬頭看著那些人上樓而去。腳步聲紛亂,然而讓我感到恐懼的是,就在我眼皮子底下,竟然有人就融入了牆裡!

他們那些人,竟然可以直接融入牆裡?!

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紛亂的腳步聲越來越少,而且也越來越遠,慢慢的,樓上竟然變得悄無聲息。

那些人全都融進了牆裡面嗎?這不是比異能者或者收割者更加恐怖的事情嗎?但現在這種沒天理的事情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發生了。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雖然說這些普通人並不是真正的人類,但在這個世界裡面,他們怎麼也應該算是人類了吧?為什麼現在竟然像鬼魂一樣,說消失就消失了?真他媽的沒天理了。

三隻手驚呼出來:「這他媽是什麼鬼地方1

傳教士嘿嘿笑了一聲,說道:「或許張良知道吧?畢竟,他以前可是真正到過這樣的地方的。當然,這裡只是一個偽造的而已,但在這裡,我們也只能是有勝無敗的。來多少,我們就能收多少。」

三隻手問道:「張良,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

我現在頭腦都有些不清不楚了。

留下來的那二十幾個人,並不是現在沒什麼事干,而是要招呼他們拖下來的那幾個獨眼龍。總共拖了五個下來,這當中並沒有那個醫療獨眼龍,不過裡面有兩個裸男。

其中一個裸男和另外一個獨眼龍沒有絲毫動靜;而其他三個有一個卻在慘呼著,另外兩個顯得比較硬氣,緊緊咬著牙關,任臉上汗如流水,就是不叫出聲。

這三個還有點動靜的傢伙身體極慘,不僅身上流著血,而且看模樣手腳都已經廢了。

傳教士皺了皺眉頭,問:「這兩個傢伙怎麼回事?」

啤酒兄踢了一個沒動靜的裸男,「喂,死了沒?」

一個拿著槍的赤膊男說道:「好像是剛才一不小心打中了他的心臟,所以他死了。」

傳教士說道:「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不要弄死他們,現在倒好了,竟然真的弄死了。」

赤膊男低下了頭。

另一個拿著槍的大漢翻轉了另一個沒有動靜的獨眼龍,說:「這傢伙也死了。」

傳教士說道:「算了,只死了兩個。這幾個好好招呼起來,還有,這兩個死了的也不要浪費了血,快點1

「是1

他們開始行動起來,動作很快,各人分工合作,有的收集血液,有的對那三個還沒有死的傢伙進行著捅刀子或者包紮傷口。反正這種事情也是喜聞樂見的。

那三個沒死的傢伙被拖進了鐵籠子裡面,兩個死了的傢伙在收集了血液之後,拖到了一個角落裡面。

傳教士轉頭看了看四周,點點頭,一言不發,走到了牆邊,放下了手中的大聲公,然後背對著牆慢慢靠後。他的身體慢慢融進了牆裡面。

這裡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建築。看起來倒像是一個活物了。

只是這活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我只感到頭大如斗。

而留下來的這些人,在這個時候又拿出了一個又一個布團來,還有黑色的布袋。

打開鐵籠,把布團往我們這些人的嘴巴裡面塞來,再套上了黑色的布袋。

呼吸倒不成問題,但眼前漆黑一片,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東西。而且這布袋比較厚,連聽覺都能隔離一些。

隨著他們關起鐵籠子,起初還能聽到腳步聲,但一會兒之後,這裡就安靜了下來。

在這種安靜中,我甚至只能聽到我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這是什麼鬼地方?誰又知道呢?這個房子,難道真的是那種所謂的會吃人的房子嗎?好吧,看來真的就是這樣的。在這裡面的人,都像鬼魂一樣融進了房子的牆壁裡面,等外面的獨眼龍步步一營地衝進來的時候,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無數的手從牆壁裡面伸出來?然後無數的臉從牆上浮現出來?光是想到那個場景就讓我頭皮發麻。異能者就算膽子大,他們又何曾見過這種場面?

任鍾老鬼他們再如何神奇,也想不到現在的情況竟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吧?一群普通人竟然佔據了這個詭異的地方,而且還在打主意陰他們!

