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73,意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273,意外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殭屍兄來了。他來得這麼無聲無息。他終於來了。我差點激動得叫出聲來。

他是怎麼進來的?我不知道。難道真的像孤雁小美女說的那樣,他是來保護她的嗎?不過話又說回來,殭屍兄為什麼要保護她呢?孤雁小美女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而已,有這個價值嗎?完全看不出來埃在我的腦海裡面,再次出現了她孤苦無依的可憐模樣。

現在的她看起來依然那麼孤苦無依,不過眼神卻變了,她抬頭看著上面正在緩慢降落的殭屍兄,竟然輕笑了一聲。看得出來,殭屍兄倒成了他的依靠了。

殭屍兄不斷降落。周圍響起了一些驚呼聲。連我都差點驚呼出聲了。因為他看起來實在太像我了。現在他的那張假面已經不存在,露出的臉正是我的模樣。要不是他身上那破破爛爛的衣服,和那對大翅膀,還真的會把我跟他混為一談。

這個陰暗面,果然露出了他的真容。只是現在他殺進來,到底是為了我而來呢,還是為了孤雁小美女呢?

「果然是他。」三隻手嘆道。

和他一樣心思的人應該大有人在的。連傳教士看著上面的殭屍兄都有一個短時間的失神狀態,然後他就大聲說道:「準備1

準備什麼?

難道他們還有辦法對付殭屍兄不成?以殭屍兄的戰鬥力來說,要幹掉這裡所有人應該算不上什麼難事吧?但是看到傳教士的神色,我又有點拿不準。他們好像早就知道要面對這個敵人一樣,現在竟然還胸有成竹的模樣。真讓我刮目相看了。

他們到底要怎麼做呢?

我很期待。

孤雁小美女就站在我的前面,看起來顯得比較輕鬆。這時她轉頭看了我一眼,說:「有的時候我都有點會認錯呢。」

現在還說這個話題!有什麼用?傳教士他們現在的注意力完全被殭屍兄吸引過去。

殭屍兄並沒有說話,臉色極為蒼白,看起來他的身體裡面完全就沒有血液一樣。這點讓我感到吃驚。難道正是上次李紫把他的血放幹了,所以他才會變得這麼強力的?或者那樣才讓他覺醒的?

他緩慢地降落到了地面上,並不理會那些從牆裡面走出來的傢伙。而是緩慢地掃視著。他的臉上沒有表情,看起來很麻木,看上去並不像是一個活人一樣。當他的目光看到我時,我輕輕咬了一下嘴唇。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是在看著另外一個自己。而且那個傢伙還跟我對著干。他靜靜地看著我,然後邁出了一步。

他竟然要往我走來?

不過他只邁了一步,就眉頭緊緊地皺了一下,看起來他遇到了麻煩。

只是這些普通人能拿他怎麼樣呢?

一道一道極細的紅色液體向他射過去。大多數都沒有射中,但是也有幾道射中了。

那是樓上的一些傢伙手裡正拿著一根根很小的射水槍一樣的玩意兒正在對著殭屍兄射擊。那紅色的液體看起來像是血液。只是殭屍兄原本就是吸血的,現在還會怕這血液嗎?我當然看得出來,這血液就是收集到的那些獨眼龍的血。

殭屍兄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在一道又一道的血液中並沒有退縮,也沒有吼叫之類的。只是這樣皺著眉頭,也夠讓我感到吃驚的了。他到底怕不怕這些血液呢?但是他為什麼不反擊?不逃,也不攻擊,就這麼站著,又有什麼用呢?

他的目光看向了孤雁小美女,孤雁小美女並沒有跑過去,而是輕笑了一聲。她倒是乾脆,竟然在我的鐵籠前面坐了下來,好像真的不打算離開一般。

傳教士大聲說道:「近點!你們怕個毛啊1

近點?

殭屍兄轉頭看向他。傳教士馬上後退了兩步。兩個保安隊的隊員把他護在了身後。看來他們對這個殭屍兄還是很害怕的。但他們那樣射射血就能困住殭屍兄了嗎?

樓上的那些拿著噴血槍的傢伙果然迅速地分批往下面衝來,這樣分批次,後面批次的依然在射擊,而前面的沖近了一些距離之後,停下射擊,等後面的跟上,他們再往前面沖。這樣不長的時間裡面,竟然在殭屍兄的五米左右的距離圍了一大圈人,人手一根噴血槍,個個射得不亦樂乎。

殭屍兄站在那裡,有點舉棋不定,他好像猶豫了。雖然他長得像我,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現在的想法。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還是怎麼了。反正現在看他的模樣好像進退維谷。

一道又一道的血液看起來極細,不過因為那些傢伙現在離得極近,所以他的身體很快就被染成了紅色。但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的身體似乎正在緩慢地吸收著這些血液,他的身體上面並沒有成滴的液體往下掉。

難道這就是傳教士他們對付殭屍兄的手段嗎?難道是在那血液裡面下了毒不成?

不過想來以殭屍兄的體質來講,再強的毒也不會害怕吧?