聽不到什麼動靜。卻感覺時間過得太慢了。我雖然很期待看到獨眼龍們跟他們火拚,但一想到他們一旦進來的話,很有可能就是全軍覆沒,也夠頭疼的。一時我也不知道希望他們哪一方能獲勝。

我倒是想起了李紫。不知道她帶領的那伙普通人現在怎麼樣了呢?是躲在哪裡呢,還是已經被獨眼龍們幹掉了?在他們中還有劫財色呢。

劫財色那傢伙也混得太慘了,竟然還斷掉了一隻手,而且還連著幾天沒東西吃呢。現在如果他還活著的話,倒不必再擔心沒有食物了,畢竟現在已經死了那麼多人,隨便走到哪裡,看到食物,想吃就可以拿。他也不必再看別人臉色了,畢竟,現在活下去才是真正的本事埃

還有就是老鼠他們如果看到我這麼久沒有回去,會不會出來找我呢?那些進去了學校裡面避難的普通人現在都還活著嗎?如果讓他們知道有這麼一個詭異的地方,而且在這裡,連普通人都可以對抗異能者,他們會作何感想呢?

黑暗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閉上了眼睛。真希望就這樣永遠也不再睜開了,這樣也可以安安靜靜地等待著我的末日到來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飢餓或者頭暈眼花的原因,閉上眼睛之後,眼前竟然有光光點點的亮光。隨後這些亮光越來越大,最後布滿了我的眼前,看起來倒像是白天一樣。

我知道我一定是眼花了。

但我又有點不太確定。因為我忽然看到了一個黑點,黑點越來越大,像是在不斷靠近我。最後它變成了一隻大老鼠。在它的腳下出現了地面,正是這最底下一層的地面。它不斷地四處走動著,隨著它的走動,地面不斷地在它的腳下延展著,然後慢慢出現了鐵籠。

在這一刻我看得越來越清晰。它鑽進了鐵籠裡面,畫面更次延展出了一個靠著鐵籠半生不死的傢伙,手腳倒還在,只不過在手腕和腳踝處都包紮著繃帶。雖然他頭上套著布袋,不過從他那高大的體型和爆炸般的肌肉我可以認得出來,他正是風雷。

他一動不動的靠在那裡,要不是腹部有點起伏的話,我還以為他死了。

老鼠不斷地游移著,畫面也不斷展開。最後竟然展現出了整個最下面一層出來。這裡總共有多少鐵籠子?我沒有認真去數,不過看模樣至少有三四十個。而裡面關著的人我倒是很關心的,加上我,竟然有十八個。我還好,手腳都還在;風雷也算不錯的,手腳也都在。而像三隻手那樣手腳齊斷的傢伙,就有十四個之多,那些傢伙,身上都密密麻麻地纏著繃帶,看起來身上受了不少傷。肯定被他們采了不知道多少血了。如果他們不是異能者,應該早就已經死了。

在游移完鐵籠之後,整個環形的牆面也慢慢展現在了我的面前。這最底下一層是最大的,至於有多大我一時也看不出來,不過看模樣至少是有好幾個足球場般大小了,畢竟以上的樓層都有房間,而這裡是沒有的,這裡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廣常

牆看起來是木質的。那些融進牆裡面的人當然不可以顯形出來,但讓我感到恐懼的是,眼前展現在我的畫面里,我分明看到了一雙雙的眼睛就躲在牆裡面。那些眼睛一直都注視著外部的動靜。

這是現在真實發生的事情嗎?我不知道。也許這只是一個夢而已。

老鼠最後完成了一個環形,最後展現的部分看起來竟然是一個門。它就在這環形的牆壁上面,那門看樣式比較古怪,上面並沒有鎖,但緊緊關閉著。我不禁一怔。

難道說推開這扇大門,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老鼠最後慢慢往我走來,它的速度很慢。時間就在它的腳步下緩慢流逝。不知道過了多久,它終於走到了我的身前,吱吱叫了一聲,身影慢慢淡去,消失不見。

我猛然睜開雙眼,眼前只有黑暗。

我不禁感到有些失望,再次閉上眼睛,依然只有黑暗。

看來剛才的完全都只是幻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