慢慢的,殭屍兄的臉色都變得紅潤起來,這讓他更顯得像一個活人了。但是他去顯得不安起來,跳了起來,扇動著翅膀,往上竄飛而去。

但是在以上幾層依然還留著很多人,他們幾乎人手一個噴血槍,對著殭屍兄不斷射擊著。看起來殭屍兄終於感覺到不妙了,吼了一聲,身體竟然在空中有些不穩。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他怎麼變成了這樣?

現在殭屍兄的模樣,倒有點像是喝酒喝多了一般,他竟然還撞到了走廊的護欄上面,響起了巨大的轟響聲。

我轉頭怔怔地看著三隻手那個方向,他呸了一聲,說:「不要臉。」

有氣無力說:「看來他們已經看穿了他的缺點埃」

殭屍兄並不是萬能的,當然也有缺點。我只好奇傳教士怎麼可能看得穿呢?要是哪個獨眼龍,比如說鍾老鬼或者刀疤的話,他們應該可以看穿的;但現在發生在面前的卻是傳教士這一夥普通人,把殭屍兄給嚇跑了。

殭屍兄搖搖晃晃地往上飛,撞了不知道多少下護欄,但最終他還是飛了出去。只不過他顯然並不輕鬆,因為在最上面,竟然又響起了人們的呼喝聲。

有一個聲音我聽得出來正是鍾老鬼的。那些獨眼龍顯然正是在上面守著這裡的,我不知道他們知道不知道殭屍兄已經進來了,但是現在殭屍兄逃出去,他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上面不斷傳來打鬥聲和殭屍兄的吼叫聲,還有幾個人的慘叫聲,然後慢慢的遠去,最後歸於平靜。

小猴子這時候竟然又跑了過來,他得意地說:「什麼惡魔,也不頂事嘛。」

三隻手說道:「狗屁!那是因為他現在已經喝夠了,已經達到了飽和,要不然你們射的那些玩意兒,對他根本就沒有用處的。」

小猴子笑著說:「看吧,那個腦子有問題的惡魔,已經逃走了,你們怎麼說都行的,反正我只當你們在放屁。」

孤雁小美女倒來了興趣,問小猴子:「剛才那個到底是誰呢?」

小猴子笑著說:「誰知道呢,剛才聽他們說是什麼狗屁惡魔。看樣子倒長得跟他一模一樣呢。難怪天父說要區別對待埃只不過他好像對血液現在有點過敏了。我以前還說我們收集血液做什麼呢,原來是對付他呀。」

他跑到了我的面前,喂了一聲,問:「你到底是什麼人呀?為什麼還有一個跟你長得一毛一樣的呢?」

我不想理他。這小子把我陰到了這裡,而傳教士他們的實力已經讓我刮目相看了。只是在傳教士身後的那個「高人」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呢?如果讓我以後脫困而出的話,我一定要找出那個王八蛋,把他碎屍萬段。

要不是那個王八蛋,我會落到這步田地嗎?

想來也就只有前任本體才有這個本事了。因為他掌控這個世界那麼久,肯定對這個世界相當了解的。而且這個地方原本是屬於司徒無功的,除了前任本體,有哪個人控制這裡呢?

我感到了一陣無力感。

孤雁小美女對於殭屍兄的離去好像並沒有多少感觸,看起來她對於這些事情都已經麻木了。

我也麻木了,不僅在身體方面,連心理也麻木了。

啤酒兄喝著酒,看起來他也麻木了。這裡的人全都麻木了。連被抓的獨眼龍們也麻木了。

我把頭靠在了鐵籠子上面,感受著那一股冰涼,這讓我的頭腦能保持一點清醒。

傳教士又拿起了大聲公,大聲說:「全力防備外面那群瘋子的進攻,這個是不能動搖的,萬一他們偷偷摸了進來,我們都要死。雖然看起來他們暫時還不太敢衝進來,但我們也不能放鬆。從現在起,進行換班,總共三班,每班守八個小時。」

人們齊聲說好。

然後那些人又開始忙活起來,一部分重新藏進了牆裡面,其他人都各自去做飯或者休息了。

雖然並沒有多少人說話,但現在這裡總算有點生氣了,所以倒比剛才好多了。

小猴子拉著孤雁小美女到處跑,似乎是要給她介紹其他人認識。而啤酒兄就呆在我的鐵籠外面。

他的酒喝得非常慢。而這個時候終於喝完了。我感到嘴唇乾裂,伸出舌頭想濕潤一下嘴唇,卻發現原來連舌頭也變幹了。

現在嘴巴里幾乎都快要冒煙了。

啤酒兄忽然小聲地問:「你的物品很重要?」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回他:「什麼?」

然後才注意到他轉頭盯著遠處,並沒有看我。現在這最底下一層裡面的並不多,連傳教士走離開了,只有啤酒兄手下的一些兄弟而已。

「你的物品很重要?」他再次小聲地問。

在我們的周圍並沒有其他人。所以我很確定他是在跟我說話。

我嗯了一聲。

怎麼,他現在終於要幫我了嗎?

「多重要?」

「如果拿回來的話,我能活著出去,他們會死在這裡。」

「呵。」他輕笑一聲。

他這才轉頭看著我,說:「然後你還能恢復如初,是不是?」

我不禁一怔,他怎麼連這個都知道呢